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架空 > 长宁将军 蓬莱客 > 第 16 章

第 16 章

小说:

长宁将军

作者:

蓬莱客

分类:

穿越架空

更新时间:

2022-02-20

这只手净若洁玉,骨节匀停,生得如同其主一般好,此刻掌心朝上,修长的指以自然的方式微微舒展,停在了姜含元的面前,耐心地等待着她的回应。

姜含元慢慢站直身体,目光从这只手上收回,转向车外之人。

他始终注视着她,当二人再次四目相对,他的面上露出了微微的笑容,颔首了一下,是为致意。

姜含元没有回之以笑,但也没令他等待太久。

在车外投来的许多目光注视里,她慢慢地,向他伸去了自己刚刚才松开匕首的那只手。

他便收拢五指,轻轻握住了她予以回应的手,牵住,带她下了翟车。

姜含元的手,是粗粝的,指掌覆茧的手。但被对方握住,二人指掌不可避免相互贴碰,她却仿佛感觉清晰地感觉到了来自这男子手心处的肤暖。这令她不适。

足落地,她便不动声色地往侧旁靠了些过去,二人袖下那本就只是虚虚相握的手,自然便相互脱离了。

一切都是如此自然,他也收回了他的手,随即微微偏脸,朝向她,又低声提醒前方台阶,便如此,引着她,跨入了摄政祁王府的大门。

片刻前发生在门外的那一场意外,如向广阔湖面投入的一粒石子,只在大门近旁引出一阵小小骚动,很快便归于无痕,便如什么都未曾发生过一样。

婚礼循着既定步骤进行,隆重而肃穆,最后,二人被引入新房,礼赞奉上了合卺之酒。

这是婚礼中最重要,也最受重视的一个步骤。

盛酒的一双合卺尊,通体以白玉雕作,高足相联,双杯之间,又有玄鸟立足于其下的瑞兽之背,祥瑞皆作庄严之貌,二杯便如此,左右相互贴依,紧密无缝,静静地置于铺了绛锦的案面之上。

他率先双手端取起了左杯,礼服大袖之中的双臂平举,以标准而优雅的动作徐徐抬高,最后停于他的胸前,目光随即望向他对面的新妇,静待着她举杯。

姜含元的目光落在余下的那只杯上。

本为天南地北客的陌生男女,饮了这杯酒,从此便就共一体,同尊卑,相亲爱,不相离。

她伸出双手,也稳稳地端起了这盏为她而留的玉杯,若他那般平举于胸后,抬起双目,平静地对上了对面这男子的目光,在礼赞的称颂声中,和他相互行礼,随即将杯送到唇边,一口而尽。

放落合卺玉尊,至此,二人结成了夫妇。

礼官退出,侍人放落一道道的帷幕,将今夜的新人留在内室的深处里,随即悄无声息,亦退了出去,房门闭合。

重重帐幔深垂,正对着床榻的那面墙前,摆了一座硕大的落地鎏金卷枝烛台,烛台上燃满红烛,光耀灼灼,满室纁金,争相辉映,照着床榻前剩下的那两个人。

二人依然保持着方才礼赞退出前的样子,并肩坐在榻沿之上,中间隔着一臂的距离。身后,那两道被烛光投映在了红帐深处的影,如一双跃然上墙的画,一动不动。

起初谁也没有说话,静悄悄,不闻半点声息,忽然,一支红烛的火苗爆了朵灯花。

伴着一道轻微的“哔啵”之声,烛火晃了一晃。

男子的身影也随之动了一下。

他转过了头,望向身畔之人。

“何侍郎道你一路甚是辛苦,实在是有劳你了,今日事又多,你想必乏了,不如早些休息吧。”

他开了口,率先打破沉默,对她如此说道,神色极是自然,语气极是温和。说完他先起了身,走到床榻旁的一架衣帽挂前,背对着她,微微低头,开始自己解起了腰间的束带。

随了他的动作,安静的内室里,起了细细的来自带扣和衣物相擦而发的窸窸窣窣之声。

“殿下,我有话说。”

束慎徽解带毕,抬手正要挂起,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了一道声音。

他的手停住,转头,见她已站了起来,双目望着自己。

他面上并无任何异色,只示意她稍候,重将方才解下的腰带束了回去,略略整了整衣物,全身重归整齐后,转过身,向着她,面含笑意:“何事?”

“殿下何以择我为妃?”

姜含元问。

他目光微动,看了她一眼,没有立刻回答。

“殿下若是不便,无须答我。我这里有几句话,和殿下说明,也是一样。”

她继续道,“父亲,自然了,还有我,从前未曾对朝廷有过半分不忠。从前如此,现在,将来,亦会是如此。今我忝据摄政王妃之尊位,殿下你的善意与期望,父亲与我皆是明了,铭记于心。金瓯伤缺,至今未补。姜家人既身为武将,又幸逢明主,纵然以躯报国,也是在所不惜。”

“以上,请摄政王知悉。”

她的语气平静,神色坦然。

她说话的时候,他面上原本含着的笑意消失,神色转为严肃,目光直落她脸。

她也望着他眼,没有任何的避让,便如此,二人又对视了片刻,他凝定的肩忽然略略动了一下,缓缓点头。

“甚好。我会将你父女二人的忠心,上达到陛下面前。”他的语气,带了几分如他素日里与大臣对话似的口吻。

“末将代父亲多谢摄政王。”

姜含元向他行了一个郑重的全礼。

他看着她,唇角动了动,应是笑,算作回应,随即便停在了原地,既没话,也没再继续片刻前那脱衣解带的动作了。

她也不动,行完礼后,站直,依然如方才那样,立在榻前。

就这样二人相对,默立着,忽然,似有一缕暗风从外间而入,竟透过了重重的帷帐,侵入内室,惹得烛焰大片跳跃,二人烛影亦随之在锦帐里轻晃。

内室里的气氛,忽然好似也凭添了几分尴尬。

他的目光掠过她身后那张阔榻上的锦绣被衾,微微清了清嗓,再次开口:“姜氏,那么……”

他略略一顿。

“歇了?”

他重又看向她,语气里,带了几分征询的意味,却也无需她的回答,问完了,便不再说话,默默转过身,再次背对着她,又一次开始宽衣解带。

只是这一回,不知何故,或是束带扣绊卡住,过程似乎不顺,许久,方解落了他身上的那枚文玉腰带。

他一手执带,悬于架上,又低头,慢慢地除着最外层的衣裳,这时,听得外间传入了一道谨慎的轻微叩门之声。

“何事?”

他停了手,转过头,应声发问。

前来叩门的是李祥春。

“启禀殿下和王妃。陛下来了,人就在外。”

那老太监在外间门外说道。

他整个人肉眼可见地好似陡然间松了下来,迅速又整好衣物,一把扯回束带,很快系好,随即转向她,用带着几分歉意的口吻解释道,“陛下应是听闻了今晚的意外,等不住,亲自来了。我先出去瞧下。”

他说完话,神色已恢复成了他一贯的沉静,迈步朝外去,走了几步,忽又停住了,再次望向她。

“姜氏,你想必乏了,不必等我,自管休息。”

他的身影消失在了那几重纁赤帷帐之后,伴着轻微的开门和闭门声,脚步渐渐远去。

正如束慎徽所言,少帝束戬是为今晚在摄政王府大门之外发生的那件意外而来的。他人在宫中,一听到这样的事,当场便惊怒,性子又急,根本就等不到明早,立刻出了宫,直奔摄政王府来了。

李祥春跟着束慎徽朝外走去,低声不住地告罪:“……老奴无能,实在是劝不回陛下。老奴若再不来请殿下,陛下自己就要闯入了……”

束慎徽双目望着前方,没有应声。很快,转到了少帝所在的昭格堂。

这里是他平日用作见客的一处堂院,未经允许,外人不可擅入,所以此刻,通往内里的那两扇双柱间的门虽开着,刘向却没敢进去,带着人,正等在台阶下的游廊附近。

他今晚已审完那名刺客了。

侏儒儿应是死士,被拿后,意欲咬破口里藏的毒丸自裁,却哪里逃得过刘向的眼,捏开下颌取了毒丸,随后亲自讯问,酷刑加身,不料那侏儒儿竟是个天聋地哑,一无所获。与此同时,天门司下暗门中的人去往长安城众多伎坊里的讯问也无成效。之前无人见过这名侏儒儿。

结果并无太大价值,加上今夜又是摄政王和王妃的洞房之夜,刘向陈伦等人便没敢来扰,碰头后,打算明日禀报。不料少帝收到消息,召他入了宫,盘问一番,怒火冲天,直接就连夜出宫,来了在这里。

刘向岂敢阻拦皇帝,只好同行,一路跟了过来,这会儿立在堂外,远远看见一身礼服的摄政王从远处走了过来,忙快步迎了上去。

“殿下!陛下他……”

束慎徽没等他说完,摆了摆手,上台阶,入了昭格堂。

少帝束戬此刻正在厅中走来走去,焦躁不已,忽然顿脚,拔腿就要出去。

王府里的小侍张宝,正弯腰缩脖地猫在门旁的角落里,窥着厅内的少帝,见他跨出了门槛,似乎是要直接闯去新房那边了,急忙出来,噗通一下跪在了槛前:“陛下!陛下!摄政王和王妃在洞房呢!”

少帝没提防门外突然窜出个大马猴似的影子,吓了一大跳,定睛一看,火了,抬脚就要踹过去,那脚都踹到了张宝的胸前,最后却又硬生生地停住,顿了一顿,放了下去。

少帝从前常出入王府,张宝也常跟在他后头走动,自然知道他的性子,自己今晚这是沾了摄政王的光,否则,少帝这一脚,怕不早将自己踹下台阶滴溜溜滚做圆子了,急忙又磕了个头,“奴婢爹爹已去了,陛下可再等等?若就这样过去,万一……万一……怕是有所不便……”

少帝年后便十四岁了,长于宫中,于男女之事,自然也非懵懂不知,听这张宝吞吞吐吐仿佛意有所指,皱了皱眉,抬眼望向堂门的方向,恰见一道身影朝里走来,眼睛一亮,立刻绕过张宝,冲了出去,几乎是扑上去,一把便攥住了那人的衣袖。

“三皇叔,你可来了!担心死我了!你没事吧?”

束慎徽说自己无事,入内。堂中灯火明亮,束戬见他衣着整齐,面带笑意,观之确实和平常一样,这才彻底松了口气。

“实在是太险了!三皇叔你没事就好!”

放下了心,他又想起听来的关于当时情景的描述,虽人没在近旁,却也心有余悸,牙齿根都咬得吱吱响了,恨恨地道:“不必问了!除了高王成王余党,还有谁要置三皇叔你于死地?看来前次杀的人,还是不够多!”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