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非典型暴富 枸杞珍珠 > 第四十六章 暴富第四十六步

第四十六章 暴富第四十六步

小说:

非典型暴富

作者:

枸杞珍珠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2-06-25

老李一整个晚自习都没看到单橙,他心急如焚又不知所措,虽然理智告诉他现在可以参考刘敬的建议再等单橙想一下,但他仍然当晚就在办公室打开了教务系统。

要不怎么说打工都是不容易的,小舅舅接到老李的电话时刚开完一个小组会议出来,然后加班到这个点公司食堂正好上了夜宵。

福利是很好,可是也是真的辛苦,看到陌生电话他都有点想挂掉了,他胳膊夹着笔记本电脑靠在走廊上,心道这时候谁都不容易,这个点还来打广告电话,还是勉强拿起来接了。

老李等了许久终于等到小舅舅接电话,悬着的心又因为激动和紧张再次卡在了嗓子眼:“那个,额,那个,欸,请问你是单橙的小舅吧?我是八中高二三班单橙的数学老师,我姓李。”

小舅舅反应了一下,再看一下手机号:“啊?你是单橙的老师?”

这开场白心虚的支吾怎么看都不像啊,要是这个姓李说单橙被拐了被抢了还是干坏事要罚金了,他立刻就把这个手机号反手送给反诈APP!不知道加班社畜最不能惹吗?!

然而小舅舅没等到发火机会,老李笑着试探:“我是单橙的数学老师,这两天单橙参加数学竞赛的成绩出来了,非常优异,入围国赛了,我是来报喜的。”

小舅舅一腔怒火被一锅盖盖下,脑子卡壳了半秒:“真的吗?!入围国赛了?”

老李坐在办公室紧张地转笔:“是啊。”

“哎呀,她怎么也没和我说,我看看消息。”小舅舅这时候欣喜若狂,赶忙查看消息,发现单橙真的没来告诉他,“她也没跟我说,这熊孩子!”

老李心中一个咯噔,要不是他今天心急去问单橙的报名情况,单橙自己是不是就要把这件事隐瞒下来了?然后就真的与国赛失之交臂了?

老李全身哗啦哗啦凉飕飕,他觉得幸运,同时也觉得后怕。

但此时此刻他仍旧保持谈笑风生的淡定:“可能她自己还不知道消息,这种好事我们都是会直接给家长报喜的。”

小舅舅原本因为加班而怨怼的脸此刻容光焕发,恨不得在当场来一次“旋转、跳跃、我不停歇”,他连忙感谢老李:“谢谢老师啊,多亏你们平时教导有方。”

老李谦虚推脱,最终扯到目的去:“单橙晚自习也快结束了,你们可以聊一下,也该开始准备寒假的训练营了,这个训练营需要考生一直参加到竞赛前的,衣服啊什么的都得备齐。”

“对对对,老师提醒得对,我是得和她商量一下该带什么去,训练营在哪里举办啊?”小舅舅已经把老李是不是诈骗的抛之脑后,他一听要到训练营长待,立马就关心起来了,这在训练营吃喝用度可不得提前准备好?不然怎么能安心备考?

老李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小舅舅不需要知道单橙准备放弃竞赛,他只需要知道单橙入围国赛,并且联系到单橙,这样就足够了。

只要单橙说出不参加,按照她小舅舅目前的态度,他一定会劝的。

老李因为撒谎不知不觉已经满头大汗,他一本正经回答:“去年去了B市举办,今年应该在S市或者G市,在G市的话会好一点,不用适应环境,但是无论在哪里防止肠胃不适、感冒发烧这种的药还是得备点,寒假也不知道会不会有寒潮,衣服、床褥都要备好的。”

小舅舅用心记下来,连连答应,径自走到办公位快速记下老李的话,老李已经装不下去了,赶忙说自己还要去巡班然后把电话挂断,随后便是长吁一口气,骗人果然还是太累了。

单橙回到小房子时已经快十一点了,这样一来一回其实她很累,给自己倒了杯温开水就坐在桌前发呆,她脑子里浮现的是她和席裕温刚刚坐地铁时看到对面车窗上两个人的倒影,他们都神色平常,双眼中却装了很多情绪。

她闭上眼,想要彻底放空自己,她不知道如何选择。

这时手机响了起来,是小舅舅。

她和小舅舅平时也有联络,但是这个点打电话来是没有试过的,她轻咳一声,强装正常然后接听了电话。

“单橙啊!我听你们老师说了,你要参加国赛了,哎呀,这可是大喜事啊!”小舅舅的声音隔着空间都能听出喜悦。

单橙:???

为什么小舅舅会知道?

但是此刻她已经没有脑子去想了,她“啊”了一声:“是吗哈哈哈哈,我也没想到。”

“多亏你们老师提醒,这个周末我们准备一下你去训练营的东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入营,你们老师说得对,什么感冒药啊板蓝根啊这些是得给你备一点。”小舅舅坐在回家的末班车上难掩喜悦。

单橙沉默了一下,但还是笑着应和:“行啊。”

她发现她开不了口,因为小舅舅的喜悦,也因为自己真实的内心。

小舅舅接着说:“你太争气了,我当年也是想参加国赛,可惜啊我差了三分,竞赛这是仅有一次的机会,我到现在都无法释怀,你要是能一直到国际赛去,也算是给我圆梦了。”

小舅舅明明自己也不大,可是他此刻却在单橙身上明白了为什么那么多家长要把自己未满的梦想寄托在孩子身上,尽管这样很不公平,但他却由衷感觉到了自豪与满足。

单橙咬着牙,把眼泪逼回去,小舅舅接着又道:“这个训练营要参加挺长时间呢,如果在S市的话得给你准备路费,训练营的费用你不要操心,小舅舅给你打算啊,你安心去比赛就好。”

如果单橙成绩可以一路到国际赛,他就是厚着脸皮找人借钱也要供她去比赛啊。

“如果……”单橙强迫自己含住泪水,“如果确实不行……”

“没有不行!”小舅舅着急得声音都劈叉了,“你安心去备考,不可以放弃你知道吗?”

单橙只能点头,她没有勇气对着小舅舅的一片好意说出放弃,她好像朦胧之间抓到了什么,但却因为泪水模糊,只能看清大概的轮廓。

小舅舅过分担心,在挂完电话后又发了一段长长的文字过来,就是希望单橙不要放弃,放弃的话不仅是她自己的遗憾,他和关怀着学生的老师也会很难过与遗憾,并叮嘱她在这个年纪里,务必勇敢,不要畏头畏尾。

“你们现在就是早上的太阳,如果不一往无前,如何能来到正午的炽热?”

小舅舅在文字中提到这样的话,单橙抹开眼泪,想起席裕温在地铁口抓风的手,没有人见过风,但是追风的人从不在意是否能见到风。

席裕温回到家的时候也是很晚了,白云女士和钟水清都很担心他,他不想让长辈担心,就说是和朋友出去聚餐了。

白云女士见他脸色疲惫就知道他在撒谎,可是她只是点点头:“快去洗漱吧,明天还要上课。”

席裕温应了一声,然后走回房间靠在门后,手机拿起又放下,界面正是很早之前单向找他拿单橙微信名片的那一晚。

但最终他没有找单向,而是找到了席裕仁,旁敲侧击了解到单向的情况。

“他?他很忙的,教授很看重他,还想收他到门下做研究生,而且他大二时就加盟了我们师兄的工作室,每天学业事业拿奖,哦对,还有收女孩子的礼物,忙得不见影子,不是在工作上课的路上,就是被礼物淹到看不到人。”席裕仁本身也不弱,可是他确实佩服单向,表面看起来云淡风轻,实际全身是外挂。

席裕温了然,如果最后行不通,他就只能找到单向那里去了。单向这种看起来吊儿郎当的闲散人员,没想到进取心那么强,也对,那时候单向从六点半等单橙,等到十点半,一直也是没闲着的,拿着平板修修改改,不断回复客户的要求。

单向这样进取的人不知道是否能激励到单橙。他很想单橙去参加竞赛,这真的是不可多得的机会,他又想起单向当时想要他转交的银行卡,一时之间计从心来,找出了自己的银行卡放在桌上,暗自下了决定。

隔天去上课,老李悄悄观察单橙,发现她神色正常,一下又不安了,难道她小舅舅还没找她?他着急,可是他不能问,不可以逼太急。

然而放学时,单橙却小声问席裕温:“能不能再和我去那条地铁线路上的老街?就是去你堂哥那个露营的那条路。”

她看起来很为难,不想席裕温太晚回家,却是不得不去:“或者你把定位发给我,我自己去。”

席裕温二话不说就答应了,他也不问原因,下课就让单橙在校门口等他,他回去再去找辆小乌龟载她过去。

两个中学生又穿着校服开始短途旅行,这次遇到下班高峰期,车辆不好行驶,但席裕温手长腿长的,三两下就骑着小乌龟穿梭过马路来到单橙说的老街。

“我们去原来那个老爷爷那里坐一会儿。”单橙指着前面的彩灯下,老人家依旧摆了长凳再门口,但自己坐在门槛上。

这里依旧带着复古的美丽以及历史的神秘,它仿佛用现代的宁静诉说着当年的风起云涌,新思想、封建沉疴、另类审美、传统与革新……当年是多么波澜壮阔,也是因为那段历史的起伏交错,所以才成就了这条老街,把中式古典与西式浪漫结合,实现现代发展与历史沉淀交接。

单橙和席裕温就坐在长凳上,老人家早就忘了他俩了,正自己穿着外套抱膝假寐。

他们就在此刻的平和中享受着老街的美丽,不再需要切身感受老街承载的挣扎与破碎,他们的细微根本不会在老街复杂的历史中留下半点痕迹。

但对于单橙来说最重要的是,这条路的下面是她的辛苦与坚持,是只属于她自己的历史。

“给我一点时间。”单橙突然说道,她看着夜空,“就在今晚。”

席裕温侧过脸看单橙,心跳莫名加速,也许答案就在眼前了。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