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人生读档中 风流书呆 > 第 11 章

第 11 章

小说:

人生读档中

作者:

风流书呆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2-05-14

文佳木行走在地铁站里,无数人拥挤着从她身边走过,留下一缕缕不同的气味,叫她渐渐产生了重回人间的真实感。

她的确死过两次,又活了,并且她知道未来三天会发生什么。

“是佛光吗?”她想起了自己在佛陀山顶许下的愿望。

叶先生没能平安健康地活到老,所以菩萨又把她送回来,让她亲手去实现这个愿望。落入湖泊时隐约见到的白光就是菩萨在显灵吧?那个手串是菩萨的信物?

这个猜测让文佳木轻轻抚摸着琉璃珠串珠。

“我要救叶先生!”她低不可闻地说了这么一句话,然后大步朝公司跑去。这一回,她没有迟到,也没有在电梯里见到叶先生。

她把背包放在办公桌上,看了看时间,准备等十分钟再上去找叶先生。

她知道该怎样让对方相信自己了。

“文佳木,我不是让你给我改图吗?你怎么没改?”廖姐拿着一张图纸气冲冲地走过来。

“让开,我没空理你!”文佳木推开廖姐。

廖姐的后腰撞到尖锐的桌角,不由惨叫一声,“哎哟,文佳木你吃炸药了?”她不敢置信地看着这个横眉倒竖的女孩。

文佳木看都不看廖姐一眼,绕过对方就想去电梯间。

廖姐连忙拉住她手腕,胡搅蛮缠地说道:“你别走,这是我交给你的事情,你必须给我负责到底!现在甲方那边十分钟一个电话地催,说今天必须出图,你说怎么办吧!星期六我给你发了那么多信息,让你改图,你眼瞎没看见是吧?”

星期六我在干什么?连续死了好几回的文佳木竟然有些记不清了。

不过记不清又有什么关系呢?这又不是她的工作。

文佳木转头看向廖姐,心中火烧火燎般的焦急感被这么一闹,竟慢慢淡去了。

“把图纸给我。”她语气平静地说道。

廖姐以为她要改图,连忙把图纸递过去,还露出了得意的表情。她就知道文佳木还是那个文佳木,唯唯诺诺,逆来顺受,被人求几句骂几句,立马就会妥协。

这么好欺负的人,她为什么不欺负?这么容易利用的人,她为什么不利用?

文佳木接过图纸,语速缓慢地问道:“这是我画的图吧?”与此同时,她暗暗打开了手机的录音功能。

“对。”廖姐不明所以地点点头。

“你一笔都没动过吧?”

“是啊。”

“所以这完全是我的劳动成果吧?”

“是你的劳动成果没错,但署名要署我的,这是我的工作。”廖姐理所当然地说道。

文佳木忽然便低笑起来。她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些人这么无耻?

笑罢,她又看向小段,问了同样的问题:“你的图也是我画的吧?”

“是啊?怎么了吗?”小段下意识地压住图纸,脸上浮现戒备的神情。她总觉得文佳木的状态有些不对劲。

“你也一笔都没动吧?”

“我有事啊,我男朋友来了,我们两三个月才能见一面呢。”小段心虚地狡辩着。

文佳木又被逗笑了。她未曾忘记,一周目的时候,自己曾遇见过小段的男朋友,那人早就调过来大半年了。

但她并没有戳破小段的谎言,而是伸手说道:“你的图纸给我看看,我好像忘了填写一个数据。”

听说图纸不完整,小段连忙把压在掌心的图纸递过去。

文佳木拿起两张图纸,颇为怀恋地看了看。

在旁人的记忆里,时间一直在缓慢地流淌,然而在她这里,却已经是恍如隔世了。一次又一次的死亡教会了她一个道理——去他妈的逆来顺受,去他妈的唯唯诺诺!如果她连死都不怕,她还怕个什么?

她举起两张图纸,当着廖姐和小段的面对半撕开,然后又撕成四瓣、八瓣、十六瓣……

在撕拉撕拉的脆响中,两张图纸变成一堆碎片,纷纷扬扬落进垃圾桶。这还没完,文佳木打开电脑,把存储在文件夹里的原图也删除了。

廖姐和小段猛然睁大眼,用见了鬼的表情瞪视着文佳木。

“你在干什么啊?文佳木你疯了吗?”两人气急败坏地怒吼起来。

文佳木推开两人,大步走进电梯,去了顶楼。

跑进电梯拉扯甚至是厮打她的廖姐和小段也被带上了顶楼。意识到这个楼层都是高管,而文佳木很有可能是来告状的,两人脸色一白,又连忙乘坐电梯下去了。

秘书部没有人守着,文佳木畅通无阻地来到副总办公室,正准备敲响房门,却听见里面传来贝琳娜的声音。

“我妈开始催婚了,你有喜欢的人吗?”

文佳木的手一下子僵住了。

“没有。”叶先生冷冷淡淡的声音传来。

“没有的话我俩凑合一下吧?”贝琳娜状似开玩笑地说道:“你看,我俩家世背景差不多,学历一样,行业一样,趣味一致,在生活中应该很有共同话题。反正你年纪到了也是要结婚的。”

“我不会。”叶先生笃定的话让贝琳娜愣住了。

文佳木砰砰狂跳的心也停滞了一瞬。

贝琳娜马上反应过来,试探道;“因为繁繁?”

叶先生没有说话,是默认吧?繁繁是谁?文佳木的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一张梦幻般美丽,却也死寂般冰冷的脸庞。

是那个女孩吧?她死了,叶先生也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

文佳木抬起手,挡住自己泛红的双眼。她爱着叶先生,叶先生心里却深深地,义无反顾地,倾其所有地爱着另一个人。

贝琳娜叹了一口气,竟然大度地说道:“我可以帮你一起照顾她。”

叶先生又沉默了片刻才道:“照顾她是我的责任,不是你的,你不必跟着我受累。像我这样的情况不适合结婚,你可以试着和别人相处看看。”

他的话让情绪稳定的贝琳娜忽然激动起来。

“找别人?我的情况你是最清楚的。这世上除了你能完全包容我,还有哪个男人能接受这样的我?你既然救了我一次,就再救救我第二次吧。如果我找不到让我妈完全满意的结婚对象,她会逼死我的!淮琰,我们试试看吧,如果不行再分开。”

贝琳娜的嗓音里已带上了哀切的恳求。

在下属面前趾高气昂的她,到了叶先生这里却如此卑微。她到底遭遇了什么?为什么说没有男人能接受她?

文佳木慢慢后退,感觉自己窥探了一个不应该窥探的秘密。

就在她犹豫着要不要离开时,身后却响起一道质问的声音:“欸,你是哪个部门的?你站那儿干什么呢?”

文佳木回过头,却见一名秘书匆匆朝自己走来。

与此同时,贝琳娜一把拉开房门,目光锐利地扫视。

“文佳木,怎么是你?”她露出既惊讶又戒备的神情,然后便厌恶地质问:“你偷听我们说话?”

“对不起贝总,我有事想跟叶先生说。”文佳木没有时间跟她解释,头一低就从她咯吱窝下面钻进办公室,焦急地说道:“叶先生,我有一件生死攸关的大事想跟你说,你让贝总先出去。”

叶淮琰对文佳木颇为了解,知道她不是一个爱开玩笑的人,便冲贝琳娜颔首致意。

贝琳娜目光冷厉地瞪了文佳木一眼,这才出去。她原本也想站在门口偷听,可是犹豫一会儿又放弃了。她是受过精英教育的人,干不出那种不体面的事。

“坐吧。你找我有什么事?”叶淮琰指了指对面的椅子,语气温和地问。

文佳木却坐不住,双手撑着桌面,张口便道:“叶先生,鹰之巢的露台三天后会坍塌,请你取消开幕式,马上遣散宾客!”

叶淮琰愣住了。他没料到这个素来沉默寡言的女孩会说出这么惊人的话。

“这个消息你是从哪里得到的?”虽然很怀疑眼前的女孩脑子出了问题,但叶淮琰依然很有耐心地询问。

“这是我亲身经历过的事!因为露台坍塌,我已经死了两次!然后时光倒流,让我又回到了没死之前。我知道未来三天会发生什么,叶先生你相信我!”文佳木语速极快地说道。

叶淮琰依然保持着平静的表情,然后缓慢地点点头,站起身,穿上西装外套。

“走吧。”他轻轻揽住文佳木的肩膀,让她动起来,然后又马上放开。

“去哪里?”文佳木被他带着走向门口,表情傻愣愣的。

“我带你去医院看看。六年前我让你找心理医生,你找了吗?”他垂眸看着女孩,见她脸色格外苍白,额头还布满汗珠,便拿出手帕,温柔低语:“擦擦脸吧,你看上去很不好。”

“你觉得我疯了?”文佳木愣了愣,然后紧紧抓住叶先生的手臂,急切地说道:“我可以向你证明我没疯!”

叶淮琰低应一声,口中却说道:“我们先去医院,然后再证明。”

“不是,我可以马上证明。叶先生你跟我走一趟就知道了。”文佳木拽着叶先生的手臂朝前走,然后主动拉开了办公室的门。

门一开,却见外面站着满脸怒气的贝琳娜和小人得志的廖姐、小段。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