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如何让分手变得更加体面 廿乱 > 6. 差点说漏嘴

6. 差点说漏嘴

小说:

如何让分手变得更加体面

作者:

廿乱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11-02

在闻瑞霖的梦里,简听澜和一个叫洛明枫的男人是一对。

作为梦的主人他非旦没成为主角,反而是另外两个人谈恋爱的工具人。

闻瑞霖又一次被云文珺拒绝后,他和朋友到酒吧借酒消愁,借着酒意,看中了同样在酒吧里喝酒的简听澜,看到对方跟云文珺长得七分相似,更坚定了他的想法,十分张扬地对简听澜开展猛烈追求,在追求期间,发生了很多不愉快的事,比如他利用权势强迫对方跟自己约会,否则他就让简听澜消失在时尚圈这种事。

简听澜被他逼得很惨,不得不跟闻瑞霖约会,就这样,一直暗恋简听澜的洛明枫将闻家记恨上。

后来,对于他们这种有权有势的人,他则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直接毁了他们的根基,没了闻家背后的势力,闻瑞霖当然也就等于被报复了。

闻瑞霖失去了一切,没了昔日的风光和排场,当初他看不上的人一个个随时都能将他踩在脚底下,在他还风光时,时常上热搜,闻家落魄后,网民把他骂得体无完肤,仿佛他们是过街老鼠。

这一切的起因全都是因为梦里的自己莫名对简听澜的那份过于肆意的“追求”。

回忆完梦中剧情,闻瑞霖现在看到简听澜浑身都僵硬。

**梦里的事情是真是假,但他能肯定自己的脑子没被外星人植入过芯片,记事以来没有发生过脑子被撞击到失忆的事件,反倒是他的记忆力还不错,从小到大,学习都毫无压力。

他以前肯定没有接触过简听澜,这是他们初次见面。

是了,梦里,简听澜同样是云文珺的表弟,这层关系十分真实!

无论如何,他现在必须先对简听澜保持敬而远之的态度。

闻瑞霖直勾勾地看着简听澜,云文珺心里有点不是滋味,还是头一次有他在的时候,闻瑞霖的视线落在别人身上,而这个人是他的表弟。

他承认,简听澜过分俊美,无论站在哪儿都极为引人注目,比他更注意获得他人的关注,万万没想到连闻瑞霖也陷入了进去。

而闻听澜对闻瑞霖直白注视着更感到不适,他当然没觉得对方对他有想法,只是他看起来有点吃惊。

简听澜忽然想到什么,看了云文珺一眼,忽而一笑,朝闻瑞霖伸出手:“久仰大名,闻总。”

闻瑞霖碍于在公众场合,还是伸出手与对方交握,他心事重重,手心发凉:“你好。”

短暂的接触,闻瑞霖慌乱的心并未定了下来,这是活生生的人,那他的梦到的事情就变得更可怕了。

简听澜拿出名片,往前一递:“闻总,您本人和外界报道的完全不一样,没想到有机会见到你,这是我的名片,希望有机会合作。”

闻瑞霖看了他的名片介绍,简听澜自己开了个珠宝独立工作室,他听过这家工作室,名气不低,这两年异军突起,他们家的设计独树一帜,给珠宝行业带来了新鲜血液的同时,也给其他老牌公司带来冲击。

他小心翼翼地收起了名片,不敢表现出一丝怠慢:“好,会有机会的。”

如果梦里的事都是真实存在的,他得远离简听澜,最好不要得罪他!

一旁的云文珺听得有点不是滋味,何曾几时,闻瑞霖对待另一个人态度如此谦和,还十分小心的收起名片,难道闻瑞霖喜欢的只是他这张脸?

不可否认,他表弟的长相从小到大无论站在哪儿都是的焦点。

闻瑞霖正想着从简听澜口中打探多点信息时,想知道既然有简听澜,那洛明枫是不是也是他认识的人,但他还没开口,就听见旁边传来酒瓶碗筷等被砸在地的巨响。

三人同时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

苏清晏站在靠近阳台的休息区,正等着余有慧去完洗手间回来后直接回家,他今天只是来当个凑数的,并不需要过多的交际,一直在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一道声音打断了他的思考:“苏清晏,你怎么在这里?”

苏清晏抬眼望向来人,眼里染上了寒意。

他还当是谁,原来是他同父异母的二哥,苏家的婚生子苏明越。

苏明越对他这个便宜弟弟笑得有些邪恶,低声凑到他耳边说:“不在家里陪闻二少,跑到外面招蜂引蝶?”

苏清晏对苏明越实在没有什么好感,甚至是厌恶。

他刚被接回苏家时,没少被苏明越恶作剧,当年苏家之所以会知道苏清晏的性向,就是苏明越先发现的,然后从中作梗到苏父面前说了几句话,如果不是他突然来这一套,苏清晏也不会以被送去的身份送到闻瑞霖面前。

说好听一点是交易,说难听一点,苏父是在卖儿子。

苏清晏恨不得跟苏家撇清关系。

现在好了,苏家没有可以制肘他的筹码,最多不过是鱼死网破而已。

苏清晏攥紧手心,面色发沉:“苏明越,注意你的说话态度,你们苏家这几年靠的是我,你又算是什么东西。”

苏明越不在意笑了笑:“可是上了闻二少床的是你呀,跟我有什么关系,无凭无据的,再说了,闻瑞霖在外面承认过你的存在吗?你妈不要脸爬上我爸的床,你是她生的,不过也是个**!”

苏清晏脸越绷越紧,苏明越提谁不好,提他已逝的母亲,以前他一直忍着,他今天不打算忍了,苏清晏后退一步,出其不意地一脚蹬在苏明越腹部上!苏明越没站往,倒在离他最近的一张餐厅上,桌子被他撞击得发出哗啦声响,他身上也沾一身油渍。

发出的哗啦巨响吸引了周围宾客的注意。

苏明越一时没想到苏清晏会突然朝他出手,他恶心着自己身上的秽物,也恶心着苏清晏::“苏清晏**敢打我!”

他起身直接上前就要揪住苏清晏的衣领,但苏清晏却被人以保护的姿态拉到身后,苏明越看清来人的脸,沾了油的手停在半空中:“二少……”

苏明越不敢下手,是闻瑞霖。

“你干什么?”闻瑞琳对苏明越蹙起了眉,不悦地沉声说,“这里不是你随意撒野的地方!”

苏家人和闻瑞霖有过协议,若是他们在外面嚼舌根,闻瑞霖会收回跟苏家的所有合作,尽管苏明越喝了几杯酒脑子不清晰,但也不敢跟闻瑞霖动手。

“抱歉,二少,我不是故意的,回头上门向您赔个不是。”苏明越嘴上服了软,但心里却想着这笔帐回头再跟苏清晏清算!

苏明越瞪苏清晏一眼,转身挤开围观的宾客离开,有闻瑞霖在,他确实不敢**。

闻瑞霖一现身,就等于等于他们的事情解决了。

“没事吧?”闻瑞霖第一时间注意到站在人群中的苏清晏,比简听澜还扎眼。

他没想到平时看着乖巧安静的苏清晏也有大胆跟人动手的一天,头一回看到他这么生气,以往在床上那些生气好像都不叫生气了。

苏清晏摇头:“没事。”

要说有事的应该是苏明越才对,别忘了,这里是以华盛名义举办的酒会,砸场子的是苏明越。

苏清晏看着对方憋屈的脸,他就爽了。

苏清晏看了一眼苏明越离开的背影,垂眸掩盖住自己心底的阴霾,再抬眼又恢复了往日的清明,他又是闻瑞霖眼中那个乖巧形象的前任小情人了。

云文珺和简听澜跟在闻瑞霖身后过来,服务员快速收拾被砸得洒了一地酒菜。

云文珺看到是苏清晏也很诧异:“苏清晏?你怎么跟那人起冲突了。”

苏清晏后退一步跟闻瑞霖拉开了距离。

闻瑞霖心里有点不悦,他什么时候变成洪水猛兽了?

苏清晏望向云文珺和一脸看戏的简听澜,主动解释道:“没什么,跟对方有点小口角,我没忍住生气动了手,见笑了。”

云文珺一脸担忧:“你没事就好。”

苏清晏情绪不高,客气道:“那闻总,云总,我先走了。”

云文珺在酒会上也待得差不多了,问苏清晏:“有开车来吗?”

苏清晏说:“我有车。”

闻瑞霖看到简听澜的脸有点心理不适,忽然做了个决定:“那你顺路送我回去吧。”

云文珺注意到闻瑞话里的漏洞:“你怎么知道人家清晏和你顺路?”

一不小心说漏嘴的闻瑞霖硬着头皮道:“都是同一条路出去,往南边就出城了,肯定同路。”

云文珺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信他的歪理,只好对苏清晏说:“瑞霖,你还是不要麻烦清晏了吧。”

与他们都不熟的简听澜突然出声:“表哥,我没开车来,你送我回去吧。”

闻瑞霖立即说:“好,文珺哥,你和简先生一起回。”他这会儿完全忘记这对表兄弟之前还相互冷嘲热讽的模样。

闻瑞霖这就把车留给了云文珺,而他不顾苏清晏的反对,硬是要跟他一块儿走。

一直等在一边的余有慧都看傻眼了,怎么上个洗手间回来世界就变了呢?

不、不会真要跟闻总同坐一辆车吧?

上车后,闻瑞霖看到紧跟上来的余有慧,有点想赶她去坐出租车。

苏清晏压根儿不想理闻瑞霖,直接问余有慧:“有慧,你家住哪儿,我先送你回去。”

“在南山路。”随后她又报了个小区。

闻瑞霖一上车就熟练地占了副驾驶的位置。

三人一路无言。

余有慧倒是想问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闻总怎么又上了苏清晏的车,他不会因为闹了事情被炒鱿鱼吧?

车内气氛过于压制,余有慧不敢出声,直到下车后才松了口气,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跟闻总同坐一辆车,太费神了!

此时车上只剩下苏清晏和闻瑞霖。

被苏明越一搅和,苏清晏的情绪不高涨,也懒得在闻瑞霖面前彪演技,只开车不说话。

闻瑞霖主动跟他搭话:“你跟苏明越关系不好?”

苏清晏好没气回他:“这不是显而易见?”

闻瑞霖:“以前没听你说过。”

苏清晏顿了顿:“你觉得我跟你说,有什么必要吗?”闻瑞霖的心思从来未在他身上停留过。

闻瑞霖觉得自己可能不太受苏清晏重视,小脾气也上来了:“确实没必要,你又不是我什么人。”

他以最快的速度将闻瑞霖送到公寓楼下:“到了,下车。”

闻瑞霖有点生气他此时的态度,本来还想问问需不需要帮他跟苏明越提两句,回头苏明越回去后给他穿小鞋什么的。

在闻瑞霖在关上门前,苏清晏看着前边的挡风玻璃平静问他:“闻瑞霖,你觉得哪个不缺吃喝的富裕家庭会把儿子送给一个男人当情人?”

苏清晏并不需要他的回答,自己拉上车门,开车走了。

闻瑞霖被他问得愣住了,这好像他第一次听苏清晏叫他的名字。

其实,他在离开酒会前看到了简听澜,不免想到同样在他梦里出现过的苏清晏。

如果梦里发生的事都是真的,那苏清晏会如梦中那样死掉吗?

一阵冷风吹来,闻瑞霖打了个寒战。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