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从织田作开始的奇妙日常 瑞麟 > 你礼貌吗

你礼貌吗

小说:

从织田作开始的奇妙日常

作者:

瑞麟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09-09

“哟,小铃。”淡金色头发的少年对她打招呼,“好久不见。”

“……也可以不用见的。”

神谷铃磨磨蹭蹭地走下楼梯。

“空助是来送手信的,他昨天刚从英国回来。”

神谷妈妈走了过来,亲昵地拍拍女儿的背,示意她礼貌点叫人。

神谷铃不太在意地喊了声空助哥,眼睛警惕地四处搜寻所谓的手信。

这家伙送来的东西就没一个省心的。

上次的扫地机器人扫完地,掏出激光炮准备把制造垃圾的人一起清扫掉;上上次的跑步机会追着人跑,强迫持续运动直至达到标准体脂率——被她拿去见义勇为,驱赶路上发现的公车色狼了。

再上一次的擦鞋机倒是很好用,可是外形是隔壁家齐木爸爸的脑袋啊?把鞋子塞进别人家老爸的嘴里也太恐怖了。

不过这回家里倒是没有多出什么奇怪的高科技武器,只是餐桌上放了个很可疑的盒子。

——什么啊这家伙直接送**来了吗!神谷铃严阵以待,准备报警。

明明有他在。而且这家伙现在也有灵能力吧,真是一贯地会舍近求远。

齐木楠雄对楼梯上的女生点点头:[放心,我用透视检查过了。]

喔,那就没问题了。

神谷铃向他投去赞赏的目光。

“真是的,楠雄和小铃都这么不相信我呢。”齐木空助假模假样地抱怨。

“怪谁啊。”

[你反省一下。]

神谷妈妈笑眯眯地站在一旁,等他们交流完毕。

她摸摸女儿睡得红扑扑的脸蛋,说道:“因为空助回家,久留美昨晚太高兴了,今天早上就没能起来——空助和楠雄都还没有吃早饭,所以妈妈留他们一起。铃也快去。”

“哦。”神谷铃乖乖点头。

她在一侧靠着齐木楠雄的空位上坐下,顺便扯过沙发上的狐之助玩偶放在身边,企图隔离齐木空助,“你怎么忽然回来了?”

“说来话长。总之,因为研究超能力的事,最近有戴着白帽子的老鼠骚扰我。所以我做了个捕鼠夹,然后先回来放个假。”

齐木空助无所谓地说着,随口补充了一句,“说起来,老鼠君的梦想和楠雄一样,想要消除特殊能力什么的。”

知晓内情的齐木楠雄十分抗拒。

[哪里一样了。]他说,[我可不想消除全世界的异能力。]

神谷铃左右看看。两人都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那她也不需要担心了。

“这样吗?”

她转移了注意力,一边好奇地伸手去掀伴手礼的盒盖,一边心不在焉地评价空助的奇怪童话故事,“还真是很有志向的老鼠。”

“说得没错。”齐木空助笑着肯定她过于轻松的想法。

扑面而来的古怪奶酪味熏得女生皱起了脸,神谷铃仔细一看,盒子里放着大名鼎鼎的仰望星空派。

她拔起一根死不瞑目的鱼观察了三秒,然后尊敬地放到了齐木空助面前的空盘子里,让那双眼睛直勾勾地对准他。

齐木空助泰然自若,完全没有被她幼稚的举动干扰。目中无人的科学家连人类的视线都不在意,当然更不可能在意一条鱼。

或者不如说,对他而言,大部分人类跟鱼也没有什么差别,都是低级生物。

傲慢的少年拎起一旁的狐之助玩偶,有点嫌弃地打量了几眼。

“这是那个23世纪**的东西?”他问道。

“是啊。”

说起这个神谷铃还有点郁闷。

这是慧君给她的礼物,23世纪流行的活击宣传片周边,按照影片里的狐之助等身制造的。

“他的本丸,有四只狐之助哦?”神谷铃强调道,“四只不一样的。可是我一只都没有。”

虽然她有作之助先生啦……女生托着腮想,可是小狐狸还是不一样。

她可以抱着小狐狸睡觉,又不能抱着作之助先生——打住打住。

神谷铃心虚地偷看了齐木楠雄一眼,超能力者面无表情地假装自己什么也没听见。

“那个不重要。”

那边,齐木空助兴致勃勃地提议,“听说你已经能控制灵力了,让我研究一下吧。”

就算已经知道了时之**的事,骄傲的天才着眼的重点也从来与别人不同。

换做同时代的其他科学家,或许会更想研究女生持有的时空转换装置,或是能够跨世界通讯的手机程序。

但对于齐木空助而言,时之**掌握的技术也不过如此。

这些东西,给他些时间他也能研究出来。更不用说弟弟楠雄,他随随便便就能办得到。

比起统率千万世界的时之**,齐木空助对女生拥有的灵能力更感兴趣——无论是看见幽灵,还是召唤刀剑,这都是超能力或他的科学目前做不到的。

不知道从哪里拉来一块白板,齐木空助开始洋洋洒洒地说天书,大概是他的研究计划,以及预计的成果。

听不懂这人在说什么,也不想听,并且完全没打算答应,神谷铃咬着面包,嗯嗯嗯地敷衍着,顺便热情地给小伙伴推荐自己喜欢的果酱。

“过分。”齐木空助停下演讲,指责无视了他自顾自聊天的两人。

见女生始终毫无动力,少年开始给她画饼,“你不是很喜欢狐之助吗?我可以给你做一个。直接改造应该更方便吧,你好像已经有一个助手了?嗯,这个素材可以考虑——”

听见这话的时候,神谷铃没法无动于衷了。

虽然可能性微乎其微,但女生还是忍不住警告他:“你不要乱来。”

“嗯?”

虽然女生的回应是一贯的良心做派,但天才科学家还是立刻发现了些许异样之处。

虽然从来不去体察他人的情绪,但他却能够很清楚地解读别人哪怕最细微的一点想法。

他在这方面的敏锐,甚至到了屏蔽了弟弟的心灵感应,还能与对方无障碍沟通的程度。

“你这是什么反应?”

他看向少女的眼神顿时带上了点探究和玩味,那是发现别人秘密时的恶劣神情:“我很难接触到那个人吧。有什么阻止的必要吗?你很在意?这个人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一连串的发问几乎让人猝不及防。

神谷铃向来不会吝惜表达对身边人的在意与喜欢,这些问题本来不该对她产生什么困扰的。

只是一说到特别之处,她就会不由自主地想起遭逢恶鬼那天晚上高大的身影,以及之后上药时看见的——

“否认也没用。”

齐木空助已经笃定地笑了起来。

不等女生说话,他拔下头顶的心音屏蔽器,转向了自己的弟弟。

“楠雄。”他要求道,“你开一下心音共享。”

[……]祸从天降。

不过神谷铃恩怨分明,她一点也不迁怒。

女生红着脸,对试图劝说弟弟把少女心事公开播放的家伙举起餐刀。

“你**啦齐木空助!”

“铃?”

她的声音大了点,妈妈的问询声从书房里传了出来,“不可以没有礼貌。”

两家人都一样,妈妈是真正的一家之主,是食物链的顶端。

神谷铃憋气:“……知道啦,妈妈。”

齐木空助幸灾乐祸地对她笑,等她道歉。

他不在意称呼和态度,但他喜欢看人吃瘪。

“你**吧,空助哥。”

女生字正腔圆,声音清晰,很有礼貌地说道。

“……”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