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架空 > 暴躁特级,在线骂人 洛城雪 > 开心吗,我来帮你实现愿望啦!

开心吗,我来帮你实现愿望啦!

小说:

暴躁特级,在线骂人

作者:

洛城雪

分类:

穿越架空

更新时间:

2022-07-09

继国严胜没给她反悔的机会。

生着剑茧的手掌覆在她纤细的后颈,强行制止她欲抽身离开的动作,鸢色眼眸直直望入她羞愧交加的眸里,在她下意识躲闪之际,俯身吻了下去。

微微颤抖的薄唇亲了亲玉的额头,移到她的秀眉的鼻峰,试探般来到她唇间触碰,最后,像是发了狠似的,重重压下,强势探入怀里之人口腔,霸道地攫获她所有呼吸,将彼此都扯入万劫不复的地狱。

……

……

不知过了过久。

玉已经没了力气。

她虚虚靠在继国严胜炽热的怀里,脑袋枕在他肩上,胸脯剧烈起伏,呼吸急促地喘息着。

几乎要将人溺死的情热,在她身上留下了深刻的痕迹。

面色潮红,桔梗色眼眸迷离地睁着,仿佛失去焦距,虚虚落在散落着彼此衣物的叠席上,乌木般蓬松微卷的长发也被汗水,湿哒哒的黏在生着红痕的白皙单薄肩头,身体也因为余韵不停颤抖,很快就渗出一层薄薄的细汗。

夏夜。

没有风。

空气里,蔓延着沉闷的湿气暑热。

然而,极致的愉悦之后,却是冰凉空虚的寂寞。

继国严胜抿了抿唇,鸢色眼底闪过一丝暗色,他垂下眼帘,将怀里的玉抱得更紧,嗅着她发间的暖香,强迫自己活在当下,不要去想那么多。

摇曳的灯焰再次爆出灯花,发出哔哔剥剥的燃烧声。

很快,就到了分别的时候。

继国严胜在夜色中来,也将在夜色中离开。

“严胜。”

玉拢着衣服,站在门边,目送他渐行渐远,桔梗色的眼眸被罕见的悲伤占据,迟疑片刻,她还是忍不住出声唤出他的名字,“你就是你,不要后悔自己一直以来的选择,你的人生没有任何过错,你是这世上最出色的男人……做错事的,是我;不知好歹的,也是我。”

“在我眼里,你真实又可爱。都是我不好,是我用虚假的伪装来欺骗你……我得到了你的爱,到头来,却因为自己的欲望没有得到满足,就残忍的苛责你、伤害你……”

“严胜……”

“我是个可恶的坏女人。”

“如果要怨恨的话,你就怨恨我好了……”

继国严胜的所有行为,皆出自他受到的教育,就他本人而言,没有丝毫过错。

就像是桔梗。

即使以虚假之身复活,也依旧在践行着巫女的职责。

她能理解桔梗的选择,自然也能理解的继国严胜的选择。

而她之所以还会如此难过,只是因为本能没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仅此而已。

玉如是告诉自己。

随后,她去了桔梗那里,去询问继国严胜内心真正的愿望究竟是什么。

对玉来说,继国严胜想要成为缘一,大概只是一时兴起的不靠谱念头,不曾想,却在桔梗那里得到了匪夷所思的答案。

——他是真的想成为缘一!

玉瞬间瞳孔地震:“缘一究竟有什么好?!”

不是说缘一不好。

而是,就算缘一很好很好、好得不得了,也没必要想要成为他啊。

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

就比如,她本人非常欣赏桔梗。

在她还只是一道无法被任何人看到的念时,就为桔梗的心性和意志着迷,觉得她真是强大又耀眼,简直是这世上最好的人类。

但这并不意味着,她想变成为桔梗。

在从犬夜叉嘴里获得错误答案的时,她其实可以选择复制桔梗的模样,这样的话,带给众人的冲击只会更大、更猛烈。

但她没有那样做。

她想做人,而不是做桔梗。

“这不是缘一好不好的问题。”

桔梗把道理揉碎了,掰扯给她听,“而是,严胜有自己的心结。”

“什么心结?”

玉非常在意。

到底是什么样的心结,才能让一个人生出舍弃自己,去做旁人的心,

“大概是剑术上的天赋吧。”

桔梗回忆着自己曾经从各方面获得的信息,缓缓道,“缘一似乎从刚生下来,就拥有非凡的才能与眼力。他的眼睛,天生能看透生物身体,这可以让他在对手尚未发起进攻时,就看穿对方的进攻路线,立于不败之地……”

玉安静听着。

桔梗继续道:“尤其,他们还是孪生双子。”

“对于他们这样的武家来说,可能会导致继承出现问题的双生子,会被古板守旧的大家长当做不祥之兆。而缘一自一生下来,就因为额上的印记,被他们的父亲斥为‘灾祸之子’,也印证了这个说法。”

“如果事情只是这样,他们兄弟之间也不会有隔阂。”

“缘一心性通透,即使呆在继国家的那段日子,所受到的待遇比下人还不如,但他并不执着外物;严胜身为长兄,他也是个合格的哥哥,并不会因为流言,就对自己的胞弟恶言相向……即使缘一在十岁时出家为僧,如果有严胜的照拂,也不会过得很差。”

“但是……”

听见桔梗话音一转,玉的心脏瞬间提了起来。

“七岁时,缘一展露出了无与伦比剑术天赋,这让他们的父亲无视了严胜的努力,生出改立继承人的念头……如果不是他们母亲死去,如果不是缘一在那之后就离家出走,严胜或许……玉,玉!你想做什么?!”

桔梗的话还没说完,就瞧见玉猛地站起身,扭头就走,顿时大惊失色,慌忙拉住她手臂。

玉愤愤不平:“我想起来了!就是因为那个男人从中掺和,才让我无法跟严胜在一起,我要去把他杀了!”

“他已经死了。”

“那我就去把他坟扒了!”

桔梗头疼不已:“他都死了一年多了,不说尸首早已腐化,就连他的灵魂,肯定也已经去了彼世,你去了也找不到他。”

玉:“找不到就找不到!我就是要捏着他骨头诅咒他,诅咒他所有在意的东西终将烟消云散,连根毛都不会留下!”

桔梗忙捂住她口无遮拦的嘴巴:“别乱讲!如今的继国家主,是严胜,你是要诅咒他家族断绝吗?”

玉先是一愣,旋即不甘心怒道:“那我就去他坟上踩两脚!”

桔梗被她屈辱的模样逗笑:“不至于不至于,真的不至于……”

……

……

好不容易将钻牛角尖的玉拉回来,桔梗不敢放任她胡思乱想,生怕她又想起之前不快,赶紧转移话题:“既然,严胜已经将我跟他说的话,都告诉了你,那你不会生气吗?”

“生什么气?”玉被她问得满头雾水。

“就是关于你本能的事。”

“这有什么好生气的?”

玉恍然大悟,当即嗐了一声。

她不仅不生气,反而还美滋滋:“多亏了你,我才明白,原来我是那样想的。那些曾经让我想不通的事情,如今也终于都有了答案,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桔梗重新审视她:“就这样自然接受了?”

“为什么不呢?”

玉微微侧目,紫蓝色的眼睛噙着柔软的笑意,“本能的选择,就是我的选择。在本能并没有让我难过之前,我为什么要拒绝真实的自己?”

桔梗望着她,脸上隐忧减退,不自觉笑了:“是啊,那才是真实的你。”

得到了肯定的玉更加自鸣得意,哼哼唧唧:“不过,我本能看上的每个男人,都是该死的甜美!他们每一个都那么强、那么大、那么各有特色,让我感到安心的同时神魂颠倒!”

“跟你曾经看上的那个该死半妖,可是完全不同的两种男人呢!”

桔梗正愁着自己该摆出什么表情,才不至于扫了她的兴,又能传达自己真的不想再提起犬夜叉的心情,就见玉笑眯眯靠过来,跟她勾肩搭背,还贴心地拍着她肩膀:“不过,你放心好了!我是不会嫌弃你眼光差劲的!”

“除了男人,你在其他方面都是非常厉害的哦!”

“一眼就看穿了我的本性,轻易做到我都做不到事,而且,即便被我丢下,也不舍得让我那非人的本性,伤害到我想做人的心。”

“桔梗,我果然还是想跟你一起过普通人的生活~”

桔梗:“……多谢夸奖?”

****

玉原是准备干脆利落实现继国严胜真正的愿望,就带着桔梗溜号的。

可万万没想到,自己竟从桔梗那里听到了如此让人匪夷所思的真相。

为了避免以后在自己触手不及的日子里,继国严胜继续钻了牛角尖,玉果断思考起来,要如何实现他这个四魂之玉听了都得沉默的愿望。

说起来,玉现在确实有个解决方法。

虽然她无法倒转时光,让继国严胜从一开始就过上缘一的生活,但只要抽出他的灵魂,放入继国缘一那具开了挂的身体,他就能轻易拥有缘一所拥有的一切。

唯一的缺点,可能就是得去征求继国缘一的同意。

而缘一,对自己拥有的才能,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想法。

即使被玉告知,他将会失去与生俱来的天赋,他也没有什么特殊反应,情绪波动甚至还不如他听到,自己尊敬喜爱的兄长大人一直被他的凡尔赛行为所困扰来得激烈。

至于深爱着男人的妻子们,对于丈夫们的决定,多多少少会有些介意,却不会忤逆丈夫们的决定。

至此,事情圆满结束。

玉当即松了口气,高高兴兴拉上桔梗,准备去往新世界,开启新的人生,却被她拒绝了。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