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人生读档中 风流书呆 > 4. 第 4 章

4. 第 4 章

小说:

人生读档中

作者:

风流书呆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2-05-14

文佳木愣了很久才接过叶先生的手帕。

手帕是洁白的,散发出淡淡的木质清香。

拿它擦汗?文佳木怎么舍得?她捏紧手帕,久久不动。

叶淮琰嗓音低沉地说道:“你看上去似乎很不舒服,生病了吗?绘图是一份很精细的工作,如果你健康状况不太好,我建议你请假一天。硬撑着工作,你很容易在绘图的时候出现差错,进而连累整个项目。”

他的关心说不上是针对人的,还是针对工作的,但文佳木已经心满意足了。

待在叶氏每天都能见到叶先生,这是她生活的动力,也是她唯一的快乐源泉。

哪怕在罹患绝症的当下,叶先生的关怀也能让文佳木暂时忘却对死亡的恐惧。

“我知道了,如果撑不住,我会请假的。”文佳木握紧手帕,认真回答。

叶淮琰点点头,不再多说。

电梯抵达了设计部所在的楼层,文佳木小声说了一句“叶先生再见”,然后才飞快跑出去。

原本要跟随叶淮琰上顶楼的贝琳娜也改变主意下了电梯。

“文佳木,我们聊聊。”她语气严肃地喊道。

“好的贝总。”文佳木心下一紧。

两人越过一个个工位,走进用玻璃幕墙围起来的一间独立办公室。

“你和淮琰是什么关系?”坐定之后,贝琳娜没有半点铺垫就单刀直入地询问。她直勾勾地盯着文佳木,眼神非常锐利。

文佳木愣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淮琰就是叶先生的名字。能这么亲昵又自然地唤着叶先生,贝琳娜与叶先生又是什么关系呢?他们相爱了吗?

文佳木面容苍白地胡思乱想着。

见她垂头不语,贝琳娜的语气里增添了几分不耐烦:“当初你来面试的时候,是淮琰让我破格录用你。要知道,你是那一批求职者中条件最差的,你既没有学历,也没有作品,更没有从业经验,要不是淮琰给你开了后门,你不可能进入叶氏。你和他到底是什么关系?在你之前,淮琰从来不徇私。”

电梯里,叶淮琰给文佳木递手绢的那一幕终究还是刺激到了贝琳娜。她知道,那人脑子里只有工作,很少会去关注周围的人。

文佳木抬起头,错愕不已地看着贝琳娜,“我不是自己面试上的吗?”

“你难道没有一点儿自知之明?你有硕士学历吗?你是老八校毕业的吗?你得过建筑行业的大奖吗?都没有,你拿什么进叶氏?”贝琳娜用指尖点了点桌面,语气要多轻蔑有多轻蔑。

叶氏是地产行业的龙头,市值高达千亿。

刚本科毕业就进入叶氏工作,文佳木无疑是非常幸运的。但她从未想过,这份幸运竟然是叶先生赠予的,而不是她凭实力得到的。

获悉真相的这一刻,文佳木没有觉得自己被否定了,反而心生酸楚。

她以为叶先生早已忘了自己,甚至不愿意搭理自己,却原来从一开始,叶先生就在默默地庇护着她。

那短暂的邂逅,带给她的不仅是新生,还有一条通往幸福的路。她能那么快从绝望的泥沼里走出来,都是因为叶先生拉了她一把。

“我和叶先生的确早就认识……”

那段不堪的,痛苦的,甚至可以说是黑暗的过往,文佳木耻于对任何人诉说。

没有人愿意把心底的伤疤揭开,向外界展露那触目惊心的鲜血淋漓。

但是现在,文佳木愿意说出来。如果因为自己的缘故让别人对叶先生的品德产生误会,她一定要说出来。

六年前,文佳木的母亲得了绝症。为了帮母亲治病,文佳木借遍了周围所有人的钱。老师、同学、亲友,只要能扯上一丝关系,她都会厚着脸皮去问一问。

也是因为借钱的事,她和当时的男朋友闹翻了。

她甚至不惜去借高利贷。

然而,当她为了这笔庞大的医疗费四处奔波时,她的母亲竟然逃出医院不知所踪。警察发布照片后,一名好心人把虚弱不堪的母亲送回了病房。但是当天晚上,母亲就自杀了。

文佳木找遍了病房也没找到母亲留下的遗书。她就那么毫不留恋地去了,未曾想过为了救治自己,女儿欠了多少债,求了多少人,磕了多少头。

文佳木付出的一切都成了一场空。这个幼时便抛弃过她一次的母亲,在她长大成人之后又狠狠将她抛弃了。

文佳木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母亲为何要那样做。难道她看不见女儿的付出吗?难道她听不见女儿的哭求吗?难道她感受不到女儿的辛苦吗?

为了救她,文佳木恨不得拿自己的命去抵,可她说走就走,一句话都不留。

为母亲放弃了读研的机会,又为母亲与男朋友分手,还为母亲借了一辈子都还不清的高利贷,文佳木显然已走到绝境。

母亲的离开,带走的是她全部的希望。

没有办法从绝望里走出来的文佳木于某个深夜,站上了一座大桥的桥栏,准备纵身一跃。

就在这时,叶先生开着车从桥上路过。他刚加完班,俊美的脸庞带着深深的疲惫。他不太擅长安慰人,于是只能用低沉的嗓音问道:“你有遗愿吗?有的话我帮你达成。”

遗愿?这个带着诱惑力的词汇,让文佳木缩回了脚尖。

她认真思忖片刻,说道:“我想看一次日出。”

找个僻静的角落,默默地看一会儿日出,不用思考学业,不用担心生计,不用牵挂母亲,就那么放空,彻彻底底地放空,然后把疲惫的身体沐浴在温暖的晨曦中,做一次完全的净化。

对于那时的文佳木来说,这样的遗愿堪称奢侈。

但叶先生帮她实现了这个奢侈的愿望。

他带她登上佛陀山,于微凉的晨风薄雾中欣赏瑰丽的日出。

当金色的阳光洒落在文佳木脸上时,叶先生忽然说道:“如果你已经死了,而你母亲还活着,她站在这里看日出,你的灵魂漂浮在她头顶,你会对她说什么?”

文佳木愣了很久才缓缓开口:“我想对她说——请你好好活下去。”

话音未落,她的泪水便掉了下来。

她隐隐约约明白了什么。

叶先生点点头,语气温柔又笃定:“阳光落在脸上是不是很温暖?那或许是你的母亲在吻你。相信我,如果你母亲的灵魂在这里,她也会对你说同样的话。”

他专注地看着文佳木,徐徐说道:“请你好好活下去。”

这句话从叶先生的口里说出来,比任何人的安慰都更有力量。只因这句话,文佳木一下子就从绝望的泥沼里挣脱。

她仰起脸庞,迎接温暖的阳光,想象着那是母亲在亲吻自己,然后痛痛快快地哭了一场。

下山之后,她打消了自杀的念头,开始了全新的生活。

由于母亲没有动手术,她借来的钱大部分都还了回去,剩下的一些她准备日后慢慢还。

她去叶氏应聘,求职的当天幸运地遇见了叶先生,而叶先生却只是淡淡地瞥她一眼,然后冷漠地走过。

她以为叶先生看不起懦弱的自己,所以选择无视,却原来事实不是这样的。他假装不认识她,也假装忘掉了那个糟糕的夜晚,他没有对任何人提起那段经历,为一个脆弱的女孩保住了最后一丝尊严。

他的冷漠和疏离,其实是一种护卫。他的温柔像霏霏细雨,是润物细无声的寂静。

文佳木垂下头,嗓音沙哑地说道:“……事情就是这样的。我和叶先生没有任何关系,他只是看我可怜,在帮我。”

贝琳娜紧绷的面容缓缓放松下来,眼神也不再那么具有敌意。

“原来是这样,抱歉,我不应该怀疑你们。”贝琳娜靠向椅背,笑着说道:“我妈妈和淮琰的妈妈是多年好友,目前她们两个正撮合我跟淮琰。我对淮琰也是很喜欢的,所以会有一点担心。好了,现在没事了,你可以出去了。”

贝琳娜摆摆手,然后便打开一份文件自顾审阅起来。

她当然看得出文佳木对叶淮琰的暗恋,今天这场谈话既是为了打探敌情,也是为了宣誓主权。

以后,等她和叶淮琰在一起了,这样的小麻烦还会有很多。不过那又有什么关系呢?贝琳娜从不认为自己会输。

毫无疑问,她今天获得了碾压性的胜利。

文佳木失魂落魄地离开了办公室。

比起聪明漂亮,家世显赫,才华横溢的贝琳娜,她知道自己什么都不是。一个快死的人,有什么资格去喜欢叶先生?

在余下的日子里,只要每天都能见到叶先生就已经很好了。文佳木,你应该知足了。文佳木趴伏在桌上,眼眶微红地暗忖。

哪怕身体很不舒服,她也没请假,正是缘于这个想法。

就在这时,廖姐气冲冲地走过来,把一张图纸狠狠拍在桌上。

“我星期六不是给你发短信,让你按照甲方的要求改图了吗?你怎么没改?你知不知道我现在都快急疯了?一个小时不到,甲方已经给我打了十几个电话,那边今天一定要出图,你让我怎么办?你赶紧给我改啊!”

廖姐一下一下拍着文佳木的桌子,发出咚咚闷响。

全办公室的人都看了过来。

文佳木的悲伤被打断了。她直起身,用微红的双眼看向廖姐,脸上完全没有往日里受到责备便会自然流露的诚惶诚恐和深深愧疚。

“改图?改什么图?”她脑子还是懵的。

她毫不紧张,也完全不觉得亏欠的无辜模样,在廖姐看来是一种挑衅。

廖姐挽起袖子,露出凶相,仿佛要跟文佳木大干一场。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