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你的信息素渣爆了 九流书生 > 11. 当然是假的

11. 当然是假的

小说:

你的信息素渣爆了

作者:

九流书生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2-08-20

S市的七月份正值雨季,从左屿和沈洲到这里开始,就一直淅淅沥沥地下着小雨,林助理走后,左屿径自在书房里坐了一会儿,他轻轻揉了揉自己的膝盖,总觉得腿有些酸软。

“食物中毒都这么多天了,应该没事了。”左屿自言自语,目光落在了自己的腿上,片刻后才低声道:“是因为病的原因,导致的身体素质下降吗?”

虽然之前医生就提醒过他,基因崩溃综合症后期身体素质下降得会很快,但真的面对这一天时,左屿还是无法做到视而不见,他颇有些不甘心。

“咚咚”的敲门声响起,这屋子里只有他和沈洲两个人,不用想都知道外面是谁,左屿顿了顿之后才道:“进来吧。”

沈洲手里端着一杯热牛奶,放在了左屿面前,问道:“你脸色不太好,是因为公司的事情吗?”

按理说,现在林助理应该还在休假,出现在这里,直觉告诉沈洲,一定是有事发生,一般发生这种情况,大概率都是和左家或者公司有关系。

“没事。”左屿抬眸看了眼沈洲,目光落在了对方身上,书房的灯光是暖黄色,照在沈洲的身上,使他苍白的面容看上去都带着一丝温和,察觉到左屿在看自己,沈洲疑惑道:“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吗?”

他抬起手擦拭了一下脸,但什么都没有。

“没有,不是公司的事情,你不用担心。”左屿收回了目光,他道:“这边风景不错,等会我处理完这一批文件,就带你去逛逛。”

“好。”沈洲笑着应了一声。

从书房出去之后,沈洲眉目间的温和瞬间消失的干干净净,他狐疑地看了眼身后的书房,而后转身离开,在脑海里询问道:“他这是什么情况?先是把林助理叫了过来,在书房里聊了一会儿,林助理出门的时候,虽然极力掩饰,但目光却不敢看我……他们是要背着我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比如?”系统问道。

“旧情人?初恋?还是有外遇了?”沈洲轻轻倒吸了一口凉气:“你知道吗,我刚刚已经把所有的可能性都想了一遍。”

“我觉得你是把所有八点档狗血剧都给脑补了一遍吧。”系统默默叹息。

沈洲闻言,忍不住低笑了一声,他随意摆了摆手,走下楼去,实际上左屿要做什么,他并不关心,只要平安度过最后的五十三天,别出什么问题,其他的事情他都不太在意。

系统深知自己宿主的性格,它低声道:“左家最近遇到了一些麻烦,最近一直在找左屿,但是看他的态度并不搭理,估计过不了几天,左家人就会把主意打到你的头上来了。”

“是吗?”沈洲下楼后,也给自己热了一杯牛奶,他声线略显低沉,似笑非笑道:“我能做什么?难不成我还能替左屿做决定吗?”

对于这点,沈洲还是非常有自知之明的,他很清楚左屿和他只是面子上的模范夫夫,想要凭这点关系去改变左屿的决定,这是完全不可能的。

“提起这件事,我想等度假回去,做一下第三期治疗,顺便看一下关于水晶灯坠落事件的调查进行到哪一步了。”沈洲低声叹气,目光沉静道:“我想看看是我倒霉,还是人为。”

他靠在沙发上休息的时候,骨头微微发出一丝声响,他轻轻捶打了一下后,仰靠在了沙发上,问道:“这样的阴雨天气待久了,我的身体也受不住吧?”

五年前,也就是和左屿结婚的第二年,那天是九月三日,沈洲清楚的记得这天,那是左屿母亲的忌日,当天他们去祭拜的时候,在路上遇到袭击,左屿驾驶的车被四辆车夹在中间,一直撞击,最后他们不得不跳车。

作为一只Omega,沈洲的身体素质远远无法和超A级的左屿相提并论,这一跳车,对于左屿而言不过是摔伤,但对于他而言,小腿骨折,大腿骨裂,膝盖粉碎性骨折,半月板碎裂,差点成了残废。

他因为伤势过重在医院躺了很久,虽然没有痛觉,但也很憋屈,后来三个月后,这一痛觉转移到了左屿的身上。

“还是留下了后遗症,阴雨天气就容易疼。”沈洲一手撑着下巴,半靠在了沙发上,抬头朝着书房的方向看去:“他不乐意动弹,就是因为难受了吧。”

“大概率……是这样的。”系统说道。

正在书房里的左屿,已经用光脑搜索了一下“腿酸、腿疼、腿部酸软,无法长久站立”,结果显示是——

老寒腿。

左屿:……

他关闭了光脑,选择打了个电话给许应,询问自己的这位私人医生,但是最后得出的结论和光脑显示结果一模一样。

“当然,也可能不是老寒腿,按理说,你这个年纪是不会出现这种情况的,还有一个可能就是你腿部受过重创,所以现在旧伤复发了。”许应在电话里问道:“你之前腿部受创过吗?”

左屿沉默了一下,片刻后才道:“嗯,有过,但是很久之前的事情,早就治愈了,而且这么多年也没有出现这样的情况。”

“那可能是你现在所处的位置太过潮湿,所以引起旧伤的,也有可能是因为……”许应顿了顿,他忽然压低了声音道:“你的病,导致的身体抵抗力下降,所以才会这样。”

左屿将基因崩溃综合症这件事情告知了许应,毕竟这是他的私人医生,许应听闻后罕见地收起了玩乐的心态,沉默了很久,搜索了好几天相关资料,最后什么也没说。

左屿看他的反应就知道,他也束手无策。

“那现在怎么缓解?用止疼药吗?”左屿问道。

“可以试试,我记得你们住的那块是有温泉的,可以去泡泡温泉,对身体也有好处。”许应的声音透过电话传到这边,他似乎刚睡醒不久,还有一丝困倦:“对了,S市那边总在酒店待着是没什么意思的,你可以带着沈洲去城市附近玩一下,我记得之前你说过,调查不出沈洲的家庭信息,这个是很罕见的,但是这么长时间,我和沈洲的交谈中基本可以确定他应该是江南那边的,而且小时候应该生活的不太好,是城镇上,你可以尝试着去找找。”

“……以前让你调查沈洲,你支支吾吾什么都查不明白,现在倒是能支招了,晚了。”左屿说道。

“晚了?什么晚了?”许应被说得一愣。

“我准备和他离婚了。”左屿点了根烟,他深吸了一口气,而后缓缓吐出道:“我让小林去找一个擅长处理离婚协议的律师。”

“离婚?!”许应那边传来了稀里哗啦的声音,似乎是什么打翻了,他声音骤然拔高,疑惑道:“为什么?你们之间不是好好的吗,前两天你让我找律师去处理你立遗嘱的事情,为什么现在又准备和沈洲离婚?”

“因为如果我死了,作为配偶的沈洲将会被左家视为眼中钉,肉中刺,他们不会放过沈洲的。”左屿声音里透着一丝阴冷:“这几年来,他们的动作已经越来越大,看得出有人已经摁耐不住要露出狐狸尾巴了。”

“……”许应沉默了下来,对于左屿的话,他无法反驳,只得道:“但就算你和沈洲离婚,他们也还是会对沈洲下手。”

“和沈洲离婚这件事情,我会弄得很大,人尽皆知,请最好的律师,让所有人都知道沈洲和我离婚后,一分钱都得不到,再将他送离这里,永远都别再回来……等我死后,你带着处理我遗嘱的律师,暗地里将我名下不公开的资产都转移给沈洲。”左屿声音平静,仿佛并不是在交代自己的身后事,而是在说一件事不关己的事情,他道:“离婚律师和遗嘱律师不能是同一个人,不到最后,谁也不会知道还有一位处理遗嘱的律师。”

电话那头是长久的沉默,左屿也没有说话,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听到许应无奈道:“你是真的不打算把你的病告诉沈洲了,是吗?你知道的,凭他拼了命都要保护你,他不会因为你的病而放弃你。”

“我知道。”左屿低声道:“就是因为知道,才更不能说。”

他很清楚沈洲有多爱他,五年前他突发疾病,整个下半身几乎不能动,疼的彻夜睡不着觉,腿骨和腰骨仿佛碎裂了一般,医生怎么都查不出原因,是沈洲一直陪在他身边,一边照顾他,一边处理公司的事情。

那时候沈洲也不知道他能不能痊愈,但就是在一遍一遍地告诉他:“你会没事的,会好起来的,就算真的无法痊愈,我也会陪着你,这一辈子都陪着你。”

“是我对不起他。”左屿说道:“我对他……太差了,远不及他对我好的百分之一。”

左屿吃了止疼片,但并没有什么效果,他对此倒是无所谓,腿部酸疼得厉害,但对于他而言并不是什么不能忍受的事情,下楼的时候就看到了躺在沙发上已经犯困的沈洲。

沈洲的身上盖着一层薄毯,他闭着眼睛,斜靠在沙发上,面前的牛奶已经凉了,因为身体一直不好,所以脸色看上去很是苍白,左屿走过去刚准备将人抱起来去房间休息,却在动了沈洲的那一刻,沈洲就骤然惊醒了,他浑身微微一颤,面色惨白,额头冒出了虚汗,仿佛是从噩梦中骤然惊醒。

“怎么了?做噩梦了?”左屿微微皱眉问道。

沈洲看着他,在左屿不解的时候,扑了上来,他双手环住了左屿的脖颈,头低着左屿的脖颈,呼吸急促,牙齿微微发颤,缓和了好一会儿才颤声道:“我梦到……梦到你跟所有人公布我们婚姻结束了……”

他重重呼了口气,仿佛是为了发现这仅仅只是一场梦而欣喜。

左屿的话到了喉头,最后打着转,还是咽了下去,只是道:“这附近有温泉,你之前腿部受过重伤,这几天一定不太舒服,我先带你去泡泡温泉,晚上的时候许应会过来,让他给你看一下腿上的旧伤。”

“好。”沈洲看着左屿,瞳孔里仿佛只放得下这一个人,仿佛还为了刚才的梦而心有余悸。

“你真的梦到了你们的婚姻关系结束了?”系统抱有怀疑道。

“当然……”沈洲笑了一声:“是假的。哄一下左屿,加深一点感情,你怎么还当真了呢?”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