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专属陷阱 荔月末 > 7. 领证

7. 领证

小说:

专属陷阱

作者:

荔月末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2-08-06

贺熠的办事效率奇高,第二天冉柠就在公司收到了好几份协议,都是有关于结婚的。

桌面上的手机提示微信有新消息,冉柠划开屏幕。

贺熠:【这些协议是根据昨天的沟通初步拟定的,你先看,有什么不妥或者是想要添加的条款你发给我。】

昨晚贺熠挂断视频后两人就加上了彼此的微信。

冉柠回了他一个OK的手势。

细细看过后冉柠觉得所有条款非常周到,事无巨细的囊括了两人婚姻存续期间需要履行的义务,包括但不限于挽手出席活动、在长辈面前塑造真实夫妻的形象……

并且补充协议还注明了三年期满尊重彼此意愿,只要有一方想要终结婚姻另一方就必须配合。

另外还有一沓常规的婚前协议,总结就是两人婚前婚后财产互不相干。

这简直就是她理想中的联姻。

--

冉柠:【协议我看过了,我没意见。】

冉柠其实还想说你什么时候有空,我们把协议签了,但又觉得有些心急,就把这句话给删掉了。

原本给贺熠发微信冉柠全当是给他留言了,没想到他竟秒回。

贺熠:【你下午有时间吗?】

现在正好是午饭时间,冉柠以为他要约自己当面签协议。

冉柠:【去找你签协议?】

冉柠:【我现在就有时间。】

等了一会不见消息,冉柠以为贺熠中午没时间,她又在对话框里打起字来,想着下午也可以。

对话框显示对方也是正在输入。

冉柠那句【你如果现在忙的话,我下午时间也可以】刚发出去对话框就弹出了贺熠的新消息。

——【还是下午吧,中午民政局不办业务。】

?!

冉柠恍觉贺熠好像比自己还着急,这是被长辈催婚催到了什么地步?

可一切就绪领证好像的确是水到渠成要做的事,两件事一块办了还能提高效率。

冉柠略一思索也不再多矫情。

【我需要回家取一趟户口本,下午两点我去你公司找你,签完协议我们去领证?】

冉柠整句话后边打了个问号,她想表达的是征询的意思。

停了两秒。

贺熠:【听你的。】

“……”

--

冉柠母亲不在家,有帮佣林姨的帮忙冉柠很快就找到了户口本,只是在林姨问她要户口本干嘛时她才突然想起自己准备结婚这件事还没告诉母亲。

实话实说肯定不行。

自己母亲的性格如果知道她为了帮公司脱困找人结婚,怕不是能哭到眼泪流干。

冉柠随便跟林姨扯了个谎。

只是再过几天她跟贺熠这段婚姻关系肯定是要公开的,那时她要怎么跟母亲解释……

冉柠有些头疼。

--

贺熠此刻在办公室认真看着面前的电脑屏幕,一手扶着下巴另一只手挪动着鼠标,神色愈加沉思。

还时不时敲两下键盘……

秘书艾米敲门进来送文件,看见贺总这副眉头微蹙的表情还以为他心情不好,放下文件就想离开办公室。

却被喊住——

贺熠视线从电脑屏幕移开后,神色也变得柔和下来,甚至还带了几分笑意。

“一会冉氏集团的冉总会来我们公司,你直接带她来见我。”

艾米被这突如其来的转变镇住,点头应下,退出办公室。

贺熠视线重新回到电脑屏幕上,再次开始研究“民政局登记攻略”。

--

冉柠比预计的两点早到了几分钟,前台小姐姐显然是认识她,或者是贺熠安排过。

她刚踏进南唐大厦,上次给她引路的那个小姐姐就走到她面前。

“冉小姐,这边请。”

……

贺熠的办公室冉柠还是第一次来,也算是刷新了冉柠对气派的认知。

拐出电梯后目光所及之处都是光亮的大理石瓷砖,宽阔无比,一眼甚至能望到对面数十米开外的落地窗。

顺着路往前走两步左右手两边各出现了一道门。

左手边门跟玻璃都是透明的,里面有四五个人在宽敞无比的办公室办公,应该是助理、秘书之类的职位。

而右手边那道实木门竟设在几阶台阶之上,看起来难以逾近。

推开厚重的木门里面又是另一番光景,这个办公室空间没有预想的半层楼那么大,但空间充足。

入眼首先是摆满整墙的商业奖杯,那堵墙前面还有一组黑皮沙发跟茶几,贺熠的办公桌设在沙发对面,除此之外就只有几株一人高的绿植跟落地窗前摆了几样健身器材。

贺熠见她进来指了指自己办公桌前的椅子。

“请坐。”

--

一式两份的协议贺熠像是有先见之明似的今早全都让人拿给了冉柠。

两份协议冉柠都看过了,内容一模一样。

因此两人见面签协议没费多少时间。

签完字冉柠就以为两人可以出发去民政局了,贺熠却喊住她。

“冉柠。”

他喊自己名字明明是正常语调,冉柠却次次感觉不一样。

“你把身份证和户口本给我一下。”

冉柠手上拿了两个不透明的牛皮纸袋。

一个里面装着刚刚签好一式两份属于她的那份协议。

另外一个里面装着户口本跟身份证。

协议都签完了,冉柠也不觉得贺熠会拿着她身份证户口本去办坏事。

况且他的身份,如果要算计她不需要费这么大的周章。

这也是冉柠敢跟贺熠协议联姻的主要原因。

冉柠直接将她手上比较薄的那个档案袋递给贺熠。

“在这里面。”

贺熠接过。

又从抽屉里拿出自己的户口本跟身份证。

他站起身将档案袋跟自己的证件摞在一起捏在手里,从办公桌后绕出来,向外走去。

冉柠跟在他身后,走出办公室贺熠没有向电梯走去,而是绕到了电梯背面的房间里,那里赫然摆着两台大型打印机。

冉柠看着贺熠有条不紊的将身份证放在打印机中,机器运作一会停住,他还抬手将那身份证翻面……神色认真的重复几次动作后他又动手去拆户口本里的某一页纸。

冉柠这才反应过来。

“登记要用?”

“对。”

贺熠手上动作没停,复印机嗡嗡工作。

冉柠没想到贺熠居然细节到这个地步,她还以为登记结婚只需要带着钱跟身份证户口本去民政局就行。

顿了一会贺熠又垂头问冉柠:“你对结婚登记的照片有什么要求?”

两人现在一个人站在打印机的正面,一个站在打印机的侧面,冉柠鼻息间都能闻见贺熠身上淡淡的若有若无的雅致香气。

因此她稍稍抬头就撞上了贺熠的视线。

他眸光幽深问的极其认真。

冉柠疑惑:“登记的照片不是在民政局拍的证件照吗,还能有什么要求?”

“也可以自己拍了带去。”

贺熠语气认真,“听说民政局拍的效果可能不好看。”

“应该没什么关系吧。”

冉柠看向他:“反正这个结婚证就用三年,而且应该也没什么人会看到。”

“……”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冉柠觉得她说完这句话贺熠的黑瞳好像又沉了几分。

“也对。”

贺熠的声线清冷低沉,语调倏而一转:“但我的结婚证家里长辈应该会散播给贺家所有的亲戚朋友,如果照片不好看冉总不介意?”

贺家所有亲戚朋友,那岂不等于是大半个京洲商业圈?

冉柠一直对拍照没什么概念,因为她从小到大好像没有哪张照片不好看,都能入眼,但听贺熠这么说好像是需要严谨对待结婚证的这张登记照片……

最终两人在去民政局的路上找了家照相馆拍照。

是贺熠的司机载他们去的。

就是上次冉柠喝醉见过的那个司机,甚至车子都是同一辆。

路上冉柠只觉有些荒唐。

第一次坐这车,她俩还素不相识。

第二次坐这车,居然就是要去领结婚证。

……

--

凡是情侣走进照相馆,掌握话语权的那个人往往都是女生,因此两人走进照相馆后店家就一直在给冉柠寒暄介绍,贺熠则默默跟在冉柠身后。

店家是个胖胖的女人,看着三十来岁,面容和善。

她一听两人要拍红底照片就热情询问冉柠是不是结婚登记用。

沙发里冉柠被她的热情感染的有些不自在,但还是点了点头。

“两位可真是太般配了,恭喜恭喜啊……那二位想要什么风格的?”

冉柠迷惘的看了一眼坐在自己身后的贺熠,又转头看向面前的店家:“这还分风格?”

这家照相馆是开在民政局附近的商场,近两年许多人来拍新人登记照,在网上小有名气,因此店里还专门做了个登记照的样册。

店家拿过来递到冉柠面前,翻开后继续热情介绍。

“当然分啊,两位是想要商务一点的还是随意一点的,像你男朋友……”

店家看向贺熠然后顿了一瞬,笑眯眯改口道:“像你准老公今天穿的这一身西服拍出来就是偏商务一点,但我们店里也提供专门的衣服,像是印有红双喜的T恤、白衬衫……”

店家眼看着面前一直寡言少语不苟言笑的男人在听到“准老公”后眉眼攀上笑意。

她暗自好笑。

冉柠纠结症发作,她把相册往贺熠那边推了一下:“你觉得你家里长辈会喜欢哪种风格?”

在冉柠的认知里她俩这张照片主要就是拍给贺家长辈看。

店家跟人打交道自有一套,片刻观察她就能知道眼前顾客爱听什么。

“帅哥你能娶到这么懂事的老婆可真是有福气。”

这句话她是看着贺熠说的,脸上满是打趣,然后她又收回视线看冉柠。

“美女这张是你俩的登记照,你先看看你喜欢什么风格。”

贺熠也颇有兴致的翻了两页冉柠推过来的样册:“嗯,你先看你喜欢什么风格。”

两人并肩坐着,因为看同一本相册的缘故头挨得很近,半边身子甚至都隔着衣服挨在一起,就像这张沙发上曾经的无数对情侣一样,静静的选着要以哪种称心满意的照片开启人生新篇章。

最终根据店家推荐冉柠选定了常规的白衬衫版。

其实一开始店家推荐的是男生穿着西服,而女生头戴白纱的模板照片,但贺熠却先一步开口拒绝。

他说等拍婚纱照再做这种造型……

冉柠只当他不喜欢那组照片。

--

因为来这里拍照的新人很多,店家就很有头脑的准备了许多全新的拍照用的衣服,方便新人拍完照后将衣服带回家留作纪念。

白衬衫店里有很多,衣服尺码都是店家按照两人身材选的正合适的尺码,并且熨烫妥帖才拿给两人。

冉柠先一步换好衣服从试衣间走出。

她今天原本穿的是一套粉色的职业套装,西服搭短裤,身材比例被勾勒的恰到好处,此刻上半身换成店家的白衬衫多少有些突兀。

她正想着要不要跟店家借一条牛仔裤穿,贺熠就从旁边的更衣室推门走了出来。

——不到二百块的衬衫硬是让他穿出了高级定制的奢侈感。

熨帖的白衬衫贺熠将扣子扣到最上面一颗,下摆扎进腰里,衬衫领子板板正正,而领子一角有一颗刺绣上去的红色爱心,跟冉柠身上穿的是同款。

换衣服左右不过五分钟时间,贺熠的脸明明没有发生任何变化,但此刻就是添了一种端方君子的清风霁月。

对美好事物欣赏是人类的本能,冉柠也不例外,她遵从本心夸赞出声:“真帅。”

她本意是想夸出兄弟朋友间的豪气,但因为她声音温婉柔和倒叫人听出了几分羞怯撒娇的意思。

冉柠话一出口就后悔了。

贺熠闻言迈着从容的步子向她的方向走来,靠近时他稍稍倾身俯首,薄唇慢慢挑起,声音带了点戏谑。

“你也很美。”

“……”

这是合作双方的互夸礼仪?

但因为两人距离太近冉柠脸颊还是不自觉的热了起来。

给她们拍照的摄影师也是话痨的性子,不停的夸两人般配,在这种氛围下冉柠热热的脸颊就再也没凉下去过。

摄影师指导两人拍照状态时还直夸冉柠这害羞的表情很到位,再带点笑就更完美了……

--

照片拍之前冉柠跟店家提过加急,因此拍完照片不过十多分钟两人就取到了照片。

其实正常来说加急也需要半个小时,但因为两人的颜值完全不需要P图,所以时间短。

照片中红色背景前两人穿着同款白衬衫,男人宽阔挺直的胸膛微微侧向身旁的女人,眉眼带笑,而墨发披肩的女人坐在男人半壁身前也笑的眉眼弯弯,还侧头歪向男人的肩膀,将靠不靠。

这一切都要归功于摄影师的专业指导。

看着手上被定格的这一幕冉柠总算有了自己即将要跟一个人登记结婚的真实感。

--

抵达民政局时贺熠的助理已经在等他们了,他手上还拿着一个号码纸,冉柠这才知道结婚登记居然是需要预约的。

更惊悚的是贺熠还让助理准备了喜糖。

接下来结婚登记的整个流程都是贺熠在前面有条不紊的处理,而冉柠就拿着喜糖分给每一位看见接触的工作人员。

一路下来两人又收获了无数句白头偕老,百年好合的祝福,贺熠不苟言笑惯了,在她身后发喜糖的冉柠只好微笑着一一道谢。

一路上冉柠都有几秒怀疑自己是真的结婚。

真情实感的结婚。

登记流程并不复杂,贺熠准备的资料也很全,很快两人就拿到了属于自己的结婚证。

向着民政局外走去时冉柠终是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现在结婚居然是免费的?”

她包里有九个一块钱钢镚,是回家取身份证时顺便从自己小时候的存钱罐里拿出来的,她一直记得结婚登记九块钱,她还担心贺熠不带钱来着,结果居然没用上。

贺熠闲庭信步跟她一起向外走去,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结婚证。

“放心吧,免费的也有法律效益。”

冉柠置若罔闻伸手从包了划拉一把,拿出两个钢镚给贺熠看,笑着说:“我还特意带了零钱。”

两个人以后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不对,应该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想起来这事冉柠也就当闲聊的笑事分享给贺熠听。

贺熠把她那俩钢镚接过来掂了掂。

“这就算是你嫁妆。”说着她又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戒指盒塞在冉柠手中。

“给,聘礼。”

冉柠接住呆了一瞬。

贺熠又走了两步发现冉柠还停在原地,转过身,声音沉稳:“我刚刚开玩笑的,不过既然结婚了还是应该有钻戒。”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