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小羽毛 睡芒 > 第 12 章

第 12 章

小说:

小羽毛

作者:

睡芒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2-06-25

12.

正在路上追踪的霍云延,再三向商家确认过,追踪器上的弱电流不会对小鸟造成任何伤害,能起到最大的作用就是让小鸟停在原地,不敢贸然起飞。

这个原理很简单,小鸟感觉自己状态‘不适’时,会停下来调整。

霍云延当初买这个定位器,根本就没想过要用除了定位之外的功能,他甚至反感过这个功能,可惜新款的定位器都有。

有朝一日能用上这个功能,他是没想到的。

只怪小鸟太太太欠,三番两次遛主人,换谁都会被气得跳脚。

索性霍云延只按了一下,发现小鸟一直没有动,他就不舍得再继续。

可是就一下也激怒了小鸟,对方清脆的叫声传遍方圆五百米。

“……”

同行的人恍惚地问:“霍先生,你听这个声音,像不像……”

霍云延表情复杂地点点头:“是他。”

口吐芬芳的小羽毛。

大家捂嘴笑了一下:“这把声音可真清脆,怎么听着好像在骂人?”

一般金丝雀的叫声都是婉转好听的,让人听着觉得享受,并不会像现在听到的一样,让人觉得被骂了。

霍云延尴尬:“咳。”

养鸟养得像他这么憋屈的,也真是头一回见。

他今天必然要抓到小羽毛,抓回去狠狠地教育!

英雄气短,穷途末路。

再聪明的小鸟也抵挡不住新时代的高科技,沈惊鹊万分忌惮黑科技,他抬着那只发麻的爪爪,脑筋在疯狂转动。

好生气哦,如果他继续起飞,霍云延肯定会再次电他的爪爪,迟早被抓。

沈惊鹊想好了,现在摆在自己面前的就三条出路,A,拼尽最后一口气找消防员叔叔帮忙。

B,乖乖飞回去,给霍云延唱歌求饶。(?)

C,理直气壮,继续当霍云延的爹。(这才像话。)

小鸟毫不犹豫地选C!

找消防员叔叔很危险的,算了算了。

鸟生还那么长,可以从长计议。现在回到霍云延身边,还能继续当鸟上鸟。

“霍先生,怎么样,有用处吗?”

霍云延:“有用……他不动了。”

折腾了好几天,两拨人马再次会晤,霍云延远远就看到,黄灿灿的臭小鸟趴在一块石头上……他的心顿时一咯噔,以为小鸟从树上摔下来了。

“小羽毛?”霍云延后悔死了,连忙提着小笼子过去,说:“是不是摔了,走,上医院拍片子。”

什么?

沈惊鹊最讨厌上医院,拍片子很难受的,他一个激灵就站起来蹦了两下,表示自己好着呢,不上医院!

“啾啾!”看见没,你爸爸活蹦乱跳。

“没事啊?”霍云延放心了,既然小鸟没事,他一秒钟变脸,咬牙切齿地说:“没事就进笼子,自己乖乖进去,别逼我动手。”

“如果我是你我就从现在开始反省,越得瑟下场越惨,明白?”

小鸟准备梗脖子嘚瑟,闻言不情不愿地低下头,灰头土脸地走进笼子,进门还用翅膀撞了一下铁框框,以表示自己的不满。

霍云延又好气又好笑:“……”

小羽毛进了笼子,男主人的心终于落到实处,提着对方回去的路上,没忍住数落:“一会儿上了车我拿块镜子给你自己照照……”

小羽毛:照不照都是这么可爱。

“看。”一面镜子贴到笼子边。

沈惊鹊抬眸看了一眼,满眼惊讶,只见镜子里的他灰头土脸,身上又是水又是泥,两只脚爪也沾满了泥巴。

这,这叫战损装,虽然革命失败了,但精神可嘉。

“啾啾啾!”小鸟万岁!

小鸟忽然对着镜子亢奋,霍云延:“……”

他究竟造了什么孽,他究竟养了一只什么鸟。

“哈哈哈,这只鸟好可爱呀。”如此灵动活泼,有个性的小鸟,谁见了都夸一声可爱。

霍云延笑着心想,就是因为太可爱,所以他才心甘情愿地宠着。

算了,既然小鸟已经找回来了,就不必要再生气了,男主人单方面宣布和解。

然后迫不及待地拿出小包裹,取出给对方准备的粮食和水,小零食。

这几天小羽毛在外面流浪,男主人不仅担心他遇到危险,还担心他吃不饱。

霍云延:“来,吃点东西。”

小鸟把头一拧,高傲地望着窗外,即使关在笼子里,即使戴上了脚铐,小鸟永不为奴!

“你看你流浪几天,肚子都瘦了,算我求你了好不好,吃点?”霍云延好声好气地喂食。

小鸟这才把头转过来,对嘛对嘛,这才是喂小鸟的正确方式。

绝了。

“霍先生……你这只鸟,真的听得懂你说话?”

“应该吧……”霍云延回想,小羽毛就像小孩一样,能够理解他的语气神态。

平时想让小羽毛听话,摆主人架子是没用的。

想想之前发生的事,霍云延:“他还会简单的词汇,只是平时不肯说,他自己想说才会说。”

众人:“对对对,小鸟都这样。”

沈惊鹊就着男主人的手心,吃完东西就趴下休息了,这几天跟打仗一样,累死个鸟了。

再睁眼,他已经躺在豪华的窝里,周围的一切仍是那么熟悉。

这该死的奢靡生活又回来了。

环顾一周,没有老二的踪影,看来老二在这段时间已经被男主人送走。

可怜的老二,成了这场战争的牺牲品。

不过沈惊鹊也不担心对方,男主人说了,会给老二找个很好的新主人。

小鸟一咕噜地爬起来,抖了抖带泥巴的翅膀,下地叼起一块洗脸巾去找霍云延,身上很不舒服哦,快给爸爸洗个澡。

霍云延在书房工作,忽然感觉自己的脚踝被啄了一下,低头一看,黄色小毛团神色倨傲地看着他。

金丝雀的海拔也就那么高,男主人愣是产生了一种被对方俯视的错觉。

他撑头好笑:“明明做错事的是你,为什么你气焰这么嚣张?”

小鸟心想:因为我现在是钮祜禄小鸟。

四目相对片刻,霍云延:“好吧,我去给你放水。”他放下手头的工作,从椅子上离开,他家走地鸡在后面拽着洗脸巾小跑。

这几天不仅小鸟在外面过得不好,霍云延也过得不好,今天心情终于放松下来,他也想泡个澡。

小鸟平时洗澡都用脸盆,或者洗手盆,难得一次才可以蹭浴缸,他一看男主人朝浴缸里放水,立刻扔下洗脸巾去叼香喷喷的浴球,小黄鸭,什么乱七八糟的都往浴缸里放。

男主人和以往一样喝住他:“不可以,小羽毛,不可以往浴缸里放这么多东西。”

钮祜禄小鸟:“啾啾!”就放,就放就放。

一个成熟稳重的男人,绝不会让自己的浴缸漂满五颜六色的玩具,霍云延面无表情地用脸盆将玩具捞出来。

严肃地对小羽毛说:“脸盆,你的,浴缸,我的,我们各洗各的。”

小鸟歪了歪头:“啾?”

“装可爱卖萌也没用。”霍云延给他两个选择:“那么你在脸盆里洗,你想往里头放什么就放什么,要么你管住嘴,别往浴缸里头扔东西。”

“我最多只能接受你放两样。”霍云延深谙谈判的技巧,先挫后扬:“小黄鸭和彩色环环?”

小鸟摇摇头,用身体把装玩具的小推车推过来。

霍云延扶额,那还不如杀了他。

看出男主人准备严词拒绝,小鸟一个展翅飞到窗户的把手上,意思很明显,你不答应我,我就离开这个冰冷的家。

“好好好,我放我放。”霍云延算是狠狠地被拿捏住了,立马就答应了小鸟无礼的要求。

跟失去心爱的小鸟比起来,泡一个漂满玩具的澡,不算什么。

小鸟略脏,男主人先在脸盆里给他洗一遍。

小鸟舒舒服服地躺在脸盆里,温度适宜的洗澡水没过他的胸线,他仰着头,一会儿抬起左爪,一会儿抬起右爪。

跟人类的手比起来,小羽毛的爪子太小了,霍云延害怕自己手重,他一向用柔软的小毛刷子给宝贝洗爪子。

脚爪应该是小鸟的敏感区,小刷子往脚心一刷,小鸟就把爪子握起来。

“怕痒啊?”霍云延伺候得心甘情愿,脸上带着幸福的笑容。

他心里或许不明白,小鸟为什么一定要出去,待在他身边有什么不好,他会给小鸟洗一辈子的脚。

在外面可没有人这么伺候。

洗掉一身泥巴,沈惊鹊就可以进浴缸了,脸盆是正经洗澡,进浴缸通常是为了玩耍。

小鸟把积木当小船,爬在上面用爪子划拉,在浴缸里划来划去。

霍云延一边怪这只鸟太淘气,一边又控制不住被对方可爱到。

最终还是举起手机拍了一张小鸟在浴缸里划船的照片,分享:划船不用桨。

最近他丢了鸟的事情闹得人尽皆知,发这个视频正好让大家知道,鸟已经找回来了,不用为他担心了。

“……”

照片很吸睛哦,小鸟划船是次要,重点是这一浴缸令人眼花缭乱的玩具,霍云延泡在里面真的不会做噩梦吗?

沈惊鹊哪里知道自己洗澡的英姿被广而告之,不过就算知道了也没事,小鸟无所畏惧。

男主人知道小鸟的智商比自己想象中还要高,会说简单的词汇,于是心痒痒想教对方说更多的话。

“小羽毛,你的‘拜拜’是哪里学来的?”他好像从来没有在小鸟面前说过这个词。

又想了想,终于想起来,家里的工作人员离开的时候,都会跟小羽毛说拜拜。

小家伙充分地明白那是什么意思。

“我们来学新的词汇好不好?”霍先生跃跃欲试,会唱歌不算什么本事,要是教会小羽毛说话,那才叫有意思。

学说话,好呀。

小羽毛洗完澡,浑身香香的,他在镜子面前摇了摇,闻言就哒哒哒地跑到霍云延面前,等待。

霍云延:“复习一下,拜拜。”

小羽毛:“拜拜。”

对比起唱歌,沈惊鹊更喜欢说人话,如果男主人能接受他会说话,以后慢慢学着说更多的话,可比当哑巴好。

霍云延摸摸他的头:“乖,奖励一颗松子。”

小鸟吃了松子,这种小零食,就算他平时调皮捣蛋也不缺。

男主人怎么好意思把这种东西当奖励。

不过算了,小鸟继续配合对方。

“好,那接下来学一个新的词汇。”霍云延用手指指着自己说:“爸爸。”

小鸟瞳孔地震:“啾?” What?

“不是啾,是爸爸。”霍云延不急,无数次耐心地重复教导:“爸——爸。”

小鸟翻白眼,这家伙竟然想当自己的爸爸,他太阴险啦。

“你好笨哦。”这次连啾都不啾了。

不过也是,这毕竟是小羽毛新接触的陌生词汇。

霍云延抱着随便试试的心态,继续教他:“爸爸,爸爸,爸爸。”

站在他对面的小鸟爽死了。

没忍住啾了一声,哎,乖崽。

教了半个小时,小鸟很认真,但不学,霍云延慢慢品出了一丝不对,不是他阴谋论,主要是这只小鸟坏得很。

“算了,我们学别的词。”霍先生咳了一声,决定教导一个新词汇,试探一下小鸟:“你好。”

不喊爸爸就没意思啦,他才不要在这里傻乎乎地学你好。

小鸟抖了抖翅膀,回窝里睡觉。

霍云延:“?!”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