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架空 > 修真界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开花不结果 > 46、第 46 章

46、第 46 章

小说:

修真界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作者:

开花不结果

分类:

穿越架空

更新时间:

2021-11-26

("修真界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046


“咦,
那女娃在做什么?”高台上有人发现陈轻瑶的举动。

原本他们都已看出,她丹炉中即将成型的是两颗上品丹,即便是最简单的回春丹,能炼到这一步也很不容易,
有些丹药师,
甚至到了黄阶,才能炼出人阶上品丹。

可下一刻,
她竟将其中一个液团打碎了,
深碧色灵液团破碎,
让人一阵惋惜。

夏君卓那边已快出丹,
众人便将视线移到陈轻瑶这边,
看着她不断控制火候,时大时小,精准地淬炼出丹药中杂质。那一团灵液越来越纯净,
如一汪碧泉,
清可鉴人,而后缓缓回缩,丹药逐渐形成。

最终出现在炼丹炉底部的丹药,
丹体圆满无漏,质地洁净无瑕,
表面有云纹如呼吸吐纳般,时隐时现。

“这……这是极品丹?!”一位世家家主忍不住低呼。

高台上其余大人物虽不像他那样失态,也同样震惊。

丹道上有种说法,上品丹,
需要时间就能炼成,就算是最没有天赋的丹药师,经过长期大量炼制,
也有可能炼出上品,唯有极品,无关勤奋,只关天赋。

没有天赋的人,就算是玄阶炼丹师,也炼不出一枚人阶极品丹。

如今修真界公认第一炼丹师,便是天元宗丹峰峰主,筑基中期便成为黄阶炼丹师,金丹后期步入玄阶之列,有人预言,当他突破至化神境,就可成为传说中的地阶炼丹师。

丹峰峰主少阳真人便曾在人阶时,炼出人阶极品丹,只是那会儿,他的修为已是筑基初期。

而今,寒山真君炼气八层的徒弟,也炼出了极品丹!

“极品?什么极品丹?”台下有耳尖的弟子听到那位家主的话。

有人神色激动道:“那是更在上品之上的丹药!据说圆满无暇,没有任何杂质,丹体表面有云纹浮现,像生灵那般呼吸吐纳。以往只是听闻其神奇之处,没想到有生之年,竟能亲眼见到!”

众人哄的一下议论开来,“陈师叔竟然炼出极品丹了?”

“我就说师叔能行,飞云宗当他们的老二去吧!”

魏智澜亦动容道:“陈师妹的天赋远胜我等。”

喧闹声传入夏君卓耳中,正在收尾的动作一顿,丹炉内情况立刻受到影响,原本品质有望更高的丹药,只堪堪进入上品之列。

这已算十分优秀,然而在极品丹的衬托下,再难得的上品丹,也只能黯然失色。

他捏着丹瓶,看向陈轻瑶,神色茫然怔忡。

此时,陈轻瑶已完成最后一步,碧色澄澈的丹药悬浮在半空,丹香被云纹锁住,完美无漏。

方才言语激动的人,这会儿反倒都失了声,只神情向往地看着那个小小的回春丹。

“哈哈哈哈!”一片安静中,寒山真君骤然得意大笑,“我的徒儿像我,将来必定天下第一!”

众人纷纷回神,看到他那得意忘形的模样,只觉得牙根痒痒。

一位外宗长老道:“此子丹道天赋惊人,怎不叫她拜少阳真人为师?”

言下之意,拜寒山真君是浪费了。

天元宗掌门与诸位峰主闻言,笑而不语,然而笑中所含的心酸,却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少阳真人更是心痛难忍,这样的好苗子,要是当初三徒弟刚提起,他就立刻先下手为强,眼下也不必看着别人的徒弟眼红。

寒山真君摇着扇子,得意之情溢于言表,“拜我为师有什么不好?你们这是嫉妒!”

比试到这里,结果不必多说,夏君卓确实天赋优秀,但在陈轻瑶面前,还是稍逊一筹。

这样的场景何其相似,看台上不少大人物想起往昔,他们也都是天骄之流,自小叫人仰望,偏偏有个寒山真君横空出世,狠狠打压了一代人的骄傲,眼下这一幕,仿佛昨日重现,叫人唏嘘感叹。

只是还有人不大死心,清风宗一位元婴真人道:“我听闻除了台下这女娃,寒山真君还收了一位记名弟子,怎不一同喊来,让我们见见?”

“嗯?”寒山真君愣了下,心想什么记名弟子,我可就这么一个好徒儿!

之后才记起来,当日看在徒弟的面子上,他勉勉强强还收了一个,只是收完就忘到犄角旮旯里去了。

别说记名弟子,连陈轻瑶这个亲传弟子,总共也没见他几次,寒山真君的收徒理念,是完完全全得到其师真传——收自己的徒弟,让别人教导去!

陈轻瑶适时笑道:“回前辈的话,萧师弟日前下山历练,方才传信于我,人已经回来了,这便唤他前来。”

她看得出,在发现她这块铁板不太好啃之后,这些前辈们,又打起了萧晋的主意。

但是……让自个儿徒弟找萧晋切磋,真的不是想不开吗?

不过片刻,萧晋便赶到,一身蓝白色内门弟子服,面容俊美,长身玉立,恭敬道:“弟子萧晋,见过师尊、掌门、诸位前辈。”

众人含笑点头,看他虽不过炼气八层的修为,一身风度却很不错。

清风宗元婴真人道:“寒山真君,我观你这徒儿面色苍白,形容清瘦,莫非有不足之症?”

寒山真君一听就不高兴:“谁有不足之症?他就算瘦成小鸡崽,也能把你徒弟打趴下!”

自己的徒弟自己嫌弃是一回事,别人胡咧咧那就是讨打!

对方却不怒反笑,道:“既如此,在下有名徒弟是炼气九层,修为上占了点便宜,不若就让她下去,与高徒切磋切磋?”

“切磋就切磋,徒弟,干他!”寒山君言语兴奋,看起来恨不得自己下场。

清风宗元婴真人身后一位年轻女修跃下看台,落在擂台上。

萧晋拱手,温文笑道:“请师姐指教。”

那女修神色冰冷,不苟言笑,一柄长剑飞身攻来,周身仿佛有凛冽寒霜,冰冷动人。

“咦,那个清风宗的弟子是冰灵根?”台下有人感受到寒气,好奇道。

“必定是了,若没有天才之姿,怎么会叫她上场?不过嘛……”说话的人拖长了尾音,与身边其他人对视一眼,发现大家面色都同样的古怪。

倒不是清风宗的人有什么不对,这回问题出在自己这方身上。

台上这位寒山真君的记名弟子,他们暂且也叫一声萧师叔吧,这位萧师叔为人低调,行事温和从容,即便被寒山真君看中,一朝登天,但因有陈师叔这位亲传在前,还是不太惹眼,连收徒大典都没他的份。

但谁也不会忘记,外门大比上,这位总是面带笑意的萧师叔,打起架来有多疯狂!

上回大比,总共有四个炼气大圆满参加,硬生生被他扯下两个,还有两个是没与他对上,不然胜负可不好说。

特别是最后一场比试,那位炼气十层的剑修弟子,论起实力,不输练气大圆满,却硬生生被他打成猪头!

**的时候嘴角含笑,打完之后满脸歉意,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总之,大比过后,这位萧师叔还如以往那样从容带笑,大家看见却只觉得——渗人!

有人回想起当时的场景,忍不住嘶了一声,再看看台上的剑修,摇摇头道:“清风宗这回可打错了主意,冰灵根的确实难得的天才资质,又是个剑修,按理说同阶无敌,只是运气不好,碰上了萧师叔。我看呐,他们不如学飞云宗,脸皮厚一点,直接也叫个筑基初期的上场,没准能赢。”

“清风宗的人不是都自诩清高嘛,他们要是有飞云宗的脸皮,就不是个万年老三咯。”

说话间,擂台上已经交手数招,那位剑修招式凛然,身法卓越,然而一开始就被萧晋压着打。

任她寒霜刺骨,剑气割人,对手却仿佛无知无觉,冰刃割碎皮肤,寒气冻结血液,他也不曾回防,只是进攻、进攻,似一头嗜血的猛兽!

虽一时还未分出胜负,但看台上修为高深的大能们,已看出结果。

有人暗自叹气,一个寒山真君不够,他又收了两名力压同辈的徒弟,只怕之后数百年,天元宗第一宗门的地位,越发不可动摇。

也有人心中感慨,清风宗的女娃,与寒山真君是同样的冰灵根,可论出手之狠厉,还是那男娃与其师如出一辙,甚至犹有过之。果然,什么样的人收什么样的徒弟。

一刻钟后,清风宗剑修不出所料,败了。

萧晋仍旧拱手,笑道:“师姐承让。”

他一动,身上被冻成冰棱的血就扑簌簌往下落,看得人一阵牙疼。

寒山真君喜滋滋拍掌道:“好!”

虽然是勉强收下的,但这便宜徒弟还算不错,没给他丢脸。

其他人见识过他两个徒弟的本事,不管服不服气,也没理由再要切磋了,总不能当真拉下脸皮,与他二人车轮战。

都是有头有脸的人,这点颜面还是要的。

况且,能长成的天骄才叫天骄,这两名弟子的路长着,往后如何还未可知,且看着吧。

回到寒山峰住所,陈轻瑶问萧晋:“你怎么那么巧回来了?”

这段时间她一直修炼、炼丹,萧晋他们几人也没闲着,大家有段日子没碰头了。

萧晋笑道:“明日是阿瑶拜师大典,我自然要回来观礼。”

记名弟子严格言来说不算真正传承衣钵的徒弟,没有被正式承认,因此,明日的收徒大典上,只有陈轻瑶一人行拜师礼。

陈轻瑶点点头,问了些他的近况,又道:“若不出意外,拜师大典之后,我打算外出历练。”

萧晋眉间一动,道:“不知阿瑶想要去哪儿?”

“暂时没有准确的目的地,但应该是要往北走,北方的北元府与妖兽领地接壤,我想去看看。”

之前从魏智澜那儿听说北方兽潮的事,她对于北边就有些兴趣,想去见见世面,而且那地方也是极好的试炼场所。

“到时我与阿瑶同行。”萧晋语气自然。

“行,大家一起。”陈轻瑶也没反对,一直以来都是几人一同上路,真要一个人出门,只怕她还会不习惯。

稍晚一些,秦有风与苏映雪也都回来,几人有段时间没聚,又围在一块好好吃了顿烤肉。

其间,陈轻瑶说起历练的事,秦有风当下道:“算我一个。”

苏映雪更是语气急切:“姐姐,我已经炼气六层了。”

之前陈轻瑶说过,待她炼气六层,往后出门就带上她。

陈轻瑶笑道:“知道了,不会把你落下。我们这么多人,看来又得炼个出行法器才行。”

灰驴就别指望了,那家伙虽然如今越跑越快,但修真界地盘更大,动辄以**计,一头驴再能跑,它还能上天?

先前说养只灵禽,也不适合一群人出门使用,她还是琢磨琢磨,能不能炼艘飞舟吧。

几人闲聊,各自说着最近遇上的事,秦有风忽然道:“忘了把那个爱哭的小鬼喊来,知道我们吃烤肉,他又得闹。”

陈轻瑶三人一听,面面相觑,下一刻纷纷起身,打哈欠的打哈欠,回房的回房。

“什么烤肉?这么晚了谁还吃烤肉,该睡觉了。”

至于赵书宝知道了要闹腾?那就别给他知道嘛。

第二天是个好日子,一大早朝霞映射,红云漫天。

天元宗山门外,掌门大弟子、主峰大师兄亲自迎客,贵客们或御空而行,或脚踏飞剑,亦有乘一座仙宫,翩跹而来,仿若仙子。

不管是宗门内的弟子,还是天元城中人,都大大的开了眼界。

“这才叫高人风范,什么时候我也能有这般气派?”

“只有小师祖那样的境界,收徒才能请来如此多大人物吧?着实是难得一遇的盛事。”

“可惜我等不能去主峰观礼,人生一憾呐!”

主峰大殿上更为热闹,这座大殿与平日相比,空间变大许多倍,两排长长的座位几乎延伸到大殿之外。

众弟子们忙着引客招待,虽一刻不停,却丝毫不显乱象。

今日来宾,至少也是金丹以上的修为,即便是化神境的,也有两三人。

修真无岁月,特别是修为高了之后,动辄闭关就要数年数十年,一些老友多年未见,眼下在此遇见了,免不了要寒暄招呼。

“寒山那厮竟也要收徒了,他能教导徒弟什么,泼皮无赖的作风吗?”说这话的是一位化神真君,也只有同为真君,才敢这样不客气。

“真君不知,寒山真君的高徒可不一般。”有见到昨日那两场切磋的人,此时细细说来。

那位化神真君听完,语气发酸:“倒叫他走了狗-屎运,捡到两个好苗子。”

谁不想要有天分的徒弟?可恨竟被那厮收去了!

“当——”

随着一声悠远肃穆的钟声响起,大殿上交头议论的宾客纷纷端正落座,他们知道,正主到了。

大殿上不知何时闪现三道身影,正是寒山真君、天元宗掌门,以及陈轻瑶。

掌门上前一步,端方儒雅的面容上带笑,“今日我天元宗寒山真君收徒,感谢诸位不远**,亲身莅临。时辰已到,在下话不多说,请贵客观礼!”

一位充作司仪的修士上前,朗声道:“拜,祖师——!”

众人前方缓缓浮现两幅画像,分别是天元宗开山祖师,以及寒山真君的师尊。

画像上的人仿佛笼罩在一层光晕中,无论如何也看不真切,若有人擅自放出神识探查,立刻会被震慑所伤,轻则昏厥,重则识海受损。

在场真人、真君都知道这点,来时也警告过各自的徒弟,无人敢当真冒犯。

陈轻瑶一身内门弟子服,神色肃穆,至两幅画像前,行三跪九叩大礼。

她有种感觉,行礼之时,画像上的人似乎正遥遥注视着她,那目光透空一切,威严中又透着几分慈和。

然而等她悄悄抬起头来瞧,却又什么都看不见。

拜完祖师与师祖,再拜师尊。

寒山真君上座,陈轻瑶再行叩拜之礼。

“好好好,徒儿快起来!”寒山真君喜得眉飞色舞。

“多谢师尊。”陈轻瑶道。

待她奉上拜师礼,司仪开始唱礼:

“五行灵谷九色——”

“五行灵果九方——”

“五行灵酿九坛——”

……

这是些寻常的拜师礼,一般徒弟都会凑齐九九八十一样各色灵谷、灵酿等物品,以显示自己的诚心。

众宾客低声交谈,寒山真君请他们来观礼,可不是光光看着就行,司仪唱礼过后,宾客们就该呈上贺礼了。

这会儿就有人探听其余人准备了什么,以免自己的礼过于单薄,面上不好看,要是过于厚重,又压过前头修为高过自己的客人,下了别人的面子,也很不好。

“五品灵茶九——咦?”司仪浑圆饱满的声音突然顿住。

这一下来得突兀,众人不由抬头朝他看去,只见司仪将眼睛睁大了些,又将礼帖上的那行字看了一遍,确定没看错,才难掩错愕道:“五品灵茶九两九钱九分!”

大殿上安静了一瞬,而后轰然议论开来。

五品灵茶,不是五行灵茶,一字之差,天壤之别!

前头所报各色五行之物,品阶并不高,一般为一二品,只是集齐金、木、水、火、土五种属性,才被称作五行。

五品灵茶却不一样,灵茶等级越高,蕴含灵气越多,自然也越稀有,这个等级的灵茶,许多金丹,甚至元婴真人都不曾喝过!

寒山真君的子弟,竟能凑足将近十两,她一个炼气小修士,哪儿来这样的宝物?

在场一些人将目光飘向寒山真君,不会是他把好东西拿出来,给徒弟撑场面的吧?

想想对方以往的作为,还真有可能!

寒山真君挺冤枉的,他心里其实也惊讶,只是为了避免自己看起来像是个没见过世面的人,绷住了而已。

然而他摇着扇子洋洋喜色的模样,叫不少人坚定了自己的猜测。

紧跟着,司仪的声音再次响起:“长生果九枚——”

“长生果?”

“竟有九枚那么多!”

对于在座至少金丹境的宾客来说,长生果并无用处,因其炼制的人阶延寿丹,只能供给炼气、筑基修士服用,因此他们只惊讶于这种难以找到的果子,竟然能凑齐九枚,这可不是等闲能够做到的。

怀疑寒山真君的人更多了。

这厮为了排面,还真是肯下功夫啊!

而且,如此一来,拜师礼的规格被提高,他们的贺礼也得跟着提高档次,不然对比起来,未免显得寒酸。

难道说,这才是寒山真君真正的目的?

不少人觉得自己发现了他的险恶用心。

司仪再一次出声,声音中含着明显的震惊:“天元果——九枚!”

“轰——”

在场宾客,连带天元宗的人,彻底震动。

与长生果不同,天元果可炼制黄阶的洗髓丹,金丹、元婴修士都可服用,一枚洗髓丹,脱胎换骨,逆天改命!

就算他们自己不用,谁家中没有小辈?天才罕见,但只要有洗髓丹,想要多少天才就有多少!甚至家族兴盛,宗门长存,都只需要有洗髓丹就能做到!

眼下,九枚天元果摆在眼前,足足九枚!

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寒山真君,眼中的热度几乎能够灼人,他们不会相信这样的宝物,是一个炼气八层修士拿得出来的,必定是寒山真君不知从哪里寻来,给徒儿充场面。

这么多天元果,能够炼制多少洗髓丹?不能让天元宗独占,不然,修真界哪儿还有其余宗门生存的余地!

陈轻瑶站在一旁,默默把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她发现,天元果对修真界的冲击,被她想象的还大,看来这种东西,以后不能瞎种,就算种了,也不能随意拿出来。

不过这一回……师父他老人家应该可以扛住吧?

被如此多人炽**盯着,寒山真君的纸扇摇了两下,有点摇不动了。

他头疼地摸摸脑壳,看了眼一脸乖巧的徒弟,终于体会到了大师兄每回给他收拾烂摊子时的感受。

徒儿正式拜师头一天,甚至这一天才刚开始,就给他抛了个这么大的难题,师父难做哦

作者有话要说:  寒山真君:师父难做哦!

大师兄:该!

掌门:该!

ps:作者君得为自己的清白说两句话,上一章绝对没有故意卡章!只是码字码着码着突然一看时间,妈呀快九点了赶紧发出去,于是就……我这样清清白白的人儿,怎么会卡章


2("修真界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