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如何让分手变得更加体面 廿乱 > 2. 手给烫伤了

2. 手给烫伤了

小说:

如何让分手变得更加体面

作者:

廿乱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11-02

或许是因为晚上喝的酒有点多,闻瑞霖比往常更困倦,连澡都没有洗直接躺下就睡着了,连云文珺的事情他都没有想太多。

但这一夜,他睡得并不安稳。

闻瑞霖做了一夜的梦,这个奇怪的梦不会结束似的,一直不停,像强制看电影一样,一直停不下来。

早上醒来时,他整个人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似的,全身都被汗水打湿,黏腻得很。

他很少梦见云文珺,昨晚梦到对方本应该欣喜庆幸才是,可是他现在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在梦中,云文珺回来后,依旧拒绝他的追求,而他则觉得太累了,反而选择追求另一个跟他长相更为相似的陌生男人,为了这个男人,把闻家都搞破产了。

更另他意外的是,苏清晏竟然也入他的梦了,小情人离开他之后,因为生病没办法出去工作,钱一点点花光了,最后死在没有暖气的出租房,尸体发臭才被人发现。

他不应该在意这个梦,毕竟梦与现实都是相反的。

闻瑞霖到浴室冲了个澡,再出来时已经将光怪陆离的梦抛到脑后。

今天的餐厅没有像往常一样传来阵阵的粥香味,昨晚光喝酒并没吃什么东西,他早已饥肠辘辘。

按照以往,苏清晏本应系着围裙在厨房里给他准备早饭,而他现在却还穿着昨晚的衣服,靠地坐在沙发上,半合着眼,闻瑞霖饿得胃有点难受,下意识问他:“怎么没做早饭?”

他没等来苏清晏的回答,却看到他脚边放着一个行李箱。

苏清晏睁开眼,抬起头望向闻瑞霖,他穿的还是昨天那套衣服,脸上有几分憔悴,眼下还有明显的乌黑,这是他昨晚一夜没睡的证明。

他说:“我给江助理发信息让他给你买早饭过来了。”他又起身拉起行李箱的推杆,“谢谢你这些年的帮助和宽容,我走了。”

闻瑞霖愣了一下,才想起他昨晚跟对方说的那些话,当然,他并没有后悔,这个结果五年前就已经提前预知的,只是没想到时间会长达五年而已。

他没有半点没留恋,但又多交待了一句:“行,不要落下东西,你走后我会改掉门锁密码。”

“嗯。”苏清晏没什么精神地应了一声,他拖着行李箱走到门口,又回头看闻瑞霖,眼里还伴着种种依依不舍。

他站在原地,脸上勉强撑起一个微笑:“如果你现在留我,我会留下来的。”

苏清晏这个微笑其实跟往常有所不同,充满真诚和留恋,但此时的闻瑞霖铁石心肠,眉眼淡漠说道:“我不会收回我昨晚说过的话。”

苏清晏低下头苦笑了下,不再多说,他拉开门。

门外站着一个年纪三十出头的男人,正是买了早饭回来的江助理。

他神情有些许意外:“苏先生,我买了你的早饭,你不吃吗?”

按道理来说,闻总在家的时候,苏清晏是极少提前出门的。

苏清晏略微疲惫地摇了摇头:“不了,你把早餐给闻总送进去吧,我先走了。”

江助理让他先出门,然后再进屋,等门关上的那一刻,他看到闻总黑沉沉的眸子正盯着自己,赶紧将早饭一一摆到桌面上。

闻瑞霖在苏清晏刚刚低头苦笑的那一瞬间,脑海里不知怎么的就想昨晚那个梦,苏清晏在他的那个梦中惨死在了冬天。

肯定是昨晚跟他谈了不再继续之后一事映射到梦中,只是一个梦而已,和现实无关。

只是今天的早饭吃的没滋没味:“这粥怎么这么稀,哪儿买的?”

江助说:“就是小区附近最好的那家餐厅,苏先生平时来不及做早饭就点他们家的外卖,你之前也吃过。”

可是闻瑞霖就是不满意:“我只吃疏菜馅的包子,不吃肉馅的。”

江助诧异:“抱歉,闻总,之前都是苏先生买的,我不知道。”他平时也不负责闻总的日常生活,他以前觉得老板很好养活的,苏先生给啥吃啥,今天怎么就这不吃那不吃了。

“算了,不吃了。”闻瑞霖没了吃早饭的心情,他放下勺子和包子,“我昨晚让你给我订的包间订好了吗?”

江助说:“订好了,就您常去的那家私人菜馆,我跟老板确认过了。”

闻瑞霖又跟他交待第二件事:“今天把苏清晏和我的协议处理一下,该结清的就结清,我不希望他会成为我的麻烦。”虽是件小事,但他也不想惹麻烦,更不希望文珺哥从别人口中得知他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威胁到他追求文珺哥。

江助现在不仅仅是诧异了,心里只能用震惊来形容!

闻总和苏先生不是一直挺好的吗?怎么突然说结束就结束,但想到他们之间有协议,江助也不好说什么,老板说什么他做就是了。

早饭没吃好,闻瑞霖想见文云珺的心情也打了折扣。

他还是按照自己的计划出门去理了发,认真捯饬一番。

下午四点准时开车前往机场接人。

五点整,他等候多时的国际航班落地,半个小时后,他在出口等到了人。

闻瑞霖朝他等候多时的云文珺走了过去,见着他,他努力抑制住自己的激动。

“文珺哥,这里!”

-

另一边的苏清晏从公寓出来后跟公司请了一天假。

他回到自己买的第一套房子,比起昨晚到处充满两个人生活的公寓,这里倒是更像单身人士住的地方。

屋里整洁干净,却也没什么烟火气,因不长住,家具上的防尘罩都未取下,靠近阳台的地方,在阳光的照耀下,还能看到飘在空气中的灰尘颗粒。

昨晚收拾行李也耗费不少时间,又刻意撑着一夜没睡,现在困得不行,苏清晏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洗了个澡后直接往自己的两米大床上一躺。

和闻瑞霖住一起的时候,两人挤一张床,时常睡得不是很安稳。他得注意睡觉时离闻瑞霖远一点,闻瑞霖的睡相不太好,到半夜总会把腿搭在他的大腿上,经常很突然地把他弄醒,而他的睡眠质量本来就差,醒了之后就再难入睡。

现在能自己独占一个空间,一张床,他想,很幸福了。

苏清晏睡到下午两点才爬起来,拿起手机看消息,选择了几个重要的回复之后,才看到江助给他发的微信,主要是跟他谈和闻瑞霖协议一事。

他和江助约半个小时后面谈。

江助到的时候,苏清晏正在慢条斯理地吃着意面,这是他从早上到现在的第一份食物。

江助关心道:“你怎么这个点才吃东西?”

苏清晏跟着闻瑞霖多少年,他们就认识多少年,都是同为一个老板服务,只不过一个是私生活,一个是工作而已。

“刚睡醒,闻瑞霖让你和我谈什么?”苏清晏用纸巾擦了下嘴角,直切主题,他现在眼里哪里还有早上对闻瑞霖的不舍,眼神比闻瑞霖表现出来的更加淡漠,连闻总都不再叫了。

其实也没什么好谈的,江助把之前的协议拿出来,闻瑞霖给了他两套房产,还有一笔可观的现金,苏清晏签完字后,这些都是他的。

江助收起合同后,他还是出于关心问道:“你在华胜的工作怎么安排?”

苏清晏喝了一口没加糖的咖啡,苦涩的味道在味蕾中蔓延,扯出一个不咸不淡的轻笑:“就这样吧,我毕业那年凭自己实力拿到的OFFER,没理由让我离开。”

这是他用自己的能力换来的工作。

他目前是华胜设计部的一名珠宝设计师,他当时与闻瑞霖有不可告诉人的关系,但却也没想过靠他得到一个设计师的岗位。

他记得当初刚拿到公司的OFFER时,第一时间就回家跟闻瑞霖分享这个消息,可是当时的闻瑞霖却因计划着前往法国给云文珺过生日,只能自己默默自己庆祝,吃掉怀着愉悦心情准备的一桌饭菜。

那天晚上,他吃得撑到了喉咙,最后还全吐了。

进华胜是他作为一个珠宝设计专业毕业生的梦想,别人不在乎他,只有自己在乎自己,所以,即便他跟闻瑞霖现在没有了情人关系,也不影响他继续在公司当一名小设计师。

江助是有点同情他:“苏先生,我提前跟你透露一个消息。”

他猜苏清晏可能还不知道闻总的决定。

“你说,能告诉我的,说明也不需要保密。”苏清晏知道江助的职业操守还是值得信任的。

确实是这样。

江助说道:“闻总邀请云先生担任设计总监一职,接下来您都会跟云先生一块儿共事。”

苏清晏半点不焦虑,只是单纯地笑道:“那多好啊,我记得他是法国国际设计大师的学生吧?能向他学习新的理念,应该是我的荣幸才是。”

“你这么说,好像也有道理。”江助也没想到他会从这个角度出发。

江助也不再多说,两人又聊了一会儿,便分开了。

江助走后,苏清晏直接回家,将那份已经没有用的情人协议塞进了碎纸机,看着协议纸变成了一条条碎纸,他将自己甩在椅子上,发了一会儿呆。

云文珺是闻瑞霖的执念,也快成为他的执念了。

马上就要跟对方成为同事了,想想还挺期待的,一个被神化的人,即将出现在他面前。

发完呆后,苏清晏则收拾了一下行李,然后坐在电脑前看新下载的资料,开始构思新的设计方案。

一直忙到晚上十点,他肚子饿了才休息,打开手机点外卖,这个时候能点的就只有宵夜了。

外卖到了后,他打开了平板上的一款小说APP,边听小说边吃。

-

与此同时,闻瑞霖和一群熟悉的朋友一起给云文珺办完接风宴后,亲自送云文珺回家。

云文珺下了车,他神情有些疲惫,但依旧十分谦和:“瑞霖,谢谢你到机场接我,还特意送我回来,今天太麻烦你了。”

“应该的,咱们认识了这么多年,小事而已,你今晚先好好休息。”闻瑞霖现在已经懂得收敛自己的感情了。

云文珺:“好,明天公司见。”

闻瑞霖:“你可以多休息两天,公司的事不急。”

云文珺:“那可不行,我是你推荐过去的,也没有特权。”

闻瑞霖:“好吧,我明天顺路过来接你一起去公司。”

相互道别后,云文珺推着行李箱往的所住的楼下走,只给闻瑞霖留下一个背影。

不知怎么的,他脑子里闪过的是早上推着箱子离开的苏清晏,他甩掉脑子里的身影,让司机开车送他回家。

为了早起,他回到了昨晚的公寓,那里离公司最近。

他今晚又喝了酒,歪在沙发犯困时,口干舌躁,不自觉喊道:“苏清晏,给我倒杯水。”

大半天没人应,闻瑞霖意识苏清晏被他赶走了,心里莫名有些气,他扔掉怀里的抱枕,自己到厨房倒水,按了半天,杯子一滴水都没有,饮水机里面空空如也,并没有水,他倒了个寂寞。

这个时间也懒得云超市,在厨房里翻了半天才翻出一个烧水壶。

水好不容易煮好了,闻瑞霖倒水的时候着急了点,水壶没拿稳,往自己的拇指上一倒!

他疼得骂了声:“槽!”竟然一个不注意就把手给烫伤了!

闻瑞霖连忙把手放到水里冲洗,水太烫,皮肤一直辣得疼,又到冰箱里找冰块敷上,还好冰箱里有冰块。

他手指疼得难受,顾不得那么多,直接给手机通话最多的那个人拨出去。

对方并没有第一时间接他电话,再拨第二回后,响了一会儿才被接起。

“找我有事?”里面传来的是苏清晏听起来像是感冒的声音。

闻瑞霖像往常一样相当硬气道:“我手烫伤了,你过来给我处理一下。”

电话里头安静了一会儿,闻瑞霖只听到里面有骨头落在桌面的声音,而他这边只有他气愤走路的回响声。

闻瑞霖又重复了一遍:“苏清晏,我说我的手被沸水烫伤了。”

那头的苏清晏清咳了一下,今晚点的烧烤太辣了,他喝了一口水:“听到了,但我帮不了你,不是很严重就抹点烫伤膏,严重麻烦自己去医院挂号。”

苏清晏的态度过于冷淡,闻瑞霖不由蹙起眉,手指还疼,又急忙问他:“烫伤膏在哪里?”

苏清晏看着手中的烤串不紧不慢地说:“在药店里。”

闻瑞霖一急脾气就上来了:“你说的什么废话,家里药箱没有吗?”

另一头的苏清晏咬了一口烤串,依旧十分平静地回他:“药箱里没有,你点个外卖叫人送吧,我要睡觉了。”

说完,苏清晏毫不犹豫地挂断了闻瑞霖的电话。

闻瑞霖看着黑了屏手机愣了半天:“……苏清晏你竟然敢挂我的电话?”

他想再拔过去,拇指上传来的痛感提醒了他二人关系已结束一事。

他愤怒地踢了茶几一脚,然而老天爷誓要跟他作对,他脚踢在了茶几角上,把自己的脚指给踢得生疼,不由捂着脚嗷叫出声。

他这个时候不知道该气苏清晏挂他电话,还是气对方不给他点外卖买药!

等怒气值压下去后,他才去手机里下载外卖平台软件。

然后又遇到一个新的问题。

靠!外卖平台怎么买药?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