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如何让分手变得更加体面 廿乱 > 哪来的下一次

哪来的下一次

小说:

如何让分手变得更加体面

作者:

廿乱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11-02

闻瑞霖极少这样叫苏清晏的全名,他在家里甚至都只叫他们只有两个人才会称呼的昵称。

是的,他们之间还有昵称。

闻瑞霖叫他小情儿,和清字同音,正经时是小清,不正经的时候是小情儿。

他俩低声说话,瞧着好像在沟通,旁人也在关注二人,发现闻总表情变得丰富起来。

苏清晏揉了揉自己耳朵:“能小声点吗?耳朵都快要被你吼聋。”

如果不是外面都是人,闻瑞霖还真想凑到他耳边大声吼一下。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他不由不爽起来,苏清晏现在变了,大声一点都要反驳一下,胆子可真是越来越大了。

闻瑞霖憋了半天才吐出两个字:“矫情。”

两人没有机会再继续说话,培训师那边已经叫他们男士组排好队开始比赛。

闻瑞霖自然而然将手搭到苏清晏腰上,半点不需要犹疑,抱得十分自然。

苏清晏也跟其他人一样搂着这位“同伴”的腰。

闻瑞霖已经有近两周没有碰到过苏清晏,心想着,以前没发现苏清晏的腰这么细,手感还挺好,不由掐了掐。

苏清晏转头瞪他一眼,在他腰上的一点点肉上掐了一下:“别乱动。”

闻瑞霖自知自己理亏,但是苏清晏也太用力了:“被你掐淤青了,松手。”

苏清晏警告他:“知道疼你还乱动。”

闻瑞霖用空出来的手揉了一下自己的腰:“行了行了,没想到你这么记仇。”

“我记的仇可多呢。”苏清晏一语双关道,“闻总,可别落到我手上,我这人特别记仇。”

闻瑞霖并不觉得这话里面有多少威胁成分,在他眼里,苏清晏就跟一只小绵羊没有区别。

他满不在乎道:“我还能落到你手里?”

苏清晏回以一个意味不明的笑意,而在这时,培训师吹响了起跑的哨子!

闻瑞霖搂着苏清晏往前冲了出去,他人高马大,但苏清晏和他的腿绑在一块儿,倒也没有完全被拖着走,两人步伐一直保持着一致。

男士们在赛跑,女士位则在一旁加油助威,现场气氛热烈,闻瑞霖的斗志都被激了起来。

苏清晏也是初次和闻瑞霖一块体验这种竞速的刺激感,比起网球,高尔夫,这是不一样的户外活动,多了些亲昵和激情。

有了闻瑞霖的大长腿和强悍的体能,苏清晏队一骑绝尘,将后面的其他人完完全全抛到后面。

刚刚还提醒他们要提前培养默契的云文珺组怎么卖力都赶不上!

余有慧丁晓等女孩子在一旁高声喊加油!

“闻总加油!”

“清晏加油!”

两人获得了最高加油声,从闻瑞霖接手公司以来,可从未参加过公司举办的团建活动,难得在这儿见到他本人,员工们显然都兴奋起来了,勾起了男士们的斗志!

培训师:“预备,跑!”

闻瑞霖许久没玩过这么多人的运动,上一回还是大学时期的运动会,集合的运动还是接力赛,合体类型的还真没有。

自认为该有默契的两人同时迈出了腿!

一个迈的是中间腿,一个迈的是靠外边的腿,

才第一步两人就毫无默契可言的直接摔了,闻瑞霖成了苏清晏垫子,被压在下面!

苏清晏趴在闻瑞霖身上,双手撑在他的肩头上,率先状告闻瑞霖:“你还行不行了。”

闻瑞霖暴脾气上来了,但又没完全上来,低声反击苏清晏:“我怎么就不行了。”

苏清晏给他一个白眼:“那你就不能和我同出一只脚。”

闻瑞霖:“明明是你和我没有默契。”

苏清晏:“你还跑不跑了?我都不想跑的,你非要参加。”

闻瑞霖:“我在帮你你还嫌弃我?”

苏清晏:“我说了要你帮吗?”

闻瑞霖实在是说过不过苏清晏,快被他气晕,开始说胡话了:“我这个肉垫软么?”

“不软,硌到我了。”苏清晏还是趴在他胸口上没动。

闻瑞霖:“那你赶紧你从我身上起来。”

苏清晏:“你以为我不想起吗?我们腿绑一起,你不起我能起得来?”

闻瑞霖妥协了:“行了行了,不跟你吵,一块起来。”

其实苏清晏一点也不重,但他怕自己在大庭广众下出糗,他身体对苏清晏还是有很大反应的,这一点,他非常清楚。

“谁要跟你吵,我数一二三……”苏清晏话音刚落闻瑞霖就把他抱着坐了起来,他们真没默契,因为体力活都是闻瑞霖干的。

两人终于爬了起来,孰不知,他们“搂搂抱抱”的画面已被人记录了下来。

都意识到必须有默契才能赢得比赛后,他们才开始认真起来。

苏清晏提醒闻瑞霖:“你不要拖我后腿。”

“等着,第一肯定是我的。”闻瑞霖被苏清晏刺激了好几次,斗志昂扬,“不拿前三我是狗。”

“我忽然想让你当狗……”

“做梦。”

闻瑞霖开始发力,这回他认真了!

平时除了吃喝玩之外,闻瑞霖熟悉各种运动项目,时常出去打球健身,身体素质自然是好得没话说,否则照着他的生活习惯,身上的八块腹肌早就变成一块了。

这时候苏清晏只感觉自己被闻瑞霖带着跑,跑起来后,两人的默契终于出来了,不像其他队一样,不一个快一个慢,中途就摔了好几次。

最终,闻瑞霖和苏清晏不负众望,成功抵达终点,因为前面摔了一下,没拿到第一!

闻瑞霖得意洋洋地看着苏清晏:“我厉害吧。”

苏清晏随口敷衍:“我的第一没了。”

闻瑞霖脑子一热:“下次给你拿个第一。”

苏清晏可比他冷静多了:“哪来的下次?”

闻瑞霖被他问得怔了怔,他们哪里还有下一次。

一百米的距离不算太短,但也非常考验大家的默契度。

在他们后面有一队,速度也不慢,很快就追了上来,苏清晏和闻瑞霖刚站稳,弯腰解下他和闻瑞霖脚上绑着的带子,就被后边赶上来的两个人给撞上了。

第二名两人跑得急,因为惯性没站稳,其中一个带着另一人向苏清晏的方向歪倒过去。

苏清晏还没意识到要被撞上,他已经被闻瑞霖拉到一旁,第二名硬生生砸在了草地上。

苏清晏则被闻瑞霖以小鸟依人姿势抱着,相当别扭,只听闻瑞霖对第二名两人说道:“你们小心一点。”

那两位也摔得挺惨。

苏清晏站稳后,将带子交给了旁边的培训工作人员。

他倒也不必为闻瑞霖会在第一时间护住他而感到激动,在很多年前,他就已经经历过了,或许换作其他人,也会顺手扶一下吧。

早在很多年前,苏清晏也是被顺手扶一下的那个,也是他的顺手将他从沼泽中拉了一把。

他以为闻瑞霖可能会记得自己,但其实他并没有,于他而言,拉自己一把只是一件力所能及之事,他连记都不记。

后来,他知道,闻瑞霖就是这样的人,或者是因为家庭关系,他会帮助看到有困难的人。

但也不可否认,那些善事也是他出于心血来潮所做的。

苏清晏十五岁被接回苏家,刚进苏家那会儿,苏家人没有一个对他抱有善意。

苏明琛就不说了,他那会儿上大学,对待苏清晏是冷漠和冷眼旁观,从不插手弟妹欺负他。

苏明越故意装作带他玩,其实是想套他的话,时不时让他难堪一下。

苏明茜的讨厌都是写在脸,他们同一个年级,且还同班,经常私下和一群男生欺负他,不是把他锁在时常没人的学校体育器材间,就是将他堵在厕所。

闻瑞霖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的,苏清晏早已对这些所谓的世家子弟敬而远之,可闻瑞霖却帮他打跑欺负他的同学,还扬言“这个人是他罩的”,那时候世界陷入黑暗的苏清晏仿佛看到了自己的那束光,之后,他一直追随着这束光前进,无所畏惧。

可惜,光照亮了别人,却因太亮、太刺眼,根本看不到他。

他花了五年时间看清了闻瑞霖,也从各个方面深入了解了这个人的一切。

苏清晏很清楚自己为了什么坚持到现在,是年少时期的爱慕和羡艳。

年少的他只身一人,被排挤,被欺负,尝到的只有孤寂和无力;闻瑞霖呼朋唤友,他的身边从来都是很热闹的。

一开始的苏清晏想,要是能和做朋友就好了,到后来,他发现自己的性向,又想,如果我能成为他爱护的那个人就好了。

那些陈年的回忆一闪而过,苏清晏眼眸中闪过一丝嘲讽,正巧被闻瑞霖瞧见。

闻瑞霖以为他对自己扶他一事不满:“我就是顺手扶一下。”

他的年少爱慕一切都只是始于“顺手”,那就终于“顺手”吧。

苏清晏在心底叹了口气,给了闻瑞霖一个前所未有的微笑和近日来最温和的两个字:“谢谢。”

为曾经的这束照着他许久的光道声谢谢是应该的,但道完谢以后,他就再也不需要了,耀眼的光爱照谁照谁吧。

闻瑞霖不知为什么,他觉得眼前的苏清晏又更陌生一点,他们这种相处太陌生了,以至于在苏清晏说谢谢的时候,他也下意识客气地回了句:“不客气。”

说完了又觉得不对,总感觉什么东西在一点点流失,心里一阵发慌,而这种虚无缥缈的感觉他怎么也抓不住。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