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恋爱经验为0的我被迫成了海后 二川川 > 10. 雨夜

10. 雨夜

小说:

恋爱经验为0的我被迫成了海后

作者:

二川川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2-08-06

蓝沐烟刚刚把书房开了个门缝,趴在那里偷听。

听到这儿,她觉得,自己再躲着就不合适了。

蓝沐烟端着比萨盒,手里还捏着一片,一边吃一边走出来,说,“你想见我啊?”

高月有些吃惊,“你就是欧阳说的女伴?”

蓝沐烟点点头,在沙发上坐下,把比萨盒子放在腿上,还在吃。

高月的眉头皱了起来,“你也配?”

对于这样的言论,蓝沐烟一点儿也不意外。她又点了点头,“我不配。”

高月被噎了一下。

蓝沐烟又说,“周末的酒会,你们俩玩,行吧?我就去走个过场。”

欧阳:?

高月:?

“你不要想把我推开。”欧阳说。

蓝沐烟摊了摊手。

高月满腹狐疑地看了看蓝沐烟,又看了看欧阳。心想,看来是欧阳在单方面倒追。

她突然觉得,欧阳在倒追别人,她如果自己贴过去,岂不是很没面子。

“不是我非要当你的女伴,是李阿姨吩咐的,我也不得不从。”高月昂着下巴,一脸嫌弃的表情。

欧阳:?

高月坐到蓝沐烟身边,说,“姐妹,这比萨好像不错啊。”

主要是蓝沐烟吃的太香了。

蓝沐烟把盒子往她那边推了推,“你要来点吗?”

高月日常要控制饮食,在家里的时候经纪人和助理都看得很紧。

她舔了舔嘴唇,有点犹豫。

蓝沐烟指了指餐厅,“要不要去那里吃?”

高月立刻点头。

俩人在餐厅,边吃边聊。

蓝沐烟打听到不少关于欧阳的母亲李梦云的消息。

高月上下打量她一番,“李阿姨肯定不会喜欢你的,她喜欢我这样高挑漂亮的。”

“会不会给我五百万让我离开她儿子?”

高月一愣,然后重重点头,“肯定会的。”

蓝沐烟差点笑出声,可惜钱不能带到现实世界中去,她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

————

吃完午饭,蓝沐烟回到公司。

刚刚好两点钟。

这个时候她收到了云清扬的短信,说是问题已经解决,房东表示是个误会。

解决了一个剧情bug,蓝沐烟很高兴。

到了六点钟,蓝沐烟准时收拾东西。

姜仁修站起来,环视一圈,说,“看样子快下大雨了,大家都赶紧回家吧。”

蓝沐烟挎上挎包紧步离开时,看到部门同事悄悄给她竖了大拇指。

反内卷第一人,牛哇。

外面乌云密布,似是随时会有雨滴砸下来。

蓝沐烟走出旋转门,看到欧阳靠在车门上,闲闲地抱着胳膊。

看到她出来了,他打开车门,下巴一摆,示意她上车。

天气原因加上晚高峰,路上很堵。

蓝沐烟坐在副驾驶,有点发愣地目视前方。她在想,下雨接下班这种小细节,小说原著里并没有体现。她上了欧阳的车,应该不会有什么影响吧,只要保证大剧情节点有就行了。

她说服了自己。

天很低,高架桥似是直直戳进了乌云里。

欧阳突然说,“我很讨厌阴雨天。”

蓝沐烟第一反应是:小说原著的人设是这样的吗?

她随口接话,“为什么?”

“不明媚。”

“……”

“你呢?喜欢晴天还是雨天?”欧阳侧过脸来看她。

蓝沐烟歪头思索,“……晴天很好,阳光下的奔跑很自由,但是雨中的奔跑才是最酣畅淋漓的,所以我可能更喜欢雨天。”

欧阳没有马上说话,似是在认真思考她的话语。

驶入老城区,大雨终于哗哗落下。

雨刮器甚至来不及扫下来,朦胧的雨幕像一层薄膜贴在挡风玻璃上,几乎有点看不清前面的道路,只能看到弥漫的汽车尾灯光圈。

欧阳眉头紧皱,行车速度明显放慢了许多。

蓝沐烟说,“听个音乐吧?!”语调有些高亢。

“嗯,你选吧,连蓝牙就行。”

蓝沐烟播放了韦瓦第的四季小提琴协奏曲(夏)。

狂风暴雨焦躁的夏夜,听这个再合适不过了。

龟速行驶了半小时,终于到了小区门外。

停下车,欧阳拿出一把大黑伞,下车绕过车头,把雨伞覆在副驾驶的门上,然后打开门,说,“下车吧。”

刚探出个头,蓝沐烟就感受到了雨势之大。

雨伞的作用微乎其微,凶猛的雨点斜着打在身上,她不由地抱紧了胳膊。

欧阳一手撑伞,一手紧紧揽着她的肩膀,携着她快步冲进雨幕。

进了小区,右转走十几米就是单元门。

进了家门开了灯,蓝沐烟才注意到欧阳的右边肩膀像是被水浇过一样,铁灰色的衬衫贴在肌肉上,有些性感。额前的几缕碎发还在滴水,一滴一滴砸到他脸上。

蓝沐烟的腿都被打湿了,连衣裙下摆贴在小腿上,上半身倒是比较干燥。

她奔到卫生间拿了毛巾递给欧阳,说,“擦一下吧。”

欧阳半坐在餐桌上,两条长腿呈45度角叉开。

他接过毛巾,松了松领带,却说,“你过来。”

蓝沐烟愣了一下,然后依言往前蹭了几步,没有离得太近。

欧阳盯着她看了几秒,然后一把把她拉到自己两腿中间。

“你头发湿了。”声音低沉,甚至有些温柔。

蓝沐烟呆呆地看他低垂的眉眼,感受他覆在她后脖颈上的手掌的温度。

一时间失了语言。

这个时候,敲门声响了。

蓝沐烟想去开,却又被欧阳摁住,“别动。”

他仔仔细细地把她鬓角的水珠擦干净,才说, “去吧。”

打开门。

门外站着的是云清扬。

“姐姐,我听到楼上的脚步声,想着是你回来了……”话说到一半,云清扬注意到屋里还有一个男人。

那男人半边身子都湿了,头发还在滴水。他半坐在餐桌上,眸色深沉地盯着门外的云清扬,脸上没什么表情。

云清扬收回视线,这才注意到面前的蓝沐烟脸上似是有些红晕。

这时,他才感觉到,自己好像打扰了什么,屋里的两人之间似是有着特别的气场,而站在门外的他,则像是一个局外人。

静默数秒,楼梯道内的声控灯灭了。

门内明亮的暖光和门外的黑暗形成鲜明对比。

沉默有顷。

云清扬似是下定了决心,他直视蓝沐烟的双眼,清晰有力地说,“我是来跟你告白的,蓝沐烟,我喜欢你。”

蓝沐烟脑子里冒出一句弹幕——年下不叫姐,心思有点野。

“不用着急回答我,希望你好好考虑一下,再给我答复。”说完,云清扬又看了一眼欧阳,这才转身下楼。

蓝沐烟关上门。

她被一种幸福的眩晕感包围了。

她晕乎乎地将脸贴在门上,嘴角漾出一抹傻笑。

这还是她第一次收到告白。

是灵魂为黎小甜的人的平生第一次。

欧阳好整以暇地看她,“这种表白就把你打懵了?你也太好糊弄了。”

过了两秒,蓝沐烟从幸福的眩晕中回过神来,瞪他一眼,小小声反驳,“切~有能耐你也表白啊。”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玻璃上的雨幕像是瀑布一样。

静默之时,只听得到雨声。

蓝沐烟洗了澡,出来就看到欧阳坐在沙发上翻书。

“你什么时候走?”

欧阳头也不抬, “等雨小一点,现在雨太大不好开车。”

“你要在这里洗个澡吗?”欧阳的衬衫依旧有些潮湿,蓝沐烟强迫自己移开视线,随便找了句话。

欧阳抬手看了看时间,“你饿了吧?我去煮面。”

“你会煮面?”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大少爷还会做饭?蓝沐烟诧异。

欧阳脱口而出,“在剧组的时候……”然后改口,“跟家里做饭阿姨学的。”

“你在剧组待过?”

“以前有个项目,跟了一阵儿剧组。”欧阳面色不改。

“哦。”

得益于精湛的技术和丰富的经验,仅仅十分钟,面就煮好了,还切了两根火腿肠窝了两个鸡蛋。

欧阳站在餐桌边,喊了一声,“蓝沐烟,吃饭了。”

无人应答。

卫生间里也没人。

卧室的门虚掩着,欧阳清清嗓子,敲了敲,声音低沉,“吃饭了。”

门里面有微微的光,隐隐传来雨声。

话音落地,欧阳屏息凝神等了片刻,然后推开门。

门对面是窗户,窗帘没拉,此刻外面大雨瓢泼,黑魆魆的天空深处,偶尔有远远的闪电划过。

一张一米五的床和窗户平行摆放,床尾有一个书桌,书桌上亮着的台灯是这房间唯一的光源。

蓝沐烟趴在床上睡着了。

一只拖鞋在床尾,一只拖鞋飞到了门口。

欧阳手插兜站在那里,低眼看着她,突然觉得口干舌燥。

蓝沐烟迷迷糊糊感觉到有人进来了,那男人高大的身影遮住了大半从客厅泄进来的光线。

他的脸背着光,隐在暗处,看不清表情。

但她感觉到自己似是被他的气息紧紧包裹住了,气氛有种微妙的失控感。

像是凶猛的食肉动物不小心闯入了食草动物幼崽的洞穴,幼崽安睡着,毫无防备。而那食肉动物连呼吸都放轻了。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