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架空 > 乖乖,我定要破了他的无情道 本草石南 > 第七章

第七章

小说:

乖乖,我定要破了他的无情道

作者:

本草石南

分类:

穿越架空

更新时间:

2021-11-29

金灿灿的大团光球在太衍道宗上空徘徊许久后,终于朝着某座山脚坠去。

就如同日沉而下。

碰巧路过的修士都不禁停住飞剑,驻足凝视。

直到他们意识到耀眼光团坠落之处为道君居所听松寒的入口。想继续凑热闹,又担忧自己不小心凑近了热闹里。

要知道总有那么些无比自信的修士来向道君发起挑战。

秉着交流各家绝学的纯粹念头,道君从未拒绝过任何修士。于是,有那么一次,某个练剑可能练到脑子全都除了问题的剑修门派竟出动大半个门派来跟道君轮番切磋。

按照那群剑修的话来说,就是他们自己的想法非常质朴,赢是不可能赢,这点自知自明还是有。不管是境界还是别的差距就摆在这里,他们不过是想跟道君过两招磨炼磨练的意志。

其他门派的剑修一听,还挺有道理,竟就顺势加入其中。

除了剑修外,也有不少心动并且行动的修士。

这就造成道君切磋到了最后,直接换把□□,指向在场所有修士。

……

仅出三招。

便打趴全场,结束了那持续半月之久的‘切磋’。

从此,再无几人敢轻易寻道君比试。

而此时有幸见到光团的修士们,大部分都是当年那场被牵连的太衍道宗无辜看客之一。怪就怪门里也有几个脑子迷糊的,非要跟着剑修闹腾,以至于祸及池鱼。

看热闹也是要掂量自身修为境界的。

自觉修为不足的众人遥遥对视半晌,纷纷御剑离去。

那得是多强悍的修者才能将堪比烈日之光聚集在自己身上,这等热闹,实在犯不着现在就凑上去。反正都是在太衍道宗内,有机会,总能瞧得到。

想通这茬,眨眼间的功夫,四周修士全消失得无影无踪。

太衍道宗的天空从未这般‘干净’。

放眼望去,唯有蓝天白云、碧空万里。

迟尧可没闲工夫注意旁的,见飞剑已然落下,便轻轻跃落地面,引得身上数多法宝都发出珠玉碰撞的清脆响声,发间更是有好些簪子松动起来。

不想再将发簪推来推去的他微微皱眉,挥手就把脑袋上那些重得不行的‘装饰物’给收了起来,顺便也把身上那些个累赘都取下。

修真界皆知听松寒上阵法重重,需得徒步方能进入。

他可不想带着这些笨重的东西再同个铃铛似的响个不停。

随着迟尧收起身上的法宝,向渊濯眼前的大光团也终于消失,直视着前方的他终于看清了迟尧的模样,而不是透过刺眼光芒直视其灵魂之貌。

他上前半步,说道:“道友,请随我来。”

“我没名字吗?道友道友,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唤树上的鸟呢!”迟尧将脸上的那戴了跟没带似的明珠碎玉面纱取下,随口说出的话语像是藏着讽刺与挑剔。

万物皆有灵性,这指不定听松寒风水极佳,过个几年鸟儿都能修出人形,再逆天飞升。

向渊濯沉默片刻,方才不大确定的呼唤道:“那…迟尧仙子?”

……

听到这声呼唤的迟尧只觉得毛骨悚然,整个人都不太好了。

以往也不是无人这般叫唤过他,毕竟在风雨日沉岛他用的是女修的假身份,呗叫上几声仙子不是稀奇。可不知为何,从向渊濯口中说出这几个字,他就有种不是在喊‘梅迟尧’而是喊‘魔君迟尧’的感觉。

迅速抬眸,迟尧瞥向正注视着他的向渊濯。

甚至开始怀疑对方是不是看破了自己的真实身份。

但这绝对不可能。

便是舅父梅区明都不知晓自己是魔尊迟尧,连着今日也不过见他三面的向渊濯又怎能看破!

毕竟他从一开始就是梅迟尧。

谁会怀疑在风雨日沉岛就修行至今的‘她’呢?

迟尧压下心中的疑惑,只觉得是自己不习惯被修为已至渡劫的强者直呼真实姓名。

思及此,他开口说道:“涧水,这是我的道号。”

“涧水仙子,请随我来。”

向渊濯改口极快,连他都没注意到自己似是松了口气。

虽暂时分辨不出魔尊迟尧究竟是女娇娥还是男儿郎,但仙子二字,确实不怎合适放在魔尊迟尧名号前后。

迟尧微微颔首,发间留着的最后一枚流萤蝶簪在日光下微微震颤摇晃,他也不等向渊濯,直接朝着前方那条蜿蜒入深林的小道抬步走去。

姿态比主人还像主人。

这迟尧向来就霸道惯了,在风雨日沉岛被梅区明娇宠着,在魔门时更无人敢违逆,自然是想做什么便做些什么,无需顾忌其他。

见状,向渊濯抬步跟上。

待迟尧终于记起自己此番是要来结情谋心而不是结仇,方才放慢脚步,不再执着于先走那半步。

如此,二人方才并肩而行。

微微昏黄的日光透过摇曳的树叶间隙打在林间的小道上,风轻轻拂过,吹得那块块的光斑也随之摇摆舞动。

一路无言。

夕阳西下,无人的林子中一男一女并肩而行。

迟尧突然就记起在某个话本上见过这么个场景,那可正是加深感情再进一步发展的好时候!

于是,他将视线投向路边静悄悄开放着的玉灵花上。

琢磨片刻,缓缓说道:“这花长得不错,光泽如玉,便如其名。”

说完,迟尧就等着道君如话本中另一人那般将花摘送给他,但等了半晌,却只等来对方将冰冷无情的视线投向满地的玉灵花。

他只好再次开口暗示:“道君觉得呢?”

“是极。”向渊濯附和道。

迟尧不太满意,这可不是他想要的答案,继续说:“还有呢?”

“其聚灵效果颇好,生长能力亦强,因此修真界中随处可见。”向渊濯从多个方面说起这玉灵花。

见迟尧在此物上似是有些执着。

他沉思片刻,说道:“若我没记错,风雨日沉岛上有一玉灵花海,景色极好。”

……

迟尧不开心了!

明明是按着话本来的,为什么这发展跟他想象中的丝毫不同?难道不应该是向渊濯摘一朵花给他,再为他带上,最后他再同蝴蝶般扑进对方如火炙热的怀抱里吗?

究竟是什么地方不对?

迟尧苦思冥想,终于在就要走出这密林时,灵光闪动,想出了是什么地方存在着问题!

他随手摘下某颗最是娇艳如玉、盛开正好的花朵。

三两步走到向渊濯身前。

唇角微勾,将手里的花递了过去,没等他开口说出那话本中的词句,花就被接了过去。

向渊濯垂眸看着这朵花瓣过大的玉灵花,说道:“此花聚灵效果甚差,灵力皆放在花瓣生长上,若入药,恐为次品。”

……

迟尧板着脸,一把抢回那花,反手就收到不知道哪个储物袋里。

这不对!都不对!

话本里不是这么写的。为什么人家就可以情意绵绵似蝶,而到了他与向渊濯身上,就成这般模样?

向渊濯还以为迟尧对玉灵花感兴趣,想起那颗掌门特意送来的灵植,便再次开口:“院中恰巧有一颗玉灵变异灵植,聚灵效果为普通玉灵花的千百倍,若涧水仙子感兴趣,不妨同我前去。”

闻言,迟尧抬眸直直看着向渊濯,眼里重新燃起了光,连忙笑着开口说道:“那便先在此谢过道君。”

话本里都说了,要送就送最好的东西。

想来是方才那朵玉灵花太过差劲,才吸引不了道君的视线,既然眼下有更好的花,只要发展顺利,他肯定能如蝴蝶般扑进向渊濯怀里!

或者,换做道君像蝴蝶扑进他的怀里也可以。

满怀期待的迟尧心情也好了几分。

甚至随口夸赞起向渊濯的听松寒,什么景色迷人,又什么四季如春。哪怕他此时正在心里诽谤着对方这山头不存在冬日更不会有雪非取个寒字。

可没见过那座正常的天品火灵脉会下雪的,更何况还有个变异雷火灵根的道君住在此处。

二人就着这几句干巴巴的夸赞交谈起来。

无论是迟尧还是向渊濯,都自觉这气氛可以说得上是融洽。

实际上,他们不过是一句接一句,不是附和,就是点头。换作任何一位正常修士见着,都不会觉得这场景当得上融洽二字。

很快,二人踩着昏黄的夕阳进了向渊濯口中的院子里。

迟尧压根无心打量周围是个什么模样,满心都期盼着就要发生的蝴蝶入怀画面。

他随意看了眼只有石桌枯树的院子。

怎都没瞧到有其他东西,便开口询问:“你口中的变异灵植呢?”

“这便是。”向渊濯伸手遥遥指向那颗掌门移来巨大的枯树,这般模样的变异玉灵,修真界怕也仅此一棵。

迟尧顺着向渊濯指尖看去,懵了。

这么大一颗…是花?

“这株变质玉灵仍存生机缺枯萎至此,听闻木系天灵根有感知灵植之能,巧者更是能知晓灵植所需所求,不知在下能否有幸见识一二?”向渊濯缓缓开口。

他不在意随行入玄虚者究竟是何人。

但其必定得是木系天灵根,医术亦不能太含糊。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