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架空 > 长宁将军 蓬莱客 > 第 6 章

第 6 章

小说:

长宁将军

作者:

蓬莱客

分类:

穿越架空

更新时间:

2022-02-20

没有动静。

束慎徽望一眼经阁之外通出去的那条路,很快,似若有所悟,眼中方才露出的凌厉之色消失了,视线扫向南窗的方向。

“还藏什么?出来吧!”

他又道了一句。

这回话音落下,伴着一道窸窸窣窣之声,南窗之下,竟真应声钻出了个脑袋,是个个头高瘦的少年,戴顶小帽,宫里小侍的打扮,眉眼生得甚是俊秀,只是脸容尚未完全长开,唇边一圈淡淡茸毛,透出几分尚未脱尽的稚气。

“三皇叔!”

他冲束慎徽扮了个鬼脸,“才潜进来,还没蹲下呢,就被你知道了!没劲!”

“你怎么猜到就是我?”他的表情显得有点不甘。

束慎徽没应,只立刻起身去迎,口称陛下,向这少年行礼。

少年忙一个疾步蹿了进来,伸手拦他,口里抱怨了起来,“三皇叔,我说了多少遍了,人后你不要和我行这些虚礼!”

束慎徽礼毕,微笑,“简礼不可略,此君臣之道。”

几名贴身负责少帝今日出行的亲卫,也远远地从门外通道尽头的拐角处现了身,跪地,神色惶恐。

这少年便是当今那位年方十三的少帝束戬,再过几个月,到明年,也才十四岁,但因为长得快,如今个头看似就有十五六的样子了。只是他竟这般着装,原本戴的那顶垂珠冠和身上的弁服,全都不见。

他打量少帝的装扮,倒也没露出什么诧异之色。

少帝一见他目光落到自己身上,不待发问,立刻先行坦白。

“方才一直不见你跟上来,我不想就这样回去。我就叫边上人脱了衣服,在车里换了,我觑了个机会,下车回来找你。三皇叔,你留这里做什么?”

束慎徽看着他,似笑非笑。

“就算太后车驾在前没有察觉,后头那么多的大臣跟着,莫非全被风给迷了眼,任你就这么半路大摇大摆离队? ”

少帝知瞒不了他。反正在这位他从小就亲近的三皇叔跟前,也没什么不能说的。从前比这更荒唐的事,他也不是没干过。

他索性老实交代,说经过一处有个小树林的道路拐弯处,等太后的车驾拐过去后,他称内急停车,下来钻进林子,逼随行的小侍和自己换衣裳,再命跟来的另几人拥着小侍回到舆驾继续前行。停下来等他的百官浑然不觉,见车动了,全都跟着继续前行,他就这样偷偷溜了回来。

说起自己脱身的经过,他颇是得意,哈哈大笑。

“哎呦,这可太好笑了!那么多人,全都无知无觉!还以为我真的又上了车!”

束慎徽眉头微皱,“陛下,你如今和从前不一样了——”

他的话刚开了个头,就被少帝打断。

“三皇叔,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不用你说,丁太傅天天就在我耳边念叨,我耳朵里都要生疔了!是,我知道何为天子威仪,我当如何去做,只是我都已经半年多没有出来过了!我快要闷死,不闷死,也会累死!今日好不容易有这个机会,三皇叔你就可怜可怜我,别再教训我了!”

他又叹了口气,“要是我的太子皇兄还活着,那该多好,我也就不用这么累了,似从前那样,天天逍遥快活……”

他的太子皇兄几年前外出行猎,骑马出了意外,不幸身亡。后来查出竟是二皇子母族之人的算计,暗中将一种能令马匹癫狂的毒|药以特制的厚蜡密封之后,混在草料里,喂入马腹。蜡层完全融化之后,药效发作,马匹发癫狂奔,将一众随卫抛在身后,太子自己无法停马,最后堕马而亡。

事情查清后,牵涉到的皇子遭到重惩,便是如此,皇位最后落到了束戬头上。

束戬虽是皇子,但因年幼,且母家兰家,从前也非显要,将来不过就是一个享受清平的闲王罢了,所以一向并不引人注意。他喜欢寻他的三皇叔祁王玩,加上天性大胆顽皮,从前常找各种机会偷溜出宫去祁王府。因是个普通皇子,明帝和自己三弟的关系也极是亲厚,虽对这个儿子的举止有所耳闻,但知他和祁王亲近,也就听之任之,没有特别约束,如此,竟养成了他不受拘束的性子,待到后来命运使然,叫他变成继位皇子后,生活骤变,课业管教之严,可想而知。

已有几年了,束戬却至今还是没有完全习惯,平日人前倒也中规中矩,看不大出来,今天趁着这机会,竟又旧态复萌。

束慎徽听侄儿如此哀叹,想到自去年他登基以来,确实也算努力,各种事情学得有模有样,丁太傅对他的学业,也算认可,几次自己问询,应称陛下聪敏,每日皆有所进益,唯一不足,便是定性不够,偶会取巧躲懒,倘能改掉这一点,那便大善。

其人清慎,乃至迂直,向来不会作迎合违心之语,如此评价,可见侄儿真的是有进步。

人如禾生,揠苗助长,弹压过度,怕也是不妥。

想到这里,他的语气缓了下来,“我知道你辛苦,课业繁重,还要学着处理奏折应对国事。你不是最崇拜皇祖父吗,他在位时,天下群雄割据,诸国林立,战乱不断。那时我比你还小,不过七八岁,却至今记得,你皇祖父白天上马作战,夜间处置快马送至他战营的紧急奏折,勤奋不怠,辛劳之程度,远超你我今日能企及的地步。你将来若也想成为像皇祖父那样的一代圣君,今日这些苦,都是必须要经历的过程。”

他说一句,少帝便点一下头,宛若小鸡啄米。等他说完,手一挥,“我记住了!”说完挨了过去,靠到他身边,扭头,看了眼身后刚来的方向,压低声,“三皇叔,我刚才进来,看见温家女儿正出来,我不想被她撞见,就躲了起来,却见她低着头匆匆走路,眼睛红红,好像哭过——”

束戬脸上露出暧昧之色,冲自己的皇叔挤了挤眼。

“三皇叔,她是不是……”

“大司马伏诛。”束慎徽出声打断,说道。

少帝一愣,张着嘴巴,方才想说的话顿时被抛到了九霄之外,他圆睁双目:“三皇叔你说什么?大司马死了?”

束慎徽颔首。

也不用他再解释什么,束戬迅速反应了过来,自己醍醐灌顶,猛地拍了下额。

“我明白了!早上你忽然出去,我见他也跟了出去,后来你回,他却没回,走时也不见他人!莫非就是那段时间,三皇叔你——”

束慎徽再次颔首,“果然聪明。”他赞了一句。

少帝嘴巴圆张,在原地定定立了片刻,突然,一下蹦得老高,整个人竟直接在空中翻了个蜻蜓筋斗,连头上的帽儿都飞了出去,双足落地之后,哈哈放声狂笑,笑声惊得栖在附近枝木里的鸟纷纷惊慌飞散。

“我懂了,我懂了!”他手舞足蹈,绕着他皇叔不停转圈,快活得像只不小心掉进了米缸的老鼠。

“父皇驾崩前指他为辅政,不过是迫于局面,稳他罢了。如今他终于沉不住气了!打算动手了!却没想到三皇叔你等的就是他动,否则还真动不了他!老东西!早该死了!”

“哈哈哈哈——”

少年又一阵顿足大笑,“太好了!老东西死了!他再也休想骑我头上了!三皇叔,你还记得上月我叫人送你府里去的南方进贡来的果子吗?小侍偷偷跟我说,那批果子入宫之前,竟被老东西的孙儿先给拦了,说老东西最近口淡,拣了一层好的,剩下的才送进宫!反正事小,见惯不怪,三皇叔你事忙,我也就没和你讲。我呸,他算个什么东西!我也不稀罕吃,但真要论第一份,那也该孝敬三皇叔你,什么时候轮得到他了!”

少帝一把攥住束慎徽的臂,用力摇晃,仰着脸看他,目光亮晶晶的,充满骄傲和崇拜。

“三皇叔,我的亲皇叔!你可太厉害了!居然不动声色就这么除掉了人!我可做梦都没想到,原来今日这一趟还另藏玄机!真是半点也看不出来。走的时候,一直不见那老儿,我心里还寻思,到底去了哪呢!”

束慎徽待他情绪稍稍平定些后,请他入座,郑重解释,“陛下,今日如此大事,本该提早叫你知道。但大司马精明过人,臣恐陛下万一临场沉不住气,神色有所表露,若是被他看出端倪,莫说下回想再动他,眼前恐怕就生大乱。先帝临终将事交托于臣,未料今日始成,这两年来,令陛下受尽委屈,是臣无能。事先不告之罪,还请陛下恕罪。”

少帝眉开眼笑,手一挥,“三皇叔你说什么呢,我怎么会见怪!三皇叔你考虑得极是周到!只要能把人除掉,我怎样都行!”

说到“除掉”二字,他咬牙切齿,目光不善。

束慎徽一笑,又正色道:“其人今日虽除,京中党羽也一并被捉,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我若所料没错,某些心怀叵测之辈,必然还会有所反应,且动静不会小。不过,这也是必然之结果。他既伏诛,其余便成不了大气候,不足为惧。”

少帝点头:“我知道,是青州成王吧?和那老东西一个鼻孔出气!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只要有三皇叔你在,天塌不下来,我什么都不怕!”

他说完,眼睛一转,再次重重拍了下脑门,“我又明白了!”

“你又明白何事?”束慎徽问。

“三皇叔你之前是故意放出求娶姜祖望之女的消息,就为刺激那老儿,是吧?今日事既成了,三皇叔你就不用真娶了!太好了!趁还来得及,快快,赶紧的,快派人把皇伯祖叫回来!要不然事情要是定了,板上钉钉,三皇叔你岂不是惨了?”

他急急忙忙,从位子上一跃而起,跑出去就要喊人。

“陛下!”身后传来一道声音。

少帝停步扭头,见他微笑道:“你说对了一半,确有逼迫高王之意在内。不过,求婚一事,也是当真。”

少帝无奈,只好折了回来。

“三皇叔,我知道你想示恩信于姜祖望,可是你这样,也太委屈自己了!我听说姜祖望之女从小以狼为母,月圆之夜还要嗜血,否则便会化为狼身,獠牙利齿!”

他比划着双手,瞪大眼睛,“就算那是传言不实,但姜祖望之女从小在北地军营长大,上阵杀人,那是实打实的事!可见她即便不是獠牙利齿,也必容貌丑陋,举止粗野——”

束慎徽出声打断,“陛下!倘若换成一位男子,如她那般军营长大,上阵杀敌,陛下是否还会以容貌丑陋举止粗野来下论断?陛下就不怕寒了那些为朝廷奋勇杀敌的将士的一腔热血?”

束戬脸一热,“我错了,我不该这么说,但……但我就是觉着……”

他耷拉了脑袋,一声不吭。

束慎徽语气原本带了几分严厉,但见他这模样,神色缓了下来,“戬儿,三皇叔是想让姜祖望知道,朝廷是真正看重他,希望他一心一意,为朝廷效力。”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