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和12个前男友的分手指南 白银之吻 > 五条悟(七)

五条悟(七)

小说:

和12个前男友的分手指南

作者:

白银之吻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2-06-24

“家主大人,您真的不再考虑一下我的提议吗?”电话那头的五条美智子小声道,“您目前在五条家的力量只有我一个人,我建议您把西鸟羽进介弄到手,想必长老们就不敢再给您添乱了……”

“嘘——”五条悟捏着手机,手指竖在唇边,唇角勾起,轻笑道,“美智子,你要习惯用强者的思维思考问题哦,毕竟你现在是我的部下嘛。”

“……家主大人?”五条美智子不明所以,踌躇道。

“只要我一天是五条家的家主,那些老头就没法真正做些什么哦。”五条悟轻笑,“不需要过度考虑礼仪,礼仪那是弱者才需要考虑的事。”

“美智子你只需要跟着我肆意妄为就好了。”

电话那头的五条美智子闻言陷入了沉默,好久才轻叹了一口气:

“好的,家主大人。”

五条悟笑了笑,放下手机,就要挂断,然而他精明倔强的女部下却突然又开口道:

“虽然家主大人您说得很好听呢,但我可没有被您糊弄住哦,毕竟您再强也有分身乏术的时候,需要有人为您分担的吧。”

“美智子……”五条悟脸上的笑容一僵。

“所以还是试着勾-引一下西鸟羽进介吧,”五条美智子声音淡淡的,却带着种莫名的轻快,“在我看来,您可比禅院直哉帅气多了哦~家主大人那么强,想必什么都是最强吧?”

“就算美智子你这么说,我也不会强取别人的心上人。”五条悟抿唇含糊道,却不肯承认自己不行。

“家主大人,您是我的神明,是五条家的神明也是咒术界的神明,”五条美智子的声音突然低了下来,带着种信仰和虔诚道,“您不需要那些束缚着我们这些凡人的道德。”

“您只需要,随心所欲就好了。”

五条悟还是抗拒,不说别的,他一想到西鸟羽进介心中还有人,自己还去追求他,就仿佛在毫无尊严的倒贴。

于是五条悟毫不犹豫地就要挂下电话。

“不说了哦美智子,五条大人还有事要忙哦~”

说着他修长的手指就要按下挂断的按键,然而这时,那边却又传来了一句低低的,仿佛来自地狱的恶鬼般引-诱。

少女的声音清亮柔软,说出的话却裹挟着一股邪恶的欲望,通过电话对五条悟轻声道:

“五条大人,您难道不想感受一下……偷情的快乐吗?”

五条悟一顿,动作飞快地挂断了电话,然后烦恼地抓了抓头发。

这时旁边传来小女孩的说话声:

“进介哥,这个力度可以吗?”

五条悟闻声看去,只见西鸟羽进介曲着修长的双腿,动作别扭地坐在一个矮小的凳子上。

在他身后,一个小女孩正一脸认真地拿着一把小梳子给他梳头,在他身前,一个小男孩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地拿着镜子给他照着。

五条悟又看了看西鸟羽进介,只见他耳根发红,垂着眼眸,一副害羞不已还要强装镇定的模样。

五条悟手机都忘了收起来了,眼眨也不眨地看着西鸟羽进介这个打人超凶的家伙被伏黑姐弟摆弄着,心里嘀咕道:

“还挺可爱……”

说完他吓了一跳,“嗖”地一下捂住了自己的心口,左看右看,一副生怕谁听到自己心声的模样。

西鸟羽进介他们没有注意到五条悟这只白毛猫近乎静音的小动作,专心致志地摆弄着西鸟羽进介的长发。

西鸟羽进介发质很好,发丝黑亮柔软,远远看上去缎子一样泛着水波一样的光,小孩子们没有见过,一时间被吸引住了。

六岁的伏黑津美纪给西鸟羽进介梳着头,忍不住偷偷摸了一把他的头发。

发丝微凉顺滑,划过指腹的感觉很神奇,像掬起一捧水,水从指缝间滑落的感觉一般。

伏黑津美纪偷偷摸完后又有些不好意思,感觉自己这样好像有些不太礼貌,然而这时她感觉到了一道渴望的视线投在了她刚摸过西鸟羽进介头发的手上。

伏黑津美纪抬头,看到了小她一岁的弟弟伏黑惠,正面无表情地捧着镜子偷偷看自己。

这……伏黑津美纪顿时感觉有些爱莫能助,然而这时,西鸟羽进介却突然开口对伏黑惠道:

“要摸一摸吗?”

伏黑惠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脸慢慢红了。

西鸟羽进介被两个小孩惊喜又试探地摸着头发,先是有些羞耻,接着又慢慢放松了下来,有些好笑又有些黯然。

他有些想念硝子了。

“进介,你头发好好哦。”年幼的家入硝子羡慕地摸着自己的头发。

西鸟羽进介转头对她笑:

“我相信硝子要是留长发的话,头发也一定很好哦。”

家入硝子一下子笑了:

“就你嘴甜。”

西鸟羽进介想着他们年幼时亲密的时光,再想着这几个月来自己不遗余力地疏远着家入硝子,以及家入硝子沉默却隐隐难过的模样。

西鸟羽进介慢慢低下了头,咬住了嘴唇。

要是、要是自己身体健康,寿命无虞该多好。

可惜,生活不是童话。

强行赶走了禅院直哉,疏远了家入硝子,现在也不敢回横滨去见太宰治和芥川兄妹。

明明世间还有羁绊,却一个都不能碰触,孑然一身,踽踽独行。

西鸟羽进介瞬间感到了一种孤独笼罩着他,他不知道的是,自己的眼圈默默地红了……

五条悟今天本来是想自己来看伏黑姐弟的,但想着西鸟羽进介是伏黑甚尔的熟人,以前在横滨那是照顾不上,而现在既然来了东京,也该见见那人的儿女。

于是他把西鸟羽进介带来了。

结果一会儿两个小家伙就跟西鸟羽进介这个看起来忧郁又冷淡的家伙混熟了,一口一个“进介哥”叫起来了。

五条悟有些郁闷,他明明跟小家伙们相处了快一年了,他们也没有改口。

津美纪还好一些,会叫他“五条先生”,而惠这小鬼则是拽得很,直接一口一个“悟”。

可恶!五条悟暗搓搓地用嫉妒的眼神偷偷瞪西鸟羽进介,我也想被叫哥哥啊!

当然,如果是“尼桑”就更好了!

他看着两个小家伙围着西鸟羽进介这个酷酷拽拽的人热火朝天地扮着家家酒,向来爱热闹的他没有过去掺和。

虽然西鸟羽进介始终表情淡淡的,但不知道为什么,五条悟就是感觉他其实很开心。

跟他这些天来内心空荡荡的感觉不一样。

五条悟这么看着看着,却敏锐地发现西鸟羽进介眼圈红了。

西鸟羽进介个子不矮,修长又高挑,有一米八一左右。

他没哭的时候蜷缩在凳子上像个乖乖巧巧任人撸毛的漂亮的鹰,眼圈一红却像只被人抛弃的黑猫。

这时候两个小家伙似乎也感受到了西鸟羽进介情绪不对,一左一右地俯身贴着他的脸,笨拙地安慰着。

西鸟羽进介勉强笑了笑,但孩子们的举动似乎让他更加地感到孤独了。

五条悟看着他睫毛颤动得越来越厉害,赶忙上前一把将人拉了起来。

“你们的进介哥借我用一用哦~”五条悟把西鸟羽进介按在怀里,然后不顾怀里的人和孩子们都有些懵的表情,带着西鸟羽进介一下子瞬移到了门外。

“先说好我没有追求你的意思,我对你完全无感。”

五条悟带着他瞬移到了院子里的一颗玉兰树下开口道,他声音有些轻飘飘的,听起来比之前少了些强硬。

西鸟羽进介从他怀里挣扎出来,抬头想要看他的表情。

对于这个几次三番偷袭自己的家伙,他实在不怎么相信他。

然而他才一抬头,一片白色的玉兰花瓣恰好飘落,挡住了他的视线。

玉兰花凋谢的时候到了,不像其他花凋谢时纷纷扬扬的花瓣,白玉兰的花瓣很大,花瓣飘落时也有着说不出的迤逦华丽。

西鸟羽进介侧头让花瓣滑了下去,看着面前容貌精致又俊美的白发男人,觉得他与这花好像。

“多谢。”西鸟羽进介看了他一会儿后,又垂下了眼。

他刚才差点在孩子们面前掉眼泪。

他仰头看着凋谢的玉兰,白色的花瓣一瓣一瓣地凋落,莫名有种凄凉感。

西鸟羽进介看着看着,眼圈又有些红,却被一只手蒙住了眼睛。

“就这么不想一个人,就这么怕冷?”五条悟听起来有些好奇。

西鸟羽进介感受着眼睛上的温度,感受着那只手像刚才孩子们如出一辙的笨拙,却更加难过了。

“哪有你说的这么矫情。”西鸟羽进介嘴硬,鼻子酸酸的,声音沙哑道,“只是想打哈欠而已。”

“可你都要哭了哦。”

“我没有。”西鸟羽进介继续嘴硬着,然而泪水却从五条悟捂着他眼睛的手掌下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

西鸟羽进介感觉很尴尬,却只想放声哭一场。

从小他就在忍,忍耐妈妈的离世,忍耐自己被卖掉,忍耐先代的威胁,忍耐禅院直哉的离开……

没完没了。

西鸟羽进介不是不疼,不是不怕,不是不孤独。

他真的很想哭。

眼泪争先恐后地涌出,西鸟羽进介也不在乎什么面子了,他哽咽的声音越来越大,整个人沉浸在伤心中不可自拔。

这时,他似乎听到五条悟轻笑了一声:

“哎呀,怕孤独又爱哭,真的好丢人啊。”

“你是小孩子吗?”

“不要你管!”西鸟羽进介扒拉下他的手转身就走,却被一把抓住了手带了回来。

“我有个办法哦,”五条悟捧着他的脸挑眉,“可以让你短暂地远离孤独。”

五条悟把西鸟羽进介压在树上,缠绵地反复吻着他。

西鸟羽进介早就忘记了哭泣,气喘吁吁地抵着他的胸膛,被他吻得浑身发软。

这时西鸟羽进介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西鸟羽进介推了他一把,接起了电话:

“……硝子?”

五条悟却突然又吻了上来,西鸟羽进介一慌,手机一下子掉到了地上。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