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架空 > 乖乖,我定要破了他的无情道 本草石南 >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小说:

乖乖,我定要破了他的无情道

作者:

本草石南

分类:

穿越架空

更新时间:

2021-11-29

心想,这功法之名倒颇为特别,也不知道是哪位道君所著,又或是谁人借名道君所作。

向渊濯缓缓收回视线。

已经把所有玉简都查阅一遍的他取出个空玉简,将那些繁杂的讯息重新归类,将重复相似着归类一处,再将似真非真归为一处,有依据或是入过玄虚者之言再归一处……

迟尧悠悠转‘醒’时,天仍未明,他懒懒伸了个腰,随手收起脚尖不小心碰到的话本,才朝着身旁阖眸却坐得板直端正的向渊濯看去。

他自然知晓对方是在打坐调息。

却依旧凑到桌边,伸了手在对方紧闭的眼眸前挥动两下,伴着腕间入骨锁魂枷叮当叮当的声音,戏谑道:“道君可是睡着了?累了一夜,也是得需要歇息歇息才行。”

话音才刚落下。

向渊濯便睁开了双眸,他没在意迟尧这几句调笑,而是翻手就取出整理好的玉简,放在桌面上,推到对方身前。

开口说道:“涧水仙子请过目。”

迟尧收回手,猛地靠在椅背上,动作之大,连坚固无比的玄火木椅都前后摇晃了两下。

他倒是神色如常,唇角含笑,优哉游哉。

将玉简拿起,神识一扫,便看到了那一条一条分类得极好的消息,其中最重要的那些更是打上了醒目的标记。

过了半晌,向渊濯见迟尧放下玉简,便开口说道:“不知涧水仙子可要就此玉简的消息再做准备?”

“不必。”迟尧将玉简抛回给向渊濯,淡淡开口再道:“该做的准备都已经做好。”

他准备好话本。

而舅父则是给他准备各种丹药法宝。

再把脑子也带上,只要能引得向渊濯倾心于他,此行足以。

至于大椿灵树……

迟尧压根就没怎在意过自己那太阴//道体,虽说这体质本是修真界中绝佳天品炉鼎,甚至还有带着某些不堪入目的特殊能力。

剥及则复。

倒是让他误打误撞之下既能修行魔功,亦能按舅父寻来压制体质的灵医之法运行修真界正统的灵力。如此,于他而言,太阴//道体倒是个再好不过的东西。

当然。

若是能寻来大椿灵树之物,令他那灵医功法更上一层,就是再好不过。

听到这话,向渊濯抬眸瞥了眼窗外的天色,方才开口询问道:“既然如此,涧水仙子想何时出发?”

“这还得选黄历挑日子不成?”

迟尧直接站起身,朝着门口的方向走去,同时说道:“现在便走。”

踏着夜色,二人步行下山,与来时那慢悠慢悠相比,这次脚程极快。

不到半柱香的时间,便离开了禁制重重的听松寒。

紧接着,御剑冲天而起。

玄虚秘境入口在北域的无尽之海。

向渊濯与迟尧就着夜色,直接通过太衍道宗附属城池内的阵法,到达北域。而后亦未歇息,天光微亮,便踩着飞剑赶往无尽之海。

二人修为皆不低。

且迟尧还有意无意争前半步,也就使得赶路的时间大大缩短。

才不到三日。

二人就来到了无边无际且无甚生机的无尽之海前。

因此处过于偏僻亦压制灵力,除却海岸边的巨树外无半点活物,又存在着入口未知的玄虚秘境。除却那些对玄虚别有所求者,根本就不会有修士闯入。

荒凉得心惊。

便是迟尧与向渊濯到此,都有种因果皆断,世界上只剩下他们彼此的感觉。

仅到无尽之海前便是如此。

玄虚秘境之凶险亦可见一斑。

二人没再犹豫,直往岸边枝叶泛红又生得挺直的巨树走去。

要渡这无尽之海,唯有取岸边巨树制成船舟,且还需的亲力亲为,不然纵是渡劫强者,亦无法入海。

不管是向渊濯还是迟尧,都无法在不借用灵力的情况下迅速造出大船,即便来时也曾借阅过与造船相关的书籍,但直到他们上手,才发生并不是那么一回简单的事情。

最终他们折腾了两天两夜,也只是勉强札出了个站两人也不会沉底的木排。

在这前头,还有五个差不多的木排入水便沉下无尽之海。

二人又做了两个划船的桨,这才踩上了他们终于成功的木排,迎着那昏黄的夕阳,出海。

然后,在月光下。

又回到了岸边……

“你划得太小力气了!船都在打转!”迟尧理直气壮的指责着,全然不提自己连力气都不用,就只轻飘飘划了一层浅浅海水的事情。

很快,二人再次尝试出海。

这次迟尧用力了,可就是用了太大力气,木排再次打起转,甚至摇摇欲坠,他恶人先告状,说道:“你这次根本就没用心!”

对此向渊濯并没有解释些什么,只是沉默着按照迟尧所说的那样去调整。

虽然过程并不是那么轻松。

所幸左右转悠着的‘船’还是缓慢的朝着无尽之海的深处划去。

明月高挂。

此时的迟尧已经把两只船桨都交给了向渊濯,不大高兴的盯着脚下湿哒哒的鞋子。

看着看着,才惊觉木排竟不知不觉覆上了浅浅的一层海水。

他连忙单手抓停身侧向渊濯正握着桨的手,正想说些什么,周围景象忽就如幻境般齐齐破散开来。

没有海,也没有他们亲手制成的木排,更是连桨都没有。

天地间只剩下迟尧与向渊濯二人。

辽阔无尽,星云扭曲,璀璨夺目,入眼皆是震撼!

唯有虚空方才如此。

也只有虚空才带有蛊惑世人的力量。

而眼下四周风暴突起,所有璀璨星云扭曲成更美丽更夺目的形状,带着细闪之光,诱人前行。

若谁不小心着了道,方才知那迷人之光实为电光雷闪。

此便是虚空中并不多见的空间乱流。

被卷入内,唯有魂散。

向渊濯翻手拽住迟尧拉着他臂弯的手,以灵力在他二人身上覆一层禁制护体后,便带着人迅速退离这乱流。

反应过来的迟尧边跑边飞快覆了几层护体之术。

虚空之中无年月。

二人也不知道跑了多久躲了多久避了多久,那乱流就像是有意识般追赶着他们。

且虚空周围并无任何大小世界入口,除了继续跑,也只能继续跑。

忽而。

正在跑动的二人只觉得眼前一暗。

如同瞬间就被乱流吞噬。

又一瞬过后。

向渊濯与迟尧眼前亮起刺眼光芒。

待他们看清眼前,才惊觉周围皆是白茫茫的虚无一片,便是脚下所踩,亦是如此。

而在这白茫茫中,有着数多来来往往甚至在摆摊贩卖的…白袍人。

“哎,二位,欢迎来到玄虚界。”身披白袍者像是守候了许久,见着新人,直接从某个摊位前窜了出来。

他意识到身前二人对他的警惕。

便拱手行了个礼,开口道:“瞧二位仙姿玉貌,想必是修真界中的道友。玄虚界连接三千大小世界,不管二位是误入还是心有所求,都应是缺个引路人。”

“恰巧今日引路人正好是在下,只需10颗极品土灵晶,定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只要在下与二位都还未出玄虚界,便仍作数,随时随地皆可来寻!”白袍人也不等身前的两位客人回答,他继续说道:“且玄虚境中无处不游动着最纯粹的天道规则,一言一行皆受约束,谎言往往会反噬在身。”

说完,白袍人方才缓缓落手,再道:“二位不妨好好考虑?”

迟尧瞥了一眼四周,见所有人皆是从头到脚都披着同一款式模样的白袍,即便镶着几道金边,亦是质朴得很。

又见远处正落着个巨大沙漏。

四周并无房屋,一眼望去除了白袍,便是贩卖着东西的小摊子。再远一些,便是片片虚无。

这等情况,确实需要个引路人。

迟尧正想微微抬手,打算取出那比极品灵石还要贵重的土灵晶,却被向渊濯飞快压下了手。

“三颗。”向渊濯面无表情的说着,语气就像是远处游动着的那些天道规则般冰冷无情。

迟尧微楞,也就这一瞬间,向渊濯身上仿佛带了层他舅父的影子。他真没想到,会在道君口中听到这么平易近人的话语!

且这熟练的模样。

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这话说得!三颗连老朽生活都没办法维持了!”

白袍人语气沉痛,他捂着心口,继续说道:“七颗,七颗我就干!不然免谈!”

这娃娃长得好穿得好命也好。

怎么就非得跟他争这几颗身外之物呢?

“最多五颗,不然免谈。”向渊濯神色淡淡,语气却笃定无比,仿佛只要再多,他立刻转身就会走。

白袍引路人捂着胸口,连连叹气,又跺脚好几次,方才说道:“行行行,真是怕了你们了!这年头修真界出来的娃娃越来越会这套了,还说什么都是被日沉阁给逼的,不想掏钱可有能谁逼你们了?我们这些眼巴巴等着这几颗路费的老不死还不是更可怜?”

迟尧掏出储物袋的手微微停顿,不仅仅是因为引路人提到了日沉阁,而是他发现向渊濯已经收回了手,且……

并没有付钱的打算。

他微微转头看向身旁风光霁月的道君,拎起储物袋,朝着对方晃了晃,唇角微勾,同时说道:“你我二人似乎没有亲密到要为彼此付出两颗半极品灵晶的程度。”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