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架空 > 我靠马甲柯学成神 衔尾蛇Ouroboros > 诅咒

诅咒

小说:

我靠马甲柯学成神

作者:

衔尾蛇Ouroboros

分类:

穿越架空

更新时间:

2022-08-19

清早,酒井荒川先给辅助监督加茂幸二打了个电话,说要提前完成测试任务。

之后又给夜蛾正道打了个电话,在夜蛾正道想要长篇大论之前,酒井荒川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堵住了夜蛾正道的话。

大致意思是不告而别是因为突发情况,已经接下了任务,马上就赶到任务现场,不用担心之类的。

说完后,酒井荒川清爽利落挂掉了电话。

绝对不是因为怕老妈子一样的夜蛾正道,绝对不是!

大概等了有一个小时,酒井荒川有些不耐烦,手杖在地上敲出音调,愈发躁闷的酒井荒川摩挲着怀里的枪,阴沉着脸。

加茂幸二?

呵,即便在现世他是个脾气挺好的家伙,甚至可以说的上懦弱。不过现在的他被迫在这个科学世界的幕后大boss的大本营训练,做任务,让他这么等着的人坟头草不知道已经多高。

“滴滴”不远处开过来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酒井荒川面前响了两声。

“上车。”

车里传出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

酒井荒川挑了挑眉,没说什么,坐到了后座。

加茂幸二嘲笑了一声,“呦,还是个瘸子。”

在御三家一起讨论酒井荒川这个代号为咒灵0号的家伙时,就因为自己不小心打碎了家主十分宠爱的旁系的酒盏,自己就被派出来跑腿。

不过就是个小屁孩,哼,这次他绝对不可能活着回去。

酒井荒川听见对方的嘲笑,只是没有感情的笑了笑。

忍不住咋舌,真胆大啊。酒井荒川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样的蠢货了。

一路无话。

“到了,下车。”加茂幸二啐了一口,骂道,“什么破地方。”

焦黑的地面上伫立着一座年代已久的教堂,焦黄的墙皮昭示着面前曾经辉煌的教堂被一场大火烧出裂痕,里面的人,物,全都被付之一炬。

酒井荒川鼻腔里都是躁沉的气息,捂着口鼻咳嗽了两声,嘲讽道:“四级诅咒?”

“当然是四级诅咒,这可是‘窗’的观测,怎么,你在质疑上层?”加茂幸二阴沉道。

“当然不是。”

怎么能叫质疑,那是他压根不信。

“最好是这样。”加茂幸二手上做出放帐的手式,“由暗而生,比黑更黑,污浊残秽,皆尽祓禊。”

黑色的半圆形薄膜从天际慢慢盖住了整个教堂,加茂幸二靠在车子旁边,“快点进去,结束后我可不会管你。”

“好吧。”酒井荒川一副被欺负了的样子,慢悠悠走进了“帐”里。

独自沉浸在支配弱小的感觉里的加茂幸二没有看到酒井荒川看死人一样的目光。

帐里的一切似乎都被附上了一层黑色的泛着光晕的膜,就像被诅咒反噬时,酒井荒川看到的泛着生理性不适的色块。

不过帐里和诅咒反噬的感觉不一样,这些就算是在酒井荒川看来,也不过是被附上一层薄薄的诅咒的保护膜。

抽出侧腰的暗金色小型铁扇,自从被五条悟和夏油杰带回高专后,酒井荒川像是拥有了打开了异世界的钥匙,诅咒在他眼里十分显眼。

比如说面前这个一直在喊着,“好烫,好烫,好烫”的一团黄褐色的不成人形的家伙。

之前夜蛾正道还没有回来的时候,五条悟和夏油杰以及家入硝子曾经教过他诅咒的运转。

酒井荒川纤长的手指旋转了一下手上的铁扇,一层燃烧着黑炎的诅咒就被覆盖在了上面。

“哇哦。”

酒井荒川新奇的看着已经变得不一样的扇子,神色惊奇。

“这就是咒力吗?”

对面的诅咒像是忍受不了了面前的无视,尖叫着冲了上来。

酒井荒川合扇,以扇作剑,黑色的火焰如同毒蛇一样,嘶吼着咬在了诅咒身上。

面前混沌成一团的诅咒就这么被黑炎烧了个一干二净。

“还真是个四级诅咒。”酒井荒川点了点下巴,“这么说,还有个或者多个四级以上的诅咒吧。”

“那群烂橘子为了杀了我,不可能只留下一个四级诅咒。”

酒井荒川抬脚就往楼上走。

边走边想,如果没有一个可以背锅的诅咒,外面的家伙就需要采用强硬手段了啊。

“嗯——!”酒井荒川伸了个懒腰,一只手攥拳敲在另一只手掌上,“决定了,就废他一条腿好了!”

拎起被放到一旁的手杖,酒井荒川不紧不慢的一层一层找过去。

在最顶层,酒井荒川站在楼梯口就感觉到了粘腻的,熏人的诅咒。

看了一眼,酒井荒川叹了口气,不愧是御三家,一个一级诅咒,一个二级,两个三级。

如果他真是一个初入咒术界只会咒术的新人,那这次就真的死在这里了。

酒井荒川站在角落里沉思,要怎么把这些诅咒搞出去,让这些诅咒顺便给加茂家的下属一些教训呢?

这次被他们压在手里,什么也不做,就会变成打白工的死.刑.犯吧!

酒井荒川摇了摇头,太可怕了太可怕了,比琴酒的007还可怕。

还没动手,“砰”一声,帐从外面被破了。

从窗户里跳进来一个身材高大,浑身都是肌肉的男人。

一身普通的无袖白色T恤和黑色长裤,黑色短发和嘴角的疤十分富有标志性。

是术师杀手,伏黑甚尔。

酒井荒川冲着一身肌肉的伏黑甚尔吹了声口哨,笑眯眯的打招呼。

“呵,小鬼,离远点,这是我的猎物。”伏黑甚尔冲酒井荒川刺道。

说完,不管不顾的就冲了进去,和几个诅咒打的火热。

酒井荒川拄着手杖站在不远处,赞叹的看着力量带来的血与汗的画卷。

伏黑甚尔手持天逆鉾,手臂紧绷着,肌肉鼓了起来,汗珠顺着他的额头流下来,滑落到臂膀上。

更多细密晶莹剔透的汗水划过伏黑甚尔胸前的沟壑,薄薄的衬衫贴在了他身上。宽厚的臂膀,鼓囊囊的肌肉,再加上不菲的战斗技巧。

妥妥的完美工具人!

酒井荒川在心里给自己鼓了鼓掌,真是瞌睡了有人送枕头。

待到那边战斗结束,酒井荒川拄着手杖走到正在捡战利品的伏黑甚尔身边。

“伏黑甚尔?”沙哑的嗓音带着一丝意味不明的感觉。

高大的男人看过许多女人,也听过许多女人的声音,头一次被少年嗓音吸引的伏黑甚尔撇了一眼身边病怏怏的小少爷,遗憾的又不感兴趣开口,“我不上男人,还有,未成年小屁孩离我远点。”

酒井荒川瞪大了眼睛,鼓着脸气呼呼的说:“不是那种事!”

“我想雇佣你,钱好说。”

伏黑甚尔这才仔细的观察了一番酒井荒川,摇摇头,“我劝你还是别白费力气,我不接受长期债主。”

随后又诚恳道:“以及,我觉得你以你病秧子一样的身体,雇佣我也就是晚一点死。”

收拾完东西,伏黑甚尔就要离开。

“你还有个儿子,叫伏黑惠。”

站在酒井荒川面前的伏黑甚尔杀气四溢,扭过头,抿着的嘴角裂开,勾起血腥的弧度。

“虽然我不在意那个小拖油瓶,但是可不是什么人都敢威胁我的,小少爷。”

随着伏黑甚尔的话,面前高大的男人一步步紧逼,站在酒井荒川眼前。

暗沉的影子以及高大的身影带来些许压迫感,酒井荒川面色不显,平复正常的生理反应后,抬头凝视着伏黑甚尔。

冷不丁的开口,“我不是用他来威胁你,你知道的,那个孩子继承了十种影法术,禅院家不会放弃他,在此之前,能护住他的只有五条悟,但现在,还有我。”

伏黑甚尔嗤之以鼻,掐住酒井荒川的脖子毫不留情的把酒井荒川抵到了墙壁上,“小少爷,你也说了,我也可以卖给五条悟,或者卖给禅院家,总比不知道哪来的病秧子强的多。”

“再多说一句,杀了你。”

之后,松开了酒井荒川。

被伏黑甚尔掐到脸色扭曲的酒井荒川跪趴在地上忍不住咳嗽,嘶哑的声音带上了笑意。

“你犹豫了。”少年苍白的面色更加白皙,似乎要变成透明的。

“咳咳咳,伏黑甚尔,你犹豫了不是吗?”

伏黑甚尔要离开的脚步就这么定在了地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地上忍不住咳嗽的精致少年,没吭声。

“咳咳,咳,放心,我对你儿子可别无所求,我要的是你,咳咳。”

“哦。我对男人不感性.趣。”伏黑甚尔面无表情说出了令酒井荒川咳的更厉害的话。

“你,咳,你他妈的能不能好好说话,怎么雇佣你只剩下跟你上.床这么一个选项?”酒井荒川面色扭曲,拄着手杖撑起身子,“我说的是看上你的能力。”

伏黑甚尔挑眉,刚刚还彬彬有礼的少年被气到骂脏话,看着精致如人偶的少年,伏黑甚尔恶劣的又开口,“床上能力?”

酒井荒川一言难尽,憋了半晌,从嘴里吐出一句:“你儿子没有被你带坏是我对你最大忍耐。”

“呵。”

能够暗中调查咒术界的人绝对是有背景的,看他一身被监视的模样,地下某个组织里的杀手锏?少年和他的组织看起来不合,如果将惠给他,还得赔上自己的自由,惠的安全也不是完全能够保证。

不划算,不划算。

“算了吧,小少爷您还是另请高明吧。”

伏黑甚尔挥挥手就要走。

酒井荒川叹了口气,“不是我带孩子,我还没有丧心病狂到把小孩带进组织。”

“听说过武装侦探社吗?”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