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如何让分手变得更加体面 廿乱 > 澄清

澄清

小说:

如何让分手变得更加体面

作者:

廿乱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11-02

“怎么解决?”

苏清晏朝闻瑞霖抬了抬下巴,他可不在意对两人认识的事被发现,在意的只有闻瑞霖而已,毕竟在他那位在意的云文珺现在是苏清晏的上司。

江助已经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给他老板递水解酒,苏清晏明显没有管他老板的意思。

他还挺佩服苏清晏的决绝。

苏清晏离开他老板后不哭不闹,不诋毁,不抱怨,迅速投入到自己的人生中,反倒是他老板,似乎还没从苏清晏已经被他“炒鱿鱼”这件事反应过来。

依他浅见,有可能老板对苏清晏的感情更深,只是老板完全都没有发现自己的心思。

“爱拍不拍,有什么好管的。”闻瑞霖一改之前要跟苏清晏低调的态度,不予以理会。

“你的意思是由他人猜测我和你的关系也没关系?”苏清晏问他。

“能有什么关系?”闻瑞霖想到的是,苏清晏跟他牵扯不清,岂不是就不会有那么乱七八糟的人找上他,他就不会死。

苏清晏根本不知道自己这是在帮他,但既然决定做好事,就不留名了。

用这个理由说服自己后,闻瑞霖心里舒服多了,他就是因为不希望苏清晏死得冤枉。

“行,这可是你说的。”苏清晏抿了抿唇,满脸的不情愿。

闻瑞霖喝着江助递来的水,同样满脸不爽,苏清晏真的变了!

他说:“和我有关系,你有什么不高兴的。”

苏清晏给他分析:“外头都知道你是闻氏的太子爷,我是谁?我只是个普通的职员,跟你扯上关系只会毁我的名声。”

闻瑞霖难以置信的指了指自己:“我能毁你的名声?”

苏清晏告诉他:“那我问你。我借你名声能做什么?除了给你的员工们增加桃色趣闻之外,得到的只有异样眼光。而且,咱们两周前就说好不给对方添麻烦,不和对方有任何牵扯的,你不会忘记了吧,协议上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要不你问一下江助。”

江助点了点头。

闻瑞霖怒火直接烧到江助头上:“你怎么还在这里!”

江助:“……”我不在这里在哪里?刚是来通风报信的啊,老板直接给他表演了个过河拆桥!

闻瑞霖怎么会忘记,苏清晏站在这里就是提醒他这件事,他清楚得要命。

他说不过苏清晏,这些是他没考虑到的,闻瑞霖心里是想帮他,倒也没有想让他陷入舆论风波。

苏清晏才不管闻瑞霖生不生气,总之,他不想跟闻瑞霖不清不楚,必须澄清他们之间关系。

他仔细观察着闻瑞霖的神色,伸了个懒腰,宽松的T恤随着他的动作摆动,露了一下细白的脸:“我回去休息了,江助在员工中有眼线吧,记得澄清一下,就说闻总喝醉了发酒疯,我作为一个好员工送他回房间。”

闻瑞霖非常不满这个理由,不是很有底气的反驳:“我没发酒疯!”

江助:“……”苏清晏怎么知道他在员工中还有眼线啊。

不对,说了闻总发酒疯,岂不是有损老板的形象?

苏清晏:“那你自己想个合理的理由,别忘了和我同一房间的梁吉平。”

闻瑞霖指了指江助:“你给我好好想,办砸了,就扣你工资。”

江助:“……”凭什么你们闹矛盾,受伤的是我啊。

苏清晏实在是很困:“我下去睡觉了,你自己想办法吧。”

闻瑞霖猛地站了起来,想要拽住苏清晏,但他还处于醉酒状态,头晕着,身体一晃绊到了茶几腿,身体不稳重重摔在了地上,他手还正好抓在苏清晏的鞋面上。

他这一摔,把苏清晏和江助都吓了一跳。

苏清晏都愣了一下,他好笑的蹲下身,轻声陈述一个事实:“知道吗?我最讨厌醉鬼了。”

他说完起身就走,速度相当的快,留下江助一个人面对尴尬无比,死活不敢抬起头的闻瑞霖。

江助弯腰试探性问道:“闻总,你,没事吧?”

闻瑞霖当然有事,事情大了,他丢脸丢死了!

他才不是醉鬼!

纵使他知道自己以前喝醉摔过跤,苏清晏也见过,可是他从来没听过苏清晏嘲讽自己。

他刚说什么来着?

他最讨厌醉鬼?自己是醉鬼吗?

闻瑞霖问江助:“我是不是很丢脸?”

江助为难道:“也还好吧,不算太丢脸。那个,还要澄清吗?”

闻瑞霖捶了一下地毯:“澄清!必须澄清!”

江助扶他起来,:“好的,闻总,你要没事那我就去休息了。”

闻瑞霖倒在床上,用被子捂着脸:“滚滚滚。”

然后江助就利落地滚了。

而苏清晏进电梯后舔了下唇角。

为什么他坚持澄清跟闻瑞霖的关系?很简单,如果不澄清,那就是走清者自清的路线,如果澄清了,大家理解的就是“解释就是掩饰”。

苏家的事还没解决,他凭什么要放过闻瑞霖,能利用的时候不多利用一下,多不合适,送上门的当然不能放过。

苏清晏回到自己的房间,梁吉平还没睡,看着他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没忍住内心的八卦欲。

梁吉平:“小苏,闻总他没事吧。”

苏清晏:“喝醉了,今天比赛没拿第一,他心里不舒服,可能是好胜心比较强。”

梁吉平:“啊?”闻总看起来好胜心这么强?就一个游戏而已啊,“你们认识吗?”

苏清晏不想多说,没正面回应,他打了个哈欠:“梁哥,快睡吧,明天不是还要去玩滑草吗?”

梁吉平:“哦哦哦。”不敢多说也不敢多问,只好揪着被子辗转反侧。

苏清晏不知道今夜有多少人睡不着,但是他后半夜睡得还不错,该纠结的人怎么都不会是自己。

-

第二天早上,苏清晏和梁吉平按照酒店早餐券上的时间到餐厅用餐。

此时的餐厅里有三分之二是他们公司的同事。

无论是认识或是不认识,都悄悄打量着苏清晏,有好奇的同事还低头说着悄悄话。

余有慧和丁晓给他们占了座,这俩人的消息一向非常灵通,看到苏清晏时双眼已经亮得不能再亮了。

苏清晏在她们要张口的时候做了个打住的手势:“先吃饭,有什么事吃饱再说。”

不一会儿,Ashley都端着盘子往他们旁边的位置一坐。

她冷冷地看苏清晏一眼。

想必她已经看到过昨晚的视频了。

一个公司,只要来了个有铁证的八卦,无论怎么洗都是洗不白的,越解释越让人多想。

更何况,闻瑞霖还真让人解释了,事情朝着苏清晏期待的方向发展。

Ashley阴阳怪气地说:“清晏,原来你跟闻总的关系不一般嘛。”

苏清晏故作不知道她在说什么,边剥鸡蛋边说:“怎么个不一般,你展开说说?”

Ashley被怼了回来,但她并不恼:“我们可不会大半夜跟闻总走在一起,还手牵手。”

苏清晏轻笑:“Ashley,你也想半夜和闻总手牵手?”

Ashley冷哼:“少拿我跟你比,现在有后台了就是不一样。”说话都硬气起来了。

苏清晏心说他也是今天才开始利用这个强有力的后台。

余有慧是向着苏清晏的:“Ashley,你不要胡说八道,人家江助刚下来用早饭就说了,闻总昨晚喝醉酒走错房间,清晏好心送他上楼。”

不愧是余有慧,掌握的八卦的速度永远走在他人前头,苏清晏都想给她点个赞了。

丁晓帮腔道:“就是啊,Ashley姐,清晏不是那种人。”

苏清晏只是淡定吃鸡蛋,把Ashley气得够呛,她吃了两口面包就冷着脸走了。

今天是公司团建的第二天,大家收获颇多,没想到在这儿都能赶上闻总热乎的八卦,等苏清晏周一回到公司上班时,已经演变成他和闻总不得不说一二三事了。

不知是谁在公司论坛匿名分析苏清晏和闻瑞霖的事,先通过他被公关部部长尚博追求一事,然后再到和闻瑞霖在团建那天的表现,猜测他是GAY的身份对方不仅仅用文字描述,还以照片为证,把他在团建那天和闻瑞霖搂搂抱抱的照片放了上去,得出的结论是苏清晏主动追求闻瑞霖。

苏清晏组看到后根本没有不痛不痒,他和闻瑞霖的关系可比他猜测可劲爆多了。

只能说,这个人可真是闲得蛋疼去分析这些。

有人信,有人不信,只能是仁者见仁了。

周一上午,闻瑞霖九点钟到公司准备半小时后开会,早饭也没吃,正想叫食堂送份早餐上来,就收到了云文珺的关心信息,他们待会要一起开会,他带着早餐上楼了。

闻瑞霖不明白他怎么突然给自己带早餐了,其实云文珺在公司上班后,闻瑞霖也就头几天跟他一起上班,后来他有了车,就不用闻瑞霖送了。

说实话,他们也没在一起吃过早餐,送早餐的事更不用说了。

没有了苏清晏,闻瑞霖的早餐也有一顿没一顿的。

闻瑞霖还挺开心吃上云文珺送来的早饭。

今天的云文珺穿了一套十分亮眼的米白色时尚休闲西装,身上喷了带点檀香味的香水,闻瑞霖想起苏清晏那天说闻了想吐的味道,不会就是这个味吧,确实不太好闻,但他要怎么建议云文珺换一款香水呢?

他吃到一半后,云文珺玩笑式问他:“是你追苏清晏,还是他追你?”

闻瑞霖一听,实打实的呛住了,口中的蛋黄喷到了云文珺米白色的时尚休闲西装上。

“什么?”接着他手忙脚乱地拿纸巾擦桌子上的蛋黄碎,完全没注意云文珺脸色微变,“没有的事!”

云文珺神情微僵,唇角的微笑渐渐消失。

他知道,闻瑞霖只有慌乱的时候才会这样,像是在掩饰着什么。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