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如何让分手变得更加体面 廿乱 > 11. 蠢男人

11. 蠢男人

小说:

如何让分手变得更加体面

作者:

廿乱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11-02

苏清晏不知什么时候人已经歪躺在后座上了,一语不发,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一样。

瞧着苏清晏是真的胃很难受,闻瑞霖也不再多问,被怼了一句也没回过去。

在他做那个梦之前,他都极少将目光放在苏清晏身上,也极少关心他的身体状况,大约是觉得他比自己年轻,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现在一点点回忆,发现自己对他的了解其实不多。

如果不是周末看的那份资料,他或许还会觉得苏清晏真的跟苏家关系不错,他好像之前对他的印象错得挺离谱的。

他以前很少主动关心过苏清晏,明知道他胃疼,但也不知道怎么开口,有再多想说的话也都憋了回去,到底没问他住哪儿,直接把人拉回了公寓。

他开了车内灯,转头要叫苏清晏起来,见他脸色苍白,本来冷冰冰的声音不由放柔了一点。

闻瑞霖轻轻推了推苏清晏的手臂:“你要上医院吗?”

他从没见苏清晏这么虚弱过,当下有点忧心,他是什么时候开始有胃病的?

苏清晏闷声回他:“不用。”

若不是闻瑞霖靠得近,几乎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闻瑞霖:“那你先起来,到了。”

苏清晏睁开眼艰难地下车,看到停车场下边熟悉的布局什么也不想说,胃疼得厉害。

闻瑞霖同样没想过跟苏清晏分开后,两人该如何相处,见他一副快疼死的样子,闻瑞霖脑子里又浮现出梦中苍白死僵的脸,大手一伸,把人揽住,半抱着他走向电梯,动作相当熟练。

他竟然有种久违的错觉。

苏清晏也不想再折腾回自己住处,刚才疼得忘记跟闻瑞霖说了。

进了电梯,苏清晏自己扶着电梯里边的扶手,尽量不跟闻瑞霖靠太近,他身上的味道跟云文珺很相近,即便知道这人和云文珺目前还没有发展成情侣关系,但他还是下意识有点反感。

苏清晏着说:“我自己能走。”

闻瑞霖见他疼成这样,也不计较他态度:“得,你自己走。”

到门口后,苏清晏跟在闻瑞霖后面等着他开锁,公寓里有胃药,他可以先吃一点。

他看了一眼闻瑞霖手指动作,看得出来他并没有换密码。

一进门,苏清晏就闻到一股臭味儿,把他的胃疼都盖了过去。

苏清晏懒懒地歪靠在一旁扫视客厅一圈,一切都和他料想的差不多。

公寓在不到一周内顺理成章的变成了狗窝。

玄关的鞋子乱扔,沙发上堆着换下来的昂贵衣服裤子,茶几上都沾上了灰尘,餐桌上堆放着外卖盒子,全部散乱没收拾。

苏清晏默不作声地看着这一切,闻瑞霖当然意识到了家里的问题所在,他硬着头皮将沙发上的衣服扔到一旁。

他无话可以反驳苏清晏所见的一切。

苏清晏无奈走到一旁,拉开连接阳台门,不透气不行,味儿太大。

“闻瑞霖,你不会这段时间都没收拾过屋子吧?”

闻瑞霖脸有点臊得慌:“是又怎么样。”他才不是因为苏清晏不在才变成这样的,只是平时比较忙,没叫钟点工。

苏清晏在他刚清出来的沙发空位上坐下,捂着胃指挥闻瑞霖:“给我拿一下胃药,在药箱里。”他又报了个药品的名字。

闻瑞霖默念着吩咐着他的小情人是病人,不能跟他计较。

拿了药,闻瑞霖发现自己正在给苏清晏递水,他从未以这个视角看过苏清归,而他给苏清晏递水这种事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

苏清晏吃完药懒懒地靠在沙发上:“你要不要收拾一下垃圾,我估计都长虫了。”

闻瑞霖有几分难堪,根本不想动手:“你为什么不把钟点工的联系方式留给我。”

苏清晕无力地翻了个白眼:“江助知道。”

“……”闻瑞霖是真的给忘了,他白天在公司,晚上回到家后才想起又忘记叫钟点工,以前家里都是整洁干净的,有苏清晏在他从来没有担心过家里的家务问题,同样完全没想过要自己动手收拾,此时的苏清晏根本不可能替他收拾,他不得不自己动手。

闻瑞霖边问边收拾:“家里垃圾袋在哪里?”

苏清晏手指了个柜子:“那里。”

闻瑞霖磕磕绊绊地收拾完将垃圾扔到门外,苏清晏又告诉他:“你得扔到下面的垃圾桶,现在没有人上门收垃圾,现在还不在垃圾投放时间内,你得下去扔。”

闻瑞霖脸色越来越差,他也不能把这些垃圾怪到苏清晏头上,毕竟是他自己制造的。

他又拎着几袋垃圾下楼,好不容易找到垃圾桶,准备往里边扔,结果一个阿姨突然制止了他投递的动作。

带着红袖章的社区阿姨:“哎哎哎,小伙子!你这垃圾分类了吗?餐盒和厨余垃圾要分开的,垃圾分类都执行好几年了,你怎么连分类都不做,你这样是不对的!年轻人不可以这么懒!”

“你看着,这垃圾分类得这么做。”

闻瑞霖脸色越来越臭,现在这个点都是下楼扔垃圾的住户,他被热心肠的社区阿姨盯着,死活走不了,硬生生站着听她讲了十分钟!

社区阿姨:“小伙子,听懂了吗?下次可不要再不做分类了,你这样会给大家造成麻烦。”

闻瑞霖咬牙切齿道:“我知道了,谢谢您!”

他心里却恨不得掏出手机给转账堵上她的嘴,最终因为没带手机这个想法被迫作废。

最后,他以落荒而逃的姿势跑回家!

都怪苏清晏,在他收拾的时候为什么不告诉他要分类,气死。

苏清晏还保持着闻瑞霖刚下楼前的姿势,他见闻瑞霖脸臭臭的,噗哧一笑。

他今晚的第一个笑容就奉献给看起来有些狼狈的闻瑞霖。

闻瑞霖立即明白过来,怒道:“你故意的!”

苏清晏明知故问:“故意什么?”

闻瑞霖怒气腾腾道:“故意不告诉我垃圾得分类。”

苏清晏似笑非笑地望向他:“闻瑞霖先生,你是成年人,小朋友都知道要垃圾分类,我觉得不需要我来告诉你。”

闻瑞霖发现自己竟然说不过苏清晏,冷哼着把自己甩进沙发里,然后冷眼盯着苏清晏。

至于苏清晏接受良好,任由他看,什么乖巧垂眸,伏低做小,他现在全都不屑做了。

他还好心情地问闻瑞霖:“哎,那个社区阿姨都说了你什么?”

闻瑞霖被他气得差点跳脚:“你还说你不是故意的。”

苏清晏这会儿直接坦然承认,好笑道:“哦,我是啊。”

闻瑞霖看着他带笑的脸,直接往苏清晏身边的一坐,贴近他威胁道:“苏清晏,别仗着生病我就不敢治你。”

苏清晏戳戳他胸口:“你爱治不治,离我远一点,现在闻不得这么浓的香水味,太腻了,想吐。”见他不动,苏清晏直接将他推开,“我去睡觉了。”

在他们分开之后,这是苏清晏第二次主动推开他了。

闻瑞霖还闻了闻自己的衣服,见苏清晏进了客房后,才自言自语:“哪里有香水味,我今天出门就没喷过。”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被关上的客房门,闻瑞霖觉得那间房看起来不是那么顺眼。

他看得眼睛快干涩时,苏清晏忽然拉开房门:“我的衣服带走了,给我拿一套睡衣和明天穿的衣服。”

闻瑞霖说:“我衣服在哪儿你不知道?你可以自己拿。”

苏清晏十分认真地告诉他:“可是我们现在不是情人关系,充其量只是你的员工,还是跟你保持关系比较好。还有,我现在胃疼,不想动。”

闻瑞霖知道苏清晏可没有说错,句句在理,可是怎么听着就这么刺耳呢。

“我先洗澡,衣服你待会拿给我吧。”苏清晏转身又钻回客房去了,门没锁上,还留了条缝。

不过才过去一周,他们的角色就有所转变,闻瑞霖努力告诉自己,可以对小情人好一点,他身体不好,他离开自己后有可能会情绪大变遭遇大变!

是了,苏清晏现在看起来一点都不乖巧听话,说话横冲直撞,就是离开他后的性情大变。

归根结底,还是在他,可以先忍一会儿。

闻瑞霖说服自己不生气,到更衣室里拿了套自己的睡衣和可以穿出门休闲服,其他衣服都是按照他身量做的定制款,苏清晏穿着不合适,运动服就无所谓了,宽大一点还可以当时尚。

挑了半天,终于挑了一套合适的,而这时苏清晏也洗完澡出来了。

闻瑞霖推门进去就看到光.裸着上身出来的苏清晏,腰迹上只是随意搭了条浴巾。

几日没有吃过肉的闻瑞霖眼睛有点不太敢看,他们对彼此的身体都非常熟悉,苏清晏全身上下他哪里没有碰过,想起来都混身燥热。

闻瑞霖将衣服扔到床上,还告诉苏清晏:“明天早上我不和你一起出门,你自己打车。”

“说得好像你送过我似的。”苏清晏回他一个冷哼,手指轻轻一拨,腰迹的浴巾顺着他笔直的长腿滑落在地板上,慢悠悠拎起绸质睡衣,一件件换上。

眼球突然被刺激,闻瑞霖差点忘了呼吸和回驳苏清晏嘲讽他的话:“……你,你晚上胃疼叫我。”

他眼睛已经微微泛红,强行让自己转身出去,死活不敢再看身后的旖旎风光。

苏清晏看着被闻瑞霖快速关上的房门,穿衣的速度快了起来,钻进被窝后他唇角微微勾了一下:“蠢男人。”

而从客房出来的蠢男人盯着自己顶着的帐篷,满脑全是苏清晏刚刚浴巾落地那一幕的画面,他愤愤地冲进浴室冲澡。

这时候他就特别清晰的记得,苏清晏不是他的小情人了。

淦。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