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架空 > 暴躁特级,在线骂人 洛城雪 > 到此为止了吗?

到此为止了吗?

小说:

暴躁特级,在线骂人

作者:

洛城雪

分类:

穿越架空

更新时间:

2022-07-09

和室里。

细小的火焰先是一暗,旋即倏然炸开一朵灯花。

但很快,摇曳的火苗就随着呼吸,逐渐舒展开来,重新在绘着鲜艳花鸟的屏风上晕染出柔和的光影。

玉的下颌被一只钢铁般结实的大手死死掐住。

她被迫仰起头,还没有搞清楚原委的桔梗色眸子透出茫然的水色,强制跟那双盛满冰冷愠色的鸢色眼睛四目相对,直面对方蓬勃的怒意。

与已然怒形于色的继国严胜不同,玉始终一脸无辜。

只见,她眨了眨眼睛,似是不解地微微歪头,发出困惑的疑问:“有什么区别吗?”

继国严胜一脸不可置信:“难道没区别吗?”

——当然没区别啦。

玉觑着他的脸色,识时务咽下到了嘴边的话。

当然,她也还不至于没眼色到这种地步,在继国严胜都开始怀疑起她真心的时候,去说那些不痛不痒的屁话。

“严胜,我爱你。”

“不管你的内心究竟何等模样,你都是你。”

玉幽幽叹了口气,重新握住他捏住自己下巴的手,在他错愕的目光中,低头在他手背上落在一吻,随后,一如他们没发生争执时那样,柔柔靠入他怀里,抿唇莞尔,“反倒是我,终于可以松了口气。”

继国严胜皱紧眉头,搂着她的手臂发僵。

他跟不上玉的思路。

无法理解她在开心什么,更不懂她究竟在安心释然什么。

“原来,我是这样爱着你的。”

玉笑盈盈从他怀里仰起头,桔梗色的眼瞳深深凝睇着他,温柔的神光几乎要化作实质,从缱绻的瞳仁中流淌出来,“严胜……原来,从我看见的第一眼开始,我就看穿了你的温良和煦的外表,直接爱上了你最真实的内心。”

“只可惜,那时候我还太年轻,对于自己不太了解,以至于,一度将自己的一见钟情,归结为见色起意,这让我痛苦纠结了很久。”

“我总觉得,我不应该就是个单纯色胚,不然,以后我们的孩子问起来我们是怎么相爱,难道要我回答‘是妈妈我见色起意’吗?……不了吧,太难为情了!”

玉丝毫不知道自己脱口而出的话,带给继国严胜内心多大震动,仍在不停感慨:“幸好……”

“幸好是这个理由。”

正说着,她不知道想到什么,绯樱般的红唇难掩自得地向上翘起。

“有的人喜欢你,是喜欢你的外表,喜欢你的能力,喜欢你与众不同的身份地位,这些喜欢里,或多或少都蕴含了他们对你的期许和景愿。可我是不一样的!”

“你永远不必在我面前伪装自己,你的爱、你的恨、你的愤怒、你的不甘……都可以完完全全展露在我面前。”

“而我,只会爱你、更爱你……”

“严胜,我的本能驱使我接近你,我的心脏告诉我要爱你,我的灵魂让我发疯般想跟你厮守一生……我的一切的一切,都在叫嚣爱你!”

“你不高兴吗,严胜?”

继国严胜垂眸望向她祈求得到认同的眉眼,沉默许久,才不确定的问出声:“你……还爱我?”

“是的,我还爱你。”

玉点点头。

将他的掌心摁在自己心口:“我也是前不久才发现,哪怕离开这么久,哪怕生生剜出那颗心,可只要我还活着,只要我的意识未曾泯灭,我对你的爱,就会永远不会消失。”

“严胜,我爱你。”

“哪怕只有身体亲密交缠的一瞬,我也想爱你,也想跟你长相厮守……严胜,我真的很爱你,即使时至今日,我也从来没有一刻后悔过爱上你……”

继国严胜久久凝睇着她。

这本该是让人神魂荡扬的爱语。然而,她越是坦然,就越是让他无比清楚地意识到,他们之间,真的就要到此为止。

他不该介怀这种小事。

他是继国家的家主、是刚正勇毅的武士、是绝不愿意输给胞弟的好胜兄长。

他在意的东西不多,而男女情爱,恰恰是最不配上他心的东西。

可此时此刻,心脏却仿佛裂开一道口子,呼啸的风穿过空荡荡的心脏,让他整个人都冷得齿寒。

继国严胜手指动了动,生着剑茧的指腹迟疑着抚摸上她白皙莹润的脸颊:“……还爱,只是,不准备再留在我身边了,对吧?”

玉想要点头。

可不知为何,头颅重似千斤,根本点不下去。

继国严胜深吸一口气,在神情变得更狼狈苦涩之前,紧紧把她拥入怀里,双臂非常用力,似乎是恨不得将她融入骨血:“玉,我认真考虑过我们的未来……”

“我知道。”

她也曾考虑过,要和他度过普普通通的一生。

“我也想过,如果我们有了孩子,那么,我一定会学着做个好父亲,即使他没有天赋,也没关系,他依旧会是我最爱的孩子,我必定不会让他经历如同我一般的人生……”

“我、我知道。”

玉喉头滚了滚。

她也曾满怀憧憬与爱意,为他们的孩子取了名字。

“玉……”

继国严胜轻声呢喃着她的名字,丝丝缕缕的滞涩蔓延至喉咙,声带愈发喑哑,“是不是……如果我能成为缘一,就好了……”

闻言,玉瞬间红了眼眶。

她死死咬住唇瓣,使劲眨了眨滚烫的眼睛,驱散眼底雾气,不让自己丢脸的哭出声,紧紧地抱住怀里似乎在发抖的身体,连声道:“不不不,严胜,你千万不要这样想!”

“你就是你,而且,你真的很好,好到这世上没有任何人足以跟你相比!”

“严胜,我所挚爱的,是由你的经历塑造出来的‘你’,而不单单是你的灵魂!”

“即使是同一个灵魂,在不同的经历下,也会被塑造成不同的模样,更不要说,你跟缘一,只是孪生双子而已。”

“在我们相遇的村子,有个叫日暮篱的巫女,你还记得吗?”

“……她跟桔梗拥有同样的灵魂,然而,我就是很讨厌她!讨厌她愚蠢,讨厌她不知感恩,更讨厌她害得我永远无法得到解脱!只要她还活着,我就控制不住内心的怨恨!所以,我跟大地一起诅咒了她,当她从桔梗那里夺走的东西尽数失去的那天,就是她这个外来者殒命之时!”

“所以,不要变成缘一……严胜,千万不要变成缘一……”

“你要是不想做严胜了,那我……要去哪里思念我的严胜呢?”

玉已然语无伦次。

她明明如此爱他,却再也不能陪在他身边。

甚至,在他因为痛苦而生出如此可怕的愿望之时,被做人原则禁锢住的自己,也只用苍白的字句劝说他打消这个不靠谱的念头。

……好难过。

……明明是我自己决定要跟他划清界限的,为什么我还会如此难过?

玉想不通。

她明明已经按照迪奥的教导,做了自己想做的事,结果却依然如此痛苦。

她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

但很快,那些哽在喉间,无处发泄的情绪,终于积攒成熊熊燃烧的烈火,顷刻间就烧毁了最后的理智之弦,让她再也无法克制情绪。

等她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双手捧住继国严胜的脸,急切亲了上去……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