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小魅魔他穿错书了 采采来了 > 57、晋江文学城首发

57、晋江文学城首发

小说:

小魅魔他穿错书了

作者:

采采来了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11-26

("小魅魔他穿错书了");

这是江国栋第二次看到傅景琛。

第一次,
他看到江糯坐在这人的豪车里,于是强行去碰瓷。

碰瓷的下场,他至今不想回忆。

眼下,他再次看到傅景琛,
身体本能的先生出了恐惧。

“你想干什么?”

江国栋往后退了一小步:“我是江糯的父亲,
我带我儿子出去,你没有资格拦!”

江国栋话说的大声,
像是在给自己找着底气。

可他的底气没维持三秒,
就在傅景琛的逼近下,
消失殆尽。

“你,
你离我远点儿!”

江国栋是个狡猾的,这会儿江糯对他来说已经是个累赘,他毫不犹豫的把江糯丢到一旁。

猝不及防被掀开的江糯:“?”

休想!

江糯睁开眼睛,
不再装晕,
他紧紧勒住江国栋,使唤着傅景琛:“先生,打他!”

傅景琛不再客气。

饶是到了这种时候,
傅景琛考虑的都是不能让江糯看到太过暴力不健康的画面。

他将江国栋劈晕在地。

随后,
他攥住江糯的手腕,
把人抱到了旁边的乒乓球台上坐着。

“闭上眼睛。”

傅景琛伸手,修长好看的手指解开衬衫的黑色领带。

下一秒。

他用黑色领带蒙住了江糯的眼睛。

“好了,
乖乖等我。”

江糯的视线被领带阻隔,
他愣了愣,想解开,
却被傅景琛淡声又提了一句。

“别乱动。”

江糯一噎。他想动,他想看大魔王打架!

然而,迫于大魔王的施压,
江糯最终还是没敢扯下蒙眼睛的领带。

领带被带了一天,沾染着大魔王身上独特的冷香。

江糯仰着脸,在心里当即决定,这条领带他不还了!

沉闷的拳头砸在身体上的声音,江国栋求饶的□□声,骨头……断裂的声音。

那些声音清晰的落入江糯的耳朵里。

他闭着眼睛,努力想象着大魔王此刻的模样。

一定很勾魔!

过了好一会儿,江国栋的声音渐渐弱了下去。

傅景琛将江糯重新抱起,走向了停放的汽车方向。

他没管身后的江国栋。

因为他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邢一。

有邢一,还有往这儿来的褚白,接下来,会有他们俩来收拾残局。

江糯被放到车上,他没看到大哥。

傅景琛将他眼睛上的领带给解开,又拿了湿巾,细细的给他擦拭脸上沾的脏污。

“先生,要让顾医生来么?”

“嗯,通知他过来。”

吩咐完了司机,傅景琛的手腕被人拉了拉。

江糯眼也不眨的盯着他:“不回家,我要去看个人。”

“谁?”

江糯想了想:“朋友!”

虽然,是个疑似骗子的朋友!

江糯微信上还有溯溪发来的地址,而车上有现成的小医药箱,他用不着再下车去买。

“先生,开快一点儿。”

现在距离溯溪让他买绷带,已经过去将近两个小时了。

江糯想早点去看看溯溪。

溯溪在他的印象里,身子骨弱的不行。

在江糯的催促下,司机再次提速。

还好溯溪给的地址离他们不远,用了大概五六分钟,他们就抵达了目的地。

时间太短,江糯又记挂着溯溪,傅景琛在车上连跟他好好说话的机会都没有,更不要提检查他有没有哪儿受伤。

“溯溪?”

江糯在前面走着找路,傅景琛则是拎着医药箱,跟在他身后。

这地方很偏,路灯年久失修,如今只堪堪散发着微弱惨黄的光线。

江糯按着地址,停在了一个简陋小房子面前。

“溯溪,我来了。”

江糯敲了敲门:“你在不在这里面啊?”

连叫了好几声,都没有人回应。

江糯正要走的时候,不死心的又多了个语音电话。

拨完,声音响在了屋内。

江糯面色微微一变,看向了傅景琛。

傅景琛不用他开口,一脚将门踹开。

门一开,江糯立马跑了进去。

在只铺了薄被的床上,江糯看到了昏迷的溯溪。

最让他慌的是,溯溪唇角还有没干的血迹。

“先生,他,他——”

“还有呼吸。”

傅景琛俯身,探了探溯溪的鼻息,虽然很微弱,但好歹还没有彻底断气。

“我们把他带回去。”傅景琛让司机抱着溯溪,将人迅速带回别墅。

他不止顾缪一个私人医生,他还有个医疗团队。

等江糯和傅景琛把溯溪带回去时,别墅专门特设的医疗区,已经准备完毕。

溯溪被医生推去治疗。

江糯靠着墙,脸色不怎么好看。他低声道:“先生,我刚才听着溯溪的呼吸已经很弱了。你说,你说他能治好么?”

傅景琛不是医生,给不了回答。

又等了片刻。

傅景琛把他带到椅子上坐着:“糯糯,他已经在接受治疗了。现在该轮到你了。”

江糯茫然:“我好好的啊。”

他除了被敲闷棍,别的什么事儿都没有。

而且他身体很健康,之前体检的时候,所有的传染病都排除了。

傅景琛没理会他的说辞。

江糯被按着不能动,傅景琛垂眸,目光在他身上停留着。

脖子的痕迹,是最先被发现的。

红到紫黑的大片淤痕,被江糯本来白到发光的细腻肌肤一衬,视觉效果上,十分骇人。

傅景琛看到这些痕迹,情绪险些控制不住。

他精心养着的小孩儿,每天牛奶补品的补着……

现在,竟然被人伤的这么重。

傅景琛闭了闭眼,压着眼底浮现的戾意。

“跟我过来。”

傅景琛把他牵回卧室,随后关了门:“把衣服脱了。”

江糯:“?”

江糯张了张嘴:“这不好吧。”

虽然他在馋大魔王的身子,可现在溯溪还在治疗,他不是什么放.浪的小魅魔。

傅景琛晦暗的眸光落在他身上,停顿几秒后,薄唇吐出一个单音节:“脱。”

江糯:“……”

江糯这次是看出来了,大魔王冷着脸,分明只是要检查他有没有受伤。

江糯低着脑袋,怏怏的:“好吧。”

他乖乖把扣子解开,站在大魔王面前,由着他一寸肌肤一寸肌肤的检查。

“后背怎么也有刮伤?”

“我是被他们拖到屋子里的。”

“膝盖跟小腿的青紫呢?”

“他们拖我的时候,碰到比较硬的东西了。”

“脚踝怎么肿了?”

“脚踝?”江糯一愣:“肿了吗?”

他就说脚踝怎么一直在疼,可他又急着找人,必须得走路,所以强压着疼,没在太意。

此刻环境放松下来,他再被大魔王一提醒,疼劲儿后知后觉的传到了脑海。

“嘶。”

江糯懊恼:“你要是不提醒我就好了。”

不提醒的话,他疼的好像还没有这么厉害。

傅景琛沉默,看着他越来越肿的脚踝,呼吸不自觉又沉了几分。

江国栋。

他得死。

傅景琛调整了下呼吸,起身去给江糯拿了替换的干净衣服。

等衣服穿好,江糯还要去看溯溪。

可他脚踝肿的太高,这会儿踩在地上,已经站不稳了。

“搂着我。”

傅景琛低低说了声,下一秒,他将跌坐在床上的少年,打抱到怀里:“我带你去拍个片子。”

江糯不瞎,能看出来大魔王的心情,这会儿有多差。

他点点头,没说先去看溯溪的话。

就在江糯去拍片子的时候,褚白跟邢一也全在目的地。

褚白带来了警察。

邢一并没有在屋子里,屋子里只有李勇凉透的尸体。

尸体的致命伤,是嗑到脑门后,失血过多造成的。

江国栋没能跑得了。

绑架,勒索,故意杀人,他的罪名一个都洗不了。

被关在房间里的右枝,看到男朋友的尸体后,整个人都傻了。

她想扑过去,却被警察拦住。

“都怪我。”

她眼泪大颗大颗的砸下来:“都怪我……勇哥如果不是被我叫出来,他不对变坏的。”

“是我害了勇哥。”

她哭到几近昏厥,警察则是竭力安抚着她的情绪。

江国栋被带到警察跟前,他浑身是伤。

褚白笑笑,只是笑里没有丝毫温度:“犯罪嫌疑人要跑,被好心路人见义勇为,控制住。路人是不是得发个锦旗?”

且路人压根没露脸,江国栋被打成这样,也找不到人追究责任。

警察将人都带了回去做笔录,由于事情牵扯到江糯,警察还过来亲自询问了江糯。

褚白跟着过来的。他过来的时候,江糯坐在椅子上,脚踝上涂了药。

“韧带拉伤。”

傅景琛对褚白说了句:“最近要好好休养。”

褚白脸色阴沉,看看小崽肿了的脚踝,以及脖子上的痕迹,只觉得把人这么送进去,还是便宜了他。

“哥,我没事。”

江糯拉了褚白的手,难得没跟他呛声:“脚只要不动就不疼。”

褚白蹲下来,手指碰了碰他没肿的地方。

“糯糯,抱歉。”

向来不着调逗弟弟的大影帝,一开口,嗓音有点沙哑:“哥没照顾好你。”

江糯摸摸他的脑袋,哄他道:“你别瞎揽责任了,今天的事情跟你没关系,是我要跟着人过去的。”

“好啦,我这不是全乎着呢,你别难过了。”

江糯努力哄着伤感的哥哥,最后,还给了哥哥一个抱抱。

傅景琛睨着一大一小抱在一块儿,眉头皱了皱。

怎么这么黏糊?

鉴于傅景琛这里有现成的医疗室还有医生,褚白郑重的把弟弟交给了傅景琛。

“景琛,我弟弟在这儿暂住几天,他身体要有什么不适,还麻烦你立马通知我。”

“嗯。”

褚白听着傅景琛看似冷淡但实则允许的回答,继续感动:“你今天晚上对我的好,我会牢牢记着。”

“景琛啊,以后但凡你有什么难处,尽管张嘴跟我说,只要我能做到,绝对为你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褚白豪迈的放着话:“不用跟我客气。”

傅景琛瞥他一眼,没搭话。

褚白眼神闪了闪,加了两句话:“对了,我只能把你当好兄弟,别的………可不太行啊。”

“啧,我要是有妹妹,一定让他嫁给你。”

褚白虚伪的给着承诺:“可惜了,我没有妹妹。”

傅景琛闻言,指看了眼江糯:“你不是有弟弟么?”

褚白脸色微变,想也不想就直接道:“你少做梦。”

话一出口,他也觉得有点不妥,于是找补道:“唔,我的意思是说,我弟弟年纪小,还要上学,跟你不是很合适。”

“你要真想找对象,我给你介绍啊,我认识的人个顶个的好看。”

“不需要。”

傅景琛拒绝了他的拉皮条:“你要是没什么事,就回去吧,我带他去休息。”

“行吧。”

褚白看看弟弟,还是有点舍不得。他压低了声音,问着弟弟:“小崽,你要不要跟哥哥走?哥把工作推了,这段时间就好好照顾你。”

江糯摇摇头。

“不要,我就在这儿养着,而且先生救了我的朋友,我要留下来看情况。”

江糯态度坚决,完全不跟哥哥走。

褚白没法子,只能遗憾的离开了。

他走之后,给邢一打了电话:“煤球伤着了,你怎么没来看看?”

邢一靠着棵树,目光落在不远处。

他的语调听不出来什么情绪:“我问了江国栋,有人打算花钱把煤球买过去玩.弄。”

“小白,你说这种敢打煤球主意的人,我该怎么做?”

褚白:“……”

褚白顿了顿:“留条命。”

“嗯,知道了。我明天去看他。”邢一挂了电话,将手机收起来。

江国栋的例子,已经让他长了教训。

对小煤球有威胁的人或者事,他一秒都不能耽误。

他家的球,只需要无忧无虑长身体,努努力力学个飞,飞不起来也没关系,有哥哥叼着。

总之,碰他的小球,就该后悔。

别墅里。

在经历了三个半小时,溯溪的情况最终稳定下来。

顾缪走出来的时候,幽幽道:“他能活到现在,可真是命大。”

“他身体都快成筛子了,哪哪儿都是病。”

顾缪擦了擦额头,叹气:“我差点被这美人给砸了招牌。”

江糯坐在椅子上,伸长了脖子想往病房里看:“顾医生,他现在醒了吗?”

“还没,估计还得睡一会儿。”

医生暂时得以休息,江糯想看溯溪,也是被傅景琛给抱着过去看的。

病床上。

溯溪苍白孱弱的躺在那里,呼吸轻到仿佛随时要消失。

江糯看的有点揪心。

“先生,你说他到底经历了什么啊。”

听顾缪的描述,溯溪的身子,是被人刻意的折磨成这样儿的。

江糯都不敢想,他这是遭了多少罪。

傅景琛知道怀里的小孩儿心软,他放低了声音哄:“放心,有顾缪给他调理身体,他以后会好过一点儿。”

“你要是真想知道他的事,等他醒了再来问。”

傅景琛耐心哄了小半天,江糯这才靠着他的胸口,让他把自己带回了卧室。

“先生,你总抱着我多不方便啊,你把我放下来吧,我可以用一只脚跳着走。”

在被傅景琛抱来抱去抱了小半天后,江糯觉得这也太不方便了。

傅景琛没同意:“把你放下来,你一个没跳稳再跌倒,然后把伤情再加重?”

江糯:“……”

江糯不服气:“我也不一定会摔啊!”

可不管他怎么说,傅景琛都没把他放下来。

就连洗澡,都是给他在浴缸里放好了水,然后把他抱着躺进去的。

江糯的脚搭在浴缸边儿上。他抬头看着大魔王,红成虾子的身体都差点要蜷缩起来。

“你,你还不走吗?”

他被大魔王照顾到这份上,自持力已经快用光了!

大魔王再不走,小魅魔就要被暴走了。

傅景琛垂眸跟他对视着:“不需要我帮你洗?”

“不需要!”

江糯指着门,撵他:“你快点出去。”

作者有话要说:  糯糯:我成了大魔王的随身挂件qaq

——

啾咪,加更!

感谢在2021-10-22
22:10:33~2021-10-23
10:12:3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edge、兔蘼砸、月亮的腿超长、小镜正闹挺儿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叶璇倾舞
50瓶;鲸落
38瓶;阿卡姆院长
34瓶;花怜.
24瓶;和颜
20瓶;我的昵称咋了
17瓶;l、一朵像棉花糖的云、夏瑟瑟
10瓶;wanryu.
7瓶;啵比猪和赞比兔、陈情
5瓶;十恶不赦薛成美
4瓶;清溪
2瓶;小熊、妧訢、42188921、似猫、胖胖的肥兔子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2("小魅魔他穿错书了");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