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被弹幕剧透之后不能摸鱼了 富富的正 >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小说:

被弹幕剧透之后不能摸鱼了

作者:

富富的正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2-06-25

“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可怕的话?”太宰治不可置信的伸出手来,颤颤巍巍的掐住了自己的脖颈,吐着舌头,做出一副快要死掉的样子。

賀部光修嘴角弯起,看着太宰治吃瘪的样子倒是真情实意的笑出声来。

“恶毒的家伙。”

太宰治反而对这样的笑容不太适应,他坐到了旁边的废墟上,随意的翻开了一页书,就这么搭在了自己的脸上,毫不掩饰他不想跟賀部光修有任何的眼神接触。

賀部光修学着太宰治的模样坐到了旁边,跟太宰治保持了一个安全距离,拉起了垂落在旁边的风衣,将手杖上沾染上的鲜血擦拭的干干净净。

太宰治感受到了旁边的热源,将书本从脸上取了下来,身子往旁边挪了点,眯着眼睛看賀部光修:“为什么不用你的异能?你应该随随便便就能肃清大多数不长眼的组织吧。”

“太宰君,不是所有人都有勇气接受绝望的。”

賀部光修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将擦拭的足够干净的手杖放到了旁边:“人类,反而是世界上最脆弱的生物。”

这种哲学性的话题并不适合太宰治,他也不喜欢听别人给他讲什么大道理,但是太宰治依旧说了一句:“真是个温柔的孩子呢,光修君。”

“孩子?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太宰君只比我大半岁吧。”

賀部光修不喜欢太宰治这种宠溺孩子的语气,打断了他的话,却如同小孩子一般皱起了眉来,反抗这种行为。

太宰治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看了看賀部光修鼓鼓囊囊的裤子口袋:“是啊,不是小孩子,但是我看你的口袋里装的全是糖。”

賀部光修反驳:“就算是成年人,也有选择喜好的权利。”

“对对对,你说的都对。”太宰治摆烂,翻了个身,听着下面还夹杂的枪声,打算跟賀部光修换个话题:“兰堂先生是你葬的吧。”

賀部光修没打算掩盖这件事情,毕竟在太宰治和中原中也没走多久,他就冲着天空开了枪:“是。”

太宰治哼了一声,对于賀部光修的这种行为不理解,但是却不多言。

“賀部副局,已经按您的要求将附近区域全部镇压完成,您那边的情况如何?需要我们派队去帮忙吗?”

“不用了。”賀部光修按住耳朵里的通讯设备,回了一句。

看到賀部光修站起身,太宰治没动,只是慵懒的拉长了自己的尾音:“真的不打算跟那条小狗讨点福利再走?”

“兰堂先生啊,帽子啊,还有羊的事情,你帮了他不少。”

賀部光修摸了摸裤子口袋:“不用,帮忙只是任务顺带罢了。”

他做的糖果是纯咖啡提炼出来的,除了末广铁肠之外,几乎都对他这种糖果敬谢不敏。

但是賀部光修今天出门的时候忘记带了,不习惯的他去了安全区的便利店,买了点简易装的咖啡糖,劣质的咖啡/因让賀部光修不满,所以他一股脑的将这些糖全放到了太宰治躺平的腿上。

感受到了腿上的轻微重量,太宰治坐起身,圆滚滚的糖果随着起身的动作滑落到了身旁,太宰治好奇的拿了一颗:“这什么?”

“成年人的糖。”

太宰治哽了一下,随即伸出手来将掉落的糖果全部拢在了一起,对于賀部光修嘴上不吃亏的性格了然:“礼物?”

賀部光修点头:“算是。”

虽然太宰治增加了白濑那边的工作量,但是对比处理面前的这个组织,賀部光修宁愿去写那些繁复的报告。

“既然是礼物,那我也要回礼!”太宰治手里晃着賀部光修的手机,手指在上面灵巧的戳着,随后太宰治拿出了怀里自己的手机,压断了铃声。

他的手机……什么时候到太宰治的手里的?

賀部光修蹙眉,对于太宰治的这个行为有些不满,他从太宰治的手里抽回了自己的手机,随后拎起了旁边的手杖:“我并不需要什么回礼。”

[太宰治的回礼……他做的黑暗料理吗?]

[是毒药吧那个程度。]

[是味道很好,但是副作用如同生化性的武器!]

看完弹幕,賀部光修补充:“尤其是太宰君做的料理。”

太宰治对賀部光修的分析虽然已经有所耳闻,但是亲眼所见还是失语了一瞬,但是他很快的调整好了自己的面部表情,乖巧又无辜:“我其实是想带賀部君去吃咖喱饭的。”

“如果有空的话。”賀部光修明摆着敷衍。

太宰治却不在意:“那就这么约好了!”

賀部光修转身,找了一条看起来足够安全的小路离开了战斗范围。

跟太宰治对话太废脑子,就算是有弹幕在旁边剧透,都让他的太阳穴不停的跳着疼。

賀部光修对自己有清晰的认知,他并没有什么强大的分析能力。

太宰治每说一句话感觉都像是话里有话,听得他不厌其烦,跟他对话需要保持十二分的注意力。

等到賀部光修离开了之后,中原中也那边也结束了战斗,他精准的捕捉了太宰治的位置:“混蛋太宰!你又一个人去偷懒,将所有的事情全交给我!”

太宰治被拉住了胳膊,前不久因为枪战受伤的伤口在隐隐作痛,他伸出手来捧着一颗糖:“吃糖吗?作为你一个人也能完成任务的奖励!”

漂亮的糖纸在太阳光下反射出了耀眼的光芒。

太宰治一副良善的样子,看的中原中也胃部一阵疼痛:“我能不吃吗?”

“不——能——狗怎么能拒绝主人的食物?”

太宰治飞快的拨开了糖纸,在中原中也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就将糖塞到了他的嘴里。

“好苦!”

糖果在接触舌头的瞬间就迸发出了剧烈的苦味,劣质糖精的味道没有将苦味完全提现出来,反而在苦中带了点甜,这让糖果的本身更加的难吃。

中原中也毫不犹豫的将这颗糖吐了出来,属下有眼力的将水捧在了中原中也的面前。

果然。

太宰治眯了眯眼,賀部光修给的糖哪有这么简单。

用小狗试毒,是每一个正常的家庭都会做的事情嘛。

“老子宰了你啊混蛋太宰!”

賀部光修走到远处的时候都能听到中原中也的这声怒吼。

真惨啊中原中也,就算重获自由,但是在太宰治这样的人身边工作,那是比获得自由更加可悲的事情呢。

坂口安吾也是这么认为的。

他捂着脑袋,看着已经堆积成山的文件苦恼的快要哭出来。

本来在种田山火头的手下工作,还有别人能够分担文件。

但是賀部光修有且仅有他一个直系下属,也就是说所有的文件都需要他一个人审批之后再交到賀部光修的手里。

在看到賀部光修回到本部的时候,坂口安吾甚至感觉自己看到了天使。

他冲到了賀部光修的面前,以一种极其悲惨的声音嘶吼:“我想辞职。”

賀部光修被坂口安吾突如其来的反抗弄得愣了片刻,随后迅速拒绝:“不可能。”

坂口安吾真的好用。

除了会因为川端康成局长的要求,有事没事的就来找他说一些体贴的话来引起他的注意。

但是在处理文件的时候真的是一把好手,他会把情报整理起来,文件也会分为加急和不加急的部分,减少了賀部光修不少的工作量。

[坂口安吾:我以为我在賀部光修的手下能轻松一点,没想到变得更忙了。]

[生活不易,坂口安吾自闭。]

[哈哈哈你们看坂口安吾的脑洞,他甚至开始思考怎么将文件全部烧掉,少几个文件应该不会被发现。]

[哈哈哈笑死了,不亏是之后吐槽派代表。]

賀部光修哑然失笑,看着过来找他的川端局长,装作惊讶的样子,声音极大:“啊?坂口君打算将文件烧掉来减少工作量?这样不好吧。”

坂口安吾身子前倾,下意识的伸出手来捂住了賀部光修的嘴,清冷的油墨香气,顺着坂口安吾的手窜入了賀部光修的鼻尖,賀部光修没反应过来,呆愣在了原地。

除了末广铁肠那个单纯的家伙,异能特务科里还没有人会跟他做出如此亲密的动作,这让賀部光修反应过来之后不习惯的后退了一步。

坂口安吾也反应过来自己僭越的行为,他迅速收回了自己的手放到了身侧,别开了眼睛。

川端康成注意到了他们这边的举动,对于坂口安吾刚才的行为在心里的点了个赞,但是对賀部光修刚才说的话却不太赞同:“这可不是什么好想法啊坂口君。”

賀部光修点了点头,对川端康成对坂口安吾的批评很满意,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裤子口袋,打算从其中摸出一颗糖来,但是猛地想起连便利店的糖都没留下一颗。

动作就这么僵硬在了原地。

坂口安吾已经习惯了上司奖励下属的奖品,永远是一颗糖:“下次带了再给我吧。”

看到賀部光修尴尬的站在原地,坂口安吾好脾气的转移了话题:“您上交的‘有关于涩泽龙彦并不适合来镇压龙头战争’的报告,被打回来了。”

“啊,那可太可惜了。”賀部光修遗憾的开口,他扭头看向川端康成:“局长,你找我有事?”

[夏目老师要跟賀部光修谈话了!]

[最小的钻石要直面风暴了。]

[是因为涩泽龙彦的事情?]

[不全是,不过夏目老师人真的好好哦,还特意去了賀部光修的休息室等他,而不是让賀部光修去见他。]

“是夏目先生啊。”賀部光修将手杖递到了坂口安吾的手里,总不能拿着武器见人家。

“先生在……”

“我的休息室,我知道。”

川端康成叹了口气,要不是手里还抱着箱子,他甚至想要伸出手捂住额头:“你到底是怎么看出来的啊……”

“就这么看出来的。”賀部光修避而不谈,走上前来伸出手在川端康成手里的箱子里翻了翻,随后翻出了一瓶小盒子:“啊在这里。”

“给坂口君一个建议,不要随便揣测上司的想法。”賀部光修将小盒子塞到了坂口安吾的手里:“所以这次不是糖。”

随后賀部光修抬脚,径直往休息室走。

坂口安吾被留在原地,看了看手上的盒子,晃动的时候能听到里面的水声:“这什么,饮料吗?”

川端康成沉默了片刻,回道:“你又猜错了坂口君。”

“这是复方外用搽剂,其主要成分人参皂苷具有非离子表面活性的特性,通过人参皂苷分子中的羟基与角朊中亲水基团形成的作用互相连接,提高抗拉强度和延伸性能。”

“啊?”坂口安吾没听懂。

川端康成摸了摸自己的发际线,充斥着对未来的焦灼:“这是生发灵啊,坂口君。”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