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穿到八零当“后妈” 肆婳v > 12. 12

12. 12

小说:

穿到八零当“后妈”

作者:

肆婳v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2-01-20

陆家三个孩子手拉手跑出院子,在大门口旁边的墙角蹲下来,互相对视着。

“大哥,我们现在怎么办?”安安挠头,“她好像不像是大家说的那样。”

平平也点头,“她都向主席发誓了,应该不会让我们饿肚子,故意**我们的。”

老大顾清海张了张嘴,只是犹豫了一下后就立刻坚定起来,“大人最会装了,你们别这么轻易相信她,她不是说了吗?我们当朋友,那我们就把她当朋友好了。”

爸爸的第一任妻子当时不也说会好好照顾自己吗,一开始是挺好的,可后来还不是不耐烦了。

再加上弟弟妹妹来了,她就受不了跟爸爸离婚了……顾清海看了看呆头呆脑,什么都不懂的弟弟妹妹们,心想他倒要看看这人能装多久。

反正他绝对会好好保护他们的。

平平、安安才四岁,很多事情都不太懂,反正就听哥哥的,他说怎么做就怎么做。

隔壁的赵婶抱着睡醒的小孙子出了门,就看见他们三个孩子撅着屁股埋头蹲着嘀嘀咕咕,不由得一乐。

“平平安安,小海,你们干什么呢?”赵婶冲他们喊到。

顾清海三人站起来,拍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屁颠屁颠的跑到赵婶身边,做鬼脸逗着马上两岁的小弟弟大宝。

“咯咯咯~”

大宝最近经常见陆家三个孩子,对他们很熟悉,此时一逗,大宝就立刻笑开了花。

赵婶看着四个孩子,心里软的跟什么似的,她看着顾清海,压低声音问他:“怎么样?见到了吗?感觉怎么样?”

顾清海眨了眨眼,说:“跟我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陆泽天说过,男子汉不能在背后说别人坏话,陆奶奶也说了背后嚼人舌根是不对的,顾清海牢牢记着呢。

赵婶听到这么个回答有些惊讶,“不太一样?你想象中的是什么样的?”

顾清海有些犹豫:“我形容不上来。”

秦诗这样的人,他是第一次见,给人的感觉太不一样了,顾清海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赵婶看问不出来什么,干脆也不问了,想着一会自己过去看看。

陆家三个孩子跟大宝玩了一会,平平突然想上厕所,赵婶让顾清海带着弟弟妹妹赶紧回家,自己也抱着大宝回了家。

下午赵婶拔了自己院里菜地里的一些菜,摘了几根黄瓜跟两颗西红柿,装了一簸萁敲响了陆家的门。

秦诗还在睡,是陆泽天开的门。

赵婶听闻秦诗身体不舒服在休息时,心里有些可惜,不过也没在意,反正她以后都住这里了,自己总能看见。

于是赵婶就把簸萁递给了陆泽天,“你家肯定没什么吃的,先吃这些吧。”

陆泽天没有推辞,认真谢过了赵婶。

母亲回家,三个孩子在邻居家到处蹭饭,但去的最多的地方就是赵婶家。之前平平生病,也是她帮忙照顾的,陆泽天是真心感谢她。

赵婶看陆泽天的样子,忍着住笑了:“我是**表姨,都是一家人,说什么客气话!

好了,我先回了,大宝还一个人在家呢。完事你把簸萁让小海给我送回来,晚上我还要用呢。”

但其实这表姨,完全是表的十万八千里,都要出了五服,说不沾边也完全没问题的那种。

这么费心的照顾陆家三娃,看着陆妈妈的面子只有两分,其他的纯粹是赵婶人好,心善,舍不得看三个孩子受罪。

陆泽天应了一声,看着赵婶走了,这才关上大门,端着簸萁回了家。

听到外面有动静,秦诗也醒了。睡了一觉之后她舒服多了,只剩下出远门难免的劳顿。

秦诗利索的起来,这才有闲心仔细看屋内的摆设。房间不大只有十几平,摆放的东西也不多,就放在一个大柜子、一个小桌子和床。

秦诗看了一圈就起身,开门走出了房间,正好撞上了陆泽天。

陆泽天看向秦诗,问:“感觉怎么样了?”

秦诗打了个哈欠,“好多了。”然后没看见孩子们,便问他们去哪里了。

“去给赵婶送簸萁了。”陆泽天解释了赵婶是谁,又说了跟家里的具体关系。

秦诗了然的点头,“那等收拾好了,请赵姨来家里吃顿饭吧,该好好谢谢的。”

陆泽天想起秦诗的手艺,难得的有些馋,“好,那就辛苦你了。”

“我带你逛逛家里吧。”

“行。”

陆泽天仔仔细细带着秦诗逛了一圈,但秦诗发现有好些东西在哪里他自己都不知道,一看就是不常在家里呆。

秦诗只能自己摸索,准备明天好好收拾整理一下家里。

两间房子挺大的,加起来起码有一百五十平,卧室这边有主卧,两个小卧和一个客卧,还有一个小书房。

主卧有两张床,是三个孩子在一起睡,陆泽天和陆妈妈各自睡一间,剩下的客卧完全是杂物室。

装修挺奇怪的,卧室全堆在一起就算了,中间空出来的客厅还不大,看着有些拥挤。

而隔壁的厨房不小,餐厅更是比这边客厅还大,看的秦诗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谁设计的房子啊?”太奇怪了吧!

陆泽天:“一个军官的妻子自己设计的,当时分房大家都不喜欢这间,就剩下了,之前便宜我了。”

秦诗撇了撇嘴,看了半天后问他:“以后还分房吗?还是说我们以后就都住这里了?”

陆泽天看她脸上明显的嫌弃,问:“你要做什么?”

“要是住的久,那我肯定要重新装修一下的,这格局太奇怪了,白白浪费这么大的空间。”秦诗不是那种喜欢勉强自己的人,有那个能力,为什么不让自己过的舒服一点?

陆泽天:“部队新建的楼已经快好了,我有分房资格。”

秦诗眨眼:“这套是奖励你的?”

陆泽天点头:“之前立功了,但不好给我升职位。”

陆泽天还不到三十就是团长了,这升的太快了,部队没办法,只能卡着,再从别的地方补偿他。

秦诗给他竖了个大拇指,又问:“新建的是不是筒子楼?”

陆泽天“嗯”了一声。

秦诗想想电视上看的筒子楼生活就觉得头皮发麻,“筒子楼住的太憋屈了,哪里有独门独院来的舒服。”

“当然,这只是我的想法,”秦诗看向陆泽天,说:“到时候我画一个室内设计图给你和孩子们看,重新装修这里还是搬家,大家一起选。”

陆泽天自然没有意见,其实他也更喜欢住有院子的屋子。

“建好最快也要明年了,到时候我带你们一起去看看。”

秦诗还没说什么,进门的孩子们就接话了,“什么什么,看什么?”

安安很是活波,一蹦一跳的来到陆泽天身边,好奇的缠着他问。

“新房子。”陆泽天解释了一句。

“我们要搬家了吗?”平平微微瞪大眼睛。

倒是顾清海知道新建家属楼的事情,他也看向陆泽天,期待着他仔细解释解释。

陆泽天看着孩子们眼巴巴的眼神,便说道:“到时候秦诗会画设计图出来,重新装修这里和搬新房子,大家一起选。”

“我们也能选?”安安惊讶极了,“我们是小孩子,也可以选吗?”

秦诗笑了:“你们是孩子,也是家里的一部分啊,当然可以选了。”

“哇哦!”安安瞪大了眼睛,莫名的激动了起来。

平平发起了呆,不知道在幻想着什么。

而顾清海敏锐的察觉了什么,问道:“是少数服从多数吗?真的算数吗?”

秦诗点头:“当然。”

顾清海见陆泽天也应了一声,表情也变了,他眼里满是兴奋。

那岂不是说,只要他们三个团结一心,那就随便选哪一种了吗?

孩子们兴奋的凑在一起叽叽喳喳起来,陆泽天看着秦诗进了厨房,便也跟了上去。

天色不早了,该做晚饭了。

秦诗打开厨房的柜子,一点一点查看里面的东西,米面鸡蛋都有不少,但现在蒸饭、和面怕是要来不及了。

秦诗自己都饿了,更别说孩子们了,得弄个快些的。

“今晚就煮点挂面好了。”陆泽天提议道。

秦诗摇了摇头,她不爱吃挂面,煮熟后那个软兮兮的口感她吃起来总想吐。

能不吃就不吃吧。

柜子里有一袋馒头,有些硬。秦诗拿出来翻看了一下,又闻了闻,确定没坏后,把它拿了出来。

“我做个西红柿鸡蛋拌汤,再把这馒头煎一下,抄个青菜,很快的。”

陆泽天不怎么会做饭,又很相信秦诗的手艺,于是什么也没说。

“我做饭你洗碗哦。”秦诗提醒陆泽天。

陆泽天点了点头,“好。”

这条在合约上有,陆泽天在家且不忙时,必须帮秦诗负担部分家务,不可以看着她忙活而袖手旁观。

陆泽天早知道这事,所以现在接受良好。

秦诗看他没有不甘心的样子,顿时满意点头,“出去陪孩子吧,饭很快就好。”

陆泽天听话的出门,刚推开门,却发现三个孩子都趴在厨房门口。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看晚上吃什么。”顾清海盯着秦诗的背影,心里很是紧张。

不知道她会不会做饭,该不会像莫阿姨一样,会把锅烧干了,把菜烧焦……

“没错!我们来看晚上吃什么!”

“嗯!”

平平、安安附和着,根本不知道自家大哥内心的担忧。

陆泽天看顾清海紧张的样子顿时秒懂,但却没说什么,只是陪着他们一齐站在门口,默默看着秦诗做饭。

秦诗要做的都不是复杂的饭菜,所以很快就准备好了材料,她洗干净锅,将煤气灶打开热锅,准备烧油。

在顾清海有些紧张的关注下,秦诗拿起菜刀“噔噔噔”几下切好葱花,将其抚到菜刀上,然后随手一丢。

顾清海看秦诗头也不抬,看也不看就把葱花丢在一边时,刚瞪大眼睛,惊呼还没来得及发出来时,就听锅里发出“嗤啦”的一声响。

热油爆葱花的诱人香气,很快就扑鼻而来。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