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被纯爱战神拒绝三次后我摆烂结果躺赢了[咒回] 不如见你 > 千年布局

千年布局

小说:

被纯爱战神拒绝三次后我摆烂结果躺赢了[咒回]

作者:

不如见你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2-06-25

两小时前,高专地下室——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还能通过血脉感应到羂索的位置?”禅院真希双手抱在胸前,倚着墙看向面前发型别致的胀相,意味不明的开口。

她此前对咒胎九相图是持敌对态度的,毕竟这家伙是特级咒灵,之前还在诅咒阵营,莫名其妙和虎杖悠仁成了兄弟,谁知道是不是有什么阴谋。不过现在她对胀相的态度已经有所改观了,不光是因为靠着他的血脉感应在一千扇门中找到了通往薨星宫的正确道路,更是因为这家伙把禅院直哉打了个半死,让她非常愉悦。

一个小时前原本护卫在天元身边的胀相打电话说他有办法找到羂索,禅院真希当时就直翻白眼质问他怎么之前不说,不然乙骨忧太也不至于为了一个分|身白跑肯尼亚一趟。

“我与他的感应没有和弟弟们那么强烈,无法区分本体和□□,而且我之前的注意力一直在悠仁身上。”胀相似乎听到她内心的话,坦荡回答。

自从老二老三死了之后,他只剩虎杖悠仁一个弟弟了,身为长子他确实有点弟控嫌疑。

禅院真希正要吐槽,身旁的乙骨忧太突然上前一步,周身萦绕着煞气,于是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自从五天前他从肯尼亚匆匆赶回来就是这副样子,脸色黑的吓人,眼底的黑眼圈有明显的加重痕迹。

“羂索现在在哪儿?”

他的声音不如说是冷静过了头,低沉却极具压迫感,墨绿色的眼眸

胀相看他的样子顿了顿道:“大约是高专向北三十公里以内,具体的位置我感应不到,但是羂索应该设置了帐。”

乙骨忧太听后沉思了片刻,转身向禅院真希道:“真希桑,你先留在这里,我去找羂索。”

禅院真希一愣,“可悠仁和惠他们也马上——”

“我等不及了。”乙骨忧太打断她,面上像覆了一层寒霜,六天了,他已经六天联系不到纪眠,不能再等下去了。

-------------------------------------

乙骨忧太一把揽住纪眠的腰,在空中旋转一圈才消解了她的速度,咒言失效,咒灵里香倏地在他身后出现张开双手,乙骨忧太一个借力落回了房顶。

纪眠紧紧抱着身前的人,感受着她的白衣少年因为xx运动而剧烈震动的胸腔,鼻尖萦绕着他身上熟悉的皂角香气,半个多月的想念疾如洪水冲破闸门倾泻而出,这几天被关在帐里的恐惧与不安只因为他的出现都烟消云散。

翻涌的感情再也控制不住,两人一站稳,纪眠双手覆上他的脸狠狠吧唧了一口,“忧太,想死你了!你再不来,我就要被开颅了。”

乙骨忧太一手还紧紧攥着她的手腕,眉眼间是毫不掩饰的狂喜,他刚打算开口,却突然剧烈咳嗽起来。

“怎么了?”纪眠吓了一跳,连忙给他拍背顺气。

“咳咳,没试过这样的。”乙骨忧太显然受到了咒言反噬,声音沙哑得不像话。

咒言术其实就是赋予言语咒力,通过咒力使说出口的话变为现实,但一般都会使用指向性很强的字眼,并且只有当施术者的咒力强于对方时才不至于受到太大反噬。

像他刚才说的‘纪眠,过来’这种任意性太强的话,而且还要通过扩音器放大音量进行大范围输出,毫无疑问极其消耗咒力,虽然乙骨忧太本身咒力趋近无限,但对他的声带也会有很大的损伤。

乙骨忧太感觉着喉咙撕裂般的疼痛,心想所以狗卷同学才会随身携带润喉药啊。

纪眠看他的样子又急又心疼,却突然听到身后传来声响。

羂索不知什么时候也跃至房顶之上,脸成了一块黑色锅底,他显然没有料到乙骨忧太的突然出现,烦躁地啧了一声,似乎不打算多说废话,手一挥,身后逐渐出现一个巨大的黑色漩涡,羂索改良了夏油杰的咒灵操术,现在不需要再用圆球召唤他持有的诅咒小精灵。

漩涡开始不停吞吐,有两个暗红色像钳子的东西首先冒出来,紧跟着一个庞然大物逐渐露出全貌,竟然是一个巨型螃蟹,却长着像乌龟一样的壳,背上背着一座形状奇怪的房子,歪歪扭扭的,莫名有点像某哈的移动城堡。

乙骨忧太长刀已经出鞘,凝眉看着羂索的召唤咒灵,莫名觉得有点眼熟,好像五条老师给他说起过这样一只奇形怪状的咒灵,是高专登记的十六只特级之一,叫做蜃气楼,是遭遇海难溺死的人对海洋的恐惧而形成的诅咒。

蜃气楼体型极大,动了两步就跳到乙骨忧太二人身前,整个房顶都抖三抖。

传说它吐出的蜃气会化作海市蜃楼,乙骨忧太看它嘴角刚开始吐泡泡,神色一凛提刀就要上,突然一道黑色身影形如鬼魅般出现在蜃气楼的身后,银光一闪,几乎是在瞬息间,庞大的身体竟然被齐齐砍成两半,嘴里刚吐出的白气也被打散。

纪眠心里卧槽一声,刚在内心惊呼这家伙看起来很厉害,没想到出场时间还不够两秒就下线了。

她的第一反应是去看羂索的表情,然后观摩了一下什么叫做笑容僵在脸上,羂索的细长眼睛难得闪过一丝迷茫,不太符合他一贯的邪魅,有点滑稽。

纪眠憋住笑,扭头去找是哪位英雄也来救场,就看到了一身黑衣的禅院真希朝他们走过来,手里拿着一把宽刃大刀,是她前段时间刚得到的特级咒具,听她说是她的妹妹禅院真依为她打造的,现在看来实力相当强悍。

禅院真希现在已经觉醒了‘天与咒缚’完全体,除了没有咒力,其余方面几乎等于无敌。

之前就剪了短发的飒气真希看到纪眠唇角难得朝上勾了勾,说话还是一贯的不客气,“生命力很顽强嘛,这么久还活着。”

纪眠无语地翻了个白眼给她,“在你们这群变态中夹缝生存,生命力再不顽强点还有活下去的必要吗?”

禅院真希笑了笑,注意到乙骨忧太朝自己看过来,略一正色,“金次前辈已经从赌场回来留在高专了。”

高专的所有师生,除了五条悟全部就位。

两人对视一眼瞬间心领神会,一齐看向羂索,原本的二对一瞬间又变成二对一。

羂索不愧是活了千年的反派君,短暂的迷惘之后很快回过神,阴鸷的目光在禅院真希身上停留了片刻,竟然莫名其妙地勾了勾嘴角。

不过他可能也是被打脸了,第二次召唤诅咒小精灵低调了很多,仅抬了抬手,身后的漩涡又开始旋转,紧跟着显现出一个人影,一个头上长角、火红高马尾无视重力的男人赤着上半身,背后一个巨大的葫芦上写着一个酒字。

负责任的说,是个美男。

只是表情有点邪魅狂狷,细长的眼尾微微上挑,视线漫不经心地扫过来,这幅牛逼哄哄的样子和两面宿傩有得一拼。

纪眠没有咒力光顾着看脸,她身旁的两人却都是一惊,乙骨忧太面色沉下来,目光死死地盯着突然出现的光膀哥,显然彻底进入了警戒状态。

“酒吞,高专登记的十六只特级咒灵之一,特级中的佼佼者,听说和两面宿傩来自一个时代。”禅院真希在一旁说道,面色也严峻起来。

纪眠啊了一声,这个名字就算是她也听说过,传说中百鬼夜行的三大妖怪之一——酒吞童子,传闻最喜欢吃女人,没想到一副小白脸长相。

羂索注意到这边两人瞬间警惕的状态,终于找回点面子,森森笑了两声,他等这一天已经太久了,即使修习了千年,换了无数个身体,天元的结界术就像是对他灵魂的刻印,他永远无法踏足薨星宫。所以天知道他在发现异世之人的存在时有多惊喜。

千年前他身为藤原少主,主张人类最优化,认为阴阳师应该享受至高无上的待遇,却因为祖先和菅原道真的恩怨总是被五条家的六眼压一头。

在一次除妖时他偶然得到一种特别的术式,他发现自己的细胞移植到体外短期之内并不会死亡,而且如果他把自己的中枢细胞移植到一条狗的体内,他甚至可以获得狗天生超强的嗅觉和夜视能力。于是利用这种术式,通过不断的移植大脑达到‘不死’。

但也并非真正的不死,因为细胞虽然衰弱极慢,却并不是真正的无限分裂,所以千年间他才需要不断地更换身体。

而每一次更换,他不得不舍弃此前获得的一切术式,所以他开始寻求一种能彻底‘不死’,或者能让他的细胞无限分裂的容器,直到十年前星浆体的出现,天元每五百年的同化让他有了新的想法。

十年前他雇用伏黑甚尔杀死星浆体,导致天元同化失败进化成了更高级的生物,从只能选择特定的同化对象到能与全人类同化,这正是他想要的。

实现人类的最优化,那时候会出现数不尽的强大咒灵和咒术师,还有他等了千年的优选体。

而现在,六眼被封印、两面宿傩的容器以及无效天元结界的异世之人,要素终于齐全了。

命运的齿轮已经开始轮转,这场千年的布局,终于到了收尾的时候。

羂索心里小盘算打得啪啪响,越想越觉得自己实在太不容易,一千年愣是没找到一个靠谱的同道中人,什么都得自己盘算。

原本以为之前的咒灵集团能助他一臂之力,结果没想到一个个都是二五仔,其中一个火山头天天说他超强,结果战绩全负被五条悟和宿傩轮着虐,送死的速度过快羂索拦都拦不住。

但这次不同了,羂索抬起头,像是积蓄了千年的力量终于要爆发了,目光灼热地看向自己所持有的最强咒灵酒吞童子,心满意足地勾了勾嘴角,正要下令让他把纪眠抓过来,就看到原本盘腿浮空的酒吞突然站起身,懒洋洋地伸了个腰,看都没看自己一眼,反倒眯着眼细细扫过乙骨忧太三人,一抵下巴作疑惑状:

“两摊素面呢?”

……

众人:“……谁?”

大爷:big胆!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