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穿到八零当“后妈” 肆婳v > 16. 16

16. 16

小说:

穿到八零当“后妈”

作者:

肆婳v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2-01-20

三天后,秦诗把房间整理并且大扫除了一遍,每天都是洗洗刷刷,差点没把她给累死。

这天,洗完一家人的衣服,秦诗手上的皮都泡软了。

她晒着衣服,心里琢磨着跟陆泽天申请台洗衣机,手洗也太累了!哪怕把工资全预支了,她也要买洗衣机。

秦诗感觉自己上辈子都没洗过这么多衣服,洗衣做饭收拾家,这全职太太也太累了吧?

低估了低估了。

秦诗心里琢磨开来,觉得不能这样下去了,得想想办法。

中午,陆泽天回来吃饭,秦诗借着他洗碗的功夫问他:“你打算一个月给我发多少工资?”

陆泽天抬眼看她:“十五块,够吗?”

秦诗跟赵婶了解过了,军区大院根本没有请保姆的,她也不知道这个年代保姆工资多少,但一般工人一个月工资才三十多,陆泽天给的也不低了。

而且她吃的喝的都是好的,什么都不用她掏钱,福利待遇很好了。

秦诗想了想,说:“我想申请一台洗衣机,每天洗衣服太浪费时间了,现在还好,但我工作了肯定就忙了,没必要浪费这种时间。”

“实在不行拿我工资垫着,我预支。”

陆泽天没犹豫,就开口:“不用,我买一台就好。”

秦诗一乐,心想他这么好说话,这么大方的吗?

陆泽天顿了一下又问秦诗:“家里还想要什么电器,我一次买齐。”

秦诗眼睛亮了,根本不跟陆泽天客气,张口就来“洗衣服可以买双筒的,在买个电饭锅,蒸饭方便,如果可以,电视也买一个?孩子们天天跑别人家看,不好。

还有,明年开春了,再来一台小冰箱?”

陆泽天点了点头,“我会留意这些票的。”

这些票都是稀缺票,平时可遇不可求,不过既然秦诗说了,那他想想办法吧。

“你这么爽快啊。”秦诗歪了歪头看他,这些东西在这个年代可都是大件,他眉头都不皱一下就答应了?

陆泽天将洗好的碗放在台子上,秦诗赶紧帮着他放去碗柜,很是殷勤。

陆泽天轻笑了一声,说:“这些买了可以用很久,能方便,买了就买了。”

这几天相处下来,陆泽天就看出她的不一般,她教育孩子是真的有一套。她从不主动要求孩子什么、也不多说什么,从来都是引导,潜移默化让他们养成好习惯。

厨艺好,对孩子耐心,性格大方,聪明知趣,不到一周,孩子们的精神面貌就焕然一新。

秦诗做“保姆”其实是屈才了。

陆泽天深知自己占便宜了,所以工资开的很高,她想要家具电器那就买,反正都是为了家里。

比起把时间浪费在洗衣这些琐碎家务上,陆泽天更愿意她把时间空出来去多教育孩子,跟孩子交流玩耍。哪怕她去工作,去学自己,陆泽天都感觉更好一些。

秦诗身上的气质,总让陆泽天觉得她可以是一个优秀职业女性,会有更好的发展,而不是全职太太、全职妈妈。

但自己已经占了便宜,更私心的想让她多照顾自己家,所以秦诗提出买洗衣机,陆泽天答应的自然是爽快。

洗完碗洗手的陆泽天突然响起什么,侧头对秦诗说:“对了,我下个月开始涨工资,零零碎碎加上补贴,一个月能有一百。”

秦诗眨了眨眼,“好的~”

他工资越高越好,福利越多越好!

而且陆泽天这么爽快,肯定有不少存款,秦诗不用担心自己工作期间,他发不起自己的工资了。

收拾完厨房,两人去隔壁。

时间还早,陆泽天坐在客厅沙发上休息起来,准备一会再出门。

秦诗去看了一眼孩子们,龙凤胎正贴贴在一起,睡的跟小猪一样。睡在床最外面的顾清海也是双目紧闭,睡的香甜。

秦诗看了一眼,就轻轻关上门,转身回房,也打算午睡一会。

客厅坐在喝茶的陆泽天的视线从紧闭的房门收回,他扫了一眼比之前宽敞明亮的客厅,看着桌子上玻璃瓶里泡着水的艳丽野花,脸上的神色十分柔和。

……

秦诗没多久,就被龙凤胎嘻嘻哈哈的玩闹声吵醒了。她想赖一会床,但却没有手机玩,只能盯着天花板发呆。

几分钟后,无聊且没有睡意的秦诗就爬了起来,准备看书。

陆泽天给的英文课本上面都是基础的不能再基础的东西,秦诗看完后心里很快就有了数。

时间还早,秦诗干脆给孩子们量尺寸,准备做衣服。

龙凤胎知晓有新衣服穿后很兴奋,量完尺寸也不走,围着秦诗转圈圈,想看她到底是怎么做的。

顾清海看着他们粘着秦诗,心里不得劲。这才几天,就被人攻破了,跟个小傻子一样,对人家笑的这么开心。

“小海,你快来,我给你量一下。”

顾清海听着秦诗喊自己,高傲的扭头,“我有衣服,够穿。”

秦诗看他又别扭起来了,故意说:“那行吧,不配合我就看着做了,不合适浪费了布可别怪我。”

顾清海扭头瞪秦诗,又威胁他!

秦诗再次对他招手,“快来。”小傲娇。

顾清海这才扭扭捏捏的走过来,小脸板着,“浪费是可耻的!”

他是为了不让她浪费布,才配合她的!

秦诗轻笑了一声,换来顾清海有些恼羞成怒的怒视。

秦诗给安安做的是浅蓝色的娃娃领荷叶边的长袖连衣裙,这个时间穿刚好,再过一段时间天冷就得加外套。

安安拿到衣服后,眼睛亮的跟小星星一样,小心翼翼的摸着袖子上的蝴蝶结,一个劲的惊呼。

“太好看了!比朵朵家电视里的衣服还漂亮!”

“秦诗秦诗,你太厉害了!我好喜欢你啊~”

安安抱着裙子兴奋转圈圈,用可爱的娃娃音一个劲“示爱”,把秦诗萌的够呛。

“快去换吧。”秦诗摸了摸她的头,看着她一溜烟跑回了屋。

平平的衣服也是蓝色的,跟安安的衣服是同一块布,他的也是娃娃领长袖,但没有蝴蝶结装饰,而是胸前粗毛线缝制成的小红花。

平平很喜欢这朵小红花,跟秦诗道过谢后就赶忙去换衣服,小脸红扑扑的,十分可爱。

顾清海的衣服还没做好,他看着两个小崽子穿着一样颜色的衣服,臭美的问他好不好看,一个劲显摆时,心里莫名涌上来一些期待。

他期待着自己的衣服会是什么样。

顾清海忍不住看向秦诗,两人视线碰撞,顾清海看着秦诗对他笑,立刻扭头躲开视线,不敢再看她。

秦诗笑了一声,顾清海果不其然起身跑了。

秦诗逗过顾清海,心情非常愉悦,继续低头踩缝纫机,做顾清海父子和自己的衣服。

她已经彻底掌握了原身的缝纫技能,并且熟悉了缝纫机的使用方法。她手上针线飞梭,脚下缝纫机猛踩,制作速度极快。

太阳落山前,顾清海的衣服差不多也快好了。

不过时间不早了,秦诗收拾了东西,准备去做饭。

今天不想忙活,拌个黄瓜,吃个西红柿鸡蛋面好了。

秦诗和好面,把黄瓜拍了准备拌,醋瓶子刚拿起来,就听见外面有人疯狂拍门,还喊着什么。

秦诗赶紧放下手里的东西,快步走出厨房去。只见大门口站着一个没见过的孩子,正着急的喊着:“阿姨阿姨!你在家吗?平平流血了!安安跟人家打架呢!你快去看看吧!”

秦诗一听就急了,门也顾不上锁,只是随手把大门一闭,就跟着这孩子跑了。

“到底怎么回事?”秦诗表情十分严肃。

那个孩子也说不清楚,他只是看打起来还流血了,吓得跑来喊大人的。

等到了地方,平平坐在地上捂着嘴哭,安安散着头发挡在他面前,正看着顾清海一群大孩子打架。

而旁边,还有一群孩子在嚎哭,场面混乱不堪。

秦诗远远看着平平手上一抹红,脑子顿时“嗡嗡”响,她怒吼了一声:“干什么呢!都住手!不准打架!”

小孩子们吓了一跳,大孩子们却还打成一团,难分难舍。

秦诗来气了,跑过去一手一个,一把拉开了打的最狠的顾清海和一个黑瘦男孩。

他们被拉开还不服,挣扎着要继续,可惜秦诗手劲不小,他们挣不开,只在原地乱扭。

“放开我!”顾清海红着眼睛瞪秦诗,满脸怒火,口不择言:“你就一后妈,凭什么管我!”

另一个孩子也跟着喊叫:“放开我!欺负我妹妹,我打死他!”

秦诗闻言,直接放开了顾清海,又把另一个孩子往他面前一推,冷着脸说:“来,打,打不死就别走,打**算我的。”

两个孩子愣住了,他们看着秦诗板着脸的可怕模样,心里突然一怂。

“快点,打,别磨叽。”

“打啊!”

秦诗双手抱肩,居高临下的扫视了一圈,眼里不带一丝感情,面无表情,气场全开,吓得在场孩子都愣住了,谁也不敢吱声。

全场只剩下平平抽抽噎噎的哭声。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