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如何让分手变得更加体面 廿乱 > 4. 给我适可而止

4. 给我适可而止

小说:

如何让分手变得更加体面

作者:

廿乱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11-02

其实苏清晏只是想在离开前小小地惩罚一下闻瑞霖,只是没想到闻瑞霖给出的结果过于令人惊喜,倒个开水还能把自己的手烫伤,也是蛮厉害的。

如果问苏清晏,他不是喜欢闻瑞霖吗?为什么会这么冷漠?

他有三个答案。

一、很喜欢。

二、喜欢。

三、喜欢过。

三个阶段就代表了他对闻瑞霖情感上的三种心境和三次变化。

闻瑞霖是华胜集团的二公子,苏家是一个拼命想挤入上流社会的暴发户,他是苏家的非婚生子,并不受重视。

五年前,苏清晏刚上大二,还是一颗鲜嫩的小葱。

苏父为了公司的未来,不顾苏清晏的意愿直接把他推到了闻瑞霖面前,虽然走的是邪门歪道,但因为他这张脸,苏家成功了。

其实,他很早的时候就喜欢闻瑞霖了,后来闻瑞霖知道了,可他在闻瑞霖身边待只能以一个替代者的身份出现,在闻瑞霖眼里,他的喜欢是不纯粹的,是变了味的榴莲,无论苏清晏说什么,做什么,闻瑞霖都不会相信。

从认识那一天起,他们关系就从来不对等。

他一开始的出现在对方面前的方式就是错的,他们没有任何恋情发展的可能性。

他虽然喜欢闻瑞霖,可人心皆是肉做,在没有希望且不对待的关系里,那些喜欢也会被一点点磨平,没有回应的感情,注定痛苦的人只是他一个。

苏清晏记不清楚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想清楚这件事,不记得什么时候开始渐渐产生了放弃的念头,或许是每一次闻瑞霖对他感情视而不见,又或许是每一次的期待落空,又或许是无数次出现在他耳边的“云文珺”三个字。

他只能选择一点点将自己外放的感情收拢好,一点点地将心包裹起来,就不会疼了。

苏清晏从口袋里拿出一支未拆封的膏药:“这个效果好一些,我以前用过。”

闻瑞霖成功被苏清晏转移了注意力,他没接过膏药,倒是就昨晚被挂电话一事开始翻旧账。

“那昨晚问你怎么不说买这个。”

苏清晏将膏药放在洗手台上,随意解释:“我昨天收拾东西太累了。”

既然涉及到自己的工作,适时的放下身段也不是什么大问题,毕竟都是成年人,谁会将不在意的人的一两句话放在心上?

闻瑞霖心里还惦记着他在公司上班的事:“回归正事,苏清晏,你得离开公司。”

苏清晏还能看不出闻瑞霖的想法?

他往闻瑞霖的面前走了一步,抬手替他整理有些歪斜的领带,两人的距离很近,他轻笑道:“你是怕我跑到云总面前说我们的关系吗?放心,我不会的,你看我在这儿工作三年,有谁知道我认识鼎鼎大名的闻二少。”

闻瑞霖早已习惯苏清晏的靠近,没觉得苏清晏哪儿不对,但又觉得他今天说有点阴阳怪气,却也顺着他的话说了下去:“你敢保证?”

苏清晏说的没问题,他这些年保密工作确实做得很好,公司目前还没有人知道他们认识。

苏清晏十分诚恳地点头:“你应该相信我,我只是喜欢设计师这份工作而已,华胜是个非常好的学习平台。”

闻瑞霖狐疑地看着他,将他抵在水池边沿,故意给他压迫感,逼近他道:“别搞什么小动作,否则后果自负。”

“知道了。”苏清晏乖巧式地点了下头,清隽秀气的眉眼中都是十分温和,人畜无害。

他一个过气的小情人能有什么坏心思呢?

随后,苏清晏轻轻推开靠近他的闻瑞霖:“没别的事那我就回去上班了。”

闻瑞霖对他推开自己的动作轻微不满,竟然敢主动推开自己。

不顾闻瑞霖愈发诧异的眼神,苏清晏转身离开了洗手间。

闻瑞霖看着水池上的膏药,犹豫了一下,还是塞进了自己的西装外套口袋。

苏清晏推开他,肯定是故意做给他看的,不然提前给他准备的膏药又是怎么回事?其实还不是放不下他。

这么一想,闻瑞晏的心情竟然一点点好了起来,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嘴角正微微翘起。

刚刚苏清晏在替他整理领带,看到他过于白皙的脸,不免想到了昨晚那个梦。

他一度觉得梦中与苏清晏相关的剧情相当晦气,与苏清晏相关的梦很短,但却又是最清晰。

他在梦里揭开了一张白布,白布下面盖着的是苏清晏,他的脸永远是白皙无血色的,无论他怎么摇怎么喊,苏清晏没醒不过来,每次一到这里,他就被吓得不轻,身上出了冷汗多半与这一段有关。

奇怪,他为什么会把梦记得这么清楚,都怪苏清晏在梦里太吓人了,好好的活人角色不扮演,扮什么**!

闻瑞霖甩掉苏清晏在梦中带给他的影响,离开了设计部。

中午,闻瑞霖约上云文珺一块儿吃午饭。

云文珺跟几位组长谈得还不错,他们还向他推荐公司的食堂,云文珺也有意与他们多多接触,他决定上任设计总监后的第一餐就在公司食堂解决。

云文珺直接将闻瑞霖算上:“一起吧,瑞霖。”

闻瑞霖很高兴云文珺直接叫上自己:“行啊。”

虽然他已经让苏助在外头订了餐,但还是可以以云文珺的想法为先。

-

闻瑞霖的出现并没有影响苏清晏构思新作品,他今天去食堂的时间晚去了点,已经有很多人了,打了饭后找到了余有慧和丁晓两人,与他们坐一块儿。

她们来得早一点,旁边还有另外两位其他部门的同事,申晨是工坊部的,杨菲是采购部的,平时都要跟他们打交道,一来二去大家也就熟练了,他们可没少向苏清晏提供公司的八卦,他每次都能听一耳朵。

四人正聊得还挺嗨的,笑声不断。

苏清晏坐下来听了一几句就知道他们的话题还是围绕着闻瑞霖和云文珺,这个话题怕是有一段时间都消停不了了。

丁晓忽然小声起来望向餐厅入口处:“哎哎哎,快看咱们女神跟谁站一块儿?”

几人的视线顺着她的视线望过去,在平日里,几个人同时转头还是挺引人注目的,但是,今天却是正常表现,和他们一样转头还有目前所有在餐厅用餐的同事。

只见他们部门女神Ashley跟在闻瑞霖和云文珺一行人走在一块儿,言笑晏晏,有说有笑,俊男美女,跟明星出席活动似的阵容,想不引人注意都难。

余有慧低声说:“我的妈,Ashley手段了得啊,这么快就跟闻总云总一块儿吃饭了。”

杨菲问他们:“我也羡慕,闻总我是不敢肖想,他旁边那位是不是就是你们新来的总监?

丁晓点头:“嗯嗯,就是他!”

杨菲惊叹:“也太帅了吧,时尚感拉满,和闻总站在一块可太有CP感了!”

丁晓和杨菲对视一眼,满眼都是写着“磕起来”。

苏清晏则平静地用餐,他早上就吃了一个三明治,现在快饿坏了。

不一会儿,与他们同坐长桌的其他同事离开了,刚打完饭正在找座位的闻瑞霖等人直接盯上了他们这一桌。

云文珺礼貌地问:“不介意我们坐这儿吧?”

当然没有人敢说介意。

等他们坐下时,丁晓和杨菲都在心里给自己掐人中了。

云文珺正好选择了坐在苏清晏旁边的位置,闻瑞霖坐在他们对面,他旁边坐的是Ashley。

他主动苏清晏和打招呼:“你好。”

苏清晏表现得像个普通员工:“云总,你好。”

云文珺看到他盘子里的辣子鸡丁,就有了话题:“你也喜欢吃川菜?”

想来云文珺社交能力应该是满分的。

苏清晏望向闻瑞霖,然后说道:“那真是太巧了,云总能吃辣吗?”

云文珺看了看自己的餐盘:“当然,我们点的菜都是一样的。”

余有慧适时插了句话:“真的是,清晏你和云总也太巧了吧。”

苏清晏也是没想到,他为了闻瑞霖,让自己看起来更像云文珺,被闻瑞霖带着吃了几年川菜,现在口味也清淡不下来,明明胃就不太好,但偶尔还是想吃一吃。

大概成了一种习惯。

云文珺觉得这个年轻人还蛮俊秀的,看着着实顺眼:“你叫清晏吗?”

这时的闻瑞霖完全没的插话的余地,他看着苏清晏,想给他一个警告的眼神,示意他别乱说话。

苏清晏当然是选择忽视,小员工哪里敢直视丰神俊朗的领导。

苏清晏初次近距离观察云文珺,他比想象中更平静,他大方地自我介绍:“我姓苏,名字取自河清海晏,苏清晏。”

云文珺称赞道:“河清海晏,时和岁丰,寓意很好,你家人给你取了个好名字。”

苏清晏客气道:“谢谢。”

他不欲多说自己的名字,但在云文珺看来,觉得他比较腼腆。

云文珺又说:“别云总云总的叫,我可不是你们闻总,叫我Cris就行。”

苏清晏看了一眼被cue到的闻瑞霖一眼,他当然知道闻瑞霖为什么喜欢别人叫他闻总,因为这样会显得他成熟点。

苏清晏从善如流应答着,而坐在他们对面的闻瑞霖却不满他的表现,虽然苏清晏和云文珺是长得有点像,但正常人却不会往这方面想,而闻瑞霖本就心虚,他就怕云文珺发现点什么。

他仗着腿长踢了踢对面苏清晏,并给他眼神警告:给我适可而止。

但他没等来苏清晏的回应,却听到了余有慧女士低呼出声:“哎哟,谁踢我?”

腿伸出去还没缩回来闻瑞霖:“……”

他以一己之力成为了餐桌上的焦点。

MD,丢脸丢到家了!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