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架空 > 野僧 水怀珠 > 叛军

叛军

小说:

野僧

作者:

水怀珠

分类:

穿越架空

更新时间:

2021-09-22

车队逶迤,不知不觉已拐过山坳,纷飞在空中的最后一瓣桃花消失在窗后。

乔簌簌看着走神的战长林,伸手在他眼前一挥。

思绪戛然断裂,战长林目光微闪,闭上了眼睛。

乔簌簌知道他回神了,抱膝沉思一会儿,最后道:“我嘴巴笨,不会说话,我本是想说,郡主心里肯定还是有你的,不然不至于拖到叛军攻城前才匆匆出嫁,你在这个时候赶来,肯定也不会是凑巧。长安到洛阳就那么远,时间就那么多,你要是再不行动,等郡主嫁进了洛阳城,可就真来不及了。”

战长林闭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爱嫁不嫁。”

乔簌簌怔然,恨铁不成钢道:“那可是你以前捧在心尖上的人,你就真的甘心她嫁给别人吗?!”

战长林道:“无所谓,捧腻了。”

乔簌簌一震。

便在此时,车外突然传来一记马嘶,间杂隆隆蹄声,泥石流一般从山侧奔来,乔簌簌悚然一惊。

推开车窗,沙尘弥漫视野,山坳背面,正有一队骑兵冲来,乔簌簌张大了嘴。

“长林大……”乔簌簌转头,车里已是空空如也。

奉云城外的叛军首领姓江,单名一个蕤字,起事前,本是奉云县折冲府的一个队长。

大齐沿袭前朝的府兵制,太平时,当兵的跟普通农民一样,要犁田、种地,等到农隙时,再参加军事训练,以备战时从军参战。换句话说,就是平时务农,农闲练武,有事出征。

折冲府是专门负责训练士卒、选拔府兵的机构,平素里跟这些军人的接触最多,江蕤又是个侠肝义胆、豪气干云的个性,因而职位虽低,声望却很高。

一年前,驻守平卢、范阳、河东的三镇节度使武安侯突然造反,打着“奉天靖难”的旗号,率领二十万雄师南下,所经州县,皆望风瓦解。

大齐太多年没有发生过内乱,自从苍龙军在雪岭全军覆没后,又一直没能再建立起一支强悍的军队,面对突然反戈的叛军,朝廷措手不及,节节败退,最后竟然仓皇弃都,置百万民众于水火而不顾。

蒲州介于长安、洛阳之间,一旦长安被叛军攻陷,蒲州就是圣人的最后一围城墙。朝廷南迁后,从洛阳颁发过来的诏令一道又一道,前日征兵,昨日收税,今日复又征兵,收税……

百姓被压榨在一卷卷黄绫底下,挣扎得流干了汗,流干了泪,再往后,便开始流血了。

三月九日,奉云县因赋税激增一事爆发官民冲突,一条街巷,惨死七人,下狱十九人。全县震怒,成群百姓蜂拥至县衙门外,要求官府给出说法,换来的却是更激烈的冲突、更惨烈的伤亡。

当夜,江蕤愤而揭竿,召集数十义士杀入牢狱,劫出受困民众。

次日,四方响应,上千人云集于奉云城外、黑林山下,形成了蒲州对抗朝廷的第二支叛军。

大齐府兵都是自备军械、军粮的,这千余人闻讯而来,自然也带来了不少兵器、马匹、粮草,江蕤是折冲府的人,深谙奉云城内的军备情况,本以为凭着这三千来人,一鼓作气,定能赶在州府援军赶到前拿下奉云城,谁料一场夜雨下来,会令他们惨遭偷袭。

撤回山中时,原本三千人的队伍已折损至五百,江蕤大痛。

所幸,天无绝人之路,便在江蕤四顾茫然时,队伍中忽有一人发现了惨死于林间的二十多具尸体。

紧跟着,又有人找到了肃王府遗落在草丛里的半截车旗。

黑林山上有山匪,奉云城内人人皆知;长乐郡主会途径奉云,远嫁洛阳,江蕤亦有所耳闻。

两者一联系,江蕤豁然开朗。

“搜,长乐郡主一定还在这座山上!”

后半夜,暴雨收歇,佳音传来,肃王府一行果然藏匿于匪寨里。

对于一支败北的、亟待被剿的叛军而言,还有什么是比绑架宗室、威胁官府更稳当的出路呢?

江蕤心一横后,寒声下令,埋伏山间。

日照荧荧,一支羽箭划破天际,居云岫低垂的眼帘一掀。

车外蹄声四起,似春雷滚落,璨月推窗一看,变色道:“不好!郡主,好像是叛军!”

居云岫脸色阴下来,显然也没料到当真会被叛军盯上。

昨夜暴雨,叛军大溃,照理说,此刻不是找了个隐蔽角落休养生息,就是趁州府援兵赶到前匆匆逃离。可这拨人倒好,既不休整,也不亡命,反而埋伏在这深山里突袭王府车队,看来,是另有图谋了。

居云岫心念疾转,便欲传令,一人从车外闪身进来,正是战长林。

车外有喊杀声,战长林干净的僧袍上再次沾了血,一双黑沉沉的眼盯着她,向来漫不经心的脸孔板着,一副严肃神色。

居云岫错开目光,向璨月道:“传令扶风,全力突破,先护送众人入城。”

璨月隐约听出些什么,愕然道:“那郡主你……”

“不必管我,速去!”居云岫把璨月推出车外,继而一转头,看向战长林。

二人目光相触刹那,神色一定。

漫天箭雨如罟,一匹快马忽如离弦的箭,驰出重围。

混战中,一个头扎黄巾的汉子扭头一看,朝江蕤大喊道:“大哥,是长乐郡主!”

江蕤转头,只见一个僧人正护着一个凤冠霞帔的妇人,策马闯出围杀,径直向山内树林驰去,迅速下令:“追!”

杀声起伏,一拨叛军掉头朝树林方向而去,车队这边压力锐减,扶风担忧的目光望向林内。

璨月道:“郡主有他相护,不会有事,趁着这时候突围出去,快!”

雨后山林岑寂,铺在地上的树叶还积着漉漉雨水,马蹄一踏,鸟雀惊飞,水珠四溅。

居云岫被战长林牢牢地箍在胸前,只感觉两侧胳膊都要给他箍断了,蹙紧眉道:“你松开些……”

战长林背脊微僵,夹紧的双臂略松了松,臭着脸道:“说了不急下山,非要下,这回高兴了?”

居云岫不想听他落井下石:“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战长林轻哼一声:“拼着性命护你出来,还连说话的资格都没了?”

居云岫纠正他:“车队里除了我的人,也有你的人,拼命不是为我拼,我不欠你的。”

战长林一怔:“我的人?”

他首先想到的是恪儿,可又觉得她肯定不会把恪儿列入他的名下,想了想,才反应过来指的恐怕是乔簌簌。

唇角蓦地一扯,是个似讽刺、又似得意的笑,战长林道:“划得倒挺清楚,可你那儿是一车人,我只是一个人,照这样算,我岂不是亏得很。”

他有意不否认“你的人”这个概念,居云岫果然微妙地沉默了一瞬,才道:“嫌亏可以回去。”

战长林心道无趣。

身后蹄声震天,紧追而来的叛军已迫近至十丈开外,战长林集中精力,扬鞭策马,便在这时,一记破空之音“嗖”一声从耳后袭来。

战长林眼锋一凛,闪身避让,一支□□从颈侧擦过。

居云岫转头,战长林把她脸扳回来,低声:“别看。”

说话间,又是数支□□从身后射来,战长林低头挡稳居云岫,大喝一声,策马驰入树林深处。

茂叶覆压,枝杪参差,身后射来的箭顿时失了准头,“蹭蹭”几声射在树上。持弓的人皱眉道:“大哥,树太密了!”

群马疾驰,江蕤目光如隼,紧盯着前方道:“加派人手。”

那人迟疑片刻,道:“射着郡主怎么办?”

抓人质,必须要抓能喘气的,像长乐郡主这样娇贵的主儿,谁知道会不会一箭就给射死了。

江蕤道:“放心,射不到她。”

雷滚一般的蹄声震荡山林,一匹枣红大马载着两人疾奔在茂叶底下,突然,箭雨迸射,十余道寒芒擦着周身闪过,战长林身躯微微一颤,压紧了眉。

前方不远就是前日贼匪埋伏王府车队的地方,战长林稳住心神,全力以赴,纵马抵达后,扬鞭一抽。

骏马狂奔,战长林抱紧居云岫跃下马背。

一阵天旋地转,枯叶簌动,二人落入树角的一个暗坑里。

与此同时,那匹枣红大马沓沓奔远,不多时,一大片嘈杂的蹄声从地面上踏过。

“驾,驾!……”

“再快些,他们跑不远了!”

“……”

暗坑里,光线晦暗,居云岫背贴着战长林胸膛,嘴被他捂着,睫羽不住扇动。

地面蹄声渐行渐远,良久后,林间终于恢复岑寂。

阳光透过铺盖地面的树枝,渗入逼仄的暗坑里,微光一束束,居云岫垂眸看着鼻尖底下的这只大手,刚一挣扎,头顶传来一声闷哼。

战长林低着头,额间渗着濛濛冷汗,眼瞳里闪过一抹痛色。

居云岫心头“突”的一下,转头往他身后看去,赫然见一支羽箭插在他后肩上。

“你……”居云岫脸色陡然一寒。

战长林若无其事,只是盯着她,低笑:“这回算欠我了吗?”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