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如何让分手变得更加体面 廿乱 > 闻代驾

闻代驾

小说:

如何让分手变得更加体面

作者:

廿乱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11-02

闻瑞霖气冲冲地来到蒋知非所在的酒吧,全程耗时十五分钟。

他到了之后,跟蒋知非开口的第一句是:“他人呢?”

蒋知非相当诧异他这速度,最近叫人出来玩都叫不到,谁知道原来苏清晏居然是把他好友叫出来的一个理由,好像看到好友开窍了,但他这个态度又不像开窍。

他兄弟到底是什么情况?

蒋知非刚刚还是一直替他观察着苏清晏的情况:“那边呢,还在喝着。”

闻瑞霖马上就要冲过去时,蒋知非拽住了他:“等等,你过去干什么?”

闻瑞霖反倒问蒋知非:“我有事找他,跟他玩的都是些什么人?”

蒋知非是愿意劝闻瑞霖的:“我也不知道,看着像是从高端会所里找来的,但我不建议你过去,你知道你现在的表情吗?你过去就像是要找事的。”还是那种醋意横飞的。

闻瑞霖当然不知道自己的表情,他只知道看着苏清晏身边围着那些男人,一个个看起来就不是什么好货色。

“你才像找事的。”闻瑞霖甩开蒋知非的手走了过去。

蒋知非还真怕他这个好友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来,只好跟着过去,并且还忘记提醒他云文珺也在酒吧里的事。

而此时的苏清晏确实跟几个年轻人坐在一块儿,而这些人也确实是他找来的,反正他现在也快离开华胜了,这些年对着的可都是闻瑞霖那张脸,什么时候看过别人,于是他就联系了人给他邀请几个店里的头牌,到这里来陪他聊天喝酒。

他也不干别的事,主要人家头牌长得好,说话也好听,什么话题都能聊,还专捡他喜欢听的,可真舒服。

这可以以前可都是闻瑞霖平时才享受的待遇,他现在也有空来体检一把,确实很享受。

正听着Alex讲着他在瑞士滑雪事宜,苏清晏也觉得自己应该把这个计划放到自己的行程里,毕竟现在也快到冬天了,他该有自己的兴趣爱好。

他问Alex:“现在快到滑雪季了吧,有没有推荐的教练,我也想学学。”

Alex:“苏哥,你可以请我啊,我已经拿了拿了单板一级教练证。”

苏清晏觉得他还不错:“也行,等我定了行程约你。”

话音刚落,他后头就传来幽幽的回应:“你要约谁?”

这个声音怎么听怎么熟悉,苏清晏镇定地转头,然后看到闻瑞霖这张在几位帅哥中都毫不逊色的脸。

苏清晏手指拨弄着酒杯,微笑问他:“我约谁和你有什么关系?”

闻瑞霖身后的蒋知非头一回听见苏清晏这么对闻瑞霖说话,心想这苏清晏怎么变了,但好像这才是正常人该有的态度,他之前也是过于卑微了。

没想到他离开闻瑞霖后,竟然过得比之前还要好,是压抑了本性?

闻瑞霖可真是作孽啊,蒋知非竟然半点都不同情他此时此刻的感受。

明明在意人家,却一直无视,等别人离开了,又舍不得。

闻瑞霖被苏清晏问得哑口无言,但他不想跟苏清晏扯这个约谁的话题,他要把苏清晏带走,直接抓住他的手腕。

闻瑞霖霸道且强势:“跟我走。”

一个能时常把一米八几醉汉拖回家的人,能没点力气吗?

苏清晏当然也不甘示弱,用力甩开他的手:“谁要跟你走,你谁啊?”

他目光灼灼看着闻瑞霖,喝了酒,脸颊微微泛红,此刻的他比任何时候都勾人。

他旁边的几人都认出了闻瑞霖,对于苏清晏勇于拒绝这件事有些许震惊。

这位苏哥和闻二公子是什么关系啊?看着就不简单。

闻瑞霖眉头紧锁:“苏清晏,我不跟你废话,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他们都是什么人你清楚吗?”

在他眼里,苏清晏一向都是乖乖的,不抽烟不喝酒,每天上班下班,到点就回家。

苏清晏问他:“不是,你是不是有什么妄想症,我去哪里,我该做什么跟您闻少爷有什么关系。他们都是我请来喝酒的朋友,你放尊重点。”

闻瑞霖:“苏清晏!”

苏清晏给了他一个白眼,闻瑞霖实在是太扫兴了,他喝完最后一口酒,拿起外套。

他对旁边几个英俊得男人说:“咱们今天就到这儿吧,我先走了。”

Alex十分大胆:“苏哥记得给我电话,我带你去滑雪。”

苏清晏当着闻瑞霖的面把微信二维码推到他面前:“先加个微信,回头找你。”

Alex立即扫了。

其他三人见状,后悔不已,手速不够人快,但他们又有点怕闻二公子的眼神。

Alex看得最清楚,这苏哥哪里是不在乎闻二公子,只不过是做个样子,他就是顺手推舟帮一把而已。

闻瑞霖眼睁睁看着苏清晏跟一个陌生男人加了微信,气得肝疼,但被苏清晏拒绝多次后,他只能憋住。

苏清晏离开后,闻瑞霖瞪了几人一眼才跟上去,至于全程都没有开口的蒋知非就不再跟着过去了,剩下的事就由他们俩人自己去解决吧,他还记得云文珺还在呢。

他回到包间后,云文珺回来了,大嘴巴的朋友早已告诉他闻瑞霖刚才来过。

云文珺还以为闻瑞霖来找自己,见蒋知非回来立即问道:“瑞霖不是来了吗?人呢?”

蒋知非指了指外头:“有事走了。”

云文珺拿起自己的外套:“那我也走吧,明天还有事。”

蒋知非不知该不该拖延时间,但他想了一下,有些事情与其这么卡着,不如推它一把,没准还有奇效。

他只说了句:“他刚出了门,现在出去应该还能追得上他的车。”

云文珺说:“好,正好有事跟他谈。”

蒋知非也闹不明白,云文珺既然三翻两次拒绝闻瑞霖,怎么还愿意跟他走那么近,也不知抱着什么心思,但有一点很明显,云文珺似乎并不愿意跟闻瑞霖恶交。

谁会跟闻瑞霖恶交呢?

蒋知非想到刚刚的苏清晏,他是真的不怕,但他好友好像被怼得哑口无言,还屁颠颠跟上去,可真是前所未有的体验。

苏清晏和云文珺在闻瑞霖心里孰重孰轻其实很明显,只是某人还不自知而已。

-

喝了酒的苏清晏不能开车,想叫代驾,但闻瑞霖却制止了他的动作,还拿走了他的车钥匙。

他黑着脸说:“上车!”

苏清晏坐在副驾驶座上说道:“真不知道你折腾什么。”

闻瑞霖感觉自己每天都被苏清晏气着:“是你在折腾,不是我。”

苏清晏叹了口气:“你是不是根本听不进我说的话,我说了很多次了,我们真的没关系了,以前你也没管我,现在你管我又是几个意思,后悔了吗?”

闻瑞霖确实听不进去,他看着苏清晏跟别人言笑晏晏,肺都要气炸了:“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花天酒地,作贱自己!”

苏清晏好笑看他:“我跟人喝酒怎么就作贱自己了,闻二少,你可真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我现在单身一人,我跟谁喝酒怎么了,一不违纪,二不犯法,三不出轨。还有,我已经从华胜离职了,我上司都同意了,也不是华胜的员工了,你是什么身份来管我?”

闻瑞霖已经哑口无言过很多次了,他刚点着火,又熄了!

他看着陌生仿佛没见过的苏清晏心里很是复杂:“我只是不想看着你走上歪路。”

苏清晏真不明白他的脑回路,轻描淡写说道:“我能走什么歪路?学你包养小情人?”

“……”闻瑞霖再次被怼到哑然,他根本不可能告诉苏清晏自己做了一个荒谬的梦,然后这个梦可能有几分真实性,即便是真的,他也不可能说出来,太令人匪夷所思了。

憋了好半晌,闻瑞霖才说道:“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那我以前是怎么样的?”苏清晏替闻瑞霖回答,“每天乖乖回家等你下班,然后你一条短信或者一个电话就随叫随到去接你,是吗?”

闻瑞霖要表达的当然不是这个意思,但是他现在却没办法解释自己的所作所为。

闻瑞霖:“我……”

苏清晏止住他的话头:“你真的很烦,能还我平静的生活吗?我是死是活也跟你没有关系。”

闻瑞霖知道他说的对,但是他控制不住自己。

苏清晏看到酒吧前方走出来一个人,他指了指那个人:“闻瑞霖,你喜欢的不是一直是他云文珺吗?他就在那里,你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别来管我,成吗?你这样真的太渣了。”

他渣吗?

闻瑞霖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也没有人告诉过他。

闻瑞霖看了看站在门口的云文珺,若是换作以往,他可能就直接扔下苏清晏了,但自从那个梦之后,他好像很久没有想过追求云文珺的事情了,而且他还有意避开对方。

闻瑞霖:“我先送你回去。”

“随你。”苏清晏闭眼睡觉。

这个场景让闻瑞霖感到非常熟悉,以往坐在副驾驶座的是他,爱搭不理的也是他,但现在却换成了苏清晏,被人冷落的滋味非常不好受。

闻瑞霖受不了这种前后落差:“你住哪儿?”

苏清晏哼笑:“你能不知道我住哪儿?”

闻瑞霖不说话了,他不仅知道,还相当清楚,前段时间刚刚调查过苏清晏的资料,那份资料都快被他摸裂了。

正要开车呢,苏清晏忽然拉下车窗,朝对面穿着白色薄毛衣的云文珺挥了挥手。

他表现得像个喝醉的,歪靠着对外边的人说道:“云总,你也在这儿啊,是找闻总吗?他在我车上。”

闻瑞霖看着逐渐靠近的云文珺,对苏清晏咬牙切齿道:“苏清晏,你有毛病?”

苏清晏懒懒地回应他:“你才有毛病。”

云文珺走近了,他一开始还不相信,直接他真的看到了坐在驾驶座上的闻瑞霖。

他有些茫然:“你们……”

苏清晏挑挑眉:“云总,闻总要送我回家,我们先走了。”

云文珺扯了扯僵硬地嘴角:“好啊,那瑞霖开车小心点。”

闻瑞霖现在恨不得自己没出现在这里,体会了一把什么叫左右为难,硬着头皮说:“他喝醉了,我先送他回家。”

云文珺笑得嘴角都僵硬了:“好。”

云文珺跟闻瑞霖目前只是普通朋友关系,他没资格当着苏清晏的面问他为什么说不来酒吧,却又出现了,闻瑞霖跟苏清晏真的看起来真不一般。

两人现在是什么关系?

云文珺心里不再敢肯定闻瑞霖对自己的感情了。

苏清晏刚才是在炫耀吗?

闻瑞霖也只是说了声先走了,没打算解释,也没必要解释。

他和苏清晏一路无话,将人送到楼下后。

苏清晏礼貌道:“谢谢哦,车钥匙留下,你可以走了。”

站在寒风中的闻瑞霖:“你说什么?”

苏清晏口齿清晰地重复了一遍:“闻代驾,你可以走了。”

闻瑞霖看着他的脸竟然倔了起来:“不走!”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