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这Omega又凶又野[全息] 轻风白杨 > 情溢

情溢

小说:

这Omega又凶又野[全息]

作者:

轻风白杨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2-06-25

这天的晚训Rank,邱聿还是参加了。

“幽魂2207”现在是属于他的训练号,为了保证训练效果,他再次更改了角色外观,与比赛号统一,使用了扫描的身体数据。

他如今已经在这具身躯里待了一个多月,对肢体的控制力比先前更强,即使现在手短脚短的,作战也不会再受到影响。

鹰骑战队和御游直播平台之间有合作,队员们每人每月都要完成15小时的直播任务,他们平时会商量好轮流在Rank训练的时候开播,尽量不同时开,免得队粉不知该去谁的直播间。

这天晚训正好轮到慕飞白开播,他刚进直播间,就被大片大片弹幕刷屏了,刷的还是同一句话——

「恭喜慕神完成初次倒Flag跑单成就!说好的跪地求婚呢?」

慕飞白:……

甚至就连他匹配到的队友也笑着问他:“哎,慕神,说好的跪地求婚呢?”

慕飞白笑着锤他一拳:“楚星焱,你够了。”

楚星焱是无尽战队的前队长,退役两年,目前签在御游做直播。他没在赛场上遇到过慕飞白,却在线上Rank见过不少回,当过队友也当过对手,勉强算是熟人。

“那个幽魂2207真是Omega?”楚星焱忍不住好奇。

“嗯,真是。”这件事没必要保密。

“你们老板怎么想的,签个Omega进队里?”楚星焱不理解了,“你们队里可是有俩Alpha,就不怕他成祸水?”

说着,他向慕飞白身边看过去。

今天Rank慕飞白依然和杜尘组队,贺教练似乎有意让杜尘和慕飞白多配合多亲近,以免将来再出现汤未燃那样的事。

杜尘显然听到两人说的话了,却连一个表情都没给,低着头默默摩挲手中的枪。

慕飞白“啧”了一声,瞥着楚星焱:“你以为Alpha是什么?随便见到个Omega就得抢?怎么没见你们随便看到个女Beta就打架啊?Alpha也是有审美的好吧?”

楚星焱乐了:“怎么?他长得不好看?”

慕飞白有点烦,不想再讨论这个话题。

恰逢准备时间结束,游戏开始,他随意挥挥手,没再搭理楚星焱,带着杜尘离开基地。

谁知他刚进野区杀了几只变异兽,游戏信息突然刷出一条——

「“幽魂2207”击杀“星Flame”。」

“星Flame”正是楚星焱退役后用的直播ID。

慕飞白没忍住,噗嗤笑出声来。

他是真没想到邱聿正巧排在对面,还给楚星焱来了这么个下马威。

于是他打开队伍语音,幸灾乐祸:“哎呀,你怎么被Omega拿了一血啊?怎么会这样!”

正等待复活的楚星焱:……

慕飞白直播间弹幕:

「哈哈哈哈慕神贱兮兮的!」

「幽魂牛B!」

「为什么我突然觉得,慕神对幽魂有点宠?是我的错觉吗?」

然而弹幕刚刷出来,就听慕飞白在队伍频道开口:“我去杀幽魂,杜尘来野区。”

这个安排明显是要一盯一死磕了,“有点宠”的言论不攻自破。

然而,慕飞白想得很好,邱聿却并没有被他套住。

两人在前线对上了三次,三次居然都以慕飞白被邱聿击杀而告终。在慕飞白等待复活的时间里,邱聿顺手又杀了两次路人、一次杜尘、一次楚星焱。

慕飞白的直播间里,观众们一片惊叹:

「卧槽,我怎么觉得幽魂又变厉害了?」

「不会吧?是不是慕神放水了?」

「我也觉得是幽魂变厉害了!好家伙,神出鬼没的,从背后刺杀那回,在慕神的视角里居然连他的脚步声都听不见!这特么得是多强的控制力?」

慕飞白被杀了三回,却丝毫不见颓丧,反倒愈发兴奋。他再次复活,从基地出来就直奔邱聿所在的那条线,一副不死不休的模样。

两人很快狭路相逢,在掩体之间周旋了好一阵,距离渐渐拉进,邱聿弹夹打空的瞬间,慕飞白拎着长刀就冲了上去。

邱聿仿佛早就预判到他的行为,反手抬枪架住刀刃,另一只手摸出刺刀反击,又趁慕飞白躲闪的时候,飞快将刺刀装在枪头。

他短促地呼了口气,训道:“打得太激进了。”

慕飞白咧嘴一笑:“玩就要玩刺激的。”

邱聿也不怕他,迎面攻了上去。

弹幕:

「不是,这个幽魂真是Omega?这么猛的吗?」

「他俩打起来太精彩了,卧槽,我好想看他俩打擂台1V1!」

「赌一个鸡腿,幽魂这次又要赢。」

这句话一出来,慕飞白的直播间直接化为赌场:

「赌一包辣条,这次慕神翻盘!」

「赌慕神倒立洗头,我觉得还是幽魂赢。」

「赌慕神输了就赶紧跪地求婚!」

慕飞白目光灼灼,却毫不手软,抬刀劈向邱聿。

邱聿走位灵活,眼看就要打出个漂亮的防守反击,却不料膝弯忽然一软,动作走形,被刀刃狠狠划在肩头。

他猛地后退两步,呼吸有些凌乱,举着刺刀的手微微发着颤。

慕飞白的第二刀紧追而来,却在半空硬生生转了方向,贴着邱聿的脖颈,架在邱聿喉头。

邱聿晃了一下,抬头看向慕飞白,视线明显有些发直。

慕飞白心头一颤:“你怎么了?”

「???」

「什么情况?」

「慕神为什么不杀?该不会真在放水吧?」

下一秒,邱聿攥紧手里的枪,用力挑开架在颈边的刀,欺身向前攻击。

慕飞白抽刀防守,可身前的人却仿佛失控,攻击如疾风骤雨般接连不断,没有留下丝毫变招防御的可能,仿佛将全部生命力都灌注进攻击里,一心只想杀了慕飞白。好在慕飞白的实力也很强,才能勉强招架,没被瞬间击杀。

“喂!”

慕飞白越打越心惊肉跳,直到手里的长刀被邱聿一击挑飞,他险险躲开要害,侧腹中刀,这才终于感到邱聿有些后继无力。

他当机立断将人一把拽住,喊道:“邱聿!”

谁知邱聿被他攥着手腕居然还往前冲,慕飞白只觉得脖子上骤然一疼——邱聿居然咬他!

“你怎么回事?!”慕飞白掐着邱聿的喉咙把人推开些许,“醒醒!”

邱聿眉头紧锁,喘息急促,但总算恢复了些理智。

他双眼发直,茫然看向慕飞白,良久,哑着嗓子问:“游戏舱……怎么……强退?”

见他这个样子,慕飞白慌了:“你、你怎么回事?”

邱聿咬牙:“可能是……情溢期……”

慕飞白骤然瞪大眼睛。

「Woc!在游戏里突发|情溢?!」

「慕神干嘛呢?还不赶紧强退出去找人来!」

「看看,这就是Omega,要是在比赛场上发|情绝对坑队友好吧?」

这时,一枚子弹骤然袭来,将正半倚在慕飞白怀里的邱聿击毙。

邱聿顿时化为一片光点消散。

慕飞白猛地转身,目光如箭,刺向从不远处掩体后冒头的杜尘:“你干什么?!”

“你为什么不杀他?”

杜尘面无表情丢过去一只疗伤包:“这是Rank训练,他是敌对方,你为什么不杀他?”

慕飞白回神,却没答话,而是抬手翻出PDA,呼出强退界面,直接切断了游戏和直播,飞快地打开游戏舱,拔掉所有接线,翻身跳出舱室。

却恰好看到贺谨行引着戚折锋急匆匆赶来,强制打开邱聿的游戏舱。

“飞白,回去。”贺教练面色严肃,挡在邱聿的游戏舱前,防备地盯着慕飞白。

是了,Rank训练的时候,贺教练会看他们的直播,自然也能发现邱聿的异常。

慕飞白莫名发紧的心口终于松开,这才注意到室内萦绕着浓郁的椰奶香气,一个劲儿往他鼻子里钻,令他有些……异样。

身体不受控制地产生了一些令人难堪的变化,慕飞白脸色骤沉,咬牙屏息,慌乱地转身翻回游戏舱里,匆忙戴上头盔,猛地关闭舱门。

这是他第一次直面正在发|情的Omega。

即使他注射过Alpha抑制剂,没有进入易感状态,还能保持理智,但……身体还是会失控,脑子自作主张地开始浮想联翩,让他难以抑制地对自己产生了厌恶——

难怪,那么多人会说Alpha是畜生。

……

邱聿的情溢期来得突然,但情溢反应却没有前两次那么严重。

战队为他提供的抑制剂的确不错,凝胶推进肠道,效果立竿见影,身体里仿佛烧灼的热意很快平息,只余下一丝不明显的焦躁,很容易就能强压下去。甚至,连他周身的信息素气味都好像变淡了些。

“距离上次情溢只有28天。”戚医生一边记录病例,一边道,“可能与你刚开始接触Alpha、今天又突然劳累过度有关。接下来三天你在宿舍休息,不要出门,记得每天早中晚各加用一支抑制剂。”

邱聿问:“可以用头盔训练吗?”

戚折锋想了想,回答:“你自己感觉身体受得住就可以,但要注意不能太过疲劳,保证充足的休息是第一位的。”

默然片刻,邱聿道:“我知道情溢期可以通过药物提前或推迟,夏季赛开始之后,我可能需要——”

“你不可以。”戚医生打断道,“你正在为申请线体手术做监测,不能使用任何药物干预情溢周期。如果你的情溢期不巧赶上比赛日,只能让替补上场,或者……”

他话头顿了一下,很快接着说:“……找个Alpha给你做线体标记。”

线体标记,俗称“临时标记”,指的是Alpha和Omega在不发生关系的情况下,只通过将Alpha的信息素注入Omega颈后的线体,达到暂时安抚Omega情溢反应的目的。

被临时标记过的Omega,在没有接触标记者信息素的时候,情溢反应会被彻底压制,只有当标记者散发出信息素时,被标记的Omega才会产生情溢反应,且反应的激烈程度还会更甚,现有的任何抑制剂都无法缓解。

这是大自然为Alpha选择出来的,为他们保证Omega忠诚的锁定机制。

所以,即便只是临时标记,也意味着被标记的Omega是标记者的所有物。

这是此处世界的约定俗成。

邱聿可以不在意约定俗成,但他不想就这样把自己的弱点交出去,任由一个Alpha完全掌控。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