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架空 > 乖乖,我定要破了他的无情道 本草石南 > 第六章

第六章

小说:

乖乖,我定要破了他的无情道

作者:

本草石南

分类:

穿越架空

更新时间:

2021-11-29

梅区明也没看出什么不对劲,以往小外甥女听多了他的念叨,大多会一直沉默到最后,才点头表示自己晓得。

因此他也没急着要个答复。

而是翻手取出早早就备好的那些与玄虚秘境有关的消息,皱着眉头继续说道:“你今夜就在此,好好看看这些我从风雨楼中寻来的东西。这玄虚可与你以往去过的那些秘境截然不同,万万不能轻视!不然你以为这些日子各大势力为何齐聚太衍道宗,又为何要争那一个与道君齐进秘境的名额……”

眼看着舅父又开始了长篇大论,迟尧这才抬手默默给对方续起半杯茶水。

反正他的目的已经达成一半。

舅父爱怎念,就怎去念罢。如此举动若能让对方安心,再说个几天几夜都无妨。

事实证明。

迟尧丝毫没有低估梅区明的战斗力,这夜都过去大半,他坐着的姿势都换了十来个不止,哈欠也不知道打了多少。

对方还在指着玉简上那条描绘得天花乱坠也不知道是真还是假的消息说个不停。

直到天色渐亮,梅区明才将储物袋里那些翻来覆去将了一整夜的玉简消息全都收了起来,再将镶着金边的储物袋推到正转着茶杯完的迟尧面前。

随手把转动着的茶杯一收。

待小外甥女抬头与他对视,方才郑重开口说道:“这些便由你转交给道君,寻个时间好好同道君琢磨。舅舅年纪大了,可别让我这老人家白发人送黑发人。”

“知道了。”迟尧将储物袋收起,难得开口保证道:“您放心,舅舅的升仙大典,我必定是要在场的。”

他既然选择进玄虚秘境,自然是有十足的把握出来。

且再说了。

无字天书中便一笔带过向渊濯从玄虚秘境中成功获取大椿灵液之事,向渊濯都能出来,没道理他这个随行者还会被落在里头。这可不符合道君的行事风格。

听到这话的梅区明无奈笑了笑,伸手拍了拍小外甥女的肩膀,恍惚间,他眼前似是闪过对方初到他身边时瘦小的模样。

眨眼间,孩子都长大了。

他连忙喝了口茶,连带着眼中的干涩一起咽下,又迅速挥袖取出了各式各样的储物袋,开口说道:“秘境多凶险,防身的东西万万不能少。”

“您是把日沉阁偷偷给搬空了吗?”迟尧看着那些已经铺到地上堆叠起来的储物袋,沉思片刻,抬头直视着舅父,继续道:“还是收回去吧!我怕您飞升后都得给风雨日沉岛留下来继续干活。法宝我还是有不少的,护身也足以。”

虽然梅区明一路上嘴上都劝说着迟尧莫要去那玄虚秘境,可实际他上早早就将所有进入玄虚有可能或是没可能需要到的东西全都为迟尧准备好。

这份心意迟尧就是眼瞎心盲都能感受到有多沉重。

但日沉阁之所以唤作日沉阁,其中一缘由便是其债务沉重到连日都得沉下来!自家舅父这搬空库房的趋势,他真担心对方就是飞升了都得被风雨日沉岛逮回来继续做生意!

梅区明瞪了一眼迟尧,开口继续说道:“你是瞧不起舅父呢?还是瞧不起日沉阁?且你说你身上法宝足以,那便都说说你带了什么?”

……

迟尧还真说不出来,毕竟他身上现在最多的就是从各种市集上收罗的话本子。

为了保证能顺利破道君的无情道。

他可是日日夜夜都在钻研着那些翻来覆去都在讲情情爱爱的话本,即便目前也没研究出个什么,甚至看着看着都差些睡着。

见小外甥女说不出些什么,梅区明才挥着袖子,继续说道:“你只拿着便是!别说什么你储物戒里已经够多之类的话,防身宝物永远都没有嫌多的道理!便是丢出去自爆,都是一条救命逃生之路……”

紧接着,拿起储物袋,一一开始介绍起每个储物袋都大概装了些什么功效的东西。

偶尔遇上那么几件合适女修的配饰法器,就随手给迟尧带上。

也就不到十个储物袋的功夫,迟尧浑身上下都装饰着配饰,头发是最严重的的地方,几乎戴满了发簪发饰。

整个人都在冒着莹莹微光。

是真的发光!法器自带的功能里就有这么几件是带着光芒的罕见至宝!

也亏得迟尧这张脸长得绝色。

换个别的什么人,这么个浑身过于珠光宝气的模样,怎么瞧都只能是庸俗。

时间悄然流逝。

还没等梅区明介绍完所有的储物袋,房门便被敲响了。

原是道君亲自来接迟尧上听松寒。

梅区明将所有储物袋都令迟尧收起后,就将迟尧送到了正站在门口处的道君身旁,也没再唠叨,甚至没有与道君客套多少句。

只给迟尧留了句‘你就老老实实跟着道君莫要闯祸’。

说完,直接别过脑袋,跟随行的掌门提起辞行。

既有贵客要离去,此时同样稍微别开目光的太衍道宗掌门自然要去送上一段路程。

很快,院子里原本满满的人走得走,离开的离开。

徒留佩戴着百来斤耀眼法宝的迟尧与向渊濯在原地四目相对。

“道友,请。”向渊濯注视着迟尧,直被对方身上那在日头下灼灼发光的法器闪了一眼,即便视线里除了一团光什么都看不着,也没有移开目光。

迟尧可不知道自己现在身上的光都能比肩烈日,更不知道院里的人极大可能都是被他这身给‘赶’走,佩戴着明珠流金坠耀玉面纱的他微微颔首。

感觉脑袋上有几根发簪摇摇欲坠,便抬手扶了扶。

先向渊濯一步向前走去。

还没走几步,迟尧忽想起自己不识路,便停下脚步,淡淡开口说道:“道君可是忘了在下还是初来太衍,即便听松寒再名扬天下,也实在不知该往何处去。且难不成还是要徒步?”

他当然知道向渊濯会给他带路。

但既然有机会讽刺上几句对方的待客之道,也自然不会错过。

“自然不是。”向渊濯抬手召出飞剑,正想继续说些什么,便见那团耀眼光芒已经出现在漂浮半空的飞剑处,且…光芒还将他召出的飞剑笼罩入内。

道君之所以能名满天下,自然是因为对方处变不惊。

哪怕在这样的情况,他都能淡然跃上飞剑,任由那金灿灿的光芒将自己也笼罩入内。

不多时,一团光自院落中冲天而起。

这日。

太衍道宗弟子间都在传,不知哪位道友把自己扮成了太阳,正午不修炼,就在天上晃来晃去。

某些修为高深的长老也目睹这一幕。

于是,长老也开始相互提起‘太阳’左右相随着的道君。

如此淡然应对将名声置身事外的境界,怕也只有道君方能如此。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