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架空 > 改嫁邪神后我靠刑法修仙 萱草妖花 > 23.魔界执法队

23.魔界执法队

小说:

改嫁邪神后我靠刑法修仙

作者:

萱草妖花

分类:

穿越架空

更新时间:

2022-06-26

谢溪的队伍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吸入幻境擂台。

擂台场地宽阔,可容纳上千人,上空黑云盘旋,有十二只黑色莲座。

魔族十二大长老的灵识傀儡,就坐在上面。

长老们的灵识傀儡怒目威严,用灵力镇压着擂台。

这里是幻境擂台,即便他们在这里打出多大的动静,也不会对外界造成破坏。

擂台上空,传来大长老的声音:

“今年的擂台赛,会比往年更严苛,考核的是协作作战,是生死考验。故此,此场擂台没有名次可言。谁能走出擂台,谁就能进入魔殿任职,成为真正的魔将。”

这次的规则不仅让里面的人意外,外面的人也是一样倍感震惊。

外面是听不见里面声音的,但是擂台赛的规则,会变成文字浮现在魔殿的玄铁门上。

大家看着里面的画面,同步又看文字,都有了些许紧张感。

魔界的魔修们皱紧了眉头:

“我魔族数万年来,虽比人类更晚步入文明,但靠着原始的团队协作能力,在战场上从来不会输给人类。如今的魔将擂台,以团结协作为主题,非常有意义!”

“可这样一来,这二十八名魔将,全部牺牲的概率就大。这五年好不容易出了这二十八名魔将,若全都死了,岂不是又要陷入无魔将诞生的尴尬?”

“你懂什么?这一批出了二十八名魔将,你们都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吗?你们仔细想想,从古至今,什么时候出过这么多魔将?”

“要么是魔兵营机制出了纰漏,试炼难度降低。要么是这二十八名魔将,实力远超从前的魔将。若是前者,那么这擂台幻境,就是再次筛选合格魔将的试炼关卡。若是后者,即便这擂台幻境苛刻,他们也能走出来。”

魔修们相互讨论着,丝毫不觉得突然更改的规则哪里有问题。

而人间茶肆众,仙宗修士们对这规则拍腿叫绝:

“这魔界十二长老,怕不是仙宗安插去的奸细吧?若全部团灭,魔界岂不是又没魔将了?”

“未必,从古至今,魔族的战斗团结能力所向披靡,恐怕只是为了锻炼他们。”

一个手握折扇儒修道:“诸兄,我倒有一猜测。你们看,魔界五年没有诞生魔将,好容易出现二十八名,擂台赛却这么严苛。有没有一种可能,仙宗早已在魔界布下惊天大局?为的就是掐灭这魔界的新鲜血液?”

听儒修这么一分析,大家居然觉得有点道理。

大家正讨论,茶肆的老板抬手压低大家声音:“好了诸位,擂台赛开始了,咱们且静心看一看。”

……

擂台幻境中,谢溪他们若想活着走出去,就得拔下四个终点的旗帜。

天空黑雾密布,野兽鸣叫震天响。

密密匝匝的尸魔兽撕开厚重的黑云,成批涌入擂台。

“结界!”

谢溪他们已经是一个成熟的团队,谢溪令声刚下,妖魔们便齐齐结阵,筑起结界。

密密匝匝的尸魔兽一波又一波地冲上来,撞击在结界上。

结界灼烧着他们的肌肤,却并没有让他们退却,反而激发了他们的兽性,更加猛烈地撞击结界。

狼启骂道:“我靠!这他妈才第一波,就玩儿这么大了吗?”

结界很快出现裂缝。

就在他们要修补结界裂缝时,发现灵力被压制了。

石头:“这是怎么回事?我感觉自己的修为被压制了。”

赵黑虎尝试爆体变身,却无论如何,也无法化身为暴走状态。

狐姬朝地面打出一个法决,一道强力将她的灵力弹了回来。

她那双好看的眉头自微微一蹙:“这擂台幻境里,有骨林幻境的阵眼,而且经过改良,对尸魔兽这等低智妖魔无作用,只对我们这些开智的妖魔有束缚。”

赵黑虎骂道:“魔界十二长老,居然同仙宗的人勾结,他们这是想颠覆魔界!”

乌琨撑着伞,一脸平静站在妖群里。

这些都在他意料之中。

他之所以没有阻止众妖进入幻境,是想让外面所有妖魔看看,如今的魔族十二长老,都是什么货色。

区区骨林幻境,还困不住他。

言乌乌显然也没想到,那十二长老会与仙宗勾结,在擂台幻境里植入骨林幻境的阵眼。

眼看结界就要破裂,他们的修为被压制,难敌尸魔兽。

大家焦灼如焚:

“如果是这样,看来只能用师尊的《刑法》咒决了!”

“可是我一到战斗的关键时刻,就想不出该准确的用哪一条!一紧张,脑子空白,就全忘了!”

“俺也是,一紧张全忘了!”

就连狼启,也卑微可怜地看向谢溪:“师尊,若您能活着出去,记得回家乡帮我看看我娘!把我的妖丹带回去给她!”

他这一开口,士气突然低落,其它妖魔也都纷纷开始交代后事。

这里唯一的元婴境大妖狐姬愣了群妖一眼,恨铁不成钢:“你们这是涨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谢溪抬手让大家安静,宽慰说:

“大家遇事不要慌,不要乱!大家只需要记住,在生死关头,故意杀人罪和故意伤害罪、过失致人重伤罪,都是万能条例。大家在战斗时若紧张,想不出其它条例准确判罪,就用这几条。”

石头说:“可是师尊,若不能用准确性地判定,结界也不会太强。”

谢溪啧了一声:“好比考试,一道题你明明可以拿两分,却为了拿到满分十分,绞尽脑汁去想,最终到了交卷时间也没做出来。最终连那两分都没了,这划算吗?”

这个比喻通俗易懂,大家豁然开朗。

谢溪又说:“这次魔界十二长老勾结仙宗,欲颠覆我魔界,罪无可赦!我们破了擂台阵法,找到骨林幻境的阵眼,就能让全魔界的妖魔,知道十二长老的龌龊行径。可若是我们死在阵法内,十二长老的罪行便会随着我们埋葬于此。”

妖魔们决不能容忍十二长老背叛魔界,与仙宗勾结。

狐姬道:“若我们就这般死去,外面的魔族,恐会认为是我们能力低弱,甚至不会得到他们同情,只会被讥讽。所以,我们不能输,必须破了这阵眼!”

石头振臂一呼:“对!必须破了这阵眼!必须让外面的魔知道十二位长老的罪行!让他们知道我们的强大!”

群妖低落的士气散去,气势回来,齐声高呼:

“破阵!破阵!”

“学法保狗命,普法白日飞升!冲!”

结界的裂痕越来越多,为了争取时间,谢溪吩咐众妖魔:

“石头狼启,你们两人带队去玄武方位夺旗。狐姬,你是我们之中唯一的元婴境,你去尸魔兽最多的青龙方位夺旗。赵黑虎,言乌乌,你们带胖橘去朱雀方位夺旗。”

安排好所有人,谢溪扭头看向乌琨:“你跟我一组,全程在我身后,保护好自己即可,不用管我。”

乌琨习惯面无表情,可对上谢溪的视线时,他弯着眉眼一脸温柔:“嗯。”

情况紧急,谢溪甚至没有回给他一个微笑。

这让乌琨很不习惯,在谢溪转过头去的那一刹,立刻就已冷起了脸。

结界破碎,乌泱泱一片尸魔兽涌入。

他们结合低弱的修为,以及刑法咒决,艰难地杀出了一条血路。

而在外界看来,他们的战斗,实在有失魔将水准。

魔修们嘲笑说:

“这批魔将怎么如此羸弱?杀个尸魔兽而已,用得着这么费劲儿?”

“听说有个狐妖是元婴修为,可我怎么看都只像一个金丹?”

“那就是仙宗送来魔界和亲的谢溪吧?她不是金丹修为吗?怎么看着像个筑基初期?此等弱者,如何能做我魔界的魔妃?”

魔修们看得直摇头,他们怎么都没想到,这一批的魔将这么弱。

也怪不得,十二长老门要重设一个生死擂台,对他们进行再次筛选。

人间茶肆的修士们,也对此表示失望:

“这就是魔族的魔将?我一个能打十个!”

“若不是打过尸魔兽,我还是真以为它们有多厉害。区区尸魔兽,居然把这些魔将打成这样?”

雅间内。

凌熠见谢溪实力被削弱,便知道问题出在哪儿:“这是师父的骨林幻境?”

“不错,”灵池点头解释说:“师父对骨林幻境的阵眼进行了升级,这与谢溪他们在魔兵营遇到的阵眼完全不同。”

她怕凌熠不懂,耐心解释说:“骨林幻境的阵眼是智慧石,若想从里面出来,得出一道超过师父智慧的谜题。她上次运气好,破了师父的迷题,可是这次……”

凌熠望着幻境影像,直皱眉。

灵池悠闲地喝了一盏茶,低声道:“这一次,谢溪只怕坚持不到阵眼那一步。她的灵力被压制,甚至无法拔旗。”

就算谢溪能走到阵眼那一步,灵池也不担心,他们还有另外的杀器。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