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死对头互相替身翻车了 林见树 > 23

23

小说:

死对头互相替身翻车了

作者:

林见树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2-06-24

23

许灼被沉重的呼吸声吵醒。

他下了床,蹲到周椋的床边,见其此时额头沁着细汗,呼吸急促,好像被什么束缚住般,偶尔还会用手挣一下被子。

轻轻拍了下周椋的手臂,许灼唤他:“周椋。”

连唤了几声,周椋才猛地睁眼。

许灼担忧问:“做噩梦了?”

他想起来,周椋以前也会偶尔做噩梦。

而他是怎么知道的呢,因为他读书的时候是长期熬夜党,总是玩游戏玩到深夜,玩亢奋了就电话骚扰周椋。

不过周椋睡觉的时候手机会静音,所以一般是不接的。

有一次接的时候,周椋噩梦刚醒,难得地和许灼说了许久的话。

后来每当电话接通,许灼就知道,周椋又做噩梦了。

问他梦里有什么,他总是不说话。

此时,周椋无声看着许灼,许灼也静静蹲在他身边。

良久,周椋压下眼底噩梦过后的怅然,翻了个身,背对着许灼,声音又是那般欠欠的样子,“你去睡吧。”

又等了一会儿,见周椋呼吸趋于平稳,许灼方才揉着蹲麻了的脚,回了自己的床。

白天还要试戏,许灼强迫自己赶紧再次入睡。

然后他用亲身证明,回笼觉是容易做梦的,梦里,他又回到那年高二。

***

自周椋上课踩了许灼一脚,许灼越发借此赖上了他。

放学后,许灼拖着“病体”,一瘸一拐地拦住了要回家的周椋,“你没陪我一起上厕所,那你得陪我去上网,我脚太痛了,一个人走不过去。”

周椋拒绝,“让徐子立陪你去。”

他知道许灼和徐子立关系不错,甚至每次看对方的时候,眼底会有些崇拜之意。

许灼哑口无言。

一封情书没约来徐子立看电影,他这两天看见徐子立的时候都觉得有些尴尬,怎么可能还去找徐子立玩。

何超又要陪赵婷婷吃麻辣烫,也不能陪他去网吧。

“人家好学生,要刻苦学习,我不能总是打扰人家。”许灼说得义正言辞。

周椋沉默片刻,“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总分全班第一,他全班第五。”

许灼:“我知道啊。”

周椋一副那你怎么好意思打扰我的无语表情。

许灼单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哥俩好的样子,“你是神童,你是天才,你不学也宇宙第一学霸。我就想要你陪我去网吧,我喜欢,就是喜欢你陪我,行不行。”

周椋浑身一怔,想起来这小子的心思。

上次去电影院就是要拒绝他来着,稀里糊涂给搞忘了,那这次就彻底断个干净好了。

“烦死了。”周椋说。

许灼见他开始跟着自己走,心头一喜,“你这人口头禅是不是烦死了,每天都烦死了。”

于是周椋就被许灼拐来了网吧,还开了个包厢。

周椋不喜欢这个嘈杂的环境,形形色色的人,偶尔传来用力的砸键盘音,还有男人输了游戏的破口大骂。

隐隐还闻到了香烟味,他不喜欢,甚至想转头就走。

可刚才还一瘸一拐碰瓷的许灼,此时劲和牛一样大,压根不给他反悔的机会,拽着他笔直进了包厢。

还知道他铁定没来过网吧,贴心为其开机,输入登机号与密码。

“你就进我的家族吧,Q.Q炫舞里面只要有你灼爷罩你,哪个服不横着走?”许灼又开始为自己的家族招兵买马。

“我不会玩。”周椋说。

许灼活动手指,“很简单,就上下左右、空格五个按键,跟着提示按就好了,我先给你演示一遍。”

于是他登录自己的Q.Q号,随便进了一局,戴上耳机,快速敲击键盘。

操作确实好上手,看了一会儿周椋就明白了,而许灼也没有过分吹牛,游戏技术还成,已经连续跳出了十几个perfect。

一舞结束,许灼不仅跳出了全场的MVP,而且还打破了本人在这首歌的记录,他激动地摘下耳机,捶着周椋的肩膀:

“看到了没!我是不是很牛批哈哈哈哈哈!”

周椋连忙往旁边一闪,摸着肩膀,“你不会也是断掌?”

许灼怔了下,“你怎么知道。”

他把掌心朝上摊开,智慧线和感情线相交合二为一,手掌的像被纹路断开一样。

周椋眼神警告他别再碰自己,“因为孙熙卓也是断掌,和你一样打人很疼。”

许灼第一次知道断掌这么厉害,“哦哦,不过孙熙卓是谁?”

“一个朋友。”

许灼顿时感到神奇,这家伙竟然还有朋友?

“你这朋友,最后一个字的发音和我一样诶。”

徐子立应该刚到家,此时上线了,看到许灼也在线,游戏里私信他,“玩一个小时?”

许灼看着电脑屏幕,没有立刻回复。

也不知道徐子立是怎么做到和没事人一样,拒绝了的自己告白,还能在学校里和自己正常说话,回家还邀请自己玩游戏。

“你先登录你的Q.Q,我带你玩几局。”许灼招呼周椋。

周椋:“我没有Q.Q。”

许灼震惊地望着他,这年头竟然还有同龄人不玩Q.Q?他算是窥见了全班第一名的枯燥生活的一角。

周椋欲背上书包,“那我走……”

许灼连忙把他书包扒下,“我有两个Q.Q,你用我的小号,小号还没注册过游戏!”

生怕周椋走了似的,殷勤为他打开游戏,输入自己的小号,还把密码念给他听,“这个Q号就送你了。”

许灼的游戏好友栏一直有私信进入,是徐子立看他没回消息,又追发了几条。

周椋望过去,果然看见了许灼嘴里一直心心念念的【家族】头衔。

他挑了挑眉,发现许灼的好友栏里,一位名为【徐徐微风】的好友,家族的亲属头衔是【父亲】。

“这人是谁。”周椋指着徐徐微风。

“哦,徐子立啊。”

周椋心道,难怪上次自己开玩笑说做他游戏里的爸爸,他不答应,为此自己还内疚陪他看电影,原来是已经有游戏爸爸了。

心里隐约弥漫不爽,连带着语气也不怎么客气起来,“那我进你家族,什么亲属头衔?”

许灼撑着下巴,想了会儿,“我还剩个【妻子】。”

周椋:……?

于是许灼在小号的初始捏人设的时候,选择了女性。

许灼说得理所当然,“那你就做我的老婆吧!”

周椋愣愣地坐在一边,看着游戏开局,感觉自己被套路了。

他不是来拒绝人的么?!

烦死了。

***

许灼醒来的时候,窗帘外的阳光正刺眼,当即抬手挡住眼睛。

身边的床上已经没有了人。

而他的指尖还残留着护手霜的香气。

这个梦提醒了他——

是不是因为他的手和孙熙卓很像,周椋才这般爱惜,亲自擦护手霜,甚至再麻烦也要牵一晚上。

难怪那天晚上,并没有发生什么一夜情。

他怎么就忘了,周椋是喜欢女孩子的啊,可以把他当作替身亲昵,但最后那一步是不可能跨越的。

他觉得自己心底的酸涩很可笑,既然答应做替身,这些隐晦该是他再清楚不过的。

他不应该又享受它,又嫉妒它。

他晃晃脑袋,把这些情绪都赶走。

他贪婪地呼吸着指尖残留的余香,和周椋在一起,也太幸福了,要好好珍惜才是。

“笃笃——”的敲门声响起。

“请进。”

周椋推开门,看他醒了,“你经纪人来了。”

许灼连忙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

周椋对门外的陈其亮点点头,后者这才进房间。随后周椋走出去,顺手把门带上,将房间内的空间留给二人。

陈其亮莫名其妙地看着已关上的门,寻思我找自家艺人,什么时候还要经过别家艺人的允许了。

“亮哥。”许灼顶着睡出的鸡窝头唤他。

陈其亮这才回神,赶紧朝他走近,“曹墨昨晚发了道歉视频。”

许灼接过他递来的手机,看到屏幕里的曹墨憔悴没精打采,穿了一身深色衣服,眼下乌青,双眸通红,郑重地朝镜头鞠躬:

“很抱歉让我亲爱的粉丝们失望了,对不起。

对于昨天的’扔粉丝礼物’这件事,我无可辩驳,做错了就是做错了。在此,我想对此时做出解释说明:

很感谢粉丝们对我的喜欢与付出,让我这些年收获了很多来自粉丝们的爱的表达,有的是信件,有的是小礼物。其实我本不应该去收礼,但有的时候只要一想到是粉丝的心意,我就忍不住收下。

但众所周知,加上练习生的时间,我出道已有5年,大小活动数不胜数,收到的礼物堆积如山,我很想记住每一张热爱的粉丝笑脸。

但人的精力有限,我确实是忘了那几样东西是粉丝送的,以为是自己买的,所以搬家的时候才想着用不着的话就扔掉,如果这次不是小灼在节目里提醒,我可能还是不会记起,但大家请相信我,如果不是忘了,我是绝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我的人品大家一直知道。”

许灼听到了自己的名字,冷笑一声,“还他妈敢带我。”

屏幕里的曹墨已经泪流满面:

“大家也知道,以我的家境,我又怎么会主动找粉丝们要礼物,我无非也是将心比心地喜欢你们啊。当然,收礼物就是不对,无论贵重,我已经深刻反省。

对于牵扯进来的几位粉丝,为了表达我诚挚的歉意,我希望你们能给我一个请吃饭当面致歉的机会。

再就是我将用个人资产捐十万给偏远山区的小朋友,助他们完成学业。今后,我将越发严于律己,望粉丝们监督。

再次,对不起,sorry。”

许灼的胃里直犯恶心,“知道这扔礼物的篇翻不过去,就用捐款转移注意力?这憔悴妆怕是化了几个小时吧。”

陈其亮在来的路上已经恶心够了,皱着眉,“你看评论,这货又在买通稿跟几个营销号联合泼你脏水,转移视线。”

[呜呜呜呜墨墨,我信你,无论如何我永远信你]

[够诚恳了吧?内娱道歉典范了属实是,请其他不守男德明星摘抄十遍]

[楼上的,你干脆直接报许灼身份证号得了]

[可不,你们看到许灼衣帽间的名牌没有?好多都是限量款,大家也不想想他那糊咖拿什么钱买这些?不是传他也收了粉丝不少东西么]

[就是,为什么不私下把那些礼物给墨墨,还非要节目里给,懂得都懂]

[楼上的,你就是说曹墨做错还有理了是吧?]

[这是曹墨微博OK?许灼粉丝请滚出去洗地]

[第一期发短信的时候又营销前组合成员,没完没了,都解散了,许灼他就不能对立行走了是吗?]

其中,有一条高赞评论令许灼一惊:

[一整个笑住了家人们,许灼和周椋那么好的关系,许灼出道这么多年一个周字都没提过,有必要蹭你们十八线曹氏的热度?]

他担忧地问陈其亮,“怎么周椋也被扯进来了?”

陈其亮坐到他床边,“你还问我,你不是最清楚?”

许灼听得一头雾水,就见陈其亮将手机拿过去,搜索了下,又递过来:

“老实交代,你许人家周椋什么好处了?”

原来周椋于一小时前,发了一条微博:

【感谢许老师第一次做的咖啡@许灼】

配图是许灼在别墅咖啡机前调试咖啡机,在和周椋学做咖啡,而这张照片是周椋昨晚不知道什么时候神不知鬼不觉偷拍的。

这条微博被好几个出名的营销号疯转,评论也一片和睦:

[哈哈哈哈哈周椋你终于想起你微博密码了对吧!]

[传下去,周椋感谢许老师给了第一次]

[救命哈哈哈哈,热评第二夺笋啊]

[谢谢许老师照顾我们周椋啊啊啊啊]

[哟许灼这是傍上新大款了?]

[姐妹们,举报楼上]

[许老师不要看某个傻逼,看我们小周周就行]

[哈哈哈哈哈哈奇奇怪怪的CP又增加了]

……

陈其亮的语气不无感叹,“小灼,你怎么说动周椋力挺你的?行啊你,他很少在微博上发生活照,和别人有关的微博也是第一次发。”

之前也是,突然就来参加综艺了,还昭告天下自己和许灼关系好。

许灼:“我没有……”

陈其亮拿指头点他脑门:“别人想蹭他热度想疯了,也就你不乐意。”

许灼捂住脑门,“可是,就是昨天打赌他输了而已啊。”

陈其亮一个字也不信:“你傻吗,曹墨刚发力让水军黑你,周椋就发了这条微博,几乎是卡点,直接帮你挡了所有的火力,这可不是凑巧说得过去的。”

许灼还是觉得是巧合。

但陈其亮的话,还是在他的心里留下了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他心不在焉地洗漱,然后出了房门,早就侯在外面的跟拍摄影小哥立马将镜头对准他。

陈其亮则避开镜头,找顾新一叙旧去了。

许灼状似无意,实则扫过客厅,寻找周椋的身影,然后在厨房看到周椋正往他的那个大的喝水桶里切柠檬片。

他当即加快脚步,朝厨房的方向走去。

他边走边在想,周椋究竟是什么时候看出来自己和曹墨不和。

走近了,他才发现原来邢雪彗也在厨房,只是刚才他在楼梯死角,没能看见她。

他们二人都背对着许灼,没有发现他的身影。

邢雪彗今天穿着凸显身材的V领羊毛裙,头发微卷难得在清冷中带着性感,靠在周椋身侧的橱柜上:

“周老师,昨晚的红酒,没有喝上呢。”

许灼看着他们二人身边跟拍摄影师,心头了然。

邢雪彗没头没尾地这样说一句,还带着“昨晚”这样的暧昧字样,节目组剪辑百分百会剪到正片里。

而且昨晚的厨房相遇,并没有被节目组录进去,这在观众眼中,就是专属于邢雪彗和周椋的小秘密,引人无尽的瞎想。

许灼很多事很迟钝,但刚才经过陈其亮一点拨,他总算意识到,邢雪彗这是在蹭周椋的热度,还属于一种高级蹭。

他关注着周椋的反应。

周椋没有说话,在做柠檬红茶还是柠檬绿茶的选择间,拿了个绿茶茶包。

而邢雪彗来搭话的真正目的其实是,“周老师,你今天开车出门,能带我一程么,刚好我也要出去见朋友。”

制造约会。

周椋摇头,“抱歉,我今天坐许灼的车走。”

许灼心道,周椋果然不是轻易给人蹭热度的人,但他却为开了发微博的先例。

所以他,好像真的是在帮自己。

等等。

许灼:???

我什么时候答应让你坐我车了?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