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小羽毛 睡芒 > 8. 第 8 章

8. 第 8 章

小说:

小羽毛

作者:

睡芒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2-07-16

08.

沈惊鹊又不是真正的小鸟,他不能忍受男主人光天化日之下对他亲来亲去。

亲爪子是最大的让步,可惜对方好像很嫌弃,一边擦嘴一边用幽怨的眼神看着他:“你不知道自己的爪子很脏吗?”

小鸟下意识地抬起爪子看了一眼,还好?

当然还好啦,因为灰尘都已经抹在男主人嘴上了。

霍云延摇摇头,上楼去洗澡。

好耶,陪玩的回来了,沈惊鹊叼着玩具,守在浴室门口,时不时啾一声,好像在催促:“洗好了没?你这么久的吗?”

霍云延在浴室内,听见脆生生的声音,很是轻易地get到了那只鸟的意思,就很无奈,每天下班回家逗鸟跟上班似的。

“来了来了。”霍云延带着一身水气出来,一边擦头发,一边弯腰拿过小鸟嘴中的玩具,随便往床上一扔。

黄灿灿的小鸟顿时兴奋地啾一声,起飞扑向玩具掉落的地点。

不出片刻他又把玩具叼过来了,眼定定地等待霍云延再一次扔玩具。

霍云延:“……”他知道自己养了一只鸟,但怎么总有一种养了一只狗的感觉,而且还是哈士奇品种。

“好吧。”当然他很乐意陪玩,于是抽出空来又扔了一次,然后继续擦头发。

“啾。”小鸟再一次把玩具叼回来,贴心地送到男主人手上。

就这样,在公司辛苦上了一天班的男主人,回到家之后又当起了抛玩具机器人,不停地抛玩具。

虽然很好玩,但是小鸟他玩不腻吗?

“小羽毛,不玩了好不好?”

当然不好了,白天没人陪的小鸟一直都在打盹休息,好不容易陪玩的人回来了,他有一身的精力等待发泄,不玩晚上怎么睡得着呀?

霍云延和小鸟四目相对,愣是从对方那双圆溜溜的小眼睛里看到了拒绝。

他只好暂时妥协:“让我先吃个饭,晚上再陪你玩。”

“啾~”小羽毛勉强答应,其实他也很喜欢陪男主人吃饭,通常他可以在餐桌上蹭点小吃的人类食物。

霍云延不算洁癖,但也是非常爱干净的一个人,在他没有养小羽毛之前,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允许宠物站在桌上。

这只嚣张的小鸟何止站在桌上,他还要走来走去,一会儿歪头看看这道菜,一会儿瞅瞅那道菜。

“看什么看,你又不能吃。”霍云延冷漠地打消小鸟的歪心思。

“啾!”胡说,沈惊鹊走到一盆沙拉旁边,探头往里面瞅了瞅,他敢保证这盆里的他都能吃。

“……”霍云延哭笑不得,连忙用手阻止小鸟,不然他害怕这只小家伙整个栽进去:“好了,我帮你拿。”

在小鸟的注视下,一个虾仁被捞出来碾成碎块:“下不为例。”

沈惊鹊当耳旁风,这不说了等于没说吗?

对于男主人他是看得透透的,没有自己撒撒娇搞不定的事。

小鸟吃东西喜欢用爪子往嘴里送,霍云延无奈地说:“你不能直接用嘴去啄吗?难道经过你的爪子会更香?”

沈惊鹊心想,你懂什么?这是习惯。

“脏兮兮的,我不跟你同桌,你自己到一边去吃。”霍云延把小鸟的碟子放得远远的。

小鸟屁颠屁颠地跟过去。

背影相当可爱,男主人没忍住又拍了几张照片。

但很快霍云延就继续头痛,当他静下来想做点事情,家里的小鸟又叼着玩具过来了。

霍云延:“你是魔鬼吗?”吃饭之前说过的话,为什么小鸟现在还记得?

小鸟:“……”不接受欺骗!

被自家的小宝贝气鼓鼓地盯着,霍云延一脸迷之微笑,既想耍赖,又感到非常有趣,怎么会有这样的小鸟啊?

“好好好,我扔……”

霍云延很乐观,他觉得一只小鸟而已,能有多少精力,估计再陪一下就歇火了。

半个小时后……

“小羽毛,最后一次好不好?”主人发出了崩溃的声音,捶捶自己的胳膊:“手很累,我们玩最后一次。”

可爱的小鸟还不累,他丝毫没有同情心,他把快乐建立在男主人的痛苦上。

“啾~”玩具捡回来啦,快扔。

体贴对方不会找角度,小羽毛飞到自己喜欢的位置,等待玩具降临。

霍云延:“……”

如果他不说,没有人会知道他每天晚上遭遇了什么。

第二天他出门,小鸟还在窝里呼呼大睡。

“你就是这样养精蓄锐折腾我的?”霍云延自言自语,忽然他灵机一动,拿出小笼子,把呼呼大睡的小鸟抓进去。

沈惊鹊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躺在笼子里,而男主人正在隔壁伏案工作……等等,这里是办公室?

天呀,小鸟被迫出勤。

趁着男主人不注意,沈惊鹊自己用爪子打开了活锁,哒哒哒地走到对方手边,探头瞅瞅,在干啥呀?

霍云延聚精会神做事,一脸严肃,猛地看见手边多了只鸟,眉心直跳:“你怎么出来了?”

他立刻望向笼子,怀疑是不是自己忘记扣上笼子的门了。

小鸟也顺势挪开视线,拒绝正面回答问题,幸好他也不用正面回答问题。

“饿不饿?”小鸟醒了,霍云延立刻放下手头的工作,给对方准备水和粮。

这是几个陌生人敲门进来,沈惊鹊受到惊吓,立刻飞到男主人头上……

霍云延:“……”

不仅是他愣了,进来的几个人也愣了,其中有一位是熟人,傅少珩说:“这不是小羽毛吗?今天怎么来上班了?”

“啾~”小羽毛很给面子,虚惊一场后,立刻从男主人的头上扑腾到肩膀上,还是这里让他有安全感。

霍云延说:“你今天没事吧?把他弄过去待一会,我还有事要忙。”

傅少珩不疑有他,就答应了。

对于这位长得好看气质出众的傅叔叔,沈惊鹊颇有好感,跟着对方他也不怕,吃了点东西过后他就开始撩闲。

男主人给他带出来的东西里面当然是有玩具的,小鸟叼着玩具去找傅叔叔玩。

傅少珩:“?”他的第一反应是,这只鸟好聪明啊,竟然这么会玩?

一开始他也很乐意陪玩,可是后来就发现,怎么玩起来没完没了了?

“小羽毛,叔叔累了,我们不玩了好不好?”傅少珩推了推眼镜,忽然有点怀疑霍云延让他带小羽毛的动机。

又过了四十分钟,被小羽毛磨得不得了的傅叔叔,肯定了自己的猜想。

他一脸无奈地带着小鸟回去找霍云延,只见对方看到他的表情就在偷笑。

“我不管了,他太能折腾人,你自己陪他吧。”傅少珩放下小鸟,逃也似的离开办公室。

可是霍云延也要工作,他逗逗小鸟说:“给你找个漂亮姐姐陪你,玩好不好?”

小鸟生气地啄了啄男主人的手,不要漂亮姐姐,漂亮姐姐凭什么惯着他?

“那随你,你自己待着,我现在没时间陪你玩。”霍云延说,就暂时不管小鸟了。

等他再一次抽空看小鸟,对方已经靠在他手上睡着了。

毛茸茸圆滚滚的一小团,睡着了特别可爱。

得,现在呼呼大睡,晚上回去又得闹腾。

这样不行,霍云延想了个办法,他拿起自己的手机打开视频软件,找到鸟类纪录片开始播放。

“小羽毛别睡了,起来学习。”

小宝贝不是不会唱歌吗?多看看,多学习,不能整天就知道吃饭睡觉玩。

犯困的小鸟,气压很低地睨了他一眼。

这个人没事吧?

霍云延养了小羽毛之后,多少也沾染了一点对方贱嗖嗖的习性:“小羽毛,你现在什么都不会,正是学习的时候,这个年纪不应该只想着睡觉,你怎么睡得着?”

被吵醒的小鸟,站到男主人的肩膀上,果断地叨叨对方的耳朵。

这是一种奇妙的感觉,霍云延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耳朵。

沈惊鹊报复完对方就去看视频,两类的纪录片没有什么好看的,他很快就趁着男主人不注意,悄咪咪看别的节目。

可恶的是,对方发现了就会帮他调回来。

还告诫他:“爪子不要乱动。”

视频里的金丝雀,唱歌非常动听,不愧是自然界的歌唱家。

霍云延听得很怀念,要是小羽毛也会唱歌多好。

他看了看学习不积极的小羽毛,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估计自己这辈子都别想听见小羽毛唱歌……

“你是白长了一副好嗓子,就不会给我唱两句吗?”男主人多少还是有一点不甘心的。

沈惊鹊也很烦恼,他怎么知道该怎么唱,这不是纯纯地为难人么?

“算了,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男主人安慰了自己一句。

小鸟心里嘀咕:不是吧,你就算把锅底烧穿了也吃不了热豆腐。

霍云延发现,自己一个不留神,小鸟又乱动屏幕,这看起来不是巧合。

他扬了扬眉,怀疑:“小羽毛,你是不是不喜欢看鸟?”

正在看8点档肥皂剧的小羽毛一动不动,作为人这样不礼貌,可是作为鸟这样是合理的。

“看的这么认真啊?”霍云延若有所思,斗胆猜测一下:“你就是不喜欢看鸟,是不是因为别的鸟比你好看?唱歌比你好听?”

这是开始pua了呗!

沉浸在剧情里的小鸟终于看了他一眼,用一个漫不经心的眼神表示:只要我摆得够烂,就没有人可以卷得动我。

小鸟喜欢看肥皂剧,霍云延也无可奈何,除了让他看还能怎么样?

不过男主人希望小鸟学会唱歌的决心没有动摇,假如不能通过视频带动,那就直接搞一场金丝雀联谊。

这座城市里养金丝雀的人还是很多的,主人肯出钱出力去举办,就一定会有同好响应。

霍云延为了小羽毛操碎了心,很快就组了个局,时间定在这周末。

沈惊鹊不知道,他只以为出去玩。

到了地方才发现,周围全是鸟,叽叽喳喳。

靠,他怨念地瞪了男主人一眼,作为一个社恐,下次搞这种局能不能先问问他的意见?

交朋友?

没有必要啊,大家都语言不通怎么交朋友?

辛辛苦苦组了这个局的霍云延发现,自己家的小鸟根本就不跟别的小鸟互动,就更别说一起唱歌了。

他的钱都打水漂了。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