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穿到八零当“后妈” 肆婳v > 9. 9

9. 9

小说:

穿到八零当“后妈”

作者:

肆婳v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2-01-20

一觉好眠。

秦诗早上起床后只感觉神清气爽,连例假带来的不适感也消失了。

可好心情没维持几秒,从床上下来,刚站起身的秦诗突然就僵住了。

她脸色一黑,拿起一卷卫生纸后缓缓的移动,艰辛的去了陆家院内角落的厕所。

八零年还是买什么都要票的时代,卫生巾票更是普通人望不可及的存在,甚至农村很多人都不知道这种东西的存在。

秦诗前天来例假的时候,真是崩溃在原地,她没用原主的月事带,而是重新找了布出来随便缝了一下,新做了几条,然后用非常奢侈的用卫生纸垫着。

现在的卫生纸,也是很值钱,秦诗这种要是被村里其他人知道了,是要被喷败家的。

毕竟很多人还在用草木灰。

秦诗想想都觉得头皮发麻,幸亏原身柜子里有一卷卫生纸,要不然她真的得疯。

不过比上辈子好的就是,上辈子例假一来就伴随着的巨疼消失了,原身例假虽然有一点点的不规律,但完全不痛,这让秦诗感觉松了口气。

上完厕所出来,秦诗就遇到了陆妈,她连忙招呼她:“妮儿,热水和饭都烧好了,快来洗脸吃饭了。”

秦诗应了一声,回屋放了东西赶快去洗漱。

早饭是红糖水煮鸡蛋,陆妈给她的那碗里足足有四个蛋,秦诗受宠若惊:“这也太多了,我吃不完。”

陆妈佯装生气,“吃不完也得吃!都是好东西,吃完你就暖暖的。”

秦诗微愣,见陆妈笑眯眯的眼神,心里突然一暖。

刚刚上厕所,陆妈看她手里拿着一卷卫生纸,估计是发现自己例假来了,所以才煮的红糖水鸡蛋。

上辈子和这辈子的便宜父母都是不靠谱的,但没想到她居然在陆妈妈身上体会了这种亲人的关爱。

秦诗顿时不再推辞,开始埋头苦吃。红糖好像放的有些久,秦诗敏感的舌头能尝到一些怪味,但她却吃的香甜。

吃了三个鸡蛋后秦诗实在吃不下了,但想想这是陆妈妈的一片心意,便咬牙吃了。

吃完后,果然看陆妈露出满意的笑容来。

陆妈:这孩子能吃,有福!

秦诗:穿越以来吃的最好最饱的一顿。

吃完早饭,陆妈就忙活着张罗起来,尽管没什么东西要准备,但她还是团团转,给秦诗二人准备路上吃的和用的。

秦诗上辈子她常年独居,父母在国外,从小到大都是保姆准备她的东西,哪里见过这种场面。

她看着陆妈指挥着陆泽天团团转,嘴角不由的勾起,她很喜欢这种烟火气息。

准备出发,陆妈突然拉过陆泽天,进屋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两人视线莫名碰撞,秦诗随口一问:“怎么了?”

陆泽天没说话,摇了摇头示意没事,接过她手里的包裹,“我来拿就好。”

行李不多,一共就两个包裹,陆泽天劲大,一手一个拎着毫无压力,秦诗也乐的轻松,没有客气。

“谢谢。”

“没事。”

陆泽天拎着两个包裹出门,往停在门口的牛车上放。

秦诗背着自己的挎包,看着陆泽天背影,突然发现他耳朵很红。

她抬头看了一眼头顶的大太阳,心想陆泽天耳朵挺薄的。

阳光一照就红了。

牛车是陆爹租的,要不然今天人家是不去镇上的,牛还要下田干活的。

秦诗跟陆泽天坐上牛车,对恋恋不舍的陆泽天父母挥了挥手。

陆泽天:“爸妈,你们回去吧,到了我给你们写信。”

“好,路上小心点!你多照顾二妮听见了吗!”陆妈抹了抹眼泪,知晓二儿忙,这一去怕是几年就见不到了。

“我知道,放心吧。”陆泽天应了一声。

“爸妈,你们照顾好自己,有时间了我带孩子们回来看你们。”秦诗冲他们说到。

“好好好,去吧去吧。”陆妈听见秦诗这话,心里高兴的很。

不管真的假的,秦诗能有这份心,陆家父母就开心。

牛车走远,秦诗回头,见他们还在路中间站着看,心里莫名有些怅然。她扭头看了一眼同样才转过头来的陆泽天,羡慕他有这样爱他的父母。

陆泽天看她眼神有些不对,便问:“怎么了?”

秦诗:“没事。”就是羡慕嫉妒恨而已。

陆泽天不是话多的人,秦诗也有些不舒服,再加上有外人在,不能敞开了聊。于是一路上他们二人都没什么话,就在闭目休息。

到了镇上,陆泽天找到客车,把行李放了让秦诗先上去,自己去办点事,等下就来。

秦诗肚子坠坠的不舒服,便点了点头,先占了位置。

结果过了半个小时,车到点要开了,陆泽天还没回来。

要不是他一身军装,提前叮嘱了司机等等他,司机到点都不会等他,直接就走了。

又过了五分钟,就在秦诗着急的时候,陆泽天回来了,他冲司机道了一声谢谢,来到了秦诗身边。

秦诗看他额头冒汗了,知道他是跑着回来的,什么也没问,只是打开挎包,扯了一小段卫生纸递给他。

“擦擦汗吧。”

陆泽天接过,道了一身谢。

“以后我们不必说谢谢,太客气了,”秦诗压低声音解释:“孩子们听到不太好。”

陆泽天点点头,“好。”

车子启动,出了镇上后就开始颠簸,秦诗有些晕车,靠在椅子上脸色苍白。

陆泽天伸手打开窗户,风吹了进来,秦诗表情好了些。

但没多久,秦诗后面抱孩子的人就要求她把窗户关上。

孩子才一岁,现在也快入秋了,这风还是有些冷的,他们怕把孩子吹病了。

秦诗看了一眼对方怀里的小孩子,只能把窗户关上。

陆泽天拿出保温杯拧开递给她,秦诗也顾不到洁癖了,接过杯子喝了起来,这才感觉肚子舒服了些。

真是奇怪啊,这身体例假刚来的两天不疼不痒,怎么第三天开始不舒服?

秦诗翻了翻记忆,发现一直是这样的,顿时有些无奈,之前她没发现这茬。

就这样颠了两个多小时,车上的人纷纷开始掏出食物,一下子汽车里充满了各式各样的味道,差点没把秦诗熏死。

陆泽天拿出陆妈特意包的包子,问秦诗:“要不要吃一点。”

秦诗摇了摇头,“你吃吧,我没胃口。”

陆泽天知道她晕车,便放下包子,翻出出包里的水果罐头,拧开递给秦诗,“改改嘴里的味道。”

秦诗接过罐头瓶子喝了一口,甜到齁起的劣质糖精味充斥满整个口腔,压下了她的反胃,却让她更难受了。

于是只喝了一口,秦诗就还给了陆泽天。

陆泽天没说什么,把盖子拧好又将罐头瓶子收回去,拿起膝盖上的包子袋子起身去了前排。

秦诗想探头看看他干嘛去了,也没有力气,只等着他回来。

很快,陆泽天就回来了,手上除了包子,还有两个橘子。

“我上车的时候看见他拿了一袋,就用包子去换了两个。”陆泽天将橘子递给秦诗。

秦诗愣愣的接过橘子,扭头看陆泽天,发现他认真的吃起包子来,就仿佛做了一件微不足道且应该做的事情后,微微眨了眨眼睛。

看着陆泽天像直男,但没想到他还蛮细心的啊。

秦诗扒开橘子,酸酸甜甜的味道让她表情缓和下来,她掰下一半递给陆泽天,见他摇头拒绝,心想果然从这种小事上就能看出来一个人的教养和品德。

赚了啊,没想到随便找了个人结婚,这人居然还不赖!

大人都这样,那孩子再差也差不到哪里去吧?就算陆泽天平时再忙,那也有陆妈妈照顾教育。

陆妈妈能把陆泽天教成这样,那养了几年孩子,孩子估计也不错。

秦诗心里微微放松了些,思索着第一次跟孩子见面,应该怎么来。

第一印象也很重要。

没思索多久,秦诗就突然闻到了一股奇臭无比的味道,一股茶叶蛋的味道。

嗅觉敏感的秦诗直接反胃干呕了一声,整个人都差点没了。

前面放屁的人听见了秦诗的干呕声,没有一丝尴尬,反而还扭头看了一眼秦诗,嘟囔着:“小娘们就是娇气……”

秦诗捂着鼻子和嘴,惊叹这人脸皮为何这么厚。

旁边的陆泽天看着她的眼神,突然勾了勾嘴角,一直以来秦诗都在冷静沉着的样子,他还是第一次看见她露出如此生动的表情。

就这样,秦诗在充满汗气、茶叶蛋屁、奇怪的腌菜味道中,颠了两个多小时才到县里。

下车后,秦诗闻着新鲜空气,感动的都要哭出来了。

选了八十年代都这么惨,她实在不敢想自己要是选了六十年代和七十年代,会是什么样的情况。

火车还有三个小时才到,陆泽天带着秦诗去国营饭店,秦诗挣扎着吃了半碗酸汤面,这才舒服了些。

陆泽天端过她剩下的半碗开吃,秦诗瞪大了眼睛,又很快恢复了正常。

他是军人,又是这个年代的,不浪费粮食是肯定的,不要多想不要多想,正常!

吃完饭,陆泽天带着陆泽天又来到供销社,“我妈让我给你买两身衣服和鞋,还有你缺什么也一起买了。”

秦诗点头,一点也没跟他客气,就当提前预支工资了。

就在秦诗准备进供销社的时候,陆泽天突然喊住了她,从口袋里摸出两张票递给她,“这个……你拿着。”

秦诗接过一看,惊讶的发现上面写着“卫生巾票”几个字,“这你哪里来的?!”

再一抬头,就发现陆泽天耳垂通红。

秦诗愣住了。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