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架空 > 清穿之媚宠皇后 李诗情 > 第 13 章

第 13 章

小说:

清穿之媚宠皇后

作者:

李诗情

分类:

穿越架空

更新时间:

2021-09-10

春日晨光微熹,有浅金色的阳光透过窗格照进来,映着她眸光呈现出一种琥珀色的流金色彩,光辉闪耀。

康熙静静的抱了她一会儿,反而自己醒了,他伸了个懒腰起身,捏了捏身边人的脸颊,浅笑着道:“怎的不叫醒朕?”

叶诗旜没说话,她晃动着自己腰肢,让僵硬的躯体变的舒畅些,就听康熙哑着嗓道:“今晚上再,现在不成。”

她琢磨出这话是什么意思的时候,一张芙蓉面不禁染上绯红,娇嗔的握起拳头锤了他一记,这才起身洗漱,收拾好就见康熙随意的用几块点心,又饮了一杯牛乳,这便急匆匆的往金銮殿赶。

他去上朝,叶诗旜便自己回角房休憩,簌离跟在她身后亦步亦趋,低声道:“昨儿那婉贵人的事儿,奴婢听着不大对劲。”

“您想想,她说的话太过惊世骇俗,反而让人觉得她在掩盖什么,那珍珠当真是她溺死的?”

着实疑点重重,对方没有丝毫辩解,甚至玩了一把自己锤自己,原本只是个奴才信口雌黄的事儿,但婉贵人一张口,这事儿便板上钉钉,连审问都不用了。

“此事不必再提。”叶诗旜眸色深沉的说了一句,康熙他什么都知道,但什么都没说,也是有原因的。

簌离都能看出来的问题,康熙想必比她更早看出来,以他的老谋深算,是不会出现自己吃亏的事情。

两人用过早饭,叶诗旜坐在妆奁前,对着镜子照了照,身上雪青色的那套衣裳已然半旧,这种缎子洗上几水就会褪色磨毛,不是很耐久。

头上的珍珠流苏银簪也平平无奇,她连个簪花都没有,可以说非常清贫。

揽镜自照甚是满意,就这模样去请安,应当无事,她起身搭着簌离的手,施施然的往承乾宫去。

到的时候,大家都还没到,只有几个贵人、答应在殿中侯着,叶诗旜一到,众人的目光登时落在她身上,又轻飘飘的移开了。

宫女上位罢了,万岁爷不肯赐她宫室,可见也没多宠着,不值一提。

见她来了,承乾宫的宫人倒是热情的紧,绿猗冲她招招手,示意她进去,一进去就见皇贵妃正坐在妆奁前梳妆,见了她来还有些意外,冲她招招手,笑着道:“今儿起这么早?”

皇贵妃打量着她,见她气色极好,小脸粉白,跟那三月天的杏花一样,不禁捏了捏她的脸,神色温柔:“若本宫的小公主长大,想必也跟你一样活泼漂亮。”

这话不好接,叶诗旜笑眯眯的替她通着头,顾左右而言他:“您这头发着实保养的好,又柔又顺,黑鸦鸦的。”

她不住口的夸,皇贵妃注意力也转到头发上,笑道:“废了多少秘方珍贵药材,又费时,若保养不好,岂不是白费心力,糟蹋了好东西。”

随意的闲聊着,等收拾停当后,她才扶着皇贵妃一道往正殿去,一见皇贵妃的身影,众妃嫔都款款下拜,柔声请安。

皇贵妃叫了起,众人这才看见她身后立着一个仙姿佚貌的小贵人,穿着半旧的雪青缎子,头上简简单单别着一根珍珠流苏银簪,那温润的珠光投射在她脸上,更衬得小脸精致出辉光。

宜妃扫了一眼,挑眉笑道:“真真是个美娇娥,皇贵妃娘娘当真眼光好,挑的都是好姑娘送给万岁爷当玩意儿。”

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笑的英姿飒爽。

皇贵妃睨了她一眼,漫不经心道:“说起这个,你得多像德妃学学才是,同为包衣旗,想必有很多话说才是。”

听到这个,叶诗旜颤了颤羽睫,没想到宜妃也是包衣旗出身,她康熙十六年入宫,同年被册封为宜嫔,其得宠可见一斑。

被她怼了一顿,宜妃粉面含煞,还想再说,就听贵妃漫不经心道:“一瞧就是个好姑娘。”

她一开口,殿中的气氛登时一松,众人又笑眯眯的聊起天来,气氛刚松快些许,就听一个小贵人娇俏的声音响起:“昨儿万岁爷带敏贵人夜游御花园,以灯代星子,铸就无限风光。”

这话一出,众妃嫔登时都惊了,审视的目光齐刷刷看着她,上下打量着,这个看着沉默不语的小贵人,竟然能让万岁爷破例。

都以为是把她闷在乾清宫中懒得拨出来单独给个宫室,是不受宠的表现,那如果是万岁爷舍不得她走,特意给她拘在身边。

皇贵妃懒洋洋的端起茶盏抿了一口,低声道:“多大点事儿,也值当如此惊讶?”

她一口将此事盖棺定论,给敏贵人撑腰的味道很足,众人都看出来了,不管有什么心思,尽数都压下去了。

等请安散了,皇贵妃这才审视的看向她,半晌才目光沉沉的捏着她的手,低声道:“你得知道什么叫轻重缓急才是,能在万岁爷跟前得宠是你的本事,但抓紧时间生个孩子才要紧。”

“是。”叶诗旜乖巧应下,这才告退离去,绿猗出去送她,拉着她的手上下打量,半晌才道:“都说枪打出头鸟,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你且仔细小心些才是。”

她也应了,温柔的说着让她不必担忧,只要入了后宫,不管是奴才还是妃嫔,那阴司事儿就断不了。

正说着,就见胤禛木着脸走了过来,立在殿门口大声的请了安,这就转身要走,见她在这立着,还轻叹了口气,踌躇片刻,却还是凑过来,低声道:“给敏贵人请安。”

叶诗旜侧身闪过,受了半礼,才温柔问:“怎么了?”

胤禛望着她温柔的眼神,鼻尖一酸,他带着叶诗旜走到一旁,这才一脸疑惑的开口:“你是看着本皇子长大的,有事儿也不想瞒你,这一次旺财的事儿,我与皇贵额娘闹的很僵,却又不知该如何是好,你说,我该怎么办?”

这桩官司在旺财的问题上,两个人都有自己的立场,在皇贵妃的角度上,不让自己养的皇阿哥耽于玩乐,不过打死小狗罢了。

在胤禛的角度上,他心爱的旺财被打死了,他也不过跟皇贵妃闹一场,连句重话也没说,最过分的也不过在气头上打了个宫女,只不过这宫女运气不好,得了急病死了。

“您的诉求是什么?”叶诗旜见他领口歪了,伸出细白的手指替他整了整衣领,这才温柔询问。

这话一出,胤禛登时明白过来,他叹了口气,低声道:“我明白了,你且去吧。”

小小年纪,经此一事却呈现出一种成年人的沧桑。他原先那股子被人护着横冲直撞的劲儿,到底卸了。

叶诗旜回了乾清宫,刚洗漱过,对着自己的衣裳发愁,她也就这两套,一套雪青色,一套十样锦色,连连穿了几日,洗了几水,已然半旧了,这些布料珍贵,见不得水,糟蹋的不成样子,她想着还得撑几天见人,就把玉青色的宫女服制拿出来穿。

谁知道一出角门,就见康熙正负手立在廊下,见她来了,俯身宠溺的掐了掐她的脸,温柔问:“怎的还穿宫女衣裳?”视线在她头上转了一圈,更是皱着剑眉。

“梁九功,开朕私库,配十套嫔位能用的衣裳首饰,给敏贵人送过去。”

叶诗旜瞪圆了眼睛,连忙道:“贵人的份例已经下来了,只是送去内务府赶制了,一时出不来罢了。”

她不是真的啥都没有,而是时间太短,置办不起来罢了,但康熙仍旧赏她,低声道:“给你就拿着。”

有人撑腰的感觉让她爽到了,叶诗旜踮着脚尖,缠着康熙要亲亲,康熙被她缠得没法子,只得亲了又亲,看着她羞赧的耳根都红透了,却还是双眸亮晶晶的抱着他亲。

怎么会这么可爱。

康熙掐着她的脸把她推远,告饶道:“朕要处理政务了,你乖乖的,朕忙完就陪你,可好?”

“好。”乖巧应下,叶诗旜转身回了角房,就见梁九功捧着锦盒,身后跟着数十个宫人,俱捧着锦盒走了过来。

等到她跟前就展开给她看,她也是头一次知道金银饰品有这么多制作方式,错金、累丝、镶嵌、花丝、錾花、烧蓝等等,都漂亮极了。

宫廷御制之精美,令人惊叹不已。

而上次的衣裳布料,在梁九功的介绍下,更是叫人目不暇接,什么云锦、缂丝等等,应有尽有。

她看着琳琅满目的饰品衣裳,含笑谢恩后,才从袖带中掏出荷包递给梁九功,笑道:“劳烦大总管跑这一趟,这点子茶钱买来润润嗓。”

梁九功哪里敢收,连忙推辞了,又说要回去伺候,这才脱身,等见了康熙,一五一十的禀报,说是敏贵人很是欢喜,她很喜欢。

“敏贵人性子纯善软弱,你平日里在朕不知道的时候,多护着些,莫见她吃亏了。”康熙谆谆叮嘱。

“喳,奴才领命。”梁九功打千应下,看向康熙那老房子着火无可救药的样子,不禁在心里感叹,这英雄难过美人关,古话诚不欺我。

前脚禀报完,后脚叶诗旜便来了,她踏着阳光,笑容明媚,头上带着他方才赏的镶宝石碧玺海棠花簪,细白的手腕上戴着蓝晶石十八子手串,身着妃色素锦长袍,少有的明艳动人。

“好看。”康熙牵着她的手,上下打量,满意道:“小姑娘合该打扮的鲜亮美丽,不光自己心情好,朕瞧着昳丽景色也舒坦。”

瞧了一圈她的妆容,也觉得无可挑剔,不禁更加满足了。在她唇瓣上亲了亲,他声音低沉磁性,整个人也透出几分温润的气息。

但那禁锢腰肢的结实臂膀,无声的透露出他霸道的占有欲,叶诗旜转身踮脚,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笑眯眯道:“您箍疼我了!”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