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真不想变成绝色大美人[无限] 清春是金色锁链 > 11. 第 11 章

11. 第 11 章

小说:

真不想变成绝色大美人[无限]

作者:

清春是金色锁链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2-08-19

虞浓关上了门。

刚才还雀跃的心,一下子沉寂下来。

快乐是短暂的,此时此刻身处噩梦中,这才是真实的。

一进屋子里,空气就仿佛凝住了一样。

总有种阴郁的不祥。

给她开门的是这个家里的男主人,不到五十背已经弯了,长年病痛折磨,步子迟缓,头发也有些白发,他的笑似乎都很艰难:“浓浓回来了。”说完转身,慢慢收拾起客厅桌子上的零食袋子和空奶盒。

虞浓默默换了昨天的拖鞋,目光在桌子上的空奶盒上扫了一眼。

卧室里传来哭嚷声。

“妈,我有点恶心,还肚子痛!”

“肯定是你乱吃东西,本来胃肠就不好,你昨天是不是又熬夜了?叫你早点睡你不听,等着,我去给你泡杯蜂蜜水。”

很快干瘦女人就从次卧走出来。

“你妹妹恶心肚子痛,要是过会还不见好,你就去药店给她拿点胃肠药,估计还要发烧,小时候胃一痛就爱发烧。”干瘦女人看到虞浓,冷声冷气地对她说道,说完就去了厨房柜子里翻找蜂蜜。

虞浓将包拿在手里,朝次卧看了看,恶心?肚子痛?她突然想起了早晨放在桌子上的那盒奶。

她脚步顿了下,先走进了次卧,房间还是早上离开时的样子,上铺的被子还是早上的形状,没有人叠,她看向书桌。

果然,那盒奶不见了!她走到书桌边,看到桌下有个垃圾筒,里面有个两个奶盒。

桌子上还放着一把木梳,梳子上挂了几根长发,估计是这个上铺的妹妹回家后拿梳子梳头了,垃圾筒里除了奶盒还有一大团黑漆漆的头发,这掉的发量也太多了点。

虞浓不太理解掉发的恐怖,她以前头发掉得就少,拣到笔记后,就更难掉下来了,偶尔发现一根她的头发也是稀奇。

垃圾筒里绝对不是她的头发。

她转身看着正侧躺在下铺,抱着肚子病怏怏的“妹妹”。

“桌子上放的奶,你喝了?”

女孩一脸腹部绞痛的难受样子:“都是那盒奶!我放学回来,看你没喝,我就喝了,结果喝完就肚子痛,肯定是奶过期了,肚子好痛啊……”

这时干瘦女人手里拿着杯子走了进来,杯子里是微黄的液体,她扶起女孩:“起来喝点蜂蜜水,实在不行让你姐去给你拿点药。”、

虞浓青静默地看着两人,又看了眼垃圾筒里的奶盒,忍不住道:“你还是送她去医院看看吧……”如果她怀疑的没错,那盒奶一定有问题。

“去什么医院?去医院不要钱啊?”干瘦女人不满絮叨:“随便做几个化验检查就要几百块,再拍个片子又要几百块,一个胃肠不好的小毛病,去医院没有一千块都下不来,还不如到卫生院扎两瓶吊水……”两瓶吊水百八十。

虞浓立即闭上嘴巴。

“妈,我困了,我想躺一会儿。”

“好,你喝完这杯水再躺。”

虞浓走出次卧,她来到客厅放奶箱的地方,看牌子,还是个品牌高档奶盒,有两盒被拿出来放到了桌子上。

她怀疑地拿起一盒,借着灯光看了看底部,侧面,然后整盒奶翻来覆去看了一遍,没有发现类似早上的针孔,难道早上时光线不好,看错了?

这个妹妹肚子疼也不是中毒,而是奶过期了?

这时家里男主人走出来问:“好点了吗?”

干瘦女人拿着空杯子道:“喝了水躺下了,应该没事了。”

“嗯。”

“老大,你今天工作找得怎么样?”干瘦女人放下水杯,回头就问虞浓。

虞浓放下了手里的奶盒,暗道:难道那个吴艳没有过来说自己不干了这个事儿?

那她自然也不会没事找事儿,嘴里含糊道:“哦,还行。”

“找到工作就好,到时跟着吴艳好好上班,多赚点家用,家里现在只有几千块钱积蓄,连病都生不起……”她抱怨了一句,说完回身进了厨房。

“你把房间花盆里草莓吃了,你妹妹放学嚷着要吃,我就去市场买了点,吴艳这次帮了我们家这么大忙,你把这些草莓送些给她尝尝,好好谢谢人家啊,这孩子热心大方,人是真不错,你多跟人学学。”干瘦女人出来,手里拿了一个水果盘,上面放了些新鲜的草莓。

虞浓接了过来,心中却很疑惑。

干瘦女人嘴里不住地称赞吴艳,不像是知道吴艳想把她的大女儿介绍进蝴蝶酒吧的样子,这种虎狼工作还要感谢她?

“吴艳她是在哪里上班?”她随口一问。

干瘦女人奇怪地看了她一眼:“你早上不是跟她去过了吗?她是销售卖酒的,人家卖酒一个月七八千呢,我不求你也赚那么多,一个月五千就烧高香了,看看人家的嘴,多会说话。”

卖酒?也对,酒吧里确实卖酒,但这个女人应该不知道是在蝴蝶酒吧里卖酒。

“她家住几楼?”

“就在楼下,301,你这孩子,这都不知道?”干瘦女人说完后,突然发现虞浓穿的衣服跟早上不一样了,她不满道:“你又买了衣服?你的衣服够多了,不要再乱花钱,家里用钱的地方多着呢,大手大脚,多少钱都不够你用。”

虞浓没说话,转身就走。

出了门,她先往五楼望了眼,楼梯没有人。她端着透明的塑料果盘,往三楼走去。

三楼几户条件不错,都换了门,没有掉漆,虞浓走到了301室敲了敲。

大概敲了第三遍,门才打开。

一开门,虞浓就闻到一股隐隐的屎尿臭味,她的鼻子很灵敏,开门的正是吴艳,她卸了妆,身上穿了一件黑色的纱裙子。

相比她化妆,卸妆的她脸色有些苍白无血色,但是年龄要比化了妆更显小一点。

“虞浓?”她惊讶了一下,不高兴道:“你今天可是放了我鸽子,怎么,没到一天就想明白了?”说完她看向虞浓手里的水果盘。

“呃,是我……妈让我给你送点水果,谢谢你帮忙,酒吧工作还是算了,工作我自己会找的。”虞浓透过吴艳,目光好奇地往开着半扇的门里望去。

屋子里收拾的很干净,其它的就看不到了,吴艳正挡在门口。

她听完手交臂在胸前,似乎苦口婆心地劝道:“你这是还没遭受到社会的毒打呀!现在的工作哪有那么好找的,蝴蝶酒吧你是听说乱不敢去吧?我在里面干了快六年,你看我有事吗?乱不乱全在自己,你只要不乱,酒吧就不乱,里面两千块有两千块的赚法,五千有五千的赚法。

你要实在不愿意跳舞,我也可以跟酒吧经理说说,让你做个应侍生,工资是少了点,但也有小费,一个月工资加小费,最少也是两千五六,跟酒吧签正经的劳务合同,这你总相信了吧?”

虞浓听到劳务合同的时候,想到了楚瑜对她说过,蝴蝶酒吧就算有正常的劳务合同也不能签。

这时,屋子里突然传来一声“呜呜嗯”的说话声。

虞浓目光又朝屋子里探去。

吴艳见状也回头看了眼,嘴角扯了一丝苦笑,回过头道:“你也知道,我亲妈在我五岁的时候就自杀了,我爸又找了个继母,前年也出了意外,家里现在都是我一个人赚钱养家,跟你差不多,我家还不如你家,我爸又是老年痴呆患者,屎尿自己都不知道,不提了,说起这些你都吃不下饭。”

她看了眼虞浓手里的草莓,笑了笑:“阿姨真是太客气了,最近我还真是馋这个了,你等着,我拿个盘子装。”说完她扭身回了屋子,门只留了半人缝隙,虞浓站在门边看了眼,没发现异样,只是在屋内的瓷砖地面,好像看到有些奶和零食,她正想把门推开一点。

吴艳拿着东西出来了。

将草莓倒出来。

“……我说的应侍生工作,你回去再想想,什么时候想做,就来找我。”吴艳苍白的脸上露出丝笑容。

虞浓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只是点头回说:“那我回去了。”然后拿着盘子转身向四楼走去。

过了会儿,后面才传来了关门声,她回头,301的门已经关上了,门是暗红色的,崭新的红漆。

停在四楼时,虞浓没进去,想了想,她又朝五楼的楼梯轻轻的走上去。

见楼梯没人,旧楼里也没有摄像头之类,她悄悄从魔方里取了变异草莓,大小比普通草莓略要小一点,但是颜色更加灿烂,像阳光下的钻石,还保留了草莓的外形,但口感,浆液,入口即化,不可描述,好吃极了。

美味不可多言,变异草莓yyds

那一棵草莓树上,结了上千颗草莓,个个掩在翠绿色的叶子里,像一个个红宝石,她小心地摘了三十多个在盘子里。

虞浓体内的气流,不知餍足,贪吃不够,吃完还想吃,过份了。

她也……想着送着好吃的,看看能不能再蹭蹭。

301的门关上之后,吴艳脸上的笑容淡下来,她走进了厨房,面无表情地将手上端着的新鲜的草莓,倒进了垃圾桶里。

有几颗掉在了垃圾筒外,摔出了血红的果汁,滚落在墙角。

卧室传来“呜呜”声,她仿若未闻,将手里的盘子直愣愣地扔进了水槽里。

转身离开。

这一幢楼的格局差不多,402的楼上就是502。

她在门上敲了敲。

虞浓只敲了两下,门就打开了。

天呐!

楚瑜刚洗完澡,只穿了条灰色家居的休闲裤,上衣没有穿,手里拿着毛巾正在擦湿漉漉头发。

那骨架均匀,宽肩、窄腰、肌理分明的胸膛……哪怕她阳气已经吸到了!

可扑面而来的炙热阳气,热烘烘的要她烤化了。

本来还犹豫着是不是要蹭,但现在,丁点犹豫都没有了!

暖乎乎阳气谁又嫌多呢?

气流欢快地想拱进去,再拱出来,再拱进去。

虞浓按住它:不,你不想!

楚瑜大概没想到她过来,紧张地头也不擦了,急忙转身回到沙发那里,找到件t恤飞快地套在身上,有点慌乱的样子。

一并遮盖了腹部弯腰时有点清晰八块肌肉。

“你……你怎么过来了,进来。”他手忙脚乱地打开门,让门口穿着t恤牛仔裙的女孩踏进来。

虞浓脸上微笑,暗中咬牙,安抚气流,老实点!

“我家买了草莓,送点给你吃。”

楚瑜赶紧接过了她手里的盘子:“去沙发那里坐,我来。”

虞浓跟在他身后走了进去,客厅格局跟楼下的一样,但是整个房间要宽敞多了,并没有家徒四壁,只是没有多余的东西,大概是楚瑜平时住的地方,屋子里阳气充足,一股他身上特殊的气味。

别人闻起来不知道什么感觉,但虞浓闻起来,就像被阳气包围,炙热温暖,是她觉得舒服安全的味道。

她看着楚瑜将盘子里的草莓,放到了桌子上的餐盒里。

大概平时点餐比较多,厨房也很少开火的样子。

虞浓看完屋子,目光又移到他的侧脸,心里疑惑又有点忧闷。

他真的长得跟现实的楚瑜一模一样,就连锁骨的那把小剑都相同。

可梦里的楚瑜跟现实的一点也不一样。

梦里的楚瑜,对她热情,温柔,随时伸出援助之手不求回报,

可是。

这毕竟是个梦啊,他再好,也只是梦里的楚瑜……

一旦梦醒了,回到现实,梦里的他,就消失了。

作精体内气流安静了一会儿,又开始作了。

楚瑜把草莓放好,擦干净果盘和手,屋子里此时全是草莓的香气。

阳气和变异草莓香甜的气味混杂在一起。

他一转身。

虞浓就站了起来。

算了,梦里就梦里,时不待我,只争朝夕,阳气这么难找,好不容易遇到了,错过可惜!

刺溜,她就钻进了他怀里。

天呢!谁能拒绝这么美妙的阳气SPA呢,她仿佛穿着色彩鲜艳的比基尼,在海水比天空还要蓝的海滩,躺在躺椅上晒日光浴。

与后背的阳气相比,楚瑜正面怀里的阳气要更浓重,更澎湃,更激烈……

虞浓腿都软了。

楚瑜一开始手足无措,片刻就弓着身体想拉开距离,但是又不舍得松开手,一边想拉开距离 ,一边又想紧紧抱在怀里,他最终克制忍耐地柔声询问:“发生什么事?怎么了……”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