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真不想变成绝色大美人[无限] 清春是金色锁链 > 梦2

梦2

小说:

真不想变成绝色大美人[无限]

作者:

清春是金色锁链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2-08-19

没,没发生什么事。

只是馋你的阳气了!

如果可以,她能在这样舒服的怀抱里,待到天荒地老,原地飞升。

贴合在一起的两人,虞浓体内运转双修术正融合澎湃的阳气,飘飘欲仙,楚瑜伸出手,刚刚轻拢她肩膀,还没来得及回味。

楼下突然传来一声尖叫。

接着一阵巨大的开门声及吵闹声。因为是老楼,隔音非常差,走廊楼梯的声音,几乎听得清清楚楚。

虞浓第一感觉就是出事了!

这是她的噩梦,一旦出事可能会跟她有关。

她理智强迫自己挣脱楚瑜暖烘烘的怀抱,然后冲到客厅的窗户,打开窗向下望。

果然!

是楼下。

“天啊,402的人跳楼啦!”

不知道谁破嗓子喊了一声。

不少人从窗户探头往下望,楼下隐隐还有哭的声音。

“下去看看。”楚瑜感觉到不对,脸色一凝,拉着窗口的虞浓往门外走。

虞浓下楼时一言不发,402跳楼?谁跳的?她出门时,干瘦女人在家,男主人也在家,上铺妹妹正在房间休息,怎么会跳楼了?

她不过才离开不到半小时而已。

等两人快步来到楼下,发现402门口已经聚集了不少人,都是上下楼的邻居。

有探着脖子往屋子里望,也有七嘴八舌在门口说话的人。

后面跟过来的人不清楚情况,有人在问:“跳楼的是谁?402的?哪一个?”

“不是跳楼,是从窗户掉下来了,真是吓死人,被楼下的人救了,还好没事,那小姑娘还能站起来自己走回家。”

“哦,真是命大。”

“……不是我说你美娟,你家这小女儿也真胆大,那么大人了,怎么能从窗户翻出去,幸好有我家晾衣杆挡了下,掉在了阳台,这可是四楼啊,真要掉下去,人可就没了!”

干瘦女人脸色发白,看样子也受到了惊吓,一脸赔笑地对着楼下302的住户说:“她今天回来就说不舒服,躺了一会又说喘不上气,非要到窗户那里透口气,我也没想到她手脚发软就掉下去了……不好意思啊,还吐到你家阳台上,待会我去你家收拾干净。”

“那到不用了,你家打通阳台谁也管不着,可你窗户上总得安装防护栏吧,偷工减料省钱也不是这个么个省法,还好人掉下来没事,要是摔个好歹,那多晦气……是吧?”

其它人也七嘴八舌。

“对啊,楼下要是也像你家这样,阳台强改卧室,你女儿今天就没啦。”

“就是,怎么也得装个安全栏,要不然太危险了!”

“四楼到三楼的阳台,也有两米多高吧?美娟你还是带你小女儿去医院看看,有没有摔坏。”

“刚才我在楼上看到那孩子掉下去,都把我吓出冷汗了。”

“……幸亏晾衣杆挡住了。”

“晾衣杆都扯变形了。”

干瘦女人连连躬身道:“谢谢大家的关心啊,已经没事了,孩子今天胃不舒服,刚才吐出来就好多了,老宋也检查过,身上骨头都没摔坏,就是额头嗑伤了,待会我领她下去包扎一下,今晚谢谢大家,真是麻烦你们了……”

围在门口的人基本都是看热闹的。

“好了好了,没事就好,我家里还做着饭呢,你以后让孩子注意点,太危险了。”

“客气什么,大家都是邻居,有事说一声。”

“走了,回去吃饭。”

“……谢谢大家了。”

门口的人总算散了,站在人群后面的虞浓见人走光了,这才拿了空盘子走进去,进去前她想到什么,回头看向楚瑜,楚瑜没说话,一直跟着她走到门口,但没有进去,只是深邃的眼睛看着她,没有言语。

楚瑜心里很清楚,他在没还清债务前,任何一个家庭都不会把自己女儿嫁给他,嫁给一个穷光蛋,他也从来没有动过这样的念头,可是现在,他真的没有一刻不焦急。

如果他有钱,可以解决他和虞浓家里所有困难。

虞浓垂下眼睑,收回视线,走了进去。

屋子里还是原样,男主人坐在桌前一直咳嗽,咳得人心慌气短。

干瘦女人默不作声地将门口脏乱的脚印拖了拖,上铺的妹妹正坐在沙发上。

精神确实比之前更好一些,但是额头破了,流出了血,沾了血的纸扔在桌上,看着有些惊人,她捂着额:“妈,我头疼,肚子也疼。”

干瘦女人就像被人点了爆炸的按钮一样,扫把“砰”地一摔:“疼疼疼,怎么不疼死你!”

她扔了扫把,衣服也没换,过去一下子将小女儿拽起来吼道:“起来,我领你去楼下诊所包扎你的头,真是上辈子欠你们的!”

虞浓站在门口不远处,看着她们推搡着出了门,干瘦女人走之前,还不忘吼虞浓:“你在家看着你爸爸,顺便把饭做了,地都收拾收拾,让你送个东西就跑没影,什么忙也帮不上。”

门“咣当”一声关上了。

虞浓眯了眯眼睛。

男主人咳嗽了一会,站起身,往卧室里走,大概哪里不舒服。

虞浓望着空荡的屋子,有点茫然,已经一天一夜了,还是没有找到这个梦离开的契机,总不能一直这样待在这里吧。

被家里人无视的男主人,暴躁易怒的干瘦妇人,压抑的生活,被扎孔的奶盒,上铺妹妹跳楼?这些事情,看着离奇,又处处诡异,感觉到有问题,但又不知道问题出在哪儿。

对了,奶盒……

她看向放在墙角的奶箱,走了过去,箱子里还有一半没喝完的牛奶,她拿起一盒,在灯光下仔细地查看,盒底、侧面、盒盖,在看到盒盖处,终于在夹层边又看到了一个针孔。

这次没有看错。

真的有人在奶里下毒?而且是在奶箱里随机扎孔,是谁?

家里一共四个人,除去她和上铺的妹妹,就只有干瘦女人和……不可能吧?虞浓看向卧室。

他?有什么理由毒害自己的女儿?而且这个奶放在这里,随机扎孔,这可是全家都要喝的,难道他自己觉得命不长了,要全家人给他陪葬?

刚放下手里的牛奶盒,门突然响了。

走到门口看了眼,是楚瑜,如果是别人虞浓或许很谨慎,但看到是他,她立即将门打开,然后小心冀冀的走出去,将门合拢。

楚瑜手里正拿着一卷报纸,报纸里包着东西,他塞到虞浓手里:“这个月不多,暂时只有这些,你先拿着用,补贴自己,或者给你妹妹看病用也行……”

虞浓感受了下手里的东西,这是钱?

这厚度里面至少有两万,很可能是他这半年准备还债的钱。

这怎么可能要呢,不说她根本就不是这家里的人,就算是,也没有让楚瑜补贴她们一家的道理。

而且,这是个梦啊。

“我不要。”

“你拿着!”楚瑜板着脸,很强硬。

“我有。”

“那就先放你那里,你先帮我保管!”

看他理所当然说话的语气,虞浓顿住。

这时三楼好像有人正急匆匆的往四楼赶,虞浓借口道:“有人来了,你先回去!”将钱飞快地塞回,然后她闪身进了门。

门外传来说话声。

“你怎么在这里?”是干瘦女人。

“我正要下楼。”是楚瑜的声音。

片刻门就被敲响了,打开门,干瘦女人走了进来。

“没事吧?”虞浓看到她不发一言地走到客厅的柜子里拿包,在里面翻找。

“你妹妹伤口要缝针,缺三百块钱,我带得钱不够。”

大概翻到了,干瘦女人拿在手里退了两步,像没力气一样坐到了沙发上。

虞浓没出声,这个女人喜怒不定,靠得近了则骂,离得远了则怒,让人难以体贴。

麻木地呆坐了半天,女人眼泪突然落了下来。

“太累了……报应!都是报应啊!”说完,她低头擦了擦眼角,也没解释就出了门。

报应?什么报应?

整件事零零碎碎,杂乱无章,毫无头绪,虞浓想了一会儿,目光又落在了桌子上的牛奶盒上。

现在的关键是,到底是谁在奶里面下了毒?

她绕过桌子,走近卧室,站在卧室门口,看到病怏怏的男主人正坐在床上,手里拿着药,手微微有些抖。

如果是他下得毒,为什么呢?如果不是他下得毒,那下毒的人,就只有刚才的干瘦女人了。

毕竟在这间屋子里,从始到终,都只有四个人。

排除她和中毒的妹妹两个,剩下的不是此,就是彼。

她目光落到了卧室里的桌子上,那里也放着一盒奶,而且已经插上了吸管。

虞浓微微眯眼。

“那个,这奶,你刚才喝了吗?”

男人缓慢开口道:“你妈给我的,说晚饭要吃晚些,让我先喝这个填填肚子。”

虞浓立即向桌子走去,拿起来看,只看了一眼,她眼瞳一缩,有针孔。

她急忙又转向卧室,男人正在拿着水杯吃药,不知道吃得什么药,应该是止咳类,但能看出来他很不舒服。

“你怎么了?”

“没事,老毛病了,吃了药就好。”

虞浓取出手机:“有没有想吐,或者肚子痛?”她在拨打急救。

总不会自己毒自己吧?

如果这个男人也排除了。

那就只剩下一个人,那个干瘦的女人。

可是她为什么要这么做?毒死丈夫,毒死女儿?这,根本不合理。

如果她真的想,也没必要在牛奶里面做手脚,一个家庭主妇,有太多下毒的机会,没必要多此一举用针将毒注入奶里面。

但她刚才走之前,说的那句报应又是什么意思呢?

虞浓握着手里的手机,急救电话拨出去了,但占线中。

“……就是觉得身上没有力气。”男人说。

虞浓看着奶盒,突然灵光一闪,不对啊,按照这个家庭的贫困情况,还有干瘦女人生活节俭程度,怎么可能买那么贵的牛奶呢?就算买,她也只会买些平价牛奶。

她突然问男主人:“家里的牛奶,是谁买的?”

男主人咳嗽了两声,有些萎靡,“牛奶?牛奶是前天别人送的。”

别人送的?虞浓急忙又问:“是谁送的?”

他咳嗽着道:“是楼下,楼下……”还没说完,就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烈咳嗽声。

虞浓急忙走过去,想帮忙又无从下手。

谁知咳过之后,他嘴里竟然开始往上溢血,“呃……”了两声就伏在了床上,不知道是毒发还是晕过去了。

事情发展太快,让人目不暇接,正好急救电话接通了。

“……对,这里是幸福小区,24栋,402,好像是中了毒,已经晕过去了,请快一点,谢谢。”她说完挂了电话。

看着倒在床上的男人,还有这间狭小昏暗的房子。

安静得虞浓有些压抑。

现在这样的情况,这样的进展,她始料未及。

门突然又敲响了。

虞浓几乎快步地去了客厅,她以为是楚瑜。

可是从门内看到门外时,她一愣,对方并不是楚瑜。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