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当恋爱脑觉醒后 枸杞黑乌龙 > 5. 第 5 章

5. 第 5 章

小说:

当恋爱脑觉醒后

作者:

枸杞黑乌龙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2-08-25

“好吧,那周末咱们一起吃火锅啊!”苏文见她真不在意,约好饭痛快挂了电话。

许琳琅坐上主编的奥迪车时,那辆黑色劳斯莱斯已经开出机场。

“老板,是送您回家,还是去公司?”廖宸的助理秦琅小心翼翼问道。

他是廖宸的私人助理,上次在巴厘岛,就是他给许琳琅准备的早餐。

他还以为又是一个被老板的脸或者钱征服的娇花,这阵子肯定少不了给老板发短信打电话,使尽浑身解数撒娇黏人呢。

没想到人家连联系方式都没留,听着好像也没有贴上来的意思,不管是真是假吧,作为社畜,秦琅心底有一丝丝爽。

廖宸闭着眼面无表情,“去夜笙。”

秦琅可不敢把情绪表现在脸上,闻言飞快应下来,见司机点点头,就缩在副驾驶上装死了。

车里安静得让人心脏难受。

廖宸心情有些不大好,闭上眼浑身气势也有些冷冽逼人。

以廖宸的身份地位,主动扑上来的女人不少,知情知趣的也有过那么几个。

他这人懒得在这种事上费心,每回挑个看着顺眼的,烦了才会换人。

这阵子太忙,他对许琳琅那局促模样的小家碧玉本也没多大心思,不过偶尔想着在巴厘岛这花骨朵的滋味儿不错,倒是可以再尝尝。

他还以为许琳琅是个懂事儿的,不联系她,知道乖乖等着,不狂轰乱炸招人烦。

想知道许琳琅的联系方式,对廖宸来说太容易了。

有常兴洲在,许琳琅想联系他也不难。

说没有联系方式,不是欲擒故纵那就是真没上心,哪一个都让他兴致全无。

微妙在什么呢?

起先是这小丫头每回见了他,跟狼见了肉一样,结果睡完了才说没心思?

这次廖宸去意大利谈生意,私人飞机被大嫂借了去,买了头等舱机票回来,因为飞机上人太多,也不够舒服,他没怎么休息好。

但要倒时差,他心情不好也不想睡,干脆去夜笙喝点酒,晚上更容易入眠。

快到夜笙的时候,廖宸手机响了,是殷家老大殷凯岫打来的。

“哪儿呢?”

廖宸声音有些沙哑,“夜笙,有事儿?”

殷凯岫没回答他,“我也过去,到了再说。”

廖宸去夜笙,不用助理和保镖陪着。

在浦城这样的地界,没几个敢对廖家和常家人下手,殷家从军的多,就更不用说。

像夜笙这种地方,长期都有退役的特种兵保镖暗地里巡逻看守。

送廖宸进夜笙后,秦琅安排好司机和保镖待命,就可以下班了,这让他有点雀跃。

出差快一个月,再不赶紧回家哄哄女朋友,他估计快跟常驻公司的那位杨助一样惨被光棍了。

谁料到了夜笙门口,他刚给老板打开车门,老板就给他布置了任务。

“正月全球互联网商会的翻译资料整理一下,送去别墅。”

秦琅有点绝望,“好的,我尽快给您送过去。”

老板没说时间,那就是到家就要看见。

他默念了几遍月薪,才心平气和轻轻关上车门,把自己扔回了副驾驶上,苦着脸回家干活儿。

殷凯岫找廖宸,是为了商量合作军用反侦察机械开发试验基地的事儿,这事儿不好在电话里提。

挂了电话他立刻就过来了。

进门还没来得及跟廖宸打招呼,他先挑起眉,“心情不好?”

虽然殷凯岫在军队,廖宸从商,但因为廖宸在国外的时候也参加过特种兵集训,两个人都是冷厉性子,算是臭味相投的好友。

起码他比自家总爱吃喝玩乐的三弟更能看懂廖宸的情绪。

廖宸面无表情,声音淡淡的,“没睡好。”

殷凯岫把试验基地的资料砸廖宸怀里,给自己倒了杯酒,“又是你大嫂把你飞机搞走了?知道你心疼大哥,但也不能让林家把廖氏当冤大头。”

廖寒醉心医学研究,一年到头把实验室当家。

他跟林家大小姐林清是指腹为婚的婚约,后来林清她爸又是为了廖如英死的,即便林家后来不太像样,廖家也认这门亲。

廖寒虽醉心研究,但也很重视家人,一点怨言没有娶了林清。

哪怕这些年林家和林清再作,每闹一次,廖寒都得头疼好久,他也没提过离婚的事儿。

廖宸为了能让大哥过的舒服点,只要林清不去找廖寒闹腾,她和林家有什么小心思,能纵容的廖宸也就纵容了。

反正以林家的本事,他们也翻不起大风浪,最多也就是破点财,廖家最不缺的就是钱。

他也懒得跟殷凯岫多讨论这个,直接拿起资料来看。

“要从德国外聘专家过来?那基地就得选在封闭些的地方。”

殷凯岫点头,“地方你不用操心,我爸找常家二叔批了块地,就是研发物资和资金这块,还有后勤,我们两家不能在明面上碰,只能你来。”

廖宸面上淡淡的,“我知道,不用走廖氏的账,新成立个公司,从我私人账户走账。”

反侦察一直是各国各大军区的重中之重,明面上都有人盯着,想要暗中抢先一步占据先机,就不能让人发现。

殷凯岫没有意见,喝了杯酒他突然想起来,“不过从德国来专家得有咱们自己人做翻译,不能从外头找,我这边暂时没有合适的人选,你想想看谁合适。”

俩人一边喝酒一边谈事儿的时候,许琳琅也从机场回到了市区。

她租的房子就在出版社附近,走路十分钟就到。

她大三拿了驾照后,一直没上过路,这样也省得开车了。

回到家,许琳琅才发现,出差之前忘了把客厅的花束处理掉。

不在家也就十几天,她在花店内自己精心挑选搭配的花束,就灰败枯萎的不成样子,花瓣都零落在茶几上。

她放下行李箱,去洗了个手,没急着收拾行礼和花束,从冰箱里打开一罐啤酒,坐在沙发上发了会儿呆。

人人都会做梦,那一夜的梦有痛有累,更多却是让她充分体会到存在感的欢愉和上瘾。

就像毒P一样,有理智的人都知道不能碰触。

一旦碰了,即便再理智,也会偶尔为之失神,遗憾,甚至蠢蠢欲动骗自己绝不会沉沦,装着傻想要再碰。

她很明白,做出来的爱,若真有那么零点几分,最多也就体现在炙热的拥抱和占有里。

身体分开后,持续的时间还没有花期长。

啤酒喝完,她起身将家里收拾好,下楼扔掉垃圾,她酒量不算好,有那罐啤酒,洗完澡她晕晕乎乎躺下就睡了。

年底出版社的工作不算太忙,很多都可以放到年后继续。

许琳琅从十一月开始就跟着主编连轴转,累得不轻,带她的主编是个四十岁的女强人,也不是不通人情,一过腊月十五就给她放了假。

苏文知道后羡慕极了,吃火锅的时候捧着脸后悔,“早知道我这种美不适合演艺圈,我也该选外文系,就不用像现在一样,窝杂志社里苦逼。”

许琳琅淡定涮着羊肉,“别想太多,没有艺考,你的成绩进不了浦城大学。”

苏文:“……”

“呜呜呜……我后悔高中没好好学习,你才工作一年!一年啊!工资高,外快也高,假期还多,我恨!”苏文捂着自己的E罩杯心痛。

许琳琅被她逗得直笑,没再刺激苏文。

学语言这件事情是需要天赋的,许琳琅从小就很擅长学语言。

外婆葡萄牙语说得好,她小时候跟着学,上初中的时候就能跟外婆用葡语对话。

高中时,她英语经常考满分,作文还上过江市英文杂志。

到了大学,对别人来说,学好英语就学不好法语的苦恼她也没有,德语也学的挺顺溜,就好像上辈子学过,投胎又忘了喝孟婆汤似的。

要不是她性格温婉从不凡尔赛,估计会被同系同学套好几回麻袋。

因为她会五种语言,一开始在外头接翻译的活儿价格就不低,现在偶尔有外快找她做口翻,价格都是五千起。

不过许琳琅也没乱花钱,还是精打细算的养自己。

有父母留给她的钱,她再努力几年,在浦城的好小区,全款买个大一居应该不成问题。

才说到外快,电话就来了。

打电话的是许琳琅的直系教授苏瑞,“琳琅,正月初六你有时间吗?”

“有时间,您这边是有什么工作吗?”许琳琅软声笑道。

她从大一就入了苏教授的眼,没考研是因为该学的内容苏教授都已经教她了,她对学历这些东西不是很在乎。

苏教授也知道她这懒散性子,说不动她,对外都说她是关门徒弟,给了许琳琅很多帮助,所以她一般不会拒绝苏教授给的活儿。

苏瑞声音跟许琳琅的外婆一样,带着特别悠然的温婉,“初六我有个学生要参加全球互联网商会,现场国外来的企业比较多,需要翻译的语种也不少,我想来想去你是最合适的。因为还在假期,给的日薪比较高,两万六小时,超时单算。”

许琳琅眼神亮了,“好哦!教授我可以!”

就是出版社的做翻译十几年的大佬,只要不是同传,算三倍工资六小时最多也就一万左右。

互联网商会结束后应该还有酒会,超时基本是时薪的1.5倍,这一天下来她一平米厕所就出来了。

谢过教授,许琳琅挂了电话就跟苏文分享了这个好消息。

苏文更想哭了,“卧槽我真的说倦了呜呜……我一个月还没有你半场活动赚得多。”

许琳琅赶紧安慰她,“说得好像你靠工资过活一样,你不是为了泡小鲜肉嘛。”

苏文好受多了,“也是!”

苏家虽然家道中落,也算是过得比较好的中产阶级,苏文父母加起来年薪几百万,家里房车都不少,还有一丢丢祖产,坐吃等死日子也过得不差。

“对了,你过年在哪儿过呀?要不去我家?”苏文突然想起来。

以前许琳琅还能回江市,现在她外婆没了,那对父母活着跟死了没区别,回去更难受。

许琳琅摇头,“你知道我的,我一个人也能过得很好,只要我生日的时候你陪我就好。”

苏文想了想也是,她们家宝儿看起来柔弱冷清,实则是她们寝室里内心最强大的一个。

除了每年生日前后有些不明原因的难受需要人陪,其他时候她一个人能活出好几个老太太的悠闲。

苏文想的没错,许琳琅是个能享受寂寞的人。

插花、爬山、练字、煲汤甚至做做衣裳,或者是读几本外文原著,她过年过得很充实。

正月初六,许琳琅早早起来,为了这次五位数的外快,她特意在过年期间设计了一款经典日常款小礼服及膝裙。

自己设计,自己打板,自己剪裁制作,出来效果很不错。

虽然黑色小礼服裙比较长,几乎到小腿肚,但裙摆用了轻微的荷叶边,并不会穿出老处女的感觉,也足够庄重。

她收拾好自己,配了双office款圆头粗跟小皮鞋,按时到达了浦城会议中心。

接待她的是一位姓杨的先生。

对方很客气:“您好,许小姐,我是杨毅,也是苏老师的学生,08届的。”

许琳琅笑着伸手,“您好,杨师兄,您叫我琳琅就好。”

杨毅顿了一下,快速握了下许琳琅的指尖,以做贼般的速度收回手。

许琳琅:“……”她是会吃了他吗?

杨毅笑着转身把人往里请,“许小姐别误会,不是给我做翻译,是给我老板做翻译,您里面请。”

许琳琅听出来了,她这位师兄是提醒她工作场合要专业,不要套近乎。

她赶紧端起淡然的客气笑容,微微点头,“杨先生先请。”

等进到会议中心的贵宾招待室,许琳琅一眼就看到了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的廖宸。

她脚步顿了下,心窝子微微发颤地想,可去特奶奶个腿儿的专业叭。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