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穿到八零当“后妈” 肆婳v > 7. 7

7. 7

小说:

穿到八零当“后妈”

作者:

肆婳v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2-01-20

路材瘫在地上,捂着肚子头上冷汗直冒,看着浑身散发着煞气,一身军装的陆泽天表情扭曲,也不知道是吓得还是疼的。

他想说什么,但又没张开嘴,只是看着突然蹦出来的陆泽天和躲在他身后的秦诗。

秦诗看陆泽天回来了,就知道那事定下来了,于是心里大定。

她走过来挽住陆泽天的胳膊,俯视着路材,狐假虎威的警告他:“这是我丈夫,你以后要是再骚扰我,哼哼!”

路材本就难看的脸色更是阴沉了两分,他看见陆泽天肩上的两杠三星,想放狠话都说不出口。

路材看着秦诗挽着陆泽天的胳膊,终于明白她那么强硬的说不嫁自己是什么意思了,原来早就找到了厉害的相好。

可到了这份上,让路材放开秦诗那他是不甘心了,毕竟谋划了这么久。

被秦诗挽住的陆泽天,刚开始还浑身僵硬,但现在已经适应了,也明白她是故意给这人看的,于是也没说什么。

“要告他耍流氓吗?”陆泽天侧头,认真的询问秦诗。

路材瞳孔一缩,这才严打完没多久,耍流氓可不是小罪名。再加上这人是团级的,真把自己抓了,家里怕是捞不出来他。

此时此刻,路材是真的怕了,脑子里思索的乱七八糟报复、计划,全没了。他连忙开口求饶:“放过我吧,我什么也没干!”

路材脑子非常灵活,能屈能伸,他立刻扭头看向秦诗,说:“秦诗我保证以后都不来骚扰你,回去就跟我妈讲!以后在县里再也不回来了,求你放过我吧!”

秦诗冷笑了一声,从挎包掏出笔记本,在上面写了“路材今日何时在哪里骚扰秦诗,对她耍流氓”详细过程,完事递给路材,让他签字。

“今天是有人来救我,你只是犯罪未遂,如果你再来骚扰我,或者让我知道你对别人干了啥,我就报警!”

路材咬牙,但看着旁边冷着脸的陆泽天,还是接过笔记本,签上了自己的大名。

秦诗瞪他:“按手印!”

路材脸一黑,憋着气说:“没印泥。”

秦诗:“手指头咬破会不会?还是说我让人来帮你?”

路材气的牙齿都在颤抖,他沉默了几秒,把自己的手指头当成这二人一样,恨恨咬了一口。

血哗啦啦的流出来,看的秦诗皱了皱眉,就按个手印而已,至于要那么深吗?神经病啊。

看路材按完手印,秦诗才接过笔记本,检查了一下后,满意点头:“你走吧,回头我让我奶把彩礼送回去。”

路材艰难的爬起来,一句话没说,晃晃悠悠的走了。

陆泽天看秦诗将笔记本收了起来,心想她怎么这么爱让人签这玩意呢?

但转念一想,知道并且善于用法律手段保护自己,也是很好的一件事。

“诶呦呦我得娘啊!”一直躲在院里,看了全程的秦奶奶终于缓过来神,看着两人还挽在一起的手,没忍住尖叫出声:“二妮!还不快松……开。”

幸亏这个时候还是上工的时候,大家都在田里,要不然被人看见了,她老脸往那哪里搁?

这么就这么不要脸呢!当街拉人家的手!

怒火冲天的秦奶奶叫喊着,但看陆泽天扭头看她,声音却一下就小了,就跟被掐住脖子的鸡一样,怂的彻底。

秦诗松开陆泽天,心里冷笑了一声,“奶,你看了这么久,终于舍得出来了?”

秦奶奶想说话,但她害怕陆泽天,他那一脚把人踹出去,冷着脸气势太强的样子,给她留下心理阴影了。

更不是她本来就干了坏事,哪里还敢嚣张。此时听见秦诗冷嘲,她也一句话没敢说。

秦诗带着陆泽天进了屋,秦奶奶跟在他们身后,嘴巴长了又合,合了又张,想问什么却又没敢。

还是秦诗给招呼陆泽天坐下,倒了水后,才给秦奶奶介绍:“他叫陆泽天,我对象。”

秦奶奶闻言瞪圆了双眼:“啥!?你对象?我怎么不知道!”

秦诗心想你不知道的还多着呢,她没理捂着心口像似喘不过气来的秦奶奶,侧头看陆泽天,用眼神询问他。

陆泽天莫名看懂了她的眼神含义,从口袋里掏出了批下来的结婚报告,递给她:“随军手续也都办好了。”

秦诗看过后满意的勾了勾唇,对秦奶奶说:“他的结婚报告已经下来了,我可以去随军了,奶你准备一下,把路家拿来的东西都给人换回去吧。”

“呃——”秦奶奶跌坐在了椅子上,指着秦诗手开始哆嗦:“你怎么敢!这么大的事你居然敢自己定下来!啊!”

秦诗笑了笑,“你给我定了路材,不也没告诉我吗?”

秦奶奶听闻这个消息整个人都要疯了,也顾不上害怕陆泽天了,拍了桌子就要发火。

“你……”

“你知道吗?军婚是受法律保护的,没有特殊情况是无法离婚的,”秦诗看着秦奶奶笑的温温柔柔:“奶,军婚不是那么容易结的,部队还要调查我家庭情况的。”

秦诗装模作样的扭头看陆泽天,问:“是不是要调查三代,就连我小时候什么时候念书也查的一清二楚?”

陆泽天点头,“是的。”

秦奶奶不傻,一听这话就明白了,只感觉上头的怒火一下就下来了,浑身发冷。

祖宗三代都调查清楚了,那,那自己卖了大学名额的事情……

秦奶奶看向秦诗,整个人慌的不行,“二妮我……”

秦诗再次开口打断了她的话:“奶,我之前就跟泽天说了,说你只是不懂法律,不知道这事犯法,已经把钱还回去了,我让他求求情,让部队从轻发落。”

秦奶奶松了口气,但想到自己的钱,顿时又心疼的直抽抽。

这事确实是秦诗吩咐陆泽天的,部队当然查到了这件事,早打电话去了当地警察局和教育局,买了秦诗大学名额的人家,正是一团乱呢。

秦奶奶不懂法,是被人哄骗诱导的,可那家人却是知法犯法,得严惩。

也看着陆泽天的面子上,从轻发落秦奶奶,到时候警察局会有人来教育秦奶奶,随便对她和村里人普法。

陆泽天就把这事说了,让秦奶奶一边喜自己不用坐牢了,一边忧自己这回老脸都要丢干净了。

真是赔了钱又丢了面子,亏到了姥姥家。

正说着呢,秦家人干活回来了,他们正纳闷家里烟囱为啥没冒烟呢,结果一进屋就看见了穿着军装的人,不知什么情况的众人顿时吓了一跳。

秦诗给大家介绍了陆泽天之后,他们更是瞪大了眼睛,震惊的不行。

还没等秦家人八卦质问,秦诗就丢出了大雷,把秦奶奶的事情说了,这下他们的注意力瞬间转移到了秦奶奶身上。

秦诗不耐烦看他们唱大戏,便说了自己跟陆泽天已经结婚,过两天就出发去X市随军。

“啥!”全家人再次惊呆。

“这也太快了吧!”

“怎么就这么突然,二妮你本事真大,自己就把自己嫁了。”

“那,那彩礼呢!”后娘问出了她最关心的。

陆泽天从兜里掏出五百块钱和一些粮票放在桌上,“这些是彩礼。”

秦诗连忙插嘴,“X市离这里远,我去随军了以后就不好回来了,这钱就是我们孝敬家里的。”

“我去了会给家里写信的,不用担心我。”

“那边是山沟沟里,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呢,你们也别担心我,照顾好自己就行了。”

一顿抢白,把后娘说的都不知道怎么接话。

她哪里是关心秦诗啊,她是关心她能不能给家里带来好处。这女婿一看就不普通,不死死抓住怎么行?

“对了,忘了说,陆泽天家里还有三个娃,都是战友留下的,家里可能比较困难,”秦诗眼含期待的看着众人,“不知道家里给我陪嫁什么?”

“啥?三个娃?”

“你疯了吗?”

大伯娘和后娘不敢相信的看着秦诗,看她跟看傻子一样。都是当后娘,为啥不嫁给县里的大户,反而要去山沟沟里?

秦诗也不解释,反正她以后没想着跟家里人打交道了,当然,等原身他爹以后老了,该她扶养的她一毛也不会少。

其他的……这五百块足够还清他们养大原身的恩情了,要知道原身以前在家里过的并不好,只是饿不死、冻不死的透明人状态罢了。

一番话下来,秦家人也明白了秦诗的意思,谁也没有再吭声,只想心里念叨着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秦大爷抽了口旱烟,心里只当以后就当没二妮这人算了,真是个白眼狼!

倒是原身他爹,不知怎么的硬气了起来,拿了桌上的彩礼,还给秦诗一百块:“家里,家里没什么赔的,这你拿着!”

“!”后娘瞪大了眼睛,使劲掐了一把他的后腰,但却没得到回应。

秦诗有些诧异的看着这个便宜爹,看他眼里是真的有些不舍后,笑了笑,接过了钱。

“谢谢爸。”

如果是原身,估计要感动哭了,可秦诗心里一点波动都没有。

因为她知道,这人只不过是听闻以后可能再也见不到女儿,突然生出了愧疚罢了。

真在乎女儿,早些年原身被冷暴力的时候他在干嘛?原身发烧快**的时候他又在干嘛?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