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架空 > 乖乖,我定要破了他的无情道 本草石南 >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小说:

乖乖,我定要破了他的无情道

作者:

本草石南

分类:

穿越架空

更新时间:

2021-11-29

闻言,向渊濯抬眸注视着迟尧,认真又仔细开口解释道:“既名为考验,自是要亲身解决,若强加外力,恐怕会适得其反,因……”

“是是是,道君所言是极,句句皆真言,在下自是挑不出任何差错。”迟尧直接不耐烦的出言打断。

道理他都懂,无非是怕这考验会因人而变,更担忧发生些什么不可逆转的糟糕后果。

但这些在他看来都算不得理由!

迟尧只要一想到这些日子向渊濯都清醒无比,而他却像只猴子表演般任由打量,就实在咽不下那口气。

委屈二字,他生来就没受过几次!

思及此,便再次冷笑着开口:“道君心志坚定,也不知醒了几日。既不来寻我,亦不关心我这个小小盟友的死活,想必肯定寻到离开这考验的方法了吧?且说来听听。”

向渊濯虽不怎精通人情世故,却也因这些时日的亲身体验,而通晓摸清几分魔君此时正在气头上。

轻易惹不得。

实际上,他入此轮回境考验不过浑浑噩噩三四日便醒了过来。

只是当时已与迟尧分别,又顾忌着这段模糊的记忆亦是考验中的一重,便只用入骨锁魂枷确定着对方的位置及安危。

此后方才开始琢磨起此般考验的用意与破解之道。

可还没等他将心中猜想验证一番,迟尧便就寻上门来。

方才有了如今眼下这出。

沉吟片刻,向渊濯将诸多对此轮回境的怀疑在心中梳理一遍,才开口说道:“暂无太大的收获,只是有些猜想罢……”

“猜想。”迟尧嗤笑一声,道:“那便是只是猜与想,我还以为道君放任我这盟友沉溺虚假,心中已然是有十层的把握了。原也不过如此。”

语气轻飘飘,却带着满满的攻击力。

同时,毫不顾忌的将心中的怒意宣泄而出。

“涧水仙……”

“道君这是终于想起我唤何名又是何人了吗?还以为您已经忘了我这么个同行的小人物呢!”迟尧听到向渊濯这声仙子来仙子去的呼唤就觉得烦,若不是还要从对方身上抢过神帝之位,甚至都直接想拔剑来战。

他倒是想打,却不能打。

更是还得准备再哄着对方来个日久生情。

……

这么想想,就更烦了!

向渊濯一而再再而三被打断,纵是再心如止水亦生出了些许无奈之感,他知晓魔君性情古怪且喜怒无常。

只是无法明白为何对方就跟个小炮仗似的,一点就炸。

莫不是自己说错或是做错了些什么?

他斟酌许久,决定选择沉默,。

迟尧等了好一会儿,也不见向渊濯继续出声。

他眉头微皱,直直盯着眼前向渊濯那双无情却明亮得紧的眼眸,随手将书案那摊开的典籍拿起,同时讽刺道:“怎了?道君这是连话都不愿意同我再继续说?”

话音还未落下。

迟尧的手腕便被向渊濯飞快扣住,他原也有机会挣脱,但脑海中忽就飘过某个话本中,那男男女女扣着腕,纠又缠的字句描写。

一个出神。

就让对方得了先机。

手连带着书,都被禁锢在空中,无法动弹半分。

见状,迟尧微微挑眉,还以为这是突然要开展起话本中的场景,心中沉闷退散一半,语气都轻快上两分,字句缓慢的开口说道:“道君,这,又是何意?”

可是要跟他在烛光上,谈一宿明月光。

太快了些。

好在他也无需作甚准备,夜长梦多,早些开始这段情,亦能早些结束。

“手心有字。”

向渊濯语气很是严肃,说完,他迅速抽走迟尧正握着的那本典籍,瞥了眼后,便松开手,抬眸示意对方去看。

迟尧还以为向渊濯这是在同他玩些话本里总有那么一两次的小把戏,唇角微微勾起。

他将手抽回。

笑着看了眼向渊濯后,方才摊开手心,再垂眸看去。

只见手掌之上正浮着四个清晰大字。

——庄周梦蝶。

四字模样既工整又方正,一笔一划仿佛都经过精心的衡量。

迟尧还以为这只是个小小的幻术又或者是旁的什么术法,便运转起灵力,坏心眼的试图破坏起这几个字。

待他意识到不对劲。

眸光微凝,连带着唇角那抹笑都带上了几分森然冷气。

“此为何物?”

迟尧心情糟糕到不能再坏,什么见鬼的话本情节,都是假的!这漂浮手心的四个字,压根就不是他所想的小把戏。

不带半分灵气,亦无任何异样。

就仿佛从他身体里长出来,与他共生共存般!

向渊濯沉思片刻。

也将自己的双手掌心朝上。

果然,同迟尧一般,在他那落着入骨锁魂枷的手上,掌心亦有这‘庄周梦蝶’四字。

形态无二。

见状,察觉到危机的向渊濯便想将怀中的孩童放回随身空间,却惊觉那如小世界般能存万物的空间此时竟无法再容纳襁褓里小小的孩子。

他迅速抽起书案上的典籍。

顺利存放后,又从空间小世界里取出一只温顺的小灵兽,紧接着迅速将灵兽放回去再取出,重复好几次。

一切皆如常。

只除了怀中紧闭眼眸,亦无半分心跳的孩童。

心情极度糟糕的迟尧伸手就抓起灵兽那长长的耳朵,他侧身坐上书案,不大高兴的看着向渊濯,冷声说道:“道君这又是何意?”

觉得眼下还不够热闹。

再唤个小灵兽出来蹦蹦跳跳?

“安儿进不去空间。”向渊濯边说,边将怀中婴孩那胖乎乎的肉手摊开。

亦如他猜想。

手心仍是那庄周梦蝶四字。

他沉吟片刻,方才抬眸看向迟尧,说道:“这约莫便是轮回境的考验。”

见状,迟尧将手中颤抖不停的灵兽兔子随手一丢,微微弯腰凑向正抱着娃娃的道君,瞥了眼小胖手上方方正正的字体后,嗤笑道:“原来考验的不止是你我,还有这么个连口气都没得喘的小家伙。”

生机暂断的婴孩都能算作参与考验者。

是考验还未僵硬的小胖身体,还是那寻都无处可寻的灵与魂?

迟尧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戳点着小胖手上变小许多的四字,随口说道:“庄周梦蝶,庄周,梦,蝶。莫不是指这轮回境,便是我等之梦。”

“怕是没有这般简单。”

向渊濯微微抬头,鼻尖不小心点碰到了迟尧发间坠下的半缕发丝,他不着痕迹挺直腰板,往后退半分。

同时开口说道:“此间世界与梦不同,也不似幻境,一花一草皆真实无比,人、事、物亦如此。”

迟尧一听就知道这个所谓的考验肯定麻烦至极,他向来只喜欢惹麻烦,不喜欢解决麻烦。

将向渊濯抱着的胖娃娃连着襁褓一起抢抱到自己怀里后。

他便理直气壮的对着向渊濯开口说道:“看来道君对此轮回境已经有相当充足的了解,相信这点小事也难不倒您,既然如此,破解之法便全靠道君了。至于这娃娃,道君也不用愁,全交予我就是。”

听到这话的向渊濯已经深刻了解到魔君迟尧是多么的善变,明明不久前还跟个小炮仗似的气哄哄讽刺着他无用。

如今倒是坦坦荡荡的称赞并表示全靠他。

这等真性情。

修真界中实属少见。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