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立夏 苏雅雅 > 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

小说:

立夏

作者:

苏雅雅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2-06-25

林夏第一次和男生单独吃饭,除了刚开始有点不自在,之后就好了很多。

韩炀这个人,比她想象中还要有趣。

他双商很高,会不断的抛出话题和她聊天,不熟悉的时候是很冷漠的人,但熟悉过后,他也会很健谈,并且是个很有个人魅力的人。

韩炀同样也是第一次和女生这样谈天说地,聊得过程中,韩炀对林夏冒出头的那点好感,逐渐变成了小嫩芽。

两人说着说着,林夏脸上带着笑,姿态挺直,即使是吃饭,也是一副温柔景象。

韩炀注意到她很喜欢吃桌上的糖醋里脊,便用公筷给她夹了一筷子。

林夏因为他这细心又体贴入微的动作,心脏再次不受控制的狂跳起来。

她垂下眼眸,掩饰住心中的慌乱,脸颊开始通红。

害羞的表情,叫坐在她对面的韩炀看了个清清楚楚。

韩炀勾起嘴角,笑了声,转移话题道:“你最近还有没有在玩游戏?记得怎么玩吗?”

林夏点点头:“虽然最近没怎么玩,但操作我肯定记得的!”

她说:“只是你上次教我的那个,甩狙,我还不太熟练。”

韩炀懒散的点点头,早上被韩国志一顿骂的糟糕心情随着林夏温柔的声音而逐渐消失,他靠在椅背上,双眸认真专注的盯着林夏的眼:“这个动作要多练习才行。不过,我没想到你会对这款游戏感兴趣。”

“毕竟,像你这样外表柔柔弱弱的女生,我以为你会喜欢奇迹暖暖那类的游戏。”

林夏闻言笑的更开心了:“一个人的外表和内心是不同的。我不一样,学长你也挺不一样的。”

“我吗?”韩炀挑挑眉峰,感兴趣的说:“说说,我哪不一样?”

林夏歪了歪头:“我觉得学长你是外冷内热的那种人。就是表面看起来冷冷的,甚至有点没礼貌。但熟悉了之后,你是完全不同的一个人。”

韩炀听到林夏说没礼貌,懒散的笑了声:“你刚开始是不是也觉得我听没礼貌的?”

林夏的杏眼无辜的眨了几下,摇摇头。但那双水润的眸子中的情绪,明明白白的告诉韩炀:她就是觉得他没礼貌。

韩炀被逗得嘴角笑痕扩大,几乎算得上是开怀大笑了。

林夏惊奇的看着这一幕说:“学长,我觉得你应该多笑笑的。你笑起来很帅!”

韩炀垂下眸子,他自己已经记不清,有多久没有这样笑过了。

三年?五年?还是至少有十年。

自从知道韩国志的私生子和范霞出现精神问题之后,他就无法这样爽快的大笑了。

解决掉午餐,两人一起向教学楼的老师办公室走去。

管礼堂的老师中午要午休,告诉她们怎么调监控之后就离开了。

林夏坐在电脑椅上,一手操作着鼠标调整看监控的时间,另一手下意识的搁在嘴边,杏眼不时地眨巴着,认真的盯着电脑屏幕。

韩炀单手撑在桌上,微微俯身,同样专注的盯着,林夏。

不是第一次从这样的角度俯视林夏,却觉得怎么也看不够,甚至忍不住,想要戳一下那白皙的脸蛋。

林夏对韩炀的视线毫无察觉,语气惊喜的说:“查到了!就这里!”

她下意识地要抬头看韩炀,刚好和他对上视线。

韩炀丝毫没有被抓包的慌乱,只是微微笑着说:“嗯,很棒!”

一秒,两秒,三秒。

林夏的脸爆红!

韩炀见林夏羞的不行,脸蛋红彤彤的样子,这才慢悠悠的移开视线看向屏幕,淡声说:“快看,出现了。”

休息室的监控安在房间的角落高处,刚好能把照到整个休息室。只见林夏离开后还没有一分钟,方琳娜就从试衣间走出来了。

林夏突然感受到一阵恶寒!这感觉,有点太让人不舒服了!

接着,视频中的方琳娜就咬着牙,用不锈钢盒子砸在了古筝上,优雅大方的仪态不见,脸上全部都是扭曲的丑态。

林夏觉得方琳娜这种人,真的是无比可怕。

表面上落落大方,见谁都一副温柔又大方的样子,笑脸相迎,私下却是这幅样子。

林夏刚刚高中毕业进入大学,这是她第一次体会到人心和人性的多面性与善变。

“学长,这...”

“没事,我来处理。”韩炀说:“把你的U盘拿出来,再把这段监控拷进去,你就不用管了。”

林夏点头。

拿到监控,韩炀和林夏并肩向外走去。

寒风兜头盖脸的扑过来,吹得林夏差点没睁开眼睛,白洁的耳朵也在一瞬间被冻的通红。

韩炀还是一副察觉不到冷的样子,脱下自己的黑色鸭舌帽扣在林夏的脑袋上:“北方的冬天冷,要记得带帽子和围巾。”

鸭舌帽的帽檐压得很低,林夏又嫌伸手调整冻手,便努力的抬头,漂亮的杏眼看着韩炀:“我知道了,谢谢学长!”

韩炀被她可爱的样子逗的再次勾起嘴角笑了笑,抬手帮她调整好帽檐,第无数次说:“叫我韩炀就好。”

林夏小声说:“好的韩炀!”

韩炀嘴角一直勾着就没放下来过,笑的频率抵过以往一年的次数。

距离下午的上课时间还早,林夏便回了寝室。

没想到大家都没有午睡,林夏一开门,就被三个室友给围住了。

“快说!和韩炀单独吃饭的感受怎么样?”

“对啊对啊!”

几个人眼睛亮晶晶的,八卦极了,林夏想了想,说:“韩炀和我们看到的形象不太一样。”

三个人对视一眼:“哎呦,吃了个午餐,学长都不叫了?”

林夏被调侃的有些害羞,她小声说:“才不是呢!你们就不关心一下谁是幕后黑手吗?”

“啊对!”侯景说:“谁啊?”

“我说了你们不要出去说啊。”林夏说:“是方琳娜。”

“卧槽?”陈萌萌忍不住爆了句粗:“就是那个校花,方琳娜?特漂亮那个?”

林夏拿出手机,给他们看休息室的监控视频。

“我去,这还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侯景说:“我真的没想到是她!”

同样是刚刚高中毕业进入大学这个‘小社会’的几人,也是瞠目结舌!

“方琳娜只看外表,根本看不出会是这种人啊,内心也太阴暗了!”陈萌萌说:“那,这件事怎么处理?”

“韩炀说他去处理,不用我管。”

至于韩炀怎么处理这件事,他不说,林夏也就不问了。

--

时间一转而逝,又到周三,是葡萄牙语社团的活动时间。

林夏都还不知道,要怎么面对方琳娜。

一想到她那副嘴脸,林夏就没法演戏,和她报了一个社团的侯景也是如此。

今晚的社团活动也是看电影,原语电影晦涩难懂,考虑到这点,播放的电影通常都会有字幕。

林夏和侯景到的时候,方琳娜已经在讲台上站着了。

她依然还是那副落落大方又明艳成熟美丽的样子,见到林夏,还能若无其事的微笑着打招呼。

林夏只能笑着问好。

她们选择中间的位置坐下,前面坐着的是两个高年级的学姐。

林夏起初没有听她们说话的想法,只是那两个人说话声音越来越高,好像故意要让林夏听到一般。

“诶对了娜娜!你来,我问你个事!”其中一个女生故意说:“你和韩炀是从小就认识吗?”

方琳娜踩着高跟鞋走到两个女生身边姿态优雅地甩了甩长发:“我和阿炀啊,也不算从小就认识吧。我们的父母关系很好,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

林夏知道这是方琳娜故意说给她听的,心下只觉得可笑。

“啊?你们的父母也认识啊?”

“对啊。我还见过阿炀的父母呢,我们的关系很好,只不过上大学要避嫌而已。”

林夏觉得方琳娜这种行为,简直就是毫无意义。她虽说对韩炀算不上了解,但也能看出来,韩炀对方琳娜,可以说是丝毫没有好感,更别说很熟悉了。

避嫌?

韩炀从来都不会是需要避嫌的人,他不在意周遭的一切,何来避嫌一说?

方琳娜随时观察着林夏的反应,见她丝毫没有受到影响,心中怒火翻腾,只是觉得她心机很深,看着林夏说:“林夏,你和阿炀关系不错呢,他还和我提起过你呢,说你性格很好,是个很不错的妹妹。”

林夏实在不想陪她演这场戏,闻言只是抬头,淡淡的笑了下,都懒得接她的话茬。

方琳娜自讨没趣,心里更加认定林夏心机很深,踩着高跟鞋‘哒哒哒’的走了。

侯景心里也呕的厉害,又怕前排方琳娜的两个狗腿给听到,拿出手机给林夏发消息:

【侯景:方琳娜好恶心啊!好绿茶!滚烫的绿茶!茶味十足!她到底在炫耀什么啊?明眼人都能看出来,韩炀学长很讨厌她啊!】

林夏想了想,回复:【她可能是觉得我不了解韩炀学长,或者是觉得,我看起来很单纯很傻的样子,所以在瞎编挑拨吧。】

【喜欢夏天:学长什么都不在乎,不可能说出什么避嫌的话的,也不会和任何人说起我或是评价我,他没那么无聊。】

【侯景:方琳娜真是恶心到家了!听她说话真的像吞了只苍蝇一样恶心!】

【喜欢夏天:好了小景,不用为不值当的人和事生气,等下我们去吃夜宵吧?我请客!】

【侯景:好的夏夏!么么哒~】

--

风平浪静的过了几天,周末。

林夏特意起了个大早,站在寝室的全身镜前,拿着衣服比划来比划去,一件不满意又换了另外一件。

窗外寒风冷冽,寝室内暖气很足,她的脸蛋红扑扑的,嘴角勾起,很是开心。

手机响了一声,林夏立马跑到桌边查看未读消息。

【韩炀:我上午要办点事,下午见?】

【喜欢夏天:好!】

回复完消息,她又开始挑起衣服来。

她冬天的衣服不多,为了保暖平常会穿一件长款羽绒服,可今天她不想穿,在几个羊绒大衣外套之间来回选择,最后还给衣服拍照放在寝室群里询问穿哪件比较好。

但可能因为是周末清晨,回家的其他人还都在睡觉,暂时没有人回复。

不过林夏也不着急。

下午是她和韩炀约好,要去网吧一起玩游戏的日子。

林夏从昨天就开始期待了,这种小女生激动的心情,她第一次体会,甚至兴奋地晚上都没怎么睡好。

“这,算是他们的第一次约会吧?”

“约会?可以用这个形容词吗?”

林夏脸蛋红扑扑的这样想到,满心都是期待和幸福感。……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