首页 > 穿越架空 > 你要的恋爱我都有 褚游 > 替嫁新娘

替嫁新娘

小说:

你要的恋爱我都有

作者:

褚游

分类:

穿越架空

更新时间:

2021-08-16

02英雄救美

转瞬之间,白清晖陡然睁开双目,点漆的眸子里异彩连连。

他实在没想到这次的任务对象竟然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终极反派大boss。

江玉燕,一个身世可怜、遭遇坎坷的娇弱姑娘,谁能想到她竟然凭着自己的聪明才智,一步步成为天底下权势最大的女人,将皇帝宝座和武林至尊收入囊中。

“此女子心性坚韧,天资聪颖,智谋超群,又不缺机缘,唯一的瑕疵就是有点恋爱脑,只要掰正这一点成就绝不亚于武则天。”

白清晖语气里毫不掩饰他对江玉燕的欣赏,直接将她和凡间历史上唯一的女皇帝作比,可见对其之喜爱。

21在白清晖的识海里愕然跳脚,大叫着“不是吧!”

“你是不是漏掉了一些情节?难道你没有看到江玉燕把那些人玩弄于股掌间,不论好坏主角、配角、路人甲,亲爹、亲姐、心上人一个没剩全都杀了,如此心狠手辣的蛇蝎女人你竟然还夸她!”

“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若江玉燕真像你说的那样,游戏干嘛还挑她做任务对象。”

21:“……”一时语塞。

它想到江玉燕凄惨的身世,作为江别鹤的私生女,生母出身风尘过早撒手人寰,独留她一人历经千辛万苦找到亲爹以为有了依靠;可亲爹不仅不想认她,还纵容嫡母对她百般羞辱,为了保全自己性命毫不犹豫牺牲女儿……

回忆着江玉燕早期的遭遇,21也不禁升起一抹同情,十分人性化的叹了口气,“你说的也有道理。”

“任务对象目前有没有危险?剧情进行到哪里了?”白清晖问,他琢磨是先去找江玉燕还是回家报平安。

“已经被卖入青楼,老鸨逼她初更时分接客。如果你现在使用神行,还能赶在花无缺前将人救下。”

听到“花无缺”这个名字,白清晖剑眉轻蹙,若是放任两人相遇,江玉燕定会再次不可救药的爱上花无缺,那样他想掰正江玉燕的恋爱脑就更难了。

白清晖虎目微眯,说什么也不能让花无缺以一个救赎者的姿态出现在江玉燕的面前!当即便使出神行千里,朝着21提供的坐标弃马而去。

另一边,挨了老鸨一顿毒打,被关在房间两天两夜粒米未进,滴水未沾的江玉燕早已饿晕过去。

要不是老鸨已经跟客人约定好了要她今晚陪客,让下人掰开嘴给她灌了碗米汤,江玉燕还醒不过来,说不定就直接香消玉殒了。

“脂粉衣服给你搁这儿了,你若在不识好歹,金姨我就只好叹一声红颜薄命了!”浓脂艳抹又膀大腰圆的中年老鸨颐指气使的丢下两句威胁,便气呼呼的招呼跟在身边的打手离开房间。

老鸨来去匆匆,急着去楼下招呼客人,所以未能注意到醒来的江玉燕眼里有片刻的迷茫,以及空气里一闪而逝的杀气。

房间恢复寂静,江玉燕虚弱的侧卧在床榻上,一时间只能听到她沉重的呼吸声。被硬灌下去的米汤逐渐在身体里发挥作用,让江玉燕有了坐起来的力气,她的视线被沾满污渍的衣领吸引,楚楚动人的小山眉不禁蹙起,给她喂汤的下人笨手笨脚,有半碗全洒在了外面,弄的她嘴角脖颈的肌肤黏腻异常。

“来人。”江玉燕朝门外喊道,声音不大,但足够让门口的打手听到。

两扇门被暴力推开,长得凶神恶煞的打手进来喝骂道:“你这小贱人喊什么喊!”

“打水来,我要沐浴。”

打手愤愤地抹起衣袖,恶声恶气道:“嘿!你这贱人还敢指使老子,老子看你是皮痒了想挨揍!”

江玉燕凝注着打手的眼神幽深,就像在看一个死去的人,将他的双脚钉在原地,语气平静无波,“想让我接客就去打水。”

打手忌于老鸨的威势和到手的工钱,不敢耽误楼里的生意,尽管心里憋屈也只能乖乖照做。

不一会儿,浴桶和热水就准备好了。

关上房门,插上门栓,江玉燕褪去全身衣物,将自己浸泡在温热的水里轻轻闭上眼睛。

估算着大概时辰,解完乏洗干净自己的江玉燕踏出浴桶,纤纤玉指拎起老鸨给她准备的艳俗衣裳,眼中满是嫌恶,尽管不喜欢但她更不想穿脏掉的衣服。

犹如一只花胖蛾子在客人间穿梭陪笑的老鸨听打手前来禀告,说江玉燕叫了水,还乖乖换上了新衣裳,心里十分满意她的识相。鉴于江玉燕的配合,老鸨也就不计较她不愿露面,只答应让客人去她屋里接客的小要求,欢天喜地去找约好的冯大官人和邓员外了。

于是当老鸨领着俩猥琐发福的中年男人进来时,就看到坐在梳妆台前风情万种的江玉燕。

俩男人顿时看直了眼,激动的地搓着手掌,哈喇子连成线从嘴边滴答到领口,恶心极了。

老鸨将人领到房间就打算离开,被江玉燕以“斟酒”的借口留下,有两个已经沉浸在美色,脑子晕晕乎乎的客人搭腔,老鸨也不好意思推辞,只恶狠狠瞪了江玉燕一眼,让她别耍花招。

面对老鸨的威胁,江玉燕连个眼神都懒得给她,美艳的脸上挂着妩媚的笑容,眼波迷人,一步步扭着纤细窈窕的腰肢向三人靠近。

其中一位邓员外陶醉的嗅着空气里的香风,手控制不住的朝江玉燕伸了过去,想要将她拉进怀里好好温存温存。

江玉燕娇笑着一个旋身躲过邓员外伸来的魔爪,灵活的关上房门背靠在上面,眼神诡异的盯着已经是笼中雀,瓮中鳖还犹不可知的三人。

邓员外以为美人在跟他调情,的确没有起什么疑心。

倒是老鸨有一丝不满的催促,“香香你还在磨蹭什么,还不快过来陪两位客人喝酒。”

香香是老鸨为江玉燕起的花名。

“别急,马上……就来。”江玉燕美眸微眯,语气透着一股子莫名的阴冷。

得了江玉燕的回话,老鸨兴冲冲给两个大主顾殷勤地斟酒、说好话,就在她将要把手中的酒杯递到冯大官人手里时,她突然瞳孔放大,整个人一动不动。

冯大官人和邓员外只比她晚了一息,也成了两座泥塑。

老鸨几欲喷火的目光死死瞪着不知何时出现在冯大官人和邓员外身后的江玉燕,拉下一张饼脸,蛮横的呸了一声,道:“没想到老娘居然走了眼,没看出来你竟是朵食人花!你懂武功为什么一开始不用!”

“点穴而已,算什么武功。”

“来……”不等老鸨大声呼救,江玉燕已然捡起桌上盘子里一根油乎乎的鸡腿堵住她的嘴。

旁边的冯大官人和邓员外意识到情况不对,已经从色令智昏中清醒过来,害怕的看向江玉燕跟她求饶。

早在他们踏进房间第一步,对江玉燕露出那副恶心的表情时,阎王殿里的生死簿上就注定会多出俩名字,所以即便他们好话说尽,江玉燕还是拔下老鸨头顶插的珠钗,微笑着一人一下全划了脖子。

热腾腾的鲜血喷洒在老鸨的脸上,将人吓的肝胆俱裂,肥胖的身体抖成筛子,随着江玉燕的靠近一股热流顺着大腿漫延到地板。

密闭的房间里顿时被腥骚味侵蚀,江玉燕捂住口鼻,被恶心的懒得再玩,尖锐的珠钗在老鸨的四肢快速划过。接着就听老鸨闷哼一声,肥肉堆砌的脸盘上冒出密密麻麻的冷汗,脸色苍白,直挺挺地朝后摔倒。

格外有分量的体重,让整间屋子都震了震,手腕和足踝缓缓流出猩红的液体。

江玉燕并没有直接杀了她,有时候活着比死了更痛苦。

她嫌弃的扔掉珠钗,用桌上的酒水冲了冲干干净净的双手,神情自若地开门关门,然后一派坦荡大方地走出青楼。

有些不巧的是,江玉燕并没有走出多远,青楼的下人就发现了房间的惨状,得了半死不活的老鸨的吩咐,所有打手全部追了出来,很快就发现了她的踪迹。

两天两夜就喝了一碗米汤的江玉燕身体还很虚弱,根本不是一群孔武有力的打手们的对手,而且她没有对老鸨撒谎,她现在只会点穴,一点武功也没有。

正面打不过,点穴没机会,就只能逃命了。

江玉燕一边跑,一边回头看跟打手之间的距离,她聪明的选择了往人多的闹市跑,穿过拥挤的人群,只顾着关注身后情况没有留神,她一下撞进了一个结实而温暖的胸膛。

惊慌失措中江玉燕抬起头与她撞到的男人四目相对,一瞬间所有的一切仿佛停滞不动变成永恒,她被眼前剑眉星目,龙章凤姿的男人所摄,怔愣地呆在原地。

她忽视了周遭杂乱的背景,忘记了即将追赶上来的打手,明澈清莹的眸光流露出淡淡的梦幻光彩,眼里只剩下匆忙搂住她腰,不让她摔倒的男人,一如她的整个世界。

她看着男人殷红性感的嘴唇张张合合,却像失聪一般,始终听不见他在说什么。

世上十分之□□的巧合都是人为制造,搂住江玉燕的男人正是一路神行,按照系统提示坐标赶来英雄救美的白清晖。

“系统,不是说初更时分吗?怎么还没到傍晚江玉燕就出现了,还不是在青楼而是在大街上?”

21也搞不清楚,“大概有什么意外发生吧。”

白清晖瞧着任务对象眼神发直,一副神游太虚的样子,该不会被他撞傻了吧?

他有些心虚的蹙眉,顿时忘了追究本该在青楼的江玉燕,为何会此刻出现在大街上?他扶着江玉燕腰的手挪到她的胳膊,逐渐用力摇晃,关切道:“姑娘你没事吧?”

江玉燕眼神空洞无物,表情依旧傻呆呆的。

白清晖慌了,他可不想出师未捷身先死,略微提高了嗓音,“姑娘,姑娘你听得到在下说话吗?”

“唔……”江玉燕被肩膀处传来的刺痛唤回神智。

谢天谢地,白清晖松了口气。

他重新恢复成温文尔雅的样子,对江玉燕关心道:“抱歉姑娘,刚才不小心撞到了你,没有受伤吧?”

“没,没有。”江玉燕想起此刻她狼狈不堪的状况,瞬间没有了直视男人的勇气,失落的垂下头。

这一低头让她注意到两人的姿势有多暧昧后,猛地从男人怀抱里退出来,粉白的脸颊和耳朵因为羞涩蹭一下变红,像抹了一大盒胭脂,心里有一种说不清楚的情感,越来越强烈地在跳动,使她身子微微发颤。

好在后面穷追不舍的打手适时追了上来,帮江玉燕解了围。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