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架空 > 农家小丈夫 酉乾 > 第 25 章

第 25 章

小说:

农家小丈夫

作者:

酉乾

分类:

穿越架空

更新时间:

2022-08-19

赵奶奶问出了司杨的疑问,李氏答说:“你们家赵桃桃不是十三了嘛,咱先把亲定下,等赵桃桃满十五,就接过去。”

不等旁人说话,李氏又说:“我跟你们说,阿兆是我小兄弟的独儿子,家里十七八亩田地,盖的那都是小瓦房,隔壁镇子可比这儿平多了,牛车驴车能直接到家门口,要是你们觉得行,可以先给二两银开庚,等来接人的时候再给二两。”

赵桃桃一脸天真懵懂,愣了愣才反应过来大人在说什么,就躲到花枝背后去了。

平时家里处理个邻里琐事,司杨一般都不插嘴,这次却有些忍不了,“你们是不是在搞笑?她才十三岁!定什么亲?”

李氏看过来,“你个小孩儿懂什么?我大哥家小儿子十四岁娶媳妇,现在十八,孩子都抱俩了!再说,赵小宝你不也是九岁就把亲定了?赵桃桃十三岁怎么就不能定亲?”

司杨:“……”虽然是这样没错,但这亲他觉得不能定。

想了想,司杨抬眼,“芬伯娘,这亲要是定下来,你是不是该说咱是一家人了?是一家人就该把腐乳做法交给你们,然后桃儿家在别的镇子,也不会抢我们的生意是吧?”

过年的时候,大爷爷家的人上门,想白嫖他的方子去挣钱,说话难听起了些争执。

开年后,二爷爷家从他这里批发腐乳,八文钱一斤,他们在市口摆摊,二爷爷家在街尾摆。

为了防止自己收入锐减,司杨控住了数量,一个月只给二爷爷家四十斤。

但二爷爷家又不花时间做,只是赶集的时候叫个人去摆摊,一个月多多少少能赚个一百来文的钱。

大爷爷家看在眼里,也来找他想批发点腐乳去卖。

司杨跟家里人商量,准备拒绝,结果他都还没说完,家里人一致决定不批给大爷爷家。

大爷爷家几次尝试都碰了壁,这下李氏突然带个娘家人来,火急火燎要跟赵桃桃定亲,司杨很难不往这方面想。

听闻司杨的话,李氏哽住,她确实是这样打算的,等自家侄子学会,再让侄子教自己的儿子。

但她本来准备循序渐进,慢慢再来说,没想到赵小宝脑子转得这么快。

花枝一脸震惊看向李氏,“你不会真这么想吧?如意算盘打得好啊!绕这么大个弯子!”

“那有啥嘛?”一直没说话的阿兆开口,“我家条件好,不会亏待人的,要是再学会那什么腐乳的做法去挣钱,她的日子不就更好过了。”

花枝不耐烦地摆手,“走走走,你们赶紧走,我们桃儿还小,不准备说亲。”

李氏的脸终于还是垮了下来,“你可想清楚了,像阿兆这样的条件,你们不一定找得到第二家。”

“想清楚了。”司杨很烦这个芬伯娘,“就算桃儿这辈子嫁不出去,我也能养得活她。”

花枝心里感激,嘴上却呸呸呸吐了几口,“臭小子,不要胡乱封赠,我们桃儿才不会嫁不出去!”

赵奶奶说:“你一番好意我们心领了,桃桃确实还小,这阿兆看着岁数比桃桃大上不少,怕你等不及桃桃长大,还是去别家相看年龄合适的姑娘吧。”

阿兆看了一眼春锦,低下头扭捏道:“我觉着……这个姑娘就挺合适。”

司杨:“……”你倒是会挑,但你不配!

“这是我的未婚妻。”

“未婚妻?”阿兆皱眉看着司杨,“你几岁了小屁孩儿?断奶了吗?”

司杨气血上涌,“你管我几岁?反正她是我的未婚妻,你想都不要想!哪里来的赶紧回哪儿去。”

春锦摸摸司杨的背,像撸小狗一样的手法,“好了好了,小宝乖,说清楚就好了。”

啧……

司杨顿时没了脾气,收回目光,给春锦夹一块肉,“春锦姐姐,吃饭。”

“好。”春锦眼睛弯弯的,把肉喂进嘴里,细细咀嚼。

春锦习惯了这样哄司杨,大多时候司杨都像个小大人,但到底才十岁,时不时会幼稚又暴躁。

好在司杨好哄,三言两语就能让他平静下来。

“你们还不快走?杵在这儿我饭都吃不下!”

花枝下逐客令,李氏脸色铁青,冷声叫着阿兆离开了。

李氏气得要命,一路跺着脚走,阿兆跟在后面,说:“大姑,那个好看的小娘子,真是那个小屁孩儿的未婚妻啊?”

“是啊!”李氏没好气道:“定亲的时候赵小宝还是个傻子,都说春锦那死丫头命中带煞,克死了自己爹娘,还克死了赵小宝的爹娘。没想到赵小宝突然就开窍了,带着春锦做什么腐乳,一个月能挣五六钱银子,可把花枝那个臭婆娘嘚瑟坏了,一天天的没完!”

阿兆沉默走了一段,说:“那个谁,赵小宝带着春锦做腐乳,不就代表春锦会做腐乳吗?那咱何必绕来绕去跟别的毛丫头定亲?直接把春锦娶回家,不就啥都有了?”

李氏脚步一缓,道:“你在说什么屁话?那春锦跟赵小宝都定亲一年多了,现在养得毛光水滑,怎么会让你娶回家?”

阿兆嘿嘿笑了一声,“大姑,那赵小宝是个小屁孩儿,什么都不懂,但那个水灵的小娘子到了想男人的年纪,咱哄着把生米煮成熟饭,这不就成了嘛!”

他对那个叫春锦的小娘子更感兴趣,长得可招人,单是想想,他整个人就一片火热,而且还附带挣钱的方子。

闻言,李氏心头猛地一跳,“胡说什么?春锦那是跟赵小宝定了亲的!”

阿兆手一摊,“定过亲咋了嘛?又不是不能退。”

“咋退?”李氏停住脚步,转向阿兆道:“就算你哄那春锦跟了你,春锦手里有腐乳做法,赵小宝一家精成那样儿,怎么可能放人?你要是往外闹,人还可以说你污蔑,你能怎么着?”

“那要是怀了身子呢?”阿兆又是嘿嘿一笑,“怀了身子可藏不住,赵小宝才十岁,不可能让春锦怀孕,要是不想丢人,就只能退婚嫁给我。”

李氏眼珠子转了转,“咱要的只是腐乳方子,别干那缺德事儿,如果出了那档子事,赵小宝家的人狠一点,都能直接把春锦溺死了事!”

此前定亲的人选是赵桃桃,所以找娘家侄子过来说亲,但若人选换成春锦,就用不上自家侄子了。

终究隔了一层,侄子哪儿有儿子亲?

阿兆撇撇嘴道:“你高尚,你了不起,要不是大姑你非得要那个方子,上门去左说右说,我用得着大老远跑过来受这个气?好心出点子还被骂!”

“别说了,这事儿办不了,明天你就回去吧。”李氏转身往回走。

自家人多势众,公公相当于赵氏族长,赵小宝一家人势单薄,到时出了事,自家压着赵小宝家退亲,十拿九稳。

……

吃完饭没多久,扫地的阿翠突然就捧着肚子蹲了下去。

“娘!大嫂!”

一家人忙围过来,赵奶奶和花枝去搀阿翠,“这是发动了,老三你快去把张阿婆请过来,春锦,你去烧热水,要多烧一点!”

“好,我知道的。”春锦转身回灶屋,手脚麻利开始烧水。

赵奶和花枝把阿翠扶进卧房,全家人忙进忙出,司杨带着小芽儿站在院中不知所措。

阿翠头一胎,痛苦压抑的喊叫从门缝溢出来,持续到后半夜才停歇。

空气中弥漫着若有似无的血腥味儿,司杨一整夜没睡着。

一直知道生小孩不容易,但没亲身经历过,没个具体的概念。

天蒙蒙亮,跟着忙碌的春锦回转,司杨问:“生了吗?三婶怎么样?”

“生了!”春锦语气轻快,“母子平安,是个弟弟!”

“那就好。”

司杨从被窝里爬出来,“春锦姐姐,你来睡一会儿,我去做饭喂猪。”

“好。”

赵奶奶和花枝也一夜没睡,赵奶奶一脸疲态却满是喜色,嘴里念念叨叨,小一辈终于有了第二个男丁。

女眷暂时就没下地干活,补了个觉。

晚饭桌上,赵三壮问:“你们说取个什么名字好?”

一家人相互看看,赵奶奶转向司杨,“小宝,你认字,给弟弟取个名字。”

“啊这……”司杨没有头绪,“不合适吧?”

“有什么不合适?”花枝说:“你给自己取的那什么司杨,不就挺好的?难不成还能比大壮三壮更难听?”

这话一出,全家人都看向花枝,赵大壮甚至有一丝委屈,“你这是嫌我名字难听了?”

“不是不是。”花枝忙解释说:“我的意思是,识字的总比不识字取出来好一点。”

全家人眼巴巴看着司杨,等他给刚出生的弟弟取名字,司杨说:“要不先取个小名叫着吧,等四郎哥哥从县里回来,请四郎哥哥帮着取一个,我再识字也没有四郎哥哥识得多。”

“那……也行。”

以前张四郎逢年过节才回家,现在要帮着司杨和春锦送腐乳,便每个月初五都会回转。

距离第一次谈妥,过去差不多半年。

县城里那家合作的铺子,在原有的数量上加了二十斤,眼下每月进货一百二十斤。

因为司杨的腐乳质量有保障,比之府城进的货要好吃一些,而且价钱也差不多,所以在这家铺子买过,便都成了回头客,销量就比其余的铺子好上许多。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