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校草重生来救我 焦糖冬瓜 > 今日是诸事不宜吗?

今日是诸事不宜吗?

小说:

校草重生来救我

作者:

焦糖冬瓜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2-07-12

岑卿浼躺在床上,抱着手机翻来覆去,原因很简单——暑假就要结束了,而他囤了近百张空荡荡的练习卷。

真是过冬前的松鼠都没他这么勤快。

他做了一百次心理建设之后,从口袋里摸出一枚硬币,朝着天花板上一扔——如果摔碎了,他就起来写作业!

正当岑卿浼等待着想象中的结果时,那枚硬币和天花板一碰,竟然落到了顶灯的缝隙里。

岑卿浼瞪圆了眼睛,“这算什么运气?老天爷直接没收了所有选项?”

就在他考虑怎样挪动床和书桌的位置把那枚硬币拿回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是个陌生的号码。

不等对方开口,岑卿浼捂着手机快速而小声地说:“外卖吗?我的烤串什么时候到?我跟你讲,你来的时候把烤串挂在我家门口的把手上,我自己会拿,不要敲门!”

老妈正在书房里写论文,要是被她发现岑卿浼叫了外卖,一定会把他刚长好的肋骨掰断。

手机的那端大概沉默了一秒,略微低沉却悦耳的声音响起。

“先生您好,全年日均人流量100万、城市中心地带、地铁沿街旺铺,三十万以内投资的最优选项,要不要了解一下?”

现在打推销电话的小哥哥,声音都这么赞吗?岑卿浼必须承认自己被对方的声音给杀到了。

如果是平时,他早就挂电话了。可架不住对方明明是在卖店铺却一派庄重禁欲的气场。如果数学老师也有这样的嗓音,岑卿浼保证自己绝不上课睡觉。

就在岑卿浼想要逗一下对方的时候,他听见一种很轻微的呼吸声,像是在压抑着某种情绪。

是头一次做推销所以很紧张吗?

“那你介绍一下啊,到底是哪一站地铁啊。”

既然这声音好听,那就多聊一会儿呗。

“地铁九云站。”

怎么就说这么几个字啊,声音好听就要发挥优势啊!万一接电话的不是我这种小哥哥,而是个声控富婆呢?

“嗯哼?”岑卿浼给个继续说下去的提示。

“地铁九龙云站属于城区中心枢纽,每天来往换乘的学生和上班族最高峰可达千万。我向您推荐的店面使用面积为十二平方米,非常适合出租给炸鸡、奶茶等快消品牌。”

岑卿浼的嘴角勾了起来,这么一本正经的声音,如果害羞起来会是怎样呢?

“可我怎么记得那里已经关闭了一个卖章鱼烧的,一个卖面包的,还有一个奶茶店呢?看来并不怎么旺嘛。不然你跟我撒个娇,我考虑帮你完成业绩?”

“其实你只是喜欢我的声音吧。”对方完全没有害羞,而是冷不丁戳穿了岑卿浼。

“你说什么?”

岑卿浼有一点点声控,看动漫也好,打游戏也好,都喜欢那些CV声线好听的角色。

有一次打游戏的投诉电话,甚至因为客服声音好听,足足花了半个小时找各种理由跟对方说话,挂掉电话后,一起打游戏的朋友赠送了他超长白眼。

“还有五秒。”对方开口道。

“什么五秒?”岑卿浼愣了愣。这人怎么不按常理出牌,而且说的话让他还有点听不懂?

第一秒,门外传来“叮咚”一声,对面的书房里正在赶论文的母后大人走了出来。

第二秒,母后大人打开房门,外卖小哥说“您的外卖到了”。岑卿美心脏一抖,他要完蛋了!

第三秒,母后大人温和有礼地跟外卖小哥说“谢谢”。

第四秒,门关上了。

第五秒,岑卿浼提前把耳朵捂住,咆哮声穿透了客厅和卧室。

原来是“还有五秒你的母上即将杀入战场”!

“岑卿浼——你不要命了!伤才刚好你就叫外卖!吃这种垃圾食品你是不是想提前投胎了结我们的母子情!”

完蛋了啊!肯定是因为这个卖店面的广告,外卖的电话打不进来,就直接送到家门口了。

怎么能这么巧,难不成这个推销店铺的还兼职送外卖?

焦婷打开了房门,手里就像拎着名牌包包一样拎着烤串往门口一靠,堪比时尚广告。

“岑卿浼你可真是生命不息外卖不停啊。”

“妈……这不是一整个假期,我连一点辣椒都没碰过吗?嘴巴里太淡了……”

“是啊,那根摔裂的肋骨,怎么就没戳你胃里呢?”

“我是你亲儿子,别这么咒我啊。”

“你不是我亲生的,你是外卖赠送的。”

他叫的外卖小烧烤最后还是被她老妈送去给楼上的大学生了。

等到焦婷回去了书房,岑卿浼才想起来刚才那个电话的“五秒神预测”,他找出手机号码拨了回去,对方竟然关机了!

真是太奇怪了啊!

算了,也许那个人所谓的“还有五秒”是指五秒下班。

高三开学的第一天还是到来了。

上个学期末,岑卿浼意外从教学楼的二楼摔下来,正好摔在雨后的泥巴地上。人没有摔出个好歹,肋骨倒是裂了好几根。

他还记得自己被抬上救护车的时候,瞥见泥巴地上留下和自己一比一的浅坑。

后来他的发小兼同班同学夏致到医院来看他的时候说那个坑面积有点大,学校一直没给填上,让夏致暑假的每一堂补习课,只要开小差看窗外就能见到它。

这算是另类的陪伴了吧。

托肋骨骨折的福,很多东西都不能吃,岑卿浼躺着就瘦了20斤,夏天的蓝白色校服往身上一穿,不仅领子歪到了一边,校服的裤子也在腰上挂着摇摇欲坠。

实在没有办法,岑卿浼找了个别针,正要刺进裤腰里,手机忽然震了一下,针尖戳上了他的皮肤。

“嘶!这是瘦成豌豆公主了?以前被钢笔戳了都没感觉!”

他把手机拿出来一看,发现是一条未知名的短信:【今日不宜乘坐公交】。

“这是哪个宣传迷信思想的诈骗短信?小爷上课骑的是自行车!”

他把手机揣进口袋里,背上书包冲下了楼。

夏致就在路边等着他,单脚踩在马路牙子上,因为长期游泳,身材紧硕又修长,明明等的无聊了在单手玩手机,可背脊却挺拔得很,这是让岑卿浼羡慕不已的身材。

“阿致,可以走了!”岑卿浼骑了出来,从夏致的身边路过。

夏致眯着眼睛看了他一下,就追了上去,“你的自行车轮比上学期要丰满很多。”

“哈?”

“没那么瘪了。”

隐藏台词是,你轻了。

“兄弟你要夸我瘦了能直说吗!我怕我错过了你由衷的赞美!”

“呵呵。”

“你知道从二楼摔下去啥感觉?我每天晚上都会做噩梦——不是梦见被神经病追杀,就是梦见自己被关在又黑又安静的地方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醒过来,全身冷汗!”

夏致开口道:“失眠多梦还盗汗,你这是……”

“体虚?”

夏致忽然快速从岑卿浼的身边骑过去:“你这是更年期到了,记得多喝太太静心口服液!”

岑卿浼怒了飞速跟上:“静心?我还灭绝呢!”

就在拐弯的时候,一只狗忽然跑了出来,岑卿浼紧急刹车,遛狗的大爷小跑着出来把狗抱回去。

好险啊!

岑卿浼呼了一口气,看着十几米外停下来等自己的夏致,正要发力追上去,车子的链条竟然掉了。

“我怎么这么点背!”

夏致骑了回来,帮他看了看,下了死亡通知书:“得了,你打车吧。”

“现在早高峰啊!你以为出租车你家开的,我想上就上?”

岑卿浼的脑袋立刻被夏致给拍了一下。

“再说一遍?”夏致的目光凉飕飕的。

岑卿浼早就习惯了在发小的武力值前认怂。他这是怕夏致吗?不,他这是疼夏致。

“现在早高峰啊,出租车又不是我,能让你想打就打。”

“呵。”夏致把岑卿浼的自行车送到了路边的一个小商店,让岑卿浼给对方发了五块钱红包算是寄存费。

“那辆十一路公交车,能让你赶上上课铃的尾巴。”夏致抬了抬下巴。

岑卿浼飞奔了过去:“你看到了不早说!”

他在车门即将关闭的时候冲了上去,没有位置还挤得要死,他好不容易抓了个扶手,眼睁睁看着夏致骑着自行车远去了。

“是兄弟就该一起坐公交,独自饰演青春校园男主角,不寂寞吗!”

刚抱怨完,岑卿浼的手机震了一下,他以为是夏致发来的微信,却没想到还是早上的那个陌生号码。

【如果你已经上了公交车,切忌见义勇为。】

岑卿浼的第一反应是这人要么恶作剧,要么真是个神棍。

但转念一想,又有点背脊发凉,这是有哪个神经病在关注自己吗?

不,不对,就算是个别有用心的人,他怎么能预料到自行车会坏掉,而他最终会上公交车呢?

而且见义勇为比较符合夏致吧?他岑卿浼顶多就是个旁观见义勇为的吃瓜群众。

所以……这只能是个发错短信的巧合。

岑卿浼回复对方:请问大师,今日是诸事不宜吗?

发完了就后悔了。现在都是流量套餐,他的手机信息数量有限,怎么就这样浪费给一个路人甲了呢!

岑卿浼被什么东西给轻轻撞了一下,他侧过脸,才发现是住在楼下的常奶奶。

常奶奶身上的衣服穿了好几年,领口还有点抽丝,她六十多岁了,肩上背着一个帆布袋,用手臂夹得紧紧的。

前几天听老妈说,常奶奶的老伴儿得了癌症在医院住院,孩子还在外地工作,她一个老人家不得不医院和家里两头跑。孩子把这几年工作的积蓄都拿出来了,家里仅剩的那些也被掏空了。这次的手术费她也是问了好些亲戚才凑出来的。

岑卿浼想起小的时候,妈妈去医院值夜班,爸爸创业很忙晚上回不了家,常奶奶看到了心疼,经常会让他到家里做作业,给他蒸好吃的点心。

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身型矮小的男人挤到了常奶奶的身边,他低着头,时不时靠上她的帆布袋。

而他的手上,好像……是一小节刀片?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