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温柔刀 小央 > 5. 饥肠辘辘

5. 饥肠辘辘

小说:

温柔刀

作者:

小央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2-08-19

别的人不认识李耀祖,只当他凑热闹,跟着笑几声就没了。李菜看着李耀祖,谈不上生气,更多是有点迷惑。就好像看到路上站着没有大人带的小孩,所以好奇他何去何从。

他不会对她有那个想法吧?

李菜回了柜台后面,心神不宁的,先从椅子后面扯了件衣服,畏畏缩缩地套上了。

电脑屏幕被她关了,对着黑屏,李菜照了照镜子,嫌不清楚,又掏出镜子。她龇牙,确认自己刚才吃饭没粘上辣椒。

李耀祖马上就跟出来了。

“问你话呢,”他说,“有没有男朋友。”

李菜看着他,和他相互瞪了一阵。她说:“呃……你要当吗?”

李耀祖看了她一眼。空调风吹得头痛,网吧里全是键盘声,李菜缩在柜台里面,怯生生地仰着头。

他的眼神像在看弱智:“不行?”

面对祖宗来要债的架势,李菜硬生生吞了几个字,她问:“不是……你看上我哪一点了?”

李耀祖又不说话了。

这什么酷刑。

过了好久,就连李菜都不好意思,想说“算了”,他才开口:“消停,不吵。不闹腾。”

李菜愣住了。

“那天跟你来二中的是你同学?”柜台很高,是胡雪峰从倒闭酒楼淘来的二手货。李耀祖把手臂架在上面,下巴也搁上去,百无聊赖,打量里面乱七八糟的布置。

“是。上次跟你说话,短头发的那个喜欢你。”

“哦。”

“你们怎么认识的?”

他估计是走神了,眼睛放空说:“我不认识她。”

“你认都不认识她,她就喜欢上了你?”刚问出口,李菜就觉得这也不是不可能。

李耀祖转过头,打了个呵欠,回答说:“可能在补习班还是哪里见过吧。”

玻璃门被推开,胡雪峰回来了。他烫了个时髦的卷卷头,染的黄毛褪色了,看着比实际上年轻,能和比自己小很多的孩子称兄道弟:“菜啊……哦,李耀祖来了!”

胡雪峰勾住李耀祖的肩膀,跟李菜打了个招呼,然后就上楼了。

他们到楼上干什么?

李菜起身,靠到柜台上看他们。李耀祖一次都没有回头,好像刚才发表真情爱的大告白的人不是他。

胡雪峰平时也带朋友过来,都是些跟他差不多的年轻人,爱玩,没读过几年书,有的家庭条件没他好。他请客吃饭,让他们那些人在这里睡觉,还给他们电脑玩。李菜的妈妈说他脑子有病。

七、八点钟,李菜快下班的时候,胡雪峰他们下楼来了。不只李耀祖,还有胡雪峰另外几个朋友。

胡雪峰叫李菜:“走走走,一起吃饭去。”

李菜默默地收拾东西,准备换班回家:“我奶做了饭了,我回去吃。”

“我们去川妹情吃火锅,走走走。”胡雪峰本来还左拥右抱,两边各搂着一个兄弟,现在抽出手臂,非要从柜台后面把李菜拎出来。

就算他不这样,李菜也会去的。她没那个闲钱下馆子,有人请客,虽然是自己舅舅,但钱反正要花,不去白不去。

李菜又要跨过那几箱饮料,爬出来的时候有点狼狈,偏偏几个大男人还看着她爬。

李菜跳出来,跟着他们一起走。

一路上,他们都在聊游戏。

李菜听了一会儿,发现竟然还是她也玩的那个。但她没插嘴。

是胡雪峰突然说:“我外甥女也玩午夜咧。还是我给她注册,看着她过的新手教程。是不是啊,是不是啊李菜!”他凑过来,像逗小猫小狗一样,用手指搔她下巴。

热死了。

李菜又好气又好笑地推开他。

她看到夜色下的李耀祖,他默默盯着她,冷不防地问:“你季末一般什么段位?”

李菜报了中考完那时候的。那几个月她玩得多。

李耀祖一副欠打的样子,嘲讽地扯了扯嘴角:“行。”

他说还不如不说。

李菜初一就开始打《Holiday\'s midnight》了,算同龄人里入坑早的,有熟练的英雄。托舅舅的福,也有几个能带她排位的人。家里出事以后,她确实碰得少了,水平不是很高,但肯定也不差。

至少没差到被嘲讽的程度。

“那你什么段位?”李菜忍不住问。她的语气一向都是很平和的,平和惯了,不经意就这样。

李耀祖说了。

非常拽。

比她高,但也没有很高啊。

李菜想。

“没事,打着打着就上去了。”古怪的是,胡雪峰这时候竟然去安慰李耀祖,他到底是谁的舅舅?

有人替李菜把这话说了,然后去推李耀祖,说他:“你这人会不会说话,得罪前台,小心以后她不给你开机。”

大家笑成一团,气氛好好,李耀祖没说什么,李菜也跟着笑了。

他们往前走。

李菜中午忙着给别人带饭,自己随便扒了两口就走了,现在肚子正饿着。晚上凉快些了,还是闷闷的热,她抱着手臂,抵御饥肠辘辘的感觉。

偏僻地方,路上连灯都没有。车走对面来,把人的影子推到地上,摊得长长的。

车驶过去,影子从后面挪到前面。她看到别人的影子掉在自己跟前,回过头,就看到李耀祖。他不看她,一步又一步,走在她后边。

李菜走几步就停下来,看他一眼,走几步,又停下来。

渐渐看得到火锅店招牌的光了,到路口,李菜的手机响了。奶奶打过来的,她接了。

今天爸爸妈妈都加班,只有奶奶在家里,肯定是有什么事。二楼房租便宜,火锅店开在楼上。李菜笑着,叫其他人先上楼,自己拿着电话走远些听。

奶奶用的是老年手机,没用惯,打起电话总是很大声,传过来格外刺耳:“他大前天没拉屎,前天、昨天也没拉。今天还没拉,要不要紧啊?”

“他”不是狗,不是一只明天就能杀掉的鸡,也不是一块已经切好放在桌上的猪肉。他是人。可是他的名字不重要,他碌碌无为一辈子,他从出生到死都只在这个小镇,他结婚生子,繁衍后代,没人记住他。就像他们,他们也是。

李菜从容不迫地说:“你看下茶几下面的抽屉,左手第二个,里面有药的。你给他用……明天早上再弄行不行?现在喝番泻叶,晚上都不消停的,会拉好多。”

“可他一直叫啊,他一直叫。哎哟,造孽,我头都要炸了。他一直叫,怎么办哦!李菜!”

“奶你听我说……”

“怎么办哦!哎哟!”

头嗡嗡震动着。

李菜辗转身体,没怎么犹豫,很快地说:“奶你不要急,我回来。我现在就回来给他用开塞露。你等一下好不?”

“嗯,”奶奶交代,“李菜,你走夜路小心。”

“好。”李菜挂断了电话。

心被放冷了。李菜目视前方发呆,她在把心晾凉,凉到比较适合的温度。夜晚看不到什么人,她叹了口气,下意识靠到墙上,突然惊醒,怕沾到灰,连忙起来拍衣服。

还是要去跟舅舅打个招呼。李菜上了楼,有火锅的香味。不过很快就会消失。她在拐角处向上看,李耀祖在台阶上等她。

李菜仰着脸,朝他笑了一下,小心翼翼地说:“我家里有点事,要先回去。你帮我跟我舅说一声。”

李耀祖在高处,双手插在口袋里,垂着眼回答:“我送你。”

“不用了,不远的。”

“……”

“还有。”

“你说。”

“我其实很吵,不消停,很闹腾。”李菜说,“我只是很累,太累了,没有力气了。”

她看着他。楼梯间是声控灯,安静久了就熄灭。不用特地走回黑暗里去。

喝了酒的客人从火锅店的走廊经过,一阵喧哗,楼道里的灯又亮了。李耀祖站在原地,楼梯下已空无一人。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