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我的黑粉们都重生了 楼不危 > 第 21 章

第 21 章

小说:

我的黑粉们都重生了

作者:

楼不危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08-23

季时卿扶额,一时间都不敢相信自己在一号的口中听到了什么。

他现在虽然身体确实有病,但听力还是没有问题的,一号从接触了唐方以后的这段时间都学了些什么。

季时卿向一号问道:“你知道doi要怎么做吗?”

“不知道,但我想主人应该是知道的,”一号眨了眨眼睛,清澈的眸子里清楚地倒映出季时卿的身影,一号向他问道,“我们可以吗?”

“不可以。”季时卿回答说。

“为什么?”一号问道。

季时卿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他该如何同一个人工智能解释,他与他不能doi这个问题。

季时卿把杯中的牛奶喝光,将杯子放下,对一号说:“我有些累了。”

一号果然立即放弃doi这个问题,向季时卿问道:“要我抱主人上楼去吗?”

季时卿从沙发上起身,拒绝了一号,道:“不用,我自己来。”

一号有些失望,默默跟在季时卿的身后,随他一起进了楼上的卧室。

他很自觉地进到浴室里,不久后,浴室里传来一号的声音,他叫季时卿道:“主人,放好水了。”

季时卿走进来,一号如往常一样留在这里,帮他将身上的衣服都脱下来,季时卿抬眸,浴室的镜子里映出两人的身影,想起刚才楼下一号的问题,季时卿心中忽然间产生了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但是他知道,一号只是受到一些新知识的影响,他甚至不明白什么是doi,并不是真的想要与自己做这些事,他是想让自己开心些。

季时卿侧过头去,看向一号,那双他最爱的如同宝石一般的蓝色眼睛总是默默注视着自己,最终季时卿将到了嘴边的话全都咽了回去,随他去了。

他坐在浴缸里,一号在旁边一边清洗他刚刚换下来的衣物,一边整理这段时间季时卿导入到他身体中的数据,顺便还要留意星网上陈烁的消息。

季时卿收回目光,在浴缸的边缘处轻轻敲打了一下,眼前瞬间浮现出一张方形的光屏,他抬手在光屏上划过,一张详细的帝国地图展现在季时卿的面前,他的食指落在地图的最上面,也是帝国的最北方。

机甲竞技赛结束后,他需要前往这里的莱茵城去,莱茵城是帝国中有名的荒芜之城,这里贫穷而落后,生活着许许多多的基因病患者,他们中的很多人因为种种原因没能进入帝国的军队,所以在基因病病发后,只能依靠帝国免费发放的最低级的药剂来缓解痛苦。

等到季时卿眼前的光屏熄灭后,一号态度强硬地将他从水中抱出来,哗啦的水流声在浴室中响起,季时卿已经习惯他这样。

一号把季时卿稳稳地放在地上,等他站好以后,拿起毛巾帮他擦拭身上的水珠。

季时卿身材瘦削,或许是因为常年泡在实验室里,不见阳光,所以皮肤过于苍白,

一号低声问道:“主人今天吃药了?”

季时卿嗯了一声,道:“吃了两片。”

一号单膝跪下,手上的动作愈加温柔,以至于即使季时卿没有那方面的念头,却还是产生了一点肉眼可见的变化,一号像是得到了鼓励一般,动作更加放肆。

“一号。”季时卿有些无奈地唤了他一声。

一号手中的动作微微僵了一下,然后若无其事地将手中的毛巾稍微移开了些。

只是那东西像是有什么魔力一样,勾得一号身体中的代码蠢蠢欲动,他想要对他的主人做点什么,又不知道到底该对他做什么,一号忍不住抬起头,偷偷看一眼,趁着季时卿不注意的时候,再看一眼。

他以为自己做的这些非常隐蔽,殊不知他的这些动作全被季时卿纳入眼底。

季时卿低头望着一号的头顶,金色的头发在灯光下显得格外柔顺,他后知后觉地发现,他们家的小机器人确实是有些学坏了。

但是从另一方面看,这很好,也是季时卿希望的。

“好啦主人。”一号仍旧单膝跪在地上,仰头望着季时卿,然而目光总是不由自主地偏去其他的地方。

季时卿:“……”

季时卿穿上睡衣回到卧室,一号没能将自己的主人抱回床上,有些失望,将自己排好的代码一行行全部删除掉。

季时卿躺在床上,思索如今还能用什么手段才能到中心医院中见陈烁一面,久久没法入睡,一号从柜子里找出一盏崭新的熏香,不久后薰衣草的清香在房间中散开。

一号来到季时卿的床边,蹲下身,双手搭在床铺上,静静看着他,季时卿睁开眼,抬手摸了摸一号的头发。

一号总是对人体这样好奇,倒不如让他自己去了解。

“低头。”季时卿对一号说。

一号听话地低下头。

季时卿道:“再低一些。”

这一次一号的动作却是顿住了,好一会儿都没有反应,季时卿向他问道:“怎么了?”

“我觉得有些难过,”一号抬头,眼睛眨巴眨巴地看向季时卿,他小声问他,“主人是要关闭我的医疗功能吗?”

“当然不是,”季时卿道,他的手指落在一号后颈的玫瑰按钮上,按了下去,他对一号说,“我帮你把剩下的权限全都开启。”

一号现在是一个成熟的人工智能了,季时卿将剩下的权限开启,一号就可以连接到星网中的另一个世界,也称为星际暗网,在这里他可以了解到之前季时卿没有给他加载的知识。

季时卿的手掌重新回到一号的脑袋上,轻轻拍了拍,他叮嘱一号道:“暗网中的陷阱比较多,你进入后要多注意些,如果不小心感染了病毒,自己处理不了,及时跟我说。”

一号歪了歪脑袋,样子很乖,他应道:“我知道的,主人。”

季时卿收回手,闭上了眼睛。

房间里的灯光熄灭,随后陷入一片黑暗之中,季时卿很快睡去,一号蹲在他的床边,在这片黑暗中,他依旧能够看清床上的主人。

原本今天晚上一号或许该在第五论坛上发个帖子,询问一下主人为什么会拒绝与自己doi?但是季时卿刚刚给了他新的权限,他的注意力很快被这个从来都没有接触过暗网吸引去。

新世界的大门也随着这些权限的开启,向一号缓缓打开。

他看到了许多裸.露的人体,看到了各种各样他从前都没有见过的运动。

在床上、在飞车上、在灯红酒绿五光十色的酒吧里,或者是在红色的花海之中。

他们会露出迷蒙的神情,目光涣散,脸色绯红。

这样的话,主人会感到快乐吗?

一号默默注视着季时卿露出的那一抹雪白后颈,同时在暗网上疯狂地吸入这些他从来没有接触过的,在大众论坛上会被屏蔽的知识。

他也好想对主人这样,然后在那样。

一号忍不住想象了一下季时卿那个时候的模样,下一刻,他身体中整齐排列的代码在一瞬间全部崩溃成乱码。

主人说的没错,暗网的病毒果然很厉害。

凌晨,繁华的城市不像之前那样的喧闹,陆以衡从梦中醒来,房间中一片昏暗,连一点月色都无法见到,陆以衡在这一时间甚至无法确定,自己究竟是在哪个时空之中。

他坐在床上,听见心脏砰砰跳动的声音,那声音仿佛是来自数万光年之外,随它而来的还有一场永远不会停止的湿润梅雨。

他转过头,看向窗外,乌云遮挡星月,夜空中不见一点光亮。

陆以衡伸出手,在床头的柜子上拍了一些,不久后智能管家从外面走进来,滴滴一声,向陆以衡询问他有什么需要。

心脏胀痛得厉害,陆以衡无暇顾及,那样的疼痛他已经忍受了数十年之久,现在他只是迫切地想要知道,一切是不是真的可以重来。

智能管家平铺直叙地向陆以衡交代近来发生的一切。

1201年,是1201年,他还在这个世上,一切还来得及。

陆以衡一瞬间泪如雨下,只恨不得现在就飞奔到季时卿的家中,去亲眼看一看他。

曙光照进这间卧室当中,没来得及多逗留,就被乌云遮蔽。

陆以衡踏上飞车,在天晴以前来到圣保罗亚大厅中。

这里人山人海,灯光闪烁,无数的媒体与民众汇聚在这里,陈烁一事不仅是季时卿个人的错误,也是帝国与军方的耻辱,民众希望陆以衡今天在此能够给出一个说法。

圣保罗亚大厅的二楼里,爆料了此事的丁游光正舒舒服服地坐在沙发上,抬手在半空打了一个响指,巨大的光屏投射在对面的雪白的墙壁上,他笑得像是一只狡猾的狐狸,对屏幕中的男人说:“您看着吧,季时卿这个院长做不了太久的。”

那男人沉声问道:“陈烁送走了吗?”

“已经送走了。”丁游光道,现在一切都在他们的掌控之中,接下来只要稍加推动,季时卿必定会落马。

荣耀与权利,现在都在向他招手。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