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制霸手术室 时逢而已 > 35、第三十五章

35、第三十五章

小说:

制霸手术室

作者:

时逢而已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11-26

("制霸手术室");

林熙冬看着手里的治疗方案,
关于这个病人的情况,她是根据病例记录做的。

因为王老师以前的病人,病历非常完善,甚至既往治疗历史。

人工全髋关节置换术,
这种大手术,
她听到名字就自己兴奋起来,全然忘记了病人。

孙曜同她对视了一眼,
眼里都有几分惭愧。

他们不约而同都忽视了病人的本身。

王德明微微摇头:“就一个手术把你们两个兴奋到病人是什么都不知道?”

明晃晃的批评还不够,
王德明直接站起身子拍了拍他的衣角,
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办公室。

“好了,今天手术方案分享就到这里,
大家有什么问题也可以继续讨论哈。”他的助理控场完后,
也紧紧跟着王德明老师走出办公室。

“王老师是不是生气了?”罗鹏感觉他说这句话的时候,
呼吸都不敢有。

袁元看着王德明老师和他助理离开,心也是慌得不行,
可嘴上还是想维护:“可是也不能怪熙冬啊,当时王老师可凶了,还故意说让我们看髋关节置换的资料。”

林熙冬此时心情其实也是七上八下。

角落里,
蔡宏俊惊呆了:“这什么情况?虽然孙曜的手术方案中规中矩,
但是熙冬这个很不错啊,
这个方法我也在最新的bone
researchk看到过,
她还根据病人的病情做了切口调整,很有想法啊。”

“忽视病人就是大事。”要不是黄良超注意到王德明走到门口没憋住的笑意,他可能真以为王德明生气了,“好了,我们走吧,这人家给自家学生长点记性,
爱怎么着怎么着。”

“行吧,你刚刚说熙冬可能......怎么了??”蔡宏俊记性还不错,心里也担心着。

可能要成为医士的学生呗。

“你猜?”黄良超微微眯眼,他摸摸下巴,已经开始琢磨之后有没有可能让林熙冬来他们骨科发展。

这骨科医士教出来的学生,来他骨科准没错吧?

牛文光已经在院里通知,之后林熙冬还会跟着王德明学习,会享受到不少手术便利,包括断指再植这方面的绿色通道和福利特权。

他觉得牛文光再怎么倔强,应该也不会抢得过医士吧?

这一想,黄良超已经能够想象到未来他骨科的明星医生有多爽了。

-

晚上,特殊病房里。

“炸!”

“放,老罗,3个3加了个4叫炸?”

“等等,牛皮,你把什么牌扔里面了?”

“你别以为我没看到你看看从里面拿牌。”

林熙冬和孙曜两个人,就这样看着三个年龄加起来快两百的人,兴致勃勃打着“偷鸡”主题的斗地主。

“老师,王老师。”林熙冬虽然觉得看三位老人赖皮打牌也挺给劲的,可是时间也不晚了,这中间顶着股骨头坏死ⅳ期标志的老人,怎么也应该早点休息,“病人还是需要多休息。”

“听到没,不打了不打了,你们这群癞子,就没意思,我要休息了。”老人的右眼有一道长长的疤痕,看起来凶神恶煞,对着牛文光问,“这就是你找的关门弟子?”

“唉,现在是我在教,我们这是一起培育祖国未来的花朵,这说出去也是我王德明的徒弟。”王德明撇了一眼,不服输。

牛文光手里还捏着牌,格外气愤:“老子都要赢了,你们开始转移话题?不管,反正我赢了,老罗你这手术必须得给我做。”

“我不做,我才不要当猪在台上给你们杀。”名为老罗的老人,像是小孩子赌气一般,双手插胸前,表示明确拒绝。

“哎呦,那都多少年前的事情,那时候这不是条件有限,练刀才用猪呀。”王德明一想到他们年轻的时候,杀过猪,按摩过牛,还给羊接过骨,确实场面有些凄惨,“你不做也得做,今天这小丫头提出的新方案还可以,减少创伤和痛苦。”

说着还指了指林熙冬。

“我不做,你们走走走,我要休息了。”

“你休息,反正这手术这周末我就给你安排,要是你不答应,我就让秀娟和你离婚。”王德明可不惯着这老家伙,若不是这次他妹妹给他打电话,这铁汉子在家疼得偷偷找地方哭,他都不知道情况已经那么严重。

“离就离,我还不乐意做你妹夫呢。秀娟年纪越大越凶,想当年多腼腆害羞,我真是瞎了眼啊。”老罗一点都不怵,吐槽起来可不留情面,“我上次还看到她出去跳那什么舞,都不带我!”

“就你那军歌都学一年的人,跳舞能叫你?”牛文光也稳定输出,“不然我这就去帮秀娟介绍对象?我这边单身老头还是不少啊?这过几年卓峰就要来了,他光棍大半辈子了,钱也多,老王,怎么样?考虑不?”

“你!”老罗觉得自己这个病人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指着林熙冬说,“小医生,你看看这群人气我,我要休息,帮我把他们赶出去!”

林熙冬回以微笑,算是把老师们的逻辑关系梳理清楚了:“罗爷爷,要是让我参与手术,我可以教你跳广场舞,很简单的,希望你给我这个机会。”

虽然她不会跳广场舞,但是她妈会呀。

王德明听着是哈哈大笑:“你看看你,别想了,好好休息,就这样决定,这两天术前纠正,后天给你做手术。”

说着,完全不理会后面老人的大喊大叫,带着大伙儿一起出了病房。

边走还边对林熙冬说:“今天这方案还可以,确实降低不了手术出血量,但我觉得切口可以大点,切个12cm差不多,暴露更好,也方面操作,你定的8cm太小。”

“我一开始想着患者年龄大,合并疾病不少,身体也比较瘦小,担心耐受性。”林熙冬并没有直接附和,而是把她的考虑切口原因说了出来,“如果借助导航设备,这个8cm伤口完全没有问题。”

昨天夜里,她找mo帮收集了一下bone
researchk历年关于股骨坏死的资料,就有这个去年推出的仪器。

“刚刚投入使用的医疗仪器,换一个几厘米误差的伤口,我选择考虑最终的手术安全性。”王德明没有说她错,只是站在他角度,他习惯选用的设备仪器非常谨慎。

虽然上次假关节用的骨水泥也很新,但是站在胫骨方面,它其实已经用了很多年,和这个新仪器不是一个概念。

“明白的,王老师,罗爷爷的股骨头坏死,是创伤后导致动脉灌注不足,让静脉回流受阻碍,还是因为酒精性股骨头坏死?”

林熙冬和王德明两个人越往前走,讨论越激烈。

跟在后面的孙曜这时候哪里会不懂,刚刚办公室里,他输了。

牛文光拍了拍孙曜的肩膀,跟着上前:“好了,别聊了,早点回去休息,明天周六好好准备术前,这罗爷爷是个英雄,可不能马虎。不过,你们王老师为了你们多学点,会多留几天,以后有的是时间交流。”

听到这个消息,孙曜都顾不上其他,喜悦之情是溢于言表:“我会努力的!谢谢王老师。”

“好!谢谢老师们。”林熙冬也没想到,她还有机会跟着王老师学。

在技能卡里,她学习的是局限在身份创伤上的,现实里,她其实可以学习更多。

“这老师们,我怎么听的那么不爽呢?”王德明摸了摸牛文光的光头,忍不住吐槽,“你牛老师能有我这样教你仔细?”

面对这种老师同时掉水里救谁的问题,林熙冬假装看了看医院走廊的窗外:“那啥,老师们,今晚的月色真美,我这就去查房。”

......

林熙冬说查房,那是真得查房。

这是她一个拥有全科检测仪应尽的巡查责任。

也是她每天必备的诊断学习课程。

时间还没到10点,可今天住院部走廊还有些热闹。

“你要离婚?阿丽,我妈她真不是故意的,而且手术不是很成功吗?我真是因为有一个项目在和人谈......”男人拉着女人的手,言辞恳切,还带着一些急迫,“阿丽,你冷静一点好吗?我很爱你,我真的很爱你,我只是还不够优秀,才让我妈会为这几万块钱说出伤人的话,我甚至......”

“李彬,我没怪任何人,是我自己无能,没照顾好她,这次手术费算我问你借,我会想办法还你,希望你把孩子让给我。”被叫阿丽的女人抽出了手,声音冷静的可怕,“谢谢你爱我,只是我已经被耗尽了最后的力气,我也不要其他,我只要孩子。”

李彬有一些哽咽,似乎以为是自己的问题:“你可以在等等,我真的有一个不错的项目,之前我待在家里是我的错,可是我现在真的只差成功一步了,你都......不愿意等一等?”

“我爱你,所以我不想歇斯底里地问你,你妈和我,你选谁。”阿丽坚定的眼神,毫无动摇,“也祝你成功。”

不过和想象的狗血有些不一样,似乎看到她的坚定,李彬眼眶微红,有些无力收回手:“孩子我不会和你争,至于手术费,是我应该出的。这些年,是我的错。我等下,下半夜来替你。”

说着,默默背对着她往前走了一步,声音无力至极:“我妈她不是坏人,她只是想要个孙子。”

她不是坏人,为什么她不是坏人。

刚刚还极为冷静的阿丽,因为这一句话,瞬间崩溃,抱着膝盖哭了起来。

站在旁边,林熙冬自然认出这对夫妻。

他们是多个套状撕脱性断指小女孩的父母。

虽然林熙冬觉得结婚这件事,不合则离,完全不用纠结。

可想着刚刚她检测的结果,最终决定还是做一回神棍吧。

“还记得我么?我是主刀林熙冬。”

阿丽听到女声,双手快速擦干眼泪,站起来,一身褶皱职业装,加上有些跟的鞋,一时有些没站稳,“谢谢。对不起,刚刚有些情绪失控。”

“我知道,你是孩子的医生,谢谢你,真的谢谢你,保住我孩子的手。”

“是我对不起,无意听到了你们夫妻的争执。”林熙冬帮忙扶住身形,“刚我习惯性诊断观察,你丈夫近期似乎做了结扎手术?”

讲真,她能看得出个鬼,她最多能看出他脚步虚浮。

“结扎?”惊愕,不敢相信!

阿丽根本没有去细想这个离谱的诊断,毫不犹豫跑向李彬消失的地方。

林熙冬耸耸肩,她也没劝和,只是把连续剧里一般的狗血认知偏差提早公布,应该不算害人吧?

只是,很突兀,莫名心里隐隐出现一丝诡异感。

“结扎手术也能诊断观察?林医生?”

张昱墨拎着一壶红色花子的热水壶,就这样站在走廊的不远处,毫无表情打量着她。

“呵呵......呵呵,对呀。”林熙冬干笑了两声,大脑是飞速转动。

稳住,这刚刚李彬走路的姿势稍微有一些扭曲,至少证明有些不正常。

可这好像也不能倒推出是结扎啊......

等等,她心虚什么?她可以编啊。

“对人体力学有些研究,知道男性不同的走路姿势或多或少都有些问题,排除一些情况,简单的推断得出的结论。”林熙冬看了眼他手术花哨的热水壶,“张先生那么晚在这是?”

说完,她就暗骂自己蠢,她可以说同事说过啊!

妈耶,怎么就装上了。

“我母亲住院,肝硬化初期。”压下疑惑,张昱墨不得不承认,之前她的提醒,确实给了谷妈治疗的机会,“谢谢你的提醒,如果以后有什么需要,可以找我。”

他找了秦合的专家,也没诊断出来的情况,被一个实习生预估出来。

因为觉得不可思议,他更偏向于这个女孩只是比较谨慎,习惯让老年人多检查一些。

可这会儿,张昱墨又有些不确定。

男性不同走路姿势?这影响因素也太多了吧,她又怎么排除其他答案?虽然他不是临床诊断出身,可基础还算可以。

......还是说,小姑娘可能真的对男性比较了解?临床经验很丰富?

好像确实国内临床机会多。

“不客气不客气,做医生嘛。那我先查房了,有时间,我去看一下谷阿姨。”

林熙冬现在只想立马离开

作者有话要说:  bone
researchk
骨研究期刊;

关于人工置换髋关节手术我已经分享在微博了~

----

对富婆们最大的回报就是,我先写文,再写周报。

---

感谢在2021-10-21
21:00:00~2021-10-22
20:55:0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玛卡巴卡
40瓶;思嘉主席、断魂**
20瓶;一颗好豆豆
10瓶;幻暝月、萌兰~
5瓶;馨乁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2("制霸手术室");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