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当恋爱脑觉醒后 枸杞黑乌龙 > 4. 第 4 章

4. 第 4 章

小说:

当恋爱脑觉醒后

作者:

枸杞黑乌龙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2-08-25

廖宸掌管着廖家大半生意,是廖家铁板钉钉的继承人,这注定了他是个掌控欲极强的男人。

对他来说,性最多跟雪茄和酒一样,不过是工作之余的调剂品,他从来不会在这上头多费心思,当然也不会迫不及待。

所以他先带许琳琅去餐厅吃了点东西,算是给这酒后的小丫头后悔的机会。

在来巴厘岛之前,廖宸刚参加过廖家的家宴,一如既往的无聊。

父亲廖如英是个冷冰冰的工作机器,对家里的事情从不操心。

母亲周勤更关心远在英国伦敦研究所的大儿子廖寒和体弱的小儿子廖宣,她怕自己的丈夫和二儿子。

廖家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不管是本家还是分支,都害怕他们父子,他们会去讨好周勤,讨好廖寒廖宣,谁都不敢跟廖如英和廖宸多说一个字。

本来廖宸这样过了近三十年,国外读大学时,四年的国际佣兵生涯也让他习惯了高处不胜寒的寂寞,他一直觉得这样挺正常的。

只是这回家宴发生了点小意外,一个本家表妹撒他一身汤,吓晕过去,把廖宣腿给砸骨折了。

廖如英去了书房,其他所有人都巴巴去了医院,没人记得这场家宴是因为廖宸的生日,他收到的唯一礼物是一身油腻腻的汤水。

上回在夜笙,廖宸就觉得穿伴娘装的许琳琅挺漂亮。

这回再看见,他兴致更高了点,见许琳琅没有后悔的意思,也清楚他是谁,顺着心意将人带上了顶层总统套房。

其实廖宸更喜欢成熟美艳些的女人,对许琳琅他本没什么心思,这会儿也是好奇多一点。

除了父亲以外,许琳琅是第一个总是第一时间专注于他的人。

父亲是为了家族,这小丫头是为了什么呢?

进了房间后,廖宸随意站在吧台旁,‘嘭’一声打开早就备好的香槟,倒了两杯。

“再喝点?”

许琳琅见他顺手递过来一杯,心里有点明悟,他虽然是问,却不需要她回答。

她第一回做这么出格的事儿,其实也有点紧张,默默把香槟接到手里,扭身走到窗前。

来巴厘岛第四天了,这还是她头回好好欣赏外头的景致。

廖氏这座酒店占据了巴厘岛一片特别漂亮的海滩,并不对外开放,只招待国内的客户和亲朋好友。

许琳琅她们住的地方面朝海滩,哪怕没有时间仔细欣赏美景,每天起床打开窗帘也是碧海蓝天的开阔。

但总统套房用了270度的落地玻璃窗,海景只是一部分,另外一面占地颇广,迷宫似的丛林花园一览无余。

俯瞰下去,错落有致的树下都有专门定制的夜光围栏,经过一日阳光洗礼,散发出五颜六色的柔和色彩。

大大小小的喷泉和泳池就隐在丛林之中,池底涂了夜光层,这会儿也微微发光。

夜色深沉中的暗绿与这些夜光相交映,美不胜收,让色彩斑斓的黑变得风情万种。

“在想什么?”廖宸坚硬的胸膛自然而然贴上来,湿热慵懒的气息吹得许琳琅耳尖滚烫。

她喝了口香槟,细白指尖戳了戳冰凉的玻璃,努力保持冷静,“景色很美。”

廖宸低低嗯了声,随意跟许琳琅碰了下杯,灼热的唇似有若无在她肌肤上扫过,引得许琳琅有些颤栗。

她觉得大概是叮咚作响的水晶杯碰撞声太过迷人,本就微醺的脑袋愈发晕乎乎的。

没等她把手放下,廖宸的大手就压着她的贴在玻璃上。

语气在许琳琅听来有些漫不经心的笑意,“要不就在这里做,也不负良辰美景,嗯?”

许琳琅被他拿着香槟杯的胳膊箍得偷偷吸了口气,脸颊都沾染了绯色,但她迷蒙的眼神却因为醉意少了些许羞涩。

“做·爱吗?”

廖宸将酒杯放在一旁,轻笑不语。

一件让人好奇的礼物,应该先把包装打开,他一路顺着礼物的纤细处缓缓往上,经过漂亮的蝴蝶骨,勾住了烟粉色的丝带不疾不徐往外抽。

许琳琅感觉胸口微痛猛地乱了秩序,总是清凌凌的杏眸中,除了迷蒙还有点不太清醒的坚持。

她紧紧握住廖宸的手,感觉到截然不动硬度的皮肤和微鼓的青筋,让她失了转过身的勇气。

她轻软的声音有些发颤,“廖宸,是做·爱吗?”

“你想说什么?”廖宸略有点不耐烦,捏着她脖颈将人转过来摁在身前,衣料之间的摩擦略失了点温度。

但看到她雾蒙蒙的眸底水光盈盈,浓密的长睫略微颤抖,知她是有些胆怯,不耐烦倒又消下去了。

他啧了声,“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乖一些。”

说罢他堵住这小精灵轻启的粉嫩樱唇,将她未出口的话一起压在了玻璃上,辗转着品尝那颤巍巍的眸子,香腻的脸颊,顺着小巧的下巴往下。

许琳琅闭上眼,紧紧抓着他的衣襟,努力适应他颇为强势激烈的吻。

那就做吧,不管是爱她的身体还是爱艳遇,也不管这爱有没有续集,她一点都不在意。

被酒液浸染过的脑海大概格外脆弱,她轻喘着努力缓解眩晕,这个世界上,她还可以有人爱,哪怕是靠做的。

许琳琅对男女之事也不是一点都不懂,女孩子们在一起什么都会说,但她对细节就不了解了,只能听廖宸的话,乖一些顺着他的节奏走。

可能太生疏,光是良辰美景下的热吻,就让她浑身发软,空调都消下不下去的细汗沾染了玻璃,一点点下滑,让这一片的景色变得朦胧不清。

廖宸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倒也没坚持在窗前,抱着除去烟粉的醉酒精灵往卧室里玻璃房顶下的大床去。

以廖宸的掌控欲来说,他更喜欢双方都享受,娇花易折,既然已经雨打风吹,他无意让花朵沾染其他阴影。

所以他难得耐着性子,轻拢慢捻抹复挑,用灼热却不失柔的力道打磨这个花骨朵,让她绽放成最动人的模样。

看到比预想中更惊艳的粉色花儿,廖宸眸底染上了浓郁的暗色,愉悦地在星空下,身披柔和灯影,雷霆万钧去为淡粉改色。

许琳琅以为自己从未经历这样的狂风暴雨,怎么也得羞炸了脸。

可出乎她意料的是,被略有些压迫的体温和拥抱揉碎了所有理智,只能在狼的肌理起伏空隙里,艰难为自己争取氧气,她反倒没了往日偶有的局促,绽放出了让狼都为之动容的风情。

大概是酒的缘故?许琳琅已经醉醺醺的脑子实在想不明白更多,带着让她意料之中的疼,被拽进了灼热的旋涡里。

疼,难耐都有,但许琳琅仍然努力拥住廖宸汗湿的脖子,连吟哦都带着她不明白的欢愉,引得这夜色更浓,风雨更甚。

身体的疼痛意味着被填满的遗憾,让她本来微微作痛的心脏没了那份疼,只剩让人上瘾的欲罢不能。

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许琳琅略微一动,就有些想晕过去的冲动,浑身像是被碾碎过一遍又重组起来似的,还忘了上油,酸涩难忍。

她咬牙轻轻吸着气坐起身,床上已经没了廖宸的身影,这让许琳琅有点失落,更多是松了口气。

她没跟苏文开玩笑,最爱体面和规矩的外婆赠与她的性子,让她无意与百花争艳。

稍稍缓解了下不适,她小心翼翼下地,腿有点软,但她平时有健身,还能走路。

不知道是酒店还是廖宸身边的工作人员贴心,已经准备好了全新的衣裳,连内衣都有,带着清浅的洗衣液和烘干的味道。

许琳琅放心穿上衣裳,去卫生间简单洗漱了下,走出卧室。

天已经大亮,昨晚还带着暗色浪漫的风景变成了大海的广阔和雨林的鲜妍,热烈的阳光照进来,让客厅像是染了金光一样明亮。

廖宸就坐在沙发上面无表情看着电脑,一旁两个助理坐在他对面跟着处理工作。

听见动静,廖宸头都没抬,低沉好听的声音比昨晚淡了许多,倒是跟他的容貌更匹配了。

“饿了吗?先吃点东西。”

其中一个助理站起来,“已经在餐厅给您准备好了,许小姐这边请。”

许琳琅没吭声,她努力保持正常走路就很费劲了,嗓子也疼着呢。

昨晚这男人到底不想辜负良辰美景,从卧室到浴缸,再到玻璃窗前,头回干体力活就这么大体量,她再不吃点东西,得低血糖。

填饱肚子,许琳琅才想起来问,“二少,我的包放哪儿了?”

廖宸已经处理完工作,闻言看了眼助理。

助理将放在吧台上的包给许琳琅放到手边,见老板没别的吩咐,俩人一起出去了。

许琳琅就坐在餐桌前,从包里拿出手机,苏文在十点多的时候给她打了两个电话,后来就再没动静了。

倒是微信有两百多条未读,许琳琅眼神中略有点窘意,昨晚她跟廖宸走,看见的人不少,估计苏文和郑初瑶都知道了。

“还疼吗?让医生给你看看。”廖宸走过来,轻笑着抚她下巴,像是逗猫似的。

许琳琅迟疑了下,摇摇头,“我还有点工作要处理,谢谢二少昨晚请的香槟。”

“光谢我请的酒?”廖宸挑了挑眉,听着她沙哑软糯的声音,想起昨晚的好滋味儿,蓦地下腹又有点紧,这花骨朵尝起来,不比绽放太盛的娇花差。

许琳琅:“……”那我还能谢谢你昨晚的耕耘?

见许琳琅面上漫开绯色,低着头不吭声,一副局促样子,廖宸身上的火慢慢散了。

“我有事儿要先回国,你休息好了再回去,回国联系。”

许琳琅轻轻嗯了声,很识趣地后退两步,低眉顺眼目送他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

等廖宸走了以后,她没留在这个明亮到刺眼的套房里休息,直接回了自己房间。

郑初瑶已经去度蜜月了,苏文也有急事一早就回国,她其实已经完成了工作,请了五天假连上周末一共七天,并不着急。

在自己房间内从下午一直睡到第二天早上,许琳琅才退了房回国。

不是她不想在巴厘岛玩儿,以后可以玩儿的机会有很多,她刚工作不好频繁请假,刚搬家要收拾整理,还缺少很多东西要买。

去出版社上班的时候,也才将将忙完,把家里收拾出个差不多的样子来。

实习和正式入职的工作体量,工作方式,工作内容都不一样,她不能跟过去一样,只给大佬们打打下手。

除了小说和少量名著的翻译外,她也得跟着主编们挑选题,跟出版商谈合作,甚至还要跟着出国去跟国外的作家们争取中文版权。

十二月份,跟主编从德国回来的飞机上,看到最新一期浦城杂志上出现廖宸抱了个摇曳生姿的娇花的绯闻时,她一点都不意外。

那天廖宸走之前,说回国再联系,都是成年人,清楚这只是一句客气话。

她没给廖宸留任何联系方式,也没有廖宸的联系方式。

就像那些她已经不在乎的疑问一样,那个夜晚如同一场梦,早被巴厘岛热情的阳光晒没了痕迹。

许琳琅淡淡合上杂志,带上眼罩,很快睡了过去。

一下飞机,没多会儿苏文电话就追过来了。

“宝儿,你看浦城杂志没?”

许琳琅正推着行李箱跟主编下停车场,跟主编比了个接电话姿势,慢几步在停车场出口旁边等。

“看了,怎么啦?”

苏文说话有点小心翼翼,“我就是怕你难受,他们那些人是这样的,在花丛中玩儿差不多,再找个门当户对的人家联姻。”

许琳琅知道苏文是为了她好,只是有点无奈,“我说过,就是喝多了one night,彼此联系方式都没留,我真没长灰姑娘那颗心。”

许琳琅话音刚落,一辆黑色的加长版劳斯莱斯从她身旁经过。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